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篇  番外 桃花深处有人家

章节字数:3676  更新时间:12-10-03 12: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夏二,你不要再说了,就当我薄情……容大哥,是我对不住他……紫卿云对我很好,我已经有了他的孩子……生当复来归,死当长相思,眉儿没这个福分,承受不了这份情,这块玉佩请转交给容大哥……

    身着嫁衣的女子朝不远处的红衣男子奔去,空中似乎滑下一滴泪珠又或是他的错觉。夏二捏着手中的吉祥如意玉佩,怅然若失……三个月的恋情抵不过六年分别……

    “她一介弱女子也不容易……错过就错过吧。”容竹伸手接玉佩,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玉佩掉到地上,四分五裂。

    街上还有唢呐的声音传来,夏二自责。若不是他,容竹又怎会认识她,情之一字不容人,说到底是他起的头。

    “你若不高兴揍我就是了,别闷在心里。”

    “当真?”

    “当真。”

    然后脸上一阵刺痛,还真是不客气。摆了,谁叫他欠他。

    容竹也不客气,拳拳落到他脸上,是不带一丝内力,但男子力气大没几下夏二的脸肿成猪头。

    “这样子顺眼多了,走,哥请客!”

    当天,有人新婚,有人酒醉……还有一凄惨之人。

    洗去一身酒味,夏二瞪着身上的红疹后悔不已。人家失意他凑什么热闹,当时真是脑门一热什么也不顾了!容竹那小气的男人,知道他对花粉过敏还特意在花丛中喝酒,真是——算了,看他也不容易,他大人不计小人过。

    不想在府里丢脸,夏二匆匆出了府,朝僻静的地方走。一路桃花盛开,不知不觉就上了山。山腰上居然有一家酒楼,正是午饭的时候,菜香扑鼻,肚子一阵咕噜作响,从昨天中午起他就没吃过东西,饿得慌。

    顶着青紫红肿的脸,拥挤的酒楼唯独他一桌冷清。他没有丝毫压力的进餐,慢条斯理的举止在外人看来有几分文雅,如果不是脸过于惨不忍睹,也是个儒雅男子。

    “又是满座,哎。”一声轻叹,他对面坐下一个少女,十一二岁的样子,一头青丝如男子般束成马尾,以红色缎带扎住。凤眸微扬,清澈的眼底是柔和的笑意,“兄台,搭个桌不介意吧。”

    “随意。”又不是他家的桌子,问他做什么。

    “谢啦。”少女道了声谢,朝老板娘道,“一盘桃花酥,一壶开水。”

    “你又来做什么?”艳丽女子端着糕点横眉冷对,不重不轻的放下东西。

    “自然是听书了。”少女也不在意她的态度,似乎习以为常,“他怎么还没来?”

    “他走了!”老板娘没好气的道,“今天是最后一天开店,死书呆,我看他能逃到哪去!”

    “不是吧……那我以后上哪听怎么好听的书,去哪见那么好看的先生。”少女拉耸着脑袋。

    这话怎么这么诡异,夏二觉得最后一句才是重点。看她年纪轻轻,也懂的恋慕之情?

    “哼,要不是你,他怎么会走。”老板娘冷哼一声。

    “?”少女满脸问号。

    “还不是前天和你一起的美男子。我说你都有那么好看的男人了还来招惹他,不知道他是我看中的吗?”老板娘一脚踩在凳子上,凶巴巴的扫了一圈看好戏的人,然后瞪着她。“一个黄毛丫头,他怎么就喜欢看着你。”

    正常人都会看少女好不。夏二很不喜欢用饭的时候被人打扰,不悦的看着她。长的还可以,但和对面恬静如莲的少女比起来天壤之别。

    “有吗?”少女点着下巴思索,“他看过很多人啊。”

    “怎么没有,从你一进楼他一双眼珠子恨不得粘在你身上。”老板娘恨恨的瞪了她一眼,还欲说些什么就听到有人结账就走了过去。

    少女小口小口的吃糕点,这么好吃的糕点以后再也吃不到了……咦?“老板娘,你不开店做什么?”

    “追夫!上官谦我是要定了!”

    “……你要加油哦。”少女朝她鼓拳。

    长的好看的说书人又叫上官谦,他知道是谁了。抬头看着少女,果然是他喜欢的样子。

    “我脸上有什么吗?”少女摸摸嘴角,没粘到糕点屑啊。

    “老板娘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你认识他?”

    “知道而已。家世容颜老板娘都不会有胜算,你不劝劝?”

    少女悠哉的喝凉开水,“适不适合不到最后谁也不知道。老板娘有这份勇气,就算没追到人有什么关系,她不后悔。”

    小小年纪,说话却老气横秋。

    “吃糕点就饱?”三四片糕点连塞牙缝都不够,正在长身体中的人才吃这么点,难怪跟竹竿一样。

    “……囊中羞涩。”少女脸微红,城里的桃花酥没有这里的好吃,如果不是听书人了迷,她也不会连着来了半个月。

    “如不介意,一起用吧。”他点了不少,还是能喂饱她的。

    “不用了,我是吃过才来的。”虽然他吃的很斯文,但进餐的速度并不慢,可想他是饿了。再说她也没吃不相识之人的东西的习惯。

    他太过唐突了,何况顶着这样一张脸她不害怕就难得了。

    少女吃的很慢,眯着眼看着窗外,漫山桃花灼灼,是少有的美景。

    “老板娘结账。”夏二搁下筷子,掏钱袋的动作顿住。

    “二两五钱,你倒是快点,我忙着呢。”等了一会也不见付账,老板娘怀疑的看着他,“你莫不是要吃霸王餐?”

    “……”夏二扯扯嘴角,尴尬的道,“实在对不住,忘了带钱。若老板娘信得过,夏某去拿钱,片刻就回来。”

    “没看到门口写着概不赊账吗?”老板娘指着楼下挂着的牌子,“你这身伤莫不是吃霸王餐被打的?”

    “当然不是!”夏二辩驳,偏一张脸实在没说服力,“要不这样吧,我把剑压在这……”

    “谁知道你这剑是从哪里得来的。”

    “我付吧。”少女掏出钱袋,“加上我的共三两七钱……缺两文……”

    于是,酒楼后院,一男一女刷碗。

    “抱歉,都是因为我。”夏二看着雪白柔软的手擦拭着碗,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也不全是因为你。”少女微微一笑,“她为难你多半是因为我坐你旁边。恋爱中的女人眼中不容沙,不就是多看我两眼嘛切!”

    “……为什么帮我?”递上碗,夏二正好看到她吐舌的样子,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同是天涯沦落人。”女少拉拉衣袖,落出半截手臂,上面一片红疙瘩,“气候过敏,你是什么过敏?”

    “花粉过敏。”他移开目光,虽说她年纪小,但也要有点自觉。“气候过敏是什么?”

    “嗯,两季交替,天气变化引起的。”少女将碗放到一边,“好了,我们走吧。”

    “不是没洗完?”才二十来个盘子,就这样走了不太好吧。

    “你傻啊,两文前的价就是这个。”少女擦擦手,朝头看了一眼。“她又不是小气的人,只是捉弄下。”

    夏二抬头,果然看到老板娘朝他们挥手。两人结伴下山,变故突生。

    “小心!”夏二挡到她面前,利剑出鞘,斩断一条手腕粗的蛇。

    “啊!”少女惊呼一声,盯着地上的蛇,“人来人往之地怎么会有蛇?”

    夏二看清蛇的品种,心惊。“过伤风,此地不易久留。”

    “嗯,我们快……你怎么样了?”那可是眼镜王蛇啊。木莲瞪着他手臂上的蛇头,传说中的狗血剧情。

    “无碍。”夏二拍碎蛇头,坐下嘶开衣袖。好厉害的毒,他手臂灼烧,快速点穴也只是延缓毒性发作。

    “你别怕,我学过急救的。”少女牙齿打颤,从怀里抽出匕首,几乎拿不住。

    “我不怕,你不用急,慢慢来。”他放柔声音,看她拉下发带在伤口上方扎紧,虽然还在颤抖,但也好了许多。

    “不过是被咬了,我以前还遇见过蟒蛇,差点没把我的腰绞断。当时旁人都吓傻了,哪里见过这么大的蛇……”夏二絮絮叨叨说着,面不改色的看少女划开伤口,他所知的办法她都用过,却止不住毒性的蔓延。被过山风咬到本就是九死一生,何况还是特意饲养的那中。

    “斩成两段都能咬人,只能说我运气不好……不要哭。”

    “生命,有时候就是这么顽强,有时又脆弱得可笑……”少女似乎想到什么,呢喃低语。

    “你说什么?”他听的很真切,过意这么问。她不适合伤感……

    “我说”少女挑眉,一扫刚才的忧伤,“所以啊,下次要把它的头打的稀巴烂。这种事你也不是第一个遇见……对不起,若不是我你也能躲开。”他可以不用管她的,她不过是付了一顿饭钱……

    “大丈夫有所为,我造的杀戮自是我承当后果。”夏二拍拍她脑袋,“帮我找个大夫,说不定还有救。”

    “大夫?!我怎么忘了。”少女从怀里掏出瓷瓶,倒了颗给他,“辰掌柜给我治过敏的,说是解百毒,你试试。”

    臭气熏天,夏二辩解不几味药,一口咽下。运功疗伤,伤口流出黑色的血,慢慢的变成鲜红。

    “……你故意的对不对。”少女包扎伤口,刻意弄的紧紧的,“明明可以运功逼毒的。”看她干着急很有趣?

    “忘了……”夏二摸摸鼻子,见手臂上的红点消失了,拿过药瓶塞了一颗到她嘴里。

    “……你混蛋!”少女措手不及将药丸吞了,苦不堪言,最难受的还是萦绕鼻息的臭味。

    “很有效的,过敏都好了。”亮亮手臂,微黑的皮肤没有一个红点。

    少女拉开衣袖,扁扁嘴,“骗人。”

    “我运功加快了药效,你等等。”夏二在她身后运掌。

    没一会满是红疙瘩的手恢复白皙光滑,少女微微一笑,“谢啦,可是真的好臭好苦。”

    “……请你吃糖葫芦做补偿。”夏二提议。

    “好啊。”少女点头点的欢快。

    两人显然都忘了一点,于是,悲剧了……

    “我恨糖葫芦!我要赚多多的钱,然后……”少女跑的气喘吁吁。

    “然后什么?”还真是难得的体验,夏二笑容灿烂。

    “我要离、家、出、走!”少女一边喘气,一边塞糖葫芦。

    夏二莞尔,还以为是什么大志向,最不济也该是买尽天下糖葫芦吧……咦,人呢?

    夏二捏着根糖葫芦走街串巷回到王府,容竹恰好酒醒,就看到发呆的夏二。

    “夏二,你怎么拿着糖葫芦发呆?”

    “没什么。”夏二咬一口,酸酸甜甜,难怪她很喜欢。

    “咦?你受伤了,不会是我打的吧?真是对不住了。”容竹揉揉发疼的太阳穴,起身找伤药。夏二也真是的,伤口也不好好包扎。

    “容竹,你赚钱了会做什么?”

    “不知道,我现在就很有钱啊。”容竹拿着一罐药膏解开红色缎带,就见夏二很宝贝的收入怀中,打趣道,“被蛇咬的……不属于你的红丝带,你有艳遇?”

    “算是吧。”夏二咬着糖葫芦,甜蜜蜜。

    四年后……

    这是九女,轩木莲……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