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如莲似水  第二十五章 心悦君兮知不知

章节字数:3045  更新时间:12-10-01 21: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人生还真是寂寞如雪啊。”美人翘首,明媚忧伤的仰望天空,举杯遥对。

    “嫂子是在说我无趣么?”墨玄安放下棋子,目光宠溺。“在叹下去可要输了哦。”

    “不下了不下了。”捣乱的弄乱棋盘,紫黛唉声叹气,“好无聊好寂寞。”

    “无聊可以,寂寞的话”墨玄安笑得暧昧,“大哥不能满足你?”

    “你——混蛋!”紫黛脸一红,抓了一把棋子朝他扔去。

    墨玄安往身后一仰,翻身跳下凉亭。

    棋子叮咚叮咚全扑了个空,紫黛抓了一把,一边追一边发暗器。“墨玄安你给我站住。”

    “嫂子再不动动就成大肚婆了,我是为了你好。”走窜右跳,沾染一身的枫叶。

    “本姑娘身姿妙龄,哪里大肚婆了。”紫黛下意识的摸摸肚子,很好,还很平。见到他戏谑的眼光,棋子全招呼在他身上了。

    “是是是。”手腕转动,衣带飘荡,潇洒出尘。墨玄安将棋子收好,这幅玉石棋子他好不容易弄到手的,平时都舍不得拿出来的。

    “瞧你那宝贝样,明儿我送你一副。”不过就是寻常玉石,玄安这么小心。紫黛坐到石凳上扇凉,侧头看着他。

    “感情嫂子拿它当暗器使是嫌它劣质啊。”晃出扇子,一副枚谦谦公子样。

    “杂质太多,色泽不纯,雕琢粗劣,唯一能看的就是棋盘的昙花雕的不错,可惜木料一般。”紫黛扇子点点下巴,“玄安这么宝贝它,是送的人特别还是某个特别的人曾经拥有过它?”即使成亲了,她还是习惯叫他玄安,叫二叔感觉好奇怪。

    墨玄安笑而不答。

    “真是狡猾。我对玄安可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玄安却连个答案也不给。果然书生最无趣。”不满的拿扇子戳他。

    “大哥禁了你一个月,这才过了几天就跑出来了,不怕他生气?”画像之事他有所耳闻,确实过分了,大哥也是从宽处理了,换做别人早就挫骨扬灰了。

    “都快闷死了。”眉微皱,有些心虚。“跟着我的人不少,我出来他应该是知道的。”不做声就是默认了吧。“玄安又不是外人,况且我也没出府。”

    “所以就来虐待我的花草。”

    “对不起啦,我没留意。”不小心撞到花架,六盆兰花全坏了。

    “要不是还有救我都要生气了。”敲了她脑袋一记。“快回去了,大哥真生气你就完了。”

    “他哪还有时间生气,暖香温玉,哪还会在意我。”愁眉深锁,失魂落魄的样子。

    “这就丧气了?当初那个不眠不休的追到大漠的豪杰女子被磨圆菱角了?”看着失神的紫黛,墨玄安深邃的眼眸有一抹化不开的忧郁。

    “玄安你没有喜欢的人,自然不懂。”她怎么可能会丧气,只是心有不甘。深思谋略才走到今天的位置,轩木莲凭什么什么也不用做就得到她所想要的一切。

    怎么可能不懂,墨玄安看着她的侧脸流露出淡淡的迷恋。为何你喜欢的不是他,明明先遇见的是他。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知不知?

    “先爱的人先输,但我可不会气馁。”紫黛起身,笑容甜美,“我要回去啦,舞还有一点没练好,玄安有时间要来看看。”

    先爱的人先输……他心一沉,奇怪的说法,极为贴切。

    “先睹为快,但也少了惊喜,我期待嫂子中秋节的表现。”墨玄安起身相送。

    “中规中矩什么的最讨厌了。”皱皱鼻子,不满的看着他,“真的一点都不好奇?”

    “是人都会好奇。”而他自然是人。

    “所以才说书生最讨厌了。”瞪他。

    “嫂子,都说了我不是书生。”他离开书院很多年了,“上哪找我这么文武双全彬彬有礼的君子。”

    “你就贫吧。”

    勾唇一笑,瞳凝秋水。墨玄安差点失神。“嫂子就回去坐牢吧,我就不送了。”

    “是是,我这就继续蹲牢去。”语调轻快,紫黛单手插腰,“一个月后本小姐又是一条好汉。”

    墨玄安摇头浅笑,回身的瞬间,表情阴冷。很快,你就不会再伤心了,所有挡在你前面的,我都会为你踏平。

    “二主子留步,王爷有请。”

    墨玄安停顿了一会,跟着进了玄墨阁。

    “大哥。”看到凉亭中的背影,墨玄安看过去,居然是冬云在舞剑,一脸讨好的表情看着躺椅中的女子,然后一脸沮丧的跑过去抢过女子手中的书,乞讨的样子只差摇尾乞怜。冬行居然在吹笛子,是个人都知道,冬行喜欢故作文雅,一手笛子惊天地泣鬼神,死人听了都能再死一次。

    尽管那个女子背对着他们,但他也知道那是大哥的正妃,紫黛伤心的源头轩木莲。

    “这声大哥,有几分真心只有你知道。”墨玄月并未回头,声音中有着淡淡的疲倦。

    “大哥。”墨玄安站到他身边,脸上的担忧没有一丝虚伪,“发生什么事了?”

    墨玄月狭长的凤眸,深不见底。直视着他,幽深墨瞳清晰的映着他的身影。紧抿的唇许久才吐出一句话,“为什么?”

    墨玄安茫然无措。

    “鬼见红。”三个字砸得他头晕目眩。

    墨玄月冷笑,“果然是你。”

    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墨玄安惊愕失色。

    “那毒药,除了鬼见红,还有什么。”自己的弟弟有几分能耐他心知肚明,既然出手了就不会如此简单。

    “醉眠。”已经没有什么好辩解的,墨玄安跪下,倔强的挺直腰背。“没有解药。”

    “你做事从不留后路,我曾经很欣赏。”醉眠,在睡梦中长眠不醒。一如玄安的风格,温柔残忍。

    曾经么,墨玄安的心很痛,大哥将他带在身边的那天起,他就是自己的天,如今他的天要离他远去了吗?

    “心痛吗?我亦如此。”墨玄月眼底的哀伤不加掩饰。他冷血冷清,不代表他的心是冷的。

    “大哥。”墨玄安眼底湿润,他让大哥伤心了,心揪成一团几乎无法呼吸,却依然执着。“紫黛才是适合大哥的女子,轩凨辰的血脉后患无穷。”

    “我知你性情孤僻,不踏出你画下的牢笼,将无法成长的可能。”墨玄安看着闹成一团的花园,心底的疲倦被冲淡。衣摆被扯住,低头一看,一团乌黑。

    战神贼头贼脑的跑见来,不知为何,一看到黑乎乎的人就很不高兴。天下间只有它最适合黑色。才刚刚长出的乳牙狠狠的咬上去,我撕,我撕~唔~好难吃,咬不动,偶滴牙~

    “呜呜呜”牙齿好酸,战神松开口,主人,快来帮忙啊!

    看着蹦跶溜开的黑狗,抬头见大哥脸上没有一丝不悦,呆滞的看着小狗跑到轩木莲脚边团团转。

    “以后一起用饭,每天过来一个时辰。”木莲入府后,玄安的小动作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从没想过他会下毒……这个弟弟,他还不想放弃。

    就这样?墨玄安看着他离开,没有责备,没有责罚,这就完了?

    “王爷,您不责罚二主子?”夏一的惊讶不必墨玄安少。在他看来,墨玄安不掉两层皮也少不了禁闭。

    “项玖夜可不好惹的主。”容竹偷笑,自有人收拾墨玄安,何须王爷出手。

    美人是鸩毒,尤其是名为项玖夜的美人。容竹发出桀桀的笑声,夏一夏二抖落一地鸡皮疙瘩。

    “冬云,你是二十六岁,不是十六岁,更不是六岁。”被抢了书,木莲刻意的板着脸,可惜效果不佳,掩饰的咳了一声,“冬行,口渴不?”

    “不、嗯,渴了。”在桃夭晚娘般的面容下连忙改口,将笛子往腰间一挂。

    “那好,沏壶梅花茶来。”不忍打击他的兴致,可是杀猪的惨叫都比它来的动听,“冬云也去。”

    “……是,王妃。”冬云不甘愿的离开,一步三回头,可惜某人根本不搭理。

    在容竹的指点下,冬云两人才知道他们错的有多离谱,卖力讨好效果不佳……王爷,你下次说话别那么晦涩难懂……

    “桃夭,我睡着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木莲的声音很小,仅两人可听见。

    事情一点不漏的叙述出来,包括他们的表情,分毫不差。

    “这么说他态度的转变是因为一本书。是什么书?”抱起玩累的小狗顺毛,手感真好。

    “没有看到。我查过书架的书,唯独少了一本《古城图志》。”桃夭记忆力惊人,观察细微,木莲羡慕得很。

    “不过是本游记,并没有什么特别。”木莲沉思半响。书是手抄的,难道问题是出在这?“杜长亭,字子游,桃夭可听过此人。”她也是在其它手抄中中拼凑出抄写者的名字。

    “没有,要查吗?”

    “大海捞针,我更在意另一件事。”木莲摇头,“冬行曾说墨玄月和一个叫木木的有仇,你怎么看?”

    听桃夭的口述,他叫了木木两次。她和他只见过数面,连名字都没叫过,更何况是昵称,这声木木应该不是指她。

    “不像有仇,倒像是……爱慕之情。”桃夭有些迟疑,神情有些古怪。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