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如莲似水  第二十二章 醉酒

章节字数:3251  更新时间:12-10-01 19: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哥,她醉了。”木修竹很肯定的道。正常情况下,她绝对不会叫哥哥小远子的。没想到她在心里是怎么称呼哥哥的。

    “醉?嗯,是啊。要不然怎么会看见竹美人,容美人……呃,他长的好眼熟,”木莲想了一会,双手一拍道,“好像墨玄月耶。”

    不是好像,而是本尊。容竹嘴角抽了抽,荣美人,见鬼的称呼,让他想到王妃私藏了的画像。

    “相逢是缘,酒逢知己千杯少,来一杯乎?”木莲朝他们举杯,然后举到唇边,被项玖夜拿走。

    “醉了就不要喝。”

    “哦。”低眉顺耳,一副乖巧样。

    这么听话,辰掌柜眉一挑,“调一杯月下美人。”

    “哦。”拿酒拿杯子,不一会一杯双色酒递到他手上。上层是月光白,下层是透明蓝,透过它看荷花,还真有几分月色朦胧之意。

    “过来。”墨玄月凤眸一沉。

    “哦”乖巧的起身,感到肩上的压力,困惑的看着辰掌柜。

    “坐下。”

    “哦。”坐下,然后朝墨玄月招招手,“喝酒。”

    容竹窃笑,不去看某人黑不溜秋的脸色,走了过去,“王妃,容竹也想喝月下美人。”

    “哦。”拿酒的动作微顿,“月下美人喝月下美人好怪异,不如冰火燎原?”

    “甚好甚好。”某人确实是冰火燎原了,容竹看走过来的某人,后知后觉,他好像被王妃调戏了。月下美人,说的不正是那张画吗?

    好一个辰掌柜,一开场就拿他打趣,那副该死的画,究竟有多少人看过,容竹磨牙,接过五颜六色的酒一口饮尽,胸腹顿时如火焚烧,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碰的一声倒下了。

    “外强中干?太不济了。木木都没当挺尸呢。”木莲蹲下身,伸手戳戳他的脸,“酒窝酒窝,把木木的酒窝还来!”

    “……”容竹悲催了,他现在软绵绵的动弹不得。王妃你轻点,不就是俩酒窝嘛,僵硬的扯出笑脸。

    “好看。”木莲才想凑近脸,就被人提起来了,看着近在眼前俊美得不似真实的容颜,双手一伸,拉扯成怪脸,笑得满足。

    其他人看墨玄月扭曲的脸,偷笑窃笑。容竹坦然了,受害着不止他一人。

    “酒没了。”木修远朝她招手,以前从没见她喝过酒,没想到喝醉了这么好玩。

    “哦。”用力拉扯他的头发,“我要下去。”未了还拍拍他的脸,“乖,给你酒喝。”

    辰掌柜喷了,其他人不是忙着捡下巴就是干咳,容竹好不容易爬起半个身子碰的一身又倒下去。侧身抱肚子,忍笑忍得太痛苦,状似羊癫疯。

    墨玄月抱着木莲坐下,单手环着她的腰。木莲好似没有注意到,拿着瓶瓶罐罐捣鼓,一杯杯绚丽的酒快速消失,直到再无可调。

    木莲抱着膝盖缩在墨玄月怀中,黑色华服印上不少的灰色鞋印。月色朦胧,木莲的双眸却比月色更飘远,手轻轻抚上惑人心弦的容颜。

    “若断爱无余,如莲花处水”手滑落,长长睫毛画下月牙阴影。

    竹板上五个人好似睡着了一般,容竹坐在竹板上,夜色中看不清表情,看墨玄月抱着木莲飞上画舫,跃身跟上。

    “划船上岸。”辰掌柜蹬了小柳条一角,“木修竹,你最好给我个满意的答复。”

    木修竹抬手挡住眼,一片云悄悄的遮挡了月光,谁也看不到谁的表情。

    醉酒的滋味太难受了,木莲揉揉太阳穴,接过醒酒汤。

    “堇兰,本妃昨天什么时候回来的?”喝过醒酒药,头痛的感觉缓解了许多。木莲的记忆停留在偷喝了一杯酒上。

    “亥时过了才回来,女婢们都吓了一跳。”

    “为什么吓到了?”晚上九点多啊,还真是醉死了。没想到酒量怎么差,一杯就倒,还是没什么浓度的水果酒。

    “王爷抱着你回来的,能不吓人吗?”当时愣是吓傻了一堆人。想到昨天的场面,堇兰就想笑。冬云还以为是做梦,一个劲的掐冬行的手背,冬行杀猪似的惨叫让所有人都回魂了。今早看见冬行的手肿成一片,特同情。

    木莲险些将脑袋磕到梳妆台上,桃夭手快的拉着她衣领,避免一桩血案。

    “王、王爷?”她昨天是和木修远他们游湖吧?她都不确定了。

    “王爷昨天也游湖。王妃你真的一点印象也没有?”冬行咋舌。据说昨天他的叫声死人都吵醒了,王妃连个眉都没皱,完全是雷打不惊。

    木莲摇头,都是醉酒惹的祸,她再也不要喝酒了。“没其他人送我回来?”

    桃夭放下梳子道,“没有。王妃可以用早膳了。”

    木莲才欲起身,冬云就跳出来了。

    “咳,”冬云也不想跳出来,只是王爷的命令在那摆着。“王爷昨天吩咐了,早中晚饭前各背书一次。”

    “背书?本妃?”这唱的又是哪出。

    “是属下。”所以才折磨人啊。

    “哦,背吧。”不是她就成。

    “鄙人愚暗,受性不敏,蒙先君之余宠,赖母师之典训。年十有四……”

    “够了。”木莲拍桌而立。一声呵斥,五人齐刷刷的跪下,冬云冬行还是第一次见她生气,一个温婉的人也能有如此惊人的气势。

    “王妃,小心手。”堇兰看她是用右手拍桌,还用了那么大的力。木莲两年前落水的事并没有传声响,她和堇兰也是去服侍她之后才知道的,自然明了王妃生气的原因。王妃最怕的是水,最恨的书,就是《女诫》。

    “本妃还不知道,见兄长违背了哪一诫。紫黛侧妃可以夜进寻花楼,酒宿江边。本妃就不……”木莲胸膛剧烈起伏,身体摇摇欲坠,桃夭连忙扶住她。

    “不要生气,不值得。”轻轻拍拍她的后背。

    冬云低着头,无言反驳。紫黛进寻花楼,是和花魁苏小秋是知己,酒宿江边结识了王爷,若论出格,王妃是不及她十分之一。

    木莲深吸一口气,语气平稳下来。“若要听《女诫》方可用饭,本妃不吃也罢。”

    腹间突如其来的剧痛,木莲脸色煞白。“出去。”

    “王妃,你还好吗?”冬云一抬头就看到她抱着肚子,额头一片冷汗。想靠近就被桃夭挡住。

    “没听到我说什么吗?都给我滚!”如果不是桃夭扶住她,她早倒下去了,绕是如此,木莲还是撞到梳妆台,盒子掉落了一地。

    堇兰看她抱着肚子,一下就想到是怎么会事,“你们两个先出去,这里有我们。”

    冬云冬行无奈只能出去,守在门外。

    “王妃怎么样了。”门一开,冬云立马问。

    “不太好,我去弄些红糖水。”堇兰暗示的拍了下小腹。冬云反应过来,松了口气。她知道有些女子月事时会很痛,没想过王妃会痛成那样。

    冬行尴尬的摸摸鼻子,他岁数不小了,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按王妃的性子,也该是一笑而过,究竟哪出错了。”心稍微放下,冬云想到王妃的怒火抓乱了一头发。

    “错在你读的是《女诫》。”绿竹整理好房间,一出门就听到他们的议论,“服侍王妃有两戒,一戒让王妃突然落水,二戒《女诫》,不到一个月,你们两条都犯了,王府侍卫也不过如此。”

    “你——”冬云冷哼一声,“好戏看的很爽吧,昨天王爷吩咐时,躲在一旁偷听的是你吧。”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别把自己的过失推到别人身上。”绿竹斜楸了他们一眼,翩然离开。

    冬云冷笑,你就得意吧,总会抓到你的把柄。

    门再次打开,桃夭带着一身寒气,脚步急切。“我出去找项大夫,好好看着王妃。”

    “令牌。”冬云丢出块牌子,没有牌子,是带不进任何人的。

    桃夭头反手接过令牌,直接用上轻功。

    堇兰听到外面的谈话,眼底闪过一抹寒光。看到木莲一脸的冷汗,深锁的着眉睡的并不安稳,心里把冬云咒了一百遍。

    昏迷中的木莲沉浸在梅花飞舞的季节……

    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再过一个多月就满十五岁的木莲,披着一袭红狐狸毛围领,红润的小脸上,双瞳剪水。摘一枝红梅,些许细雪落入脖颈,碰触温暖的体温,很快就融化了。木莲抱着梅花,腾不出手来掏雪,跳脚想抖落雪花,不想滑得更深。微恼又无可奈何的样子落入旁人眼中,说不出的可爱。

    不算厚实的披风已经微潮,狐狸毛因水汽一小撮一小撮的拧在一起。木莲并不觉得冷,蹦跶了一圈她还觉得有些热。这几年在项美人的调养上,她的身体甚至比一般人还好,唯一让项美人不满的就是怎么喂也养不胖。用他的话说就是早产体弱,幼年未能调理,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还好先天条件摆在那,要不然依项美人的补法她早成球了。

    洁白胜雪,一抹艳红染边,在众多粉色,白色的梅花中,犹如花之妖精,妖冶却又宁静。好配项美人!木莲眼眸弯成月牙,满脑子都是美人懒卧起,一枝红梅争其艳,一时想入非非,脸爆红,鼻血差点流出来。

    放下手里的梅花,她先是垫脚,然后是跳,完全忘了项美人去雪山泡温泉,赏花赏月赏美人去了。

    可恶的身高,木莲双手插腰,气鼓鼓的瞪着它。如果不是树太小,她早就在爬上去了。真的好漂亮,好喜欢。看得入迷,伸手遥望着它,鼻息间是淡淡的梅香,放佛已经触摸到了一样,冰冷中带着花瓣特有的质感。

    肤如琼玉,淡青色的血管显得肌肤吹破可弹,细腻圆润。骨节分明的纤长手指出现在她的视线中,择下她不可碰触的雪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