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如莲似水  第十八章 木修远其人

章节字数:3016  更新时间:12-10-01 16: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看到两人都走远了,木莲朝对面的茶楼走去。这茶楼比刚出来的饭馆简陋多了,午饭时间,客人零零落落的只有几人,所以她一上楼就看到靠窗的某人。

    啪的一声放下扇子,木莲不客气的坐下,擦擦手端起男子面前没动过的饭碗就吃。男子也不在意,反而将鱼刺挑了夹给她,示意随从剥蟹,自己也夹了只大海蟹剥壳,肉全夹到她的盘子里。

    “再来只。”两颊鼓鼓的,太好吃了,修远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

    “刚才没吃饱?”好笑的看她像几天没吃饭一样,木修远眼中闪过一抹心疼,舀了碗鱼汤放到她面前。

    “旁边有座冰山,不要钱的大放冷气,换了你也吃不下。”咽下口中的饭,木莲喝了口鱼汤,满足的半眯着眼。小狗闻到鱼汤的香气,嗷嗷的叫,小爪子朝桌子够啊够就是够不着。木莲莞尔一笑,将它放下,将鱼汤放到它面前,擦擦手,继续吃蟹。

    “上好的青花瓷碗就这样没了。”说着惋惜的话,语气却是十足的宠溺。

    “得了吧。你哪那次出门不是带个七八套碗筷的,少一个算什么。”白了他一眼,继续埋头吃饭。

    “不是我太挑剔,只是习惯用自己的餐具。”慢条斯理的剥着蟹,他第n次辩驳。

    一碗饭很快就吃完,木莲也慢慢的品尝一桌美味。见他们不理会自己的要求剥蟹,不满的盯着姿势优雅的吃蟹腿的修远。

    “蟹凉多吃不宜,你该多吃些鱼,鸡肉,肘子做的很入味,多吃点,都瘦得只有骨头了。”两年没见,只长高了一点点,瘦的越发不成样子了。

    “……也不见你长胖。”虽然有一点点不满,但两只蟹也不算少了,吃着肘子,来点青菜,没多久的功夫,一桌菜都见底了,三人才放下筷。

    揉揉鼓鼓的肚子,木莲撑的连动都动不了。早预料到她会这样,木修远倒了颗药丸给她。

    “每次都这样,吃撑了不觉得难受?”说着责备的话,手掌却轻柔的揉着她的肚子。

    “下次想吃你做的菜,也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不吃够本怎么行。”吞了药丸,很是享受他的按摩。

    “我会在这呆上差不多一个月,想吃尽管来。”

    “恐怖不行。姑娘我嫁人了,就是那个冰山男。”出府的时候嫌额饰麻烦她就没戴。

    “咳咳咳”随从小柳条很悲剧的呛到了,木修远脸色变了变。沉默了一会,玉扇轻轻敲打着桌面,许久吐了口气。

    “早该想到,能和睿王爷坐到一起吃饭的,不是紫黛,就是他的新王妃。轩木木,轩木莲如此相似的名字,早该猜到的。”

    “从未想过隐瞒,只是时间久了,也就忘了还未告诉你们。”木莲侧头看他,眼神真挚中带点狡黠,“还是,你们很在意,嗯?”

    “富可敌国的轩府,你说呢?”不客气的将皮球踢给她,木修远一手支着下巴,一手持玉扇抬起木莲的下巴,笑容中满是玩味。“说起这桩婚事,我倒是知道些内幕。木木,想知道吗?不过,我现在可不想说。”

    抽抽嘴角,这斯看起来多正经的一个人,这些年抽的越发厉害了,也多亏小柳条受得了。

    “少爷,形象。”数双眼睛都看过来,少爷就没有刺刺的感觉?

    “咳。”木修远轻咳一声,又摆回正经的形态,“这次来苍岚城,一是你半年多没消息,二是有个故人想见你。”

    “谁?”除了木修远和木修竹两兄弟,辰叔叔,项美人,她想不到谁可以称之为故人。

    “见面就知道了。到时候会递上拜帖,记得带上酒赴约。”提到那个人他就郁闷,无论小柳条怎么威逼利诱就是问不出个名字来。要不是他对她还有印象,早把她卡擦了。

    “酒啊还在轩府埋着,我给张图。”要不是见了修远,她都忘了那些宝贝。小柳条很快取来笔墨纸张,拿过笔,粗略的画了个简图。“别动其它树,那些树下的东西是留给别人的。”

    “知道。”虽然很好奇,但他还是挺尊重她的,自然不会动歪主意。“顺带把饮酒方法也写了,馋了好久了。”

    听到他的话,小柳条想到悲惨的回忆,心里默流宽带泪。当年幼小无知,听闻主子夸那酒怎么怎么好喝,就偷喝了,谁知道整整睡了一个月。醒了才知道那就要冰镇后才能喝,直接饮用会醉个半死。大冬天的,谁喝酒还冰镇呀。

    “不要。”提笔在空白处写了五六种酒名,那鸡爪字让她更自卑了,“这些酒要三年以上的才行。”

    “字写得越来越清晰了,恢复的还不错。”叠好纸收到怀中,顺带拿出个半个掌心大的方盒,“新的药膏,再见面的时候告诉我效果。你要这些酒做什么?”

    比起以前歪歪扭扭的一团墨,至少现在可以看出是什么字,的确是恢复的不错。木莲叹口气,心知急不来,接下药盒。“你不是一直念着那些颜色很漂亮的酒吗?埋在树下的酒不全,能做调酒的种类就更少。”

    “太棒了,木木小姐,小柳条可以喝点吗?”小柳条兴奋的手舞足蹈,想到那滋味,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去去去,少爷我的形象都被你弄没了。”敲了他脑袋一记,懒懒的起身,“木木,我送你回去了。”

    “嗯。”出来的也够久了,再不回去冬云他们该找人了。

    “少爷,等等我。”小柳条飞快的收着碗筷,深怕修远不等人。

    “不等你谁架车,快点。”真是个笨蛋,当初怎么就挑上他了,就是块木头也比他机灵。木修远伸手想摸摸小狗,在被咬上前收手,瞪着还在龇牙咧嘴的小狗,嘀咕了句。

    “别看它没长牙,咬劲厉害着。”慢悠悠的走着等小柳条,没想到才到门口,小柳条就好驾着车出来。

    “修远,你是不是虐待他啊,让他怎么赶。”坐在车里都还可以听到小柳条喘气的声音。

    “小柳条,你再装装看。”木修远冷哼一声。

    “呵呵,小柳条这不是怕少爷你们闷嘛。”小柳条干笑两声,哪里还听得到气喘的声音。

    连小柳条这个老实巴交的人也变化了,木莲也懒得理会这对抽风的主仆了。

    没骨头似的躺在木修远怀中,右手摩挲着华丽的银丝,木莲舒服的只差没瞄瞄叫了。木修远无奈的撇了眼凌乱的发丝,轻巧的解开她左手的手绢,看到一片青黑,脸色也变得青黑了。给了小狗一记冷刀,小狗立即龇牙,看到青黑的手背顿时怏了。

    “下次不许这样了。”拿出伤药,轻柔按摩,木修远冷声责备。

    “知道了。”看到手背的颜色,木莲缩缩肩膀,因为疼痛,手轻微一颤。

    “当英雄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会疼。”木修远的动作更轻柔了些,长叹口气,“看你样子就知道辰掌柜教你的武都没练。”

    “此舞非彼武,练的憋屈。”学会之后,项美人一脸惊艳,辰叔叔一副懊恼的样子,就连修远也是连连叹息,她练了几天郁闷得要死,就再也没碰过。

    “咳。”想到她的武姿,木修远也无语了,明明他们练起来很正常,怎么到了木木这味道就全变了,“整天看书也不是办法,是你说的生命在于运动。”

    “有散步,钓鱼就够了。”她说过很多话,修远这么就只记了这个将她的军。

    “……没钩没饵也叫钓鱼?”很是怀疑的看着她,至少他就没见过上钩的,当然是他试了很多次得结果,至于木木,也没有,毕竟只和她钓过两三次鱼也没见过上勾的。

    “愿者上钩。大概是王府的鱼没人钓吧,我用柳条都钓了三个月了,每次都满载而归,还放了不少。”那些鱼还真美味,不过冬云他们来之后就没钓过了,因为不用自己做饭,钓了也用不上。

    “还有那么白痴的鱼?”吹吧,木修远一点也不相信,继续揉手。

    “很美味的,下次见的时候我给你带两条。”手背暖暖的,很舒服。拨乱一堆银丝,有不少打结了,木莲心虚的抓了两把,看着指间几根银发,飞快的甩来,“你什么时候成亲,你也不小了,要不然像我挺郁闷的,居然嫁了个大叔。”

    “……”很清楚她大十岁就是叔叔级别的观点,他幸运自己只是大她九岁半,抹去额头根本不存在的虚汗。项玖夜离十岁差两天,得了个美人称号,大她十三岁的辰师傅直接升级为叔叔。至于成亲问题,说真的,他还没想过。

    小柳条看到王府门口的人,停下马车惊讶的道,“你怎么会在这?”

    “小柳条,怎么回事?”木修远按住想起身的木木,一边问一边拿了条新手绢包扎。

    “少爷,王府到了,那个女人也在。”

    “谁?”看着可爱爆了的蝴蝶结木莲耸耸肩坐起来,掀开窗帘,一张冷艳的脸正好转了过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