【卷一】如莲似水  第十五章 炸毛了

章节字数:3095  更新时间:12-10-03 13: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在王府见过的谛大夫,不知道是不是你三师叔。”单名一个字太少见,世上真有那么巧的事?

    “据我所知,王府的叫谛就一位,你见过了?”项玖夜好奇了,看她样子,似乎不止见过的样子。

    “救命之恩。”还真是无巧不成书,“你不是对当年那个大夫很很好奇吗,他就是谛大夫。”

    “能开出那种药方,我就觉得有几分他的影子。可听说他当时在江南,也就没往他身上想。”木木和他们的缘分还真深。项玖夜将瓷瓶放到她手上,“上天都将你送到我们师侄俩身边了,就算你不想活也不行了。虽然看你伤心很有你还是个人的感觉,但切忌大悲大喜,忧思多虑。别整天看书,十七岁就该有十七岁的样子。”

    “我还是喜欢以前那个异想天开木木,虽然大多时候都很木。要是真想在天上飞,等你病好了,我带你飞。”项掌柜抚上她的发顶,如丝般滑顺的感觉让他有些陶醉。

    “要飞上一天,很高很远的那种。”离开永祥镇的时候太匆忙,她的滑翔翼没来得及带走,这么多年了也不知道还在不。

    听到他的话,她怀疑的看着辰掌柜,“辰叔叔,你武功行吗?”

    “居然被小看了。”项玖夜不客气的嘲笑,活该,谁叫他总是用一副书生般温文儒雅的样子欺骗世人来着。

    “玖夜,我小还是不小,你不是很清楚?”辰掌柜俯身咬耳语,满意的看到一张大红脸,一路蔓延到已经下,他眼神越发幽深了。

    “你、你——流氓。”项玖夜捂着耳朵跳的老远,一下子就跑开了。

    “炸毛受还真是有爱。”木莲支着下巴眼放狼光,“辰叔叔还不去追?”

    “药方都没开,他还要回来。”有木木在,跑了也还得回来,有什么担心的,“什么叫炸毛受?”

    “炸毛受,就项美人那样呗。你不觉得他刚才那个样子就像猫儿遇敌那样竖起毛一样可爱吗?受就是在下面那个,你懂的。”戏谑的看着他。

    绕是厚脸皮的项掌柜也有些不自在,轻咳一声。“你这样子到和以前有几分相似了,乱七八糟的就你想得到。”未了,几分好奇的问,“那木木觉得我是什么?”

    “腹黑攻,意思嘛,叔叔更懂了不是吗?”木莲掉高眼角,似笑非笑。

    “这词不错。”项掌柜稍微一想就明白了,看红着脸跑进来的人,很殷切上前递纸研磨。

    看着和乐融融的两人,木莲敛起笑容,轻轻磨蹭着巴掌大的瓷瓶。如果能这样看他们幸福的样子,似乎也不错,眼神几经变化,终于一沉,心中有了个决定。

    冬云送走他们看着药方,看着一堆黄连黑线。项美人开的药方,专门折磨名叫木木的。

    端着药碗,抿了小口,木莲皱着张可怜的小脸,项美人啊,你究竟开了多少黄连,几次张口,她愣是鼓不起勇气喝。

    不经意间看到挂在屏风上的黑衣,她衣柜里还有同款同布料只是少了一截的黑衣,木莲无力的趴在桌上。那种冰冷的气息,估计也就只有王府的主人墨玄月才会有,偏自己还傻兮兮的问是不是见过,难怪那时他会大放冷气,而自己居然拔腿就跑。真是,太丢脸了!

    “王妃……”冬云小心的问,看她将整张脸压在桌上,有些好笑。没想到一向喝药和喝水一样的王妃,居然也有怕喝药的一天,虽然她看到药方时也觉得那个项大夫有捉弄人的嫌疑。

    “没事。”木莲爬起来,一口喝完药,堇兰上递上蜜饯和温水。

    木莲喝完水,才含了颗蜜饯。项美人绝对是故意的,傲娇什么的果然最讨厌了。趴在桌上,让翻滚的胃舒服一些。

    “侧妃怎么样了?”

    “应该没事,她身体一向很好,王妃不用担心。”冬云暗自吐槽,她可不像外表那么柔弱,那担惊受怕的表情肯定是为博王爷同情,偏偏男人就吃她那套。王妃要是肯示弱,这会王爷指不定在哪呢。“王妃要不要到院中走走?”

    “……不去。”她一点都不担心好吧。紫黛的那句话倒是提醒了她,王府的女主人可不是占着王妃位置的她。就算王爷对紫黛再好,自己也是她心头的一根刺,时间越久的越深。

    “容总管送来的首饰有一套是玫瑰红,一会给侧妃送去。”虽然有点不舍,但能让紫黛放下戒心,也物有所值。

    “不妥。侧妃尚未晋见过王妃,先行送礼,不合规矩。再说,今天是她冲撞了王妃。王妃是想向她示弱还是示威?”

    “……示诚意。”墨玄月不是她的菜,她比较欣赏容竹那种刚毅的,有可爱酒窝的男子。

    未进王府前就听过不少紫黛的事,从中得到一个有意思的结论。这年头穿越成潮,紫黛恰好就是同道中人。来自同一个地方,一些想法还是相同的,木莲不认为紫黛能忍受一夫多妻,而且还是妾的位置。

    诚意?对谁?向王爷表示妻妾和睦还是讨好侧妃?冬云疑惑的看着她。

    “冲冠一怒为红颜。”表现的弱一些,能让紫黛放下,墨玄月也会安心吧。

    “看来王妃是在担心王爷迁怒您。”冬云笑的有几分诡异,这么多年来,王爷只为一人而迁怒过其他人。“想要让王爷迁怒,她还没那本事。”

    “……怎么听得有些糊涂了?”这是在说王爷不喜欢紫黛还是爱的不深?

    “属下第一次看到王爷给人披上自己的衣服,只是因为王妃露了一截小腿,第一次见王爷半蹲下身,只因为您嫌衣服太长。那套祖母绿首饰,除了项链,其它的是王爷特意找来原石打磨的弄成套,另外两套首饰也是王爷亲自挑选的。这是王爷第一次给别人挑首饰,属下的不妥也有这个意思。在王爷心里,侧妃没您想的那般重,您也不是没一点分量。”冬云说这些是想让王妃放心地,可她怎么越来越不高兴了。

    木莲起身来回踱步,她岂止是不高兴,简直想拿刀砍人。他什么意思,什么意思!因为将她牵扯进来,所以觉得愧疚,想补偿?那冷冰冰的男子懂什么叫愧疚吗?难怪紫黛气冲冲的指责,换作是以前的她,早就一杯咖啡倒上去了。这次落水,她还真是一点都不冤,烦躁抱起一叠纸蹲下,我撕,我撕,撕撕撕!

    冬云眼角抽蓄,询问的眼光看向堇兰。

    “王妃心情不好就会这样。”堇兰这话几乎是含在嘴里说的。绕是冬云耳力惊人也只听到心情不好四个字。为什么不高兴,一般人听到都会开心吧。

    黑色的大理石地板,黑色的大理石书桌。以黑色调为主的书房,铺着白毛虎皮的椅子特别抢眼,其次是书桌上的翠玉莲瓣兰,还不到花期,却盛开的如此茂盛,可以想见栽花人费了不少心血。

    墨玄月靠在虎皮椅中,冰冷的视线停留在书上,一边听着属下的报告,一边翻开一页书。

    “那两个人的身份无从查起,六年前突然来到岚苍城,开了间药铺,也只是隔三差五的开次门,不外诊,但因为医术好,生意还不错。项玖夜虽然和谛的师侄同名,但样子和传说中的一点都不像。掌柜只知道姓辰,功夫深不可测。”夏二不着痕迹的看向右手,那种速度,现在想来也是一阵后怕。

    “他们和王妃很熟的样子,尤其是辰掌柜,不但和王妃挨的很近,还两次摸王妃的头。”虽然听不到,但站在树上的他们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夏二感到气温低了不少,眼中闪过一抹笑意,不可否认,他是故意引王爷往那方面想的,事实上他觉得,暧昧的是那两个男人。“不过,王妃和项玖夜似乎吵了一下,项玖夜很生气的把凳子踢到了。”

    夏一也猜到他为什么这样说,眼底有一丝不赞同。除了当年的木木外,她是第二个能让王爷情绪起伏的女人……但王爷感情上的事他们不能插手。

    “王妃。”墨玄月一目十行,很快又翻了一页。如果冬云看到书名,就会发现,这本书不久前还在王妃手里。

    “只是受到惊吓,并无大碍。”

    “下去。”冷漠的开口,夏一夏二立刻离开。王爷的书房,从不轻易让人踏入,算是王府第一禁地。

    靠入椅中,墨玄月将看完得书合起置于一旁,冷漠的视线久久停留在镇纸边上的玉盒,夕阳淡淡的洒在如玉的脸庞,俊美的容颜显得有几分柔和。取出盒中的墨色翡翠,摩挲着玉上的凤凰图纹,耳边依稀想起略带沙哑,却带着几分清冷,几分温润的声音。

    “原来是节字啊。”很是懊恼的声音,他可以想见,当时她的表情一定很纠结。读了大半个时辰,三分之一的时间都是他在纠正她读错的字,这大概就是她即使声音都哑了,却依旧继续读下去的原因。

    从没想过有人敢骗他,尽管她的话中漏洞百出,他还是选择相信,直到契之印回到他手中,才发觉被人甩了个彻底。她小心谨慎,深思熟虑,想必在山洞时就已经考虑好了怎样甩开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