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如莲似水  第十七章 花间集?花间辞

章节字数:3138  更新时间:12-10-01 16: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冬云处理着伤口,木莲打量着夏二,将他的样貌记下。

    “几次曾蒙想助,还未好好谢过你。”

    “这是属下的职责。”几次见面都是匆匆而过,她能记住他还真意外。夏二略微欠身,看着她受伤的手,“夫人,你的伤……”

    “没事,皮肤薄,稍微使劲就这样。”还好是左手,看冬云包扎好,看着地上的狗道,“冬云,去叫辆车,将它葬了,我们就回去吧。”

    母狗是一只非常纯正的狮子型藏獒,前世只有对着图片流口水的份,现在有机会能养一只,她会好好照顾它的。

    “夫人,主子请你们过去,属下会处理好它。”

    “……麻烦你了。”主子,应该是王爷了吧,出个门都会遇到,该说岚苍城太小了吗?

    “你家主子叫我过去有事吗?二夫人在吗?”

    “大概是用午饭吧。中秋将至,二夫人忙于舞蹈排练,并未出来。夫人还是快去吧。”夏二说完抱起几只狗,

    看他一点都不吃力的样子很惊讶,要知道成年藏獒,有一百多公斤,就算母狗消瘦得厉害,但分量也是不轻的。忽然想起昨天他被项美人所伤,担心的问。“你的伤不要紧吗?”

    “已经无碍。不知夫人何处买的的药?”太好用了。药粉洒上去很快就止血了,今天就好的差不多了。这么好的伤药,恨不能备上一箩筐。

    “项大夫给的。不知道有没有卖的。”她好像没有见过他卖,“不够用我那还有。”

    “已经够了,谢夫人。”他还准备还王妃来着,看样子王妃的药不少,估计也不在乎这一点点伤药了。夏二很不客气的收下了,找项大夫买,还不知道辰掌柜肯不肯呢。

    “主子就在对面,夫人还是快去吧。”夏二朝她点了下头,健步如飞的离开。

    感情是她撞上去的。跟着冬云进了店,小儿殷勤的凑上来。

    “两位客官里面请,要点什么?”好美的人,他有些失神,好在习惯成自然,道也没出错。

    “来碗米汤,送到楼上。”看到夏一站在楼梯口,木莲硬着头皮上楼。

    进雅间,只有墨玄月一人,木莲行了个礼,坐到对面,相对两无语。夏一和冬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是无奈得紧。好在店小二打破了一室沉默。

    “客官要点什么?”原来她是他的客人,难怪之前什么也没点,就借厨房泡了壶茶。不过气氛怪异了些。

    “……夫人想吃些什么?”见王爷不开口,夏一只好问另外一个主子。

    “……鱼,清蒸黄焖。”端着米汤,看小家伙舔的挺欢的,想来是饿了许久。

    “……”太笼统了吧,店小儿求救的看向夏一,那个冷冰冰的人他连看的勇气都没有。美人嫁给这样的人也真可怜,连话都不敢多说。

    “按南方口味做就成。再来些……”冬云一连串点了十几个菜,都是南方菜,有几道是这家店的招牌,估摸着也够吃了才停口。

    太多了吧,才六个人而已,木莲有些怀疑的看了夏一和墨玄月,他们两个不会很能吃吧。

    夏一目不斜视,原来王妃爱吃南方菜啊,难道以前在南方呆过?

    闷喝着茶,木莲眼光淡淡的望着窗外,视线扫到一个熟悉的人,拉拉冬云的衣袖,看看窗外。冬云顺着她的眼光看过去,很快就看到那个四处乱窜的人影,手往衣袖一转,一枚铜币赫然出现在手心,指尖一扬,一片银光闪过。

    冬行正四处打探,正当他看到个相似的身影,正欲前往时,暗器袭击而来,两指尖夹着枚铜钱,抬头看去,不正是他找的人吗?脚尖一点,直接飞身入窗,看清屋内的人,脸色僵了青,青了黑,哀怨的扫了冬云一眼。

    “王爷吉祥,王妃吉祥。”苦着脸行了个礼。

    墨玄月冷着脸,目光深冷。

    “东西买了吗?”收到冬行求救的目光,木莲无奈的打断墨玄月的话,眼光直直的看着冬行,努力忽视对面冰渣似得眼光。

    “啊?是!”王妃太神算了吧,冬行一手摸摸鼻子,然后双手递上本书。

    “咳、咳、咳……”木莲一看到书名,一口茶没来得及咽下呛了个结实,掩唇咳了几声,冬云连忙轻拍她的背。

    “冬行,你是不是拿错了,应该是《花间集》而不是《花间辞》吧。”夏一古怪的的眼神让他毛骨悚然,他不会买错了吧?原来是看王妃看的一脸红晕,还想拿来讨她开心的。

    “咳咳咳”木莲咳得更厉害了,冬云和冬行茫然的相视一眼,冬行困惑的打开书,看着交缠的两个男子的图片脸红了白,白了青,青了黑,一时间五彩缤纷,精彩得紧。

    “这是帮人买的。”黑着脸收回书,转而将两幅画卷递上去,“开个玩笑,这才是王妃要的。”

    “……”夏一默默的看了王爷一眼,努力憋住笑,冬行刚才的脸色还真是精彩,他还没见过一个人瞬间可以变换这么多表情。不过王妃挺可怜的,肯定被吓的不轻,不过王妃居然知道这种书,还真是意外。

    好不容易止了咳,木莲接过画卷,打开画卷,一时呆了。

    剑眉朗目,皓眸如星,半阖的眼目流转淡淡的魅惑笑意,斜靠梁柱,举杯唇间,嘴角流露笑意,两个可爱的酒窝显得有几分清纯,半敞开的衣落出古铜色的肌肤,一道疤痕从左边的锁骨斜跨至腰际,隐没于让人想入非非处。

    月下美人,细腻的调色,属于二十一世纪画法,将整幅画画得唯美十足,足已让腐女尖叫,可让木莲惊掉下巴的是,这个大美男居然是容竹。冬行冬云同时掉了一地下巴,绿竹差点瞪掉眼睛,堇兰嘴角有可以的水泽。夏一看到他们的神情很好奇的探头,可惜木莲收得太快,什么也没看到。

    木莲很淡定的收起画,然后呆呆的打开第二幅,当整幅画显露出来时,已经不是一地下巴,而是一脸惊恐的表情,这下夏一更好奇了,见王妃惊得画都掉了,五人却没什么反应,才想去捡,就听到店小二的声音。

    回过神的木莲连忙将画卷起来,用手绢扎起来递给夏行,表情依旧呆呆的。“正是我要的,收好了。”

    “是。”同样呆呆的回答。

    “客官,菜好了。”没听到回应,店小二又叫了声。

    “进来吧。”夏一看王爷微点了下头才开口,好奇的看了他们一眼,暗自思索着什么时候偷来瞄瞄。

    店小二手脚利落的很快就布好菜,然后拿起托盘上的扇子递给木莲。

    “夫人,有人托小的送扇子给您。”

    那是把男式用的纸扇,白玉为骨,扇面画着幅寒江水钓,轻轻扬了扬,很是凉快。

    “他有说什么吗?”

    “没有。”店小二端起头盘,恭敬的朝他们弯腰,“各位慢用。”

    只是一眼,夏一就人出是鹰的画,扇面没有印章,送扇的人如果不是鹰本人就是和鹰关系密切的人。夏一如此肯定,是因为鹰的画无人能模仿。辰王对鹰的画如痴似狂,王爷对他也是赞赏有佳。鹰的画作流传的不超过二十副,王妃送给辰王的画市面上还没传过。

    一顿饭,木莲是吃的食不知味,加上一座不断放冷气的冰山,那把扇子一点用处也没有。吃了个三分饱,木莲搁下筷子,手绢试了试唇角,无聊的看着窗外,不想对上一双鹰目。

    虽然看起来不过二十四五的样子,但一头银发。耀眼的银发高高束起,刚毅的脸部轮廓,剑眉入鬓,鼻梁挺直,显得有几分薄情的薄唇勾起抹迷人的笑,朝她遥举杯。

    难怪知道她在这,原来两人仅隔了条街。一别两年,他眼神越发沉稳,也更有成熟了。

    “夫人,夫人。”

    “啊,什么事,冬云?”收回眼光,木莲发现数道视线全盯着她,有些不解的看向冬云。

    “主子问夫人要不要游湖,琉璃湖的睡莲开的很迷人,还有很好吃的蟹。”随意的看向窗外,并没有什么呀,刚才王妃看到什么这么入迷。

    “不了,湖上风大,蟹太凉了,妾身就不去了。”吃一顿胃就已经够难受的了,再来一顿想想都噎的慌。

    王妃,你不想吃,我们想吃啊。冬云冬行两人默默哀叹。

    墨玄月自然看到对面的男子了,眼中闪过一抹不悦,抿了口茶起身,“逛完早点回去。”

    “是。”起身跟在他身后下楼,站在街边,目送离开的马车,松了口气。

    “夫人想去哪?”冬云问。

    “……冬行,画是怎么回事?”摸着小狗的头,木莲看到冬行手里的画,很头疼。

    “……店老板送的。”想到那个大乌龙,冬行的脸一下就黑了。

    “你去问下画的来源,其他书店也去看看,冬云只会容总管一声,在没人的时候。”

    木莲拿过画,她可不打算送人,留着慢慢欣赏。

    “现在?”两人异口同声。

    “当然。快点去,”一下子就能支开他们,木莲微微一笑,“要是画传到他们手里……”

    两人两色一变,犹豫了一下,但一想到那两副画,打了个冷颤,叮嘱一番后急忙离开。

    “夫人,我们要回家看看。”绿竹堇兰看出她想一个人,不等她赶人就先提出来。

    “早些回府。”木莲也知她们的意思,回以浅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