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如莲似水  第二十一章 被抓包了

章节字数:3167  更新时间:12-10-01 20:3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套武功你就不要练了。”舒筋活血只会让毒扩散得更快,辰掌柜把着她的脉,毫无异样!

    “发现刺青颜色变了,我就没练了。桃夭见我不练也不强求。”她还怕桃夭反对,没想到她一点反应也没有。

    “她游走黑暗数年,这点眼力还是有的。”看样子是发现什么了,揉揉木莲的头顶,“有什么事可以和她商量。”

    “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跟着我,困在王府有意思吗?”桃夭和她挑明了,也因为如此,她才觉得困惑,按她的想法,好不容易脱离那个组织,不是快意江湖就是隐居山水,怎么着也不该是自投罗网。死在桃夭手心的人不在少数,富商官吏应该也有吧。

    “她以前的手法干净利落,又有有心人清理痕迹,不用担心王府查出什么。”表现的太明显了,辰掌柜想当做没看见都能。“至于她为什么跟着你,大概是她就你一个朋友吧。”

    对黑暗中的游荡者来说,木木就像一个灯塔,指明道理,不至于迷失方向。这样的木木无异于稀世之宝,吸引着贪婪的亡命之徒的目光,这也是他让桃夭跟着她的原因。

    “我有那么透明吗?”木莲沮丧了,要是这么容易看穿,在王府她还怎么活呀。

    “放心,因为太熟我才了解,你表现的一直高深莫测。”弹了她脑门一记,他说的是实话,唯一没说的是她在他们面前从不掩饰。对于她的信任,他们甚是愉悦。

    “本小姐就一世外高人,旁人哪能看穿。”洋洋自得。

    “呵呵,”他大笑,眼中闪过泪花,“夸你一句就上天了,小心跌下九重天。”

    “有掌柜在,怎么会让木木小姐摔到。”小柳条一过来就听到他们的笑语,打趣的开口。他们几个哪个不把她当宝捧在手心,“饭已备好,木木小姐快去吧。”

    “打趣爷,你胆子不小。”他一扇子敲到他脑袋上,“木头就是太放纵你了。”

    “那是,我家少爷自然是怜惜下人的。”哪像眼前这位,性情诡异,上一刻还小如春风,下一颗手中就是血淋淋的心脏。他敢直言也是因为自己主子就在旁边,在木木小姐和项大夫面前辰掌柜不会满手血腥。

    “所以才该多管管你。”木莲穿上鞋袜,吃饭去也。

    细腻的鱼肉滑过齿间,舌头微卷,齿唇留香,再喝一口奶白的鱼汤。木莲承认,她确实暴殄天物了。六条鱼她一人就吃了两条,意犹未尽的朝肥嘟嘟的红烧肉伸筷。

    “太油腻。”项玖夜打筷子,木修远夹了只鸡腿,“去过油的。”

    “偶尔吃一块嘛。”木莲哭丧着脸,木修远不常做的红烧肉,她早就眼馋了。

    “活腻了就吃吧。”项玖夜倾城一笑。

    木莲抖了抖,乖乖的啃鸡腿。

    饮一杯甘露茶去油腻,木莲一搁下筷子,原本还算中规中矩的几人犹如脱缰的野马,一时刀光剑影,饭桌好比蝗虫过境,连汤都不剩一滴。

    木修远一手好厨艺却极少动手,他们抢成这样也是情由可原。几人移到竹板上,木莲给他们倒上甘露茶。小柳条端上糕点下酒菜后,迫不及待的将酒搬来,连同自家少爷珍藏的酒杯。

    王妃出府又不带半个人,冬云冬行没事做,碰巧王爷游湖也没带侍卫,所以春夏秋冬八侍卫难得的齐聚酒楼。

    “那不是王妃吗?”冬云错愕,一手指着湖边一角,荷叶丛中一扁舟,如果他们不是在观湖楼三楼还发现不了。

    “那个白发人又是谁啊?”四个男人有两个见过,还有一个仆人不是重要绝色,重点是王妃啊,居然在泡脚?!

    “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王爷的画舫就在小扁舟对面。”依画舫的高度,王爷所在的位置,绝对绝对看见鸟。

    “兄弟,回去后皮绷紧点。”夏一拍拍冬行的肩膀,后者回以一个苦笑。

    “为你们饯行。”夏二朝他们举杯。

    冬云两人看他们举起的杯子,立马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今朝有酒今朝醉,离回去还有会,死也要做个饱死鬼。

    春一春二看他们的样子深表同情。他们都好可怜,跟着王爷女人的日子水深火热啊。

    他们谈论的王爷墨玄月墨大人,此刻脸上就像被泼了墨汁,最浓的那种。

    “墨大哥,你在看什么?”声如玉磬,犹如泼墨山水的容颜,俊秀青竹,看似淡如烟,深交才知九旋之渊,君子如玉也不足以形如他的美好。

    “没什么。”淡淡的收回目光,紧抿的唇。看到扁舟上旁若无人般咬耳语的两人,墨玄月周身隐约透出血腥的浓郁杀气。

    “你怎么会来岚苍城?”两个月前的书信还提到他在笼月湖。

    “有一些事要办。”手中茶杯里的水都结冰了,怎么可能什么。木修竹也不点破,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他只看见一叶扁舟和两道模糊的人影。这个结拜大哥一向让旁人琢磨不透,如此明显的杀气,那两个人是他的敌人?心中不免有些担心。

    “可要帮忙?”墨玄月见他的表情一如既往的温雅,但柔和的眼眸中是化不开的愁绪。这个玉中君子,足智多谋,却没有与之匹配的身手。

    “还不用。家兄也在,或许事情解决之后还可以把酒言欢。”哥哥迟迟没有消息,他等不下去就追来了,还没来得及联系就遇见墨大哥了。墨大哥一直对鹰赞赏有佳,以墨大哥的魅力哥哥说不定会坦言相交。此时他没想过还有一个词就相看两相厌。

    木修竹看他不语,冰封的茶水重新冒出腾腾热气,知他是同意了。看到他那一手深厚内力,他心微微一拧。幼年时家中巨变,哥哥一身武艺也因他而废,即使后来因为木木的关系结识了项美人,也只是治好陈年旧伤,武功也仅以前的三成。

    辰掌柜不知道从哪拿了本武功秘籍给哥哥,不想走火入魔,本就灰白的头发一夜白头。破而后立,置之死地而后生,辰掌柜说的果然不错,这两年哥哥也可以和辰掌柜过上几百招。

    “还未恭喜大哥喜结连理。”木修竹拿起放到一旁多时的包裹,解开外面的布巾,打开木盒。一般的红松木,雕刻的并蒂莲却是极其精致。“区区薄礼,送给嫂子。”

    “你我之间,何须多礼。”墨玄月示意容竹收下,“费了不少劲吧。”

    “家兄去年到雪山捕了不少紫貂皮,我也是借花献佛。”特意为木木去打猎,做成两件披风,一件带杂色,一件色泽纯正,杂色的比较长哥哥就给他了。这次来得匆忙,身上带的贵重物品也只有这个,好在他并未用过。

    “不知木少爷是送给哪位王妃?”容竹看到扁舟上的几人,有些幸灾乐祸的开口。他是料定了王爷不会对王妃动手才会如此。

    “我都忘了有两位嫂子。”语气里并无一丝懊恼,甚至有些戏谑。“紫黛嫂子身体强健,万千宠爱应该是看不上它的,木莲嫂子身体单薄,给她做见面礼正合适。”

    墨玄月见他谈及木莲,好似完全不认识一般……档案上提及叫木木的女子,是不是就是木莲?会不会是他认识的那个‘木木’?这也是一听到木修竹在岚苍城他就约他见面的原因之一。

    “木少爷所言甚是,王爷要去王妃那吗?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都能闻到酒香,王妃喝醉了无碍吗?”好想喝啊,容竹舔舔唇。他和墨玄月出生入死,尊卑之说不过是虚,他自由分寸。眼下看王爷都快气成内伤了,他也是好意。

    “嫂子也在?”木修远环视四周,附近只有他们的画舫和一叶扁舟,难道是在那?“小弟来的还真巧了。容大哥能飞过去吧,帮帮忙。”

    “自然。”容竹也不理会墨玄月,反正不是在王府不用管他。揪着木修竹的衣领腾空而跃。

    “容大哥,下次麻烦温柔点。”木修竹满脸无奈,动手整理衣襟。

    “修竹,你怎么来了?还和他们一起?”木修远眼底的惊喜在看到最后落入竹板上的人一扫而空。项玖夜和辰掌柜也是一脸不善,小柳条左看看又看看悄悄的将自个的小身板藏在自己少爷身后。

    “来看嫂子。”木修竹错愕,现场唯一的女子只有木木,她是轩木莲?!

    “嫂子?小竹子你是不是弄错了,修远还未娶妻。”辰掌柜脸色不善,看着凤眸半阖的木莲,心底更是不快。好好的一次聚会,居然有人来捣乱。

    “不是哥哥,是我义结大哥墨玄月,他是容竹。大哥,这位就是家兄木修远,还有医术高明的项玖夜和辰掌柜。”收回眼底的错愕,木修竹装作不在意的道,“没想到嫂子居然是认识的人。”

    “嫂子?小远子娶妻啦,在哪?”两颊微红,木莲看向四周,没发现其他女子啊,“项美人和掌柜的一对,莫非是小柳条?”

    侧头深思的样子很可爱,唇角居然还挂着笑,“不错不错,一看就是小受样,身娇易推倒,小远子好样的!”未了还束起大拇指。

    躲着也中枪的小柳条愤恨了,什么叫小受样,什么叫身娇易推倒,别欺负人读书少,他昨天看到的小说就有解说!他哪里受了,明明是攻是攻!呸呸,大老爷们有什么好的,他喜欢的是美娇娘,只要有木木小姐一半好看,一半好就成。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