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古城迷踪  第二十九章 逛街

章节字数:3030  更新时间:12-10-01 22: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木莲不肯老实睡觉,墨玄月只好用了些手段。听到书本掉落枕头,发出细微的声音后掐灭无味的迷香。

    墨玄月的身影从屏风后出现,走进‘熟睡’的木莲。调整她的睡姿后,抚平眉宇,长长叹了口气,熄灭烛火。

    半个时辰了,她睡的很安稳,墨玄月才欲离开,空气细微的变化,回身一击,划出一道银光。没有看到什么,没有多余的气息,剑也没有击中的感觉。但血腥的气味,证明他刚才确实击中了东西。

    点亮蜡烛,地板有一小滩污迹。

    “九魑,查。”巫蛊之术,居然敢。墨玄月眼底爬上一红晕,九龙鼎蔓延出红色纹理,妖娆噬血。

    “是。”夜幕中少了一个人气息。

    抱起木莲,视线在战神身上停留了一会,这些日子彻夜不眠的可不止她。“零,训练它。”

    “是。”黑暗中的零嘴角微抽,他训练的都是杀手死士,训练狗还是头一着。还算有意思的一条狗,每晚都会低吼,好像在警告什么。这些年主子越发不像人了,连那种东西都能发现。

    呜呜……嗷呜……

    “乖,别吵。”手习惯的伸出,准确无误的摸到一手绒毛。木莲迷迷糊糊的张开眼,踢被下床。鞋呢?等等,床?!

    清醒过来的木莲,表情呆滞。她不会是终于受不了床的诱惑梦游了吧。

    墨玄月不在让她松了口气。踢踢蹭着小腿的战神,“黑子,拿鞋子。”

    自家小狗聪明得很,两个来回叼来鞋子。步出屏风,就看到侧躺在软榻上看信函的某人,木莲心虚不已,她果然是当了土霸王,鸠占鹊巢。

    “抱歉,妾身不是有意的。下次王爷直接拍醒妾身就行。”早死早超生。

    “下次,”墨玄月轻笑出声,“本王不介意分出半张床。何况,你只能占去一小个角落。”

    不带这么打击人的。她是瘦小没错,最大原因还是那张能睡五个成年男子还有余的大床就像个小房间,她当然只用占个角落。

    “为了王爷好眠,妾身委屈一点,王爷直接将妾身扔回软榻就成。”八颗洁白贝齿闪着锐利的光芒。

    “随意。”墨玄月拿信挡住自个的脸,声音微哑。

    木莲没有觉察不妥,坐在梳妆镜前纳闷绿竹她们怎么还没进来。该不会是他太吓人把她们吓跑了吧。才想到他,镜子就清晰的映出他的身影。

    心都快跳出来了。吓完绿竹她们就轮到自己了?悲剧的木莲欲哭无泪,只能僵着脸看某人拿着桃木梳,滑过长长的黑发。

    一半的头发束在头顶,扣上华丽的银色发簪扣。镶嵌在中间的硕大椭圆形黑色猫眼石,很眼熟,和墨玄月左手无名指上的戒子格外相似。

    讪讪的移开眼,盯着镜中的自己。简单大方的打扮,但女子发式没这么简洁吧,虽然之前就不指望他会绾发。

    墨玄月看了一会,满意的放下梳子。挑出首饰放到一边,意思明确。双手一拍。

    门轻轻推来,桃夭脸色不善的进来。至于绿竹堇兰早上被吓到了,死活不愿再触霉头,躲到厨房去了。

    磨啊磨,直到没有可磨蹭的。他怎么还不走,平时他根本就不等人的。打着溜出去的算盘落空。“王爷,妾身一会要出府。”

    “为何?”目光从信上移开,第一次出府买书受伤捡了条狗,第二次出府游湖醉的不省人事,结论,她出府没好事。

    听这语气,木莲拉响警报。视线左右摇摆,“明天是王爷生辰,妾身想挑份礼物。”

    “你知道啊。”唇角漾开若有似无的笑。“准了。”

    这么容易,木莲有些怀疑。果然,早饭过后,身边跟了一票人。

    “王爷,提前知道就没惊喜感了。”抱着战神,木莲怎么也迈不出步子。

    “礼物总要称心如意的。”墨玄月不动如山,“再磨蹭就不用出去了。”

    ……快十点了,木莲妥协。垂头丧气,战神安慰舔她。

    墨玄月揪起它的脖子,甩给容竹。战神亮出爪子,一抓一瞪,身姿灵巧甚是吓人,与矮胖的身子成反比,蓬松的毛微微颤动仿佛还有风缭绕的气息。容竹要不是手快,早被抓伤了。

    “黑子,抱歉啦,你就和容叔叔玩会,我很快就回来。”木莲安抚的拍拍它的脑袋。战神大概是明白她的意思,耳朵都垂下了,屁股对她坐着,冲容竹龇牙咧嘴。

    容叔叔……容竹风中凌乱。

    “乖啦。”宠溺撒娇的语气。墨玄月冷刀子一个劲的刮,唯一人一狗毫无知觉。

    嗷呜,要快点回来。战神扭过身子舔舔她的手,目送她离开,然后昂首挺胸的逛自家后花园。吼吼~讨厌的人都不在了,它可以占地盘了。

    “老爷,你喜欢什么?”看到离他们五步之遥的跟班,一个个竖着耳朵,木莲对他们的认知上升到一个档次——八卦军团。

    “夫君或是月。”那称呼怎么听都不顺耳。

    “……想要什么,月大哥。”大叔,年级大了就认清现实,爹爹从没否认过‘老爷’这个称呼。每次见到姨娘们对着花容月貌的爹爹叫老爷,她就想狂笑,太逗人了。

    “娘子选的,为夫都喜欢。”声音低沉蛊惑,墨玄月整个人透露出危险的诱惑气息。他读懂她眼中的意思,大叔,哼。有的是时间让她认清他是否是大叔。

    “……”那你跟来又是什么意思。木莲很想一拳挥过去。

    快过节的关系,街上很热闹,瓜果零嘴,木莲的嘴就没停过。空气中甜腻醉人的香味,木莲眼睛贼亮。将糖炒板栗往墨玄月身上一扔,眼馋的站在冰糖葫芦面前。

    “夫人,我的冰糖葫芦酸甜可口,两文……一文钱一串,很便宜的。”好漂亮的人,小贩子眼睛都看直了。

    一文!刷刷两下手里握了五根,一口咬下去,满足的眯起眼,转身叫人付钱……人呢?腾出手摸钱袋,愣了。

    嘴里含着颗糖葫芦,热切的看着墨玄月。后者嘴唇无声挪动。

    “……夫君。”木莲都怀疑桃夭他们是不是他支开的。

    墨玄月满意了,掏钱袋……

    好冷。小贩子颤抖个不停,鬼面修罗也没眼前这位来的恐怖。线条完美到极致的凤眸阴森森的看着他,明明是个俊美到让人移不开视线的人,他却吓得两腿直哆嗦。

    “……都给你……不……不用钱……”小贩子将桩子推给木莲,跌跌撞撞的冲入人群。

    木莲愣是没回过神,墨玄月扶住倒向她的木桩,看着人群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而他们身边五米内无人,走散的桃夭一行人很容易就发现了他们。

    “夫人,总算找到你们了。”夏云抹去额头的汗,疑惑的看着木桩,“夫人买这么多糖葫芦?”

    终于回过神的木莲恨恨的道,“我恨糖葫芦!”

    呃……咦……跟班困惑。

    一嘴一个,磨牙霍霍。

    冬云看着散发黑色气体的王妃,小声的问桃夭,“怎么了?”

    “霸王餐。”夏二扛着木桩,轻声道。

    “啊?”“扑哧。”惊讶过后笑喷了。

    “夏二怎么猜到的?”冬云好奇的问。

    “……我和你,这里的构造不同。”夏二比比脑袋。

    “构造……夏二,你个混蛋。”拨高的声音引起众人的视线。

    “美人,你不要生气,絮儿给你糖葫芦吃,不要跟这个丑八怪了。”软糯糯的声音惊呆众人。

    一个非常俊美(十年之后应该如此)的豆丁拉着冬云的衣摆,痞笑。

    木莲捂住嘴,笑倒在墨玄月怀里。夏一安回下巴,朝冬云点头,“确实是个美人。”

    “她,美人?小弟弟,你眼光太低了。”冬行吐槽,冬云手肘狠狠的一拐。

    冬行抱着肚子,“看到没,蛇蝎心肠。”

    “嗯~”豆丁侧头深思,咧开缺门牙的笑容,“有个性的美人,我喜欢。喂丑八怪,糖葫芦怎么卖。”

    “十文钱一串。”夏二吊高眼角,挑衅的看着他。

    “才十文,切。”豆丁受刺激了。掏出钱袋,“一二三四五,五六七八,八九十。刚够啊,美人不能请你吃了。”

    美人和糖葫芦,豆丁果断的抛弃前者。递上十二文钱,小豆丁垫脚拿了一串,“我家住城南,徐记钱庄徐宝絮是也。美人来找絮儿,给你糖吃。”

    看着一蹦一跳离开的小豆丁,木莲肚子都抽筋了。

    “有前途,一文的糖葫芦能卖到十二文,记得钱是我的哦。”木莲揉揉肚子,朝他伸手。垫垫钱币,收好。够买碗牛肉面了,或许还可以来两个鸡蛋。

    “居然被糖葫芦比下去了,啧啧,真可怜。”冬行报复性的打击,在冬云横腿扫过的同时闪到木莲身边,肆意张扬的比比手指。

    你等着。冬云眼神几乎将他射穿。

    “你们感情真好。”木莲道。

    “和猪(狗)好都不和她(他)好”异口同声。

    “……所以——猪狗不如?”木莲天真的看着她们。

    两人石化,夏一夏二从中得到教训,千万别反驳王妃的话,血的教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