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如莲似水  第二十六章 终于记起

章节字数:3012  更新时间:12-10-01 21: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木莲差点被口水呛到,拍拍胸口压惊。“不要吓人。”

    “也有可能是我猜错了。”桃夭想,人会因为很多事情高兴,并不一定是爱慕,但肯定和仇恨无关。“你以前真的不认识他吗?”

    “墨玄月这么出挑不可能没印象,而我出门从未掩饰过样貌。”她在轩府很安静,甚少参加宴会,去了也是低调的跟个路人甲一样,不怕人认出所以出去的时候没遮掩过容颜。

    这就奇怪了,看墨玄月的样子根本就是把她当成那个木木了。桃夭有些担心,如果他发现认错人了会不会恼羞成怒,

    “在什么情况下会知道一个人却不知道她的样子?”

    “不是瞎子就是透过别人认识的。”桃夭不假思索的道。

    “……瞎子?”木莲差点跌下椅子,她想起了一件很久远的事。看桃夭紧张的样子摆摆手,“没事,没坐稳而已。”

    她简直欲哭无泪了,九岁那年她去山上寻药遇见的男子,不会就是他吧。如果真是那人,墨玄月的目的太让人匪夷所思了。使劲回想,她当时应该没得罪过他,反而是救了他。他还给了玉佩做谢礼……

    玉佩——她当了!木莲纠结的绕着头发,问题不会是出在那块玉佩上吧?

    “‘木木’和王爷的关系,我可以——”

    “既然脱离了那个圈子,何必卷进去。”木莲不赞同的摇头,“先看看吧,墨玄月除了一开始的别有用心,对我并没有表现出恶意。”

    别有用心就是最大的恶意。桃夭不赞同的道,“恶仆欺主不是他的意思?”

    “所以才说桃夭是江湖中人啊。”木莲抿嘴一笑,“他只是袖手旁观,王府可不止他一个主子。”

    “默认就是放纵,还有你是在嘲笑我是愚昧吗?”桃夭不乐意了。

    “绝对没有。”木莲发誓她绝对没这个意思。“桃夭如果呆久了,便知个中深浅。”

    如果?桃夭眉心一道浅浅的印痕,“我只是给你提个醒。他那样的男子对一个女子好,女子很容易沉醉其中。”

    “慧极必伤,情深不寿。”木莲微笑,目光悠远。“我自有分寸。桃夭我还是那句话,重门深院不适合你。”

    桃夭不言不语。

    木莲看冬行他们端着茶过来,闻到梅花的清香,有些失望。不是爹爹的茶啊……她做过许多花茶精油和香袋,唯独没有梅花。

    “王妃,茶不好吗?”冬云见她端着茶杯发呆,忍不住问。

    “怎会。”极品梅花茶,几乎没有瑕疵,只是没有记忆中的味道。木莲将茶杯搁下。

    一个丫鬟朝木莲欠身,“王妃,王爷问是否传膳?”

    木莲下意识的抬头,太阳西沉。“王爷一般什么时辰用膳?”

    “戌时。”

    看天色也差不多七点了,木莲点点头,起身移步。

    饭桌就坐了两人,墨玄月和不认识的男子。

    容竹拉开墨玄月右手边的位置,木莲只能走过去。

    “玄安拜见嫂子。”

    微微扬起的笑,墨眉带上些许涟漪,淡淡的,柔和绝美。白瓷般的肌肤印着轮廓优雅的脸盘,好似十五之月,清冷桀骜,暖色凤眸冲淡了那份清冷。但木莲还是看到了沉寂眼底深处的不羁,亦或他不屑掩饰。

    “见过二叔。”行礼坐定。扫过一桌子菜咂舌。才三个人有必要弄个十几二十道菜吗?

    “嫂子和紫黛嫂子一样叫我玄安即可。”墨玄安看着她,没有意料中的表情。

    “玄安。”挑衅吗?挑错对象了。果然,有匪君子,唯有木修竹,雅人深致,不是谁都学得来的。木莲回以微笑。

    啃完面前的一条鱼,木莲没想到墨玄月也吃紫颜,还是没修远做的好吃。悄悄的移个位置,夹一块莴苣,再移一个位置,青花不错,多吃两口,再移一个位置。一旁的人嘴角抽个不停,王妃,你只要朝想吃的菜看上两眼自会有人夹。

    红烧肉!木莲眼睛亮了,一筷子夹过去。

    “咔嚓。”非常清脆的声音。

    木莲抬头,墨玄月筷子上还有半片藕片。狭长凤眸锐利如刀剑的盯着她——的筷子。

    筷子转了个方向,夹了根青菜。自我安慰,青菜多好,去油去火。

    “呵呵,嫂子想吃什么说一声或是转动桌子即可,不用跑这么远。”看自己兄长喷火的眼神,墨玄安笑喷了。和她吃饭并没有想象中的无趣,还挺有意思的。

    “这个位置甚好。”不用担心吃到谁的口水。木莲细看桌子才发现,桌面是可以转动的,原来这时候就有这种桌子了啊。

    同样是饭桌,气氛剑拔弩张。

    “我去把人做了。”木修远阴冷狠戾的道。他们捧在手心的宝贝居然被下了那么阴险的毒。

    “去送死啊。”辰掌柜一巴掌拍向他后脑。“墨玄安武功不怎么样,墨玄月我都打不过,更何况是你。”

    “杀人千百种。”木修远眼中流溢出血煞之气。

    “墨玄月身份不简单,想给木木找麻烦尽管去。”辰掌柜拿起碗筷。

    “墨大哥、呃,我是说墨玄月,他人很好的。”在自家哥哥阴狠的眼刀下,木修竹咽咽口水。

    “行了,在你眼里谁不是好人。”辰掌柜挥挥手,然后给项美人夹了卤猪蹄。项美人回以一块腌萝卜,没一丁点加入话题的打算。

    “我没那么白目。”木修竹弱弱的反驳,奈何没人理他。

    “我警告你要是你对他说了什么不该说的,我烧了你书房。”自己弟弟什么都好,就是心太软,什么朋友都交。要不是他交友的眼光还算不错,木修远都打算将他锁在家里了。千防万算,居然漏了一条属性不明的大龙虾。

    “哥哥,我真的不白痴也不白目。”木修竹叹息,反思他以往是不是表现的太文弱了,居然没一个人相信。

    “你就一痴儿。”木修远夹了鱼头给他补脑子。

    木修竹如果有耳朵尾巴,一定是焉巴巴的样子。项玖夜安慰的夹了腌大蒜给他,一笑妖孽横生,群魔乱舞,偏生还一副狼外婆的语调。“吃吧吃吧,好吃又补脑。”

    迷花眼的木修竹无知无觉的吃了他最讨厌的大蒜,笑的傻兮兮的,只差把饭扒到鼻孔了。

    “夜,我吃醋了。”辰掌柜扒过他脑袋就想吻下去,项玖夜一巴掌拍开。

    “你说小竹子是不是被墨玄月的美色迷住了。”这幅样子让那些崇拜他的人看了去还不磕掉一地下巴。项玖夜觉得有趣,直接将一碟腌大蒜全倒他碗里。

    “我想也是。”木修远一点也不想承认他是自个的弟弟,太丢人了。好想把他塞回娘亲肚子回炉重造。

    “死人脸哪有夜迷人。”辰掌柜没亲到美人脸很不甘心,再接再厉。

    “真的吗?”

    妖娆妩媚,如果没有那亮堂堂的匕首就好了。辰掌柜干巴巴的看着他,深怕他一不小心自个就毁容了。

    威胁够了看他也老实了,项玖夜才收回匕首就被偷亲个正着。

    木修远镇定自若的夹菜,心中一片草泥马狂奔。拜托,知道你们恩爱非常,但也要考虑到连红颜蓝颜都米半片影子的人的心情好不。

    夜色撩人,辰掌柜整理着药材,项玖夜调制药膏。

    “就那样放过他?”辰掌柜哪会不了解自家爱人。离开王府之前,他们去墨玄安的药院溜达了一圈,动了些小手脚,绝对够他忙一阵子。

    “师傅将我领进门就云游四海了,几位师叔称得上半个师傅。看在以前的情分上,仅此一次。”项玖夜心里并不好受。几位师叔和他年纪相仿,亦师亦友,那份情谊不会因为逐出师门而抹灭,更何况,逐出师门不过是辰使的诡计,估计他们早回过味来了,只是拉不下情面罢了。

    “木木不会怪你,不用自责。”磨平爱人眉间褶皱,辰掌柜环上他的腰,下巴搁在他肩上,“我洒在药园的毒足够他忙得没时间找木木的麻烦,我比较担心的是木木不会乖乖的接受九龙鼎,甚至会旧事重演。”

    “你是说——”项玖夜心惊。

    “九龙鼎记载神秘不代表木木不知道。”越是和木木相交越心惊,她的想法、学识太惊世绝艳,“你我都了解她,前科累累不得不防。”

    “她要是铁了心,只怕你我都将被舍弃。”项玖夜苦笑,想到昨天木木的醉言,将自个的重量全交到身后的人身上。

    “若断爱无余,如莲花处水。辰,她就在水中悠然自得。”

    “所以我们不用为她担心。”毕竟该苦恼的另有其人。“我们只需看戏,跟上她的步伐即可。”

    “看上她的人有够头疼的。”项玖夜失笑。那样一个女子想让人不动心都难,好在他们只是将她当妹妹看待。

    “辰,你就没动过那个心思?”故作调戏。

    “早在很久很久以前,一个小妖精就将我的心偷走了。”辰掌柜深深的吻上粉樱薄唇,气息交融,夜色正浓。

    他是偷遍天下的大盗,被偷了心的……大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