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古城迷踪  第三十五章 归期不定

章节字数:3270  更新时间:12-10-02 14: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夫君。”好好的一个宴会被她搅了,她心有愧疚,眼底有一抹哀求。

    “九魑,再有下次就是除名。”墨玄月略微扫过众人一眼,不快不满的语调,好似踩在众人心尖上。

    “谢主上。”冷汗浸湿后背。主上这几年没有大的举动,他几乎忘了浴血的日子。刻在骨子里的杀戮躁动不息。

    这就是夜幕下的杀戮者的本质!九魑气势的变化令木莲刷白一张脸,紧紧的拽着墨玄月的衣袖。喉咙压抑不住一阵咳嗽。

    墨玄月抱起木莲,她措手不及,慌忙的抱着他的头,过于亲密的举行小脸微红,嘴唇张了张,对上冰冷的目光只能咽回。算了,她戴着面具丢脸也丢不到哪去,更何况她迫切的想离开。

    太奢侈了!卧室后面居然有温泉。满满的一池玫瑰花瓣,香气扑鼻,木莲几乎不想出去。擦拭着长发,看到墨玄月的表情,脚步冻结,连同身上的温度。

    掌心的纸条碎成粉末,墨玄月抬头,犀利的眼光,木莲有种被透视的感觉。或许本就如此。

    “过来。”太过柔和的声音,令人不安。

    木莲睫毛轻颤,刻意放缓的步伐,轻缓沉稳,紧张的气氛也缓和下来。墨玄月拿过毛巾慢慢的擦,动作很轻柔,木莲昏昏欲睡。墨玄月好像说了什么,又好像是幻觉……

    第二天木莲特意起了个大早,听到九曜的传话愣了……近期内不回王府。昨夜迷糊中听到的话并不是幻觉。

    满山红叶,如烟似霞。木莲背靠枫树,捏着一张红叶发呆。从身边聚集的落叶来看,她坐了很长一段时间。

    莎莎的声音,渐行渐近。山庄的人武功都不错,落地无声。木莲能听到脚步声,是特意为之。

    “夫人,起风了。”

    烈焰般的红发,比枫叶还耀眼的眼瞳阁着三米的距离看着她。

    “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墨玄月的‘近期’已过三日。

    “夫人该问主上。”那晚他嗜血的冲动吓到她了,这也是他不靠近的原因。

    “王府出了何事?”木莲猜和那张纸条有关,奈何墨玄月只字未提。

    “夫人该问主上。”

    “确实,你不是夫子,自然不能传道解惑。”木莲起身,往前走两步,“如果跳下去会怎样?”

    “夫人,你快不过属下。”更何况两米高的陡坡是摔不死人的,只是常年笼罩着雾气让人觉得它是个悬崖。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木莲无趣的往回走,九魑来叫她无非是那个人的意思。真是的,他就在一旁作画,吱个声不就完了,还让人传话。

    “很想回去?”

    “戴着面具做人很累。”木莲走过去。天才大抵如此,随便写写画画,也能成为大作。

    “不喜戴就别戴,没人能闯进来。”舔满墨的笔递给她。

    “我怕毁了画。”木莲讪笑,自个有几斤几两她心里有底。

    “无妨。”

    右手接过画笔,看着红叶‘美人’图。红叶树下的女子,墨发白衣,遮着上半张脸的白色面具,一朵硕大的白牡丹绢花巧妙的遮挡了左耳的九龙鼎。古风画格,重神韵不在形神,看着美人她都有些自恋了。换左手刷刷写下十三个字。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万?”九魑一念完,不解的看着她。

    “有意思。”九曜低低一笑,敢当着主上的面说无意,勇气可嘉。

    “夫人,你不是不少写了一个字。”九羽刚来就看到她停笔,桃花眼流转间尽显风情。

    “不会啊。”木莲搁下笔,“一片两片三四片,五片六片七八片。九片十片百千片,万片丛中长相思。”

    美人翘首额盼,不就是相思无期嘛。

    “……好诗好字。”九曜看她表情真挚,难道多想了?

    “不用讨好,我有自知之明。”他们才是名副其实的才学,她不过是借了前人的智慧,生硬照搬。

    “夫人自谦了。换做九羽,一年之内可练不出夫人这等手笔。”

    唇角的笑意凝结,短短一瞬间,足以让人看清。

    “九羽好眼力。闲来无事练过一段时间。”木莲卷起发丝,“可惜,兴致过了就没再练,还想着卖弄一下,弄巧成拙了。”

    “九羽,何事。”墨玄月按下印章,卷起画卷放到一旁。

    “夫人的侍女桃夭在闯进山脚阵法。”九羽听到传话就连忙赶来了。

    “桃夭?”木莲神色变幻,脸色一沉。“你有什么事瞒我。”

    “你?夫人到是情真意切。就这么认定是本座瞒你而不是她?”

    看到主上脚下冻结的白霜,九曜他们不动声色的站到木莲身边,准备随时出手救下她。

    “事实如此不是吗?”突然下降的温度,木莲有些害怕但她没有退路。

    “你倒是看得透。她是来找你的,怎么着自个决定。”墨玄月背手,转身离开。

    木莲送了口气,连忙写信,交给九羽道,“如果可以,不要露面。”

    “是。”九羽拿着信退下。

    “我想一个人呆会。”摊开白纸,研磨提笔。

    “山上风冷,夫人不要带太久。”九曜见她迟不落笔,便知在等他们离开。

    “嗯。”一个时辰就得回去,久与不久有何区别。墨迹在纸上漾开,粗细不均的细条,只是稍比七岁稚子稍微好一点。得知右手毁了之后,曾经没日没夜的练左手。如果不是轩思阻止,如今怕是两只手都毁了。

    明知右手要恢复如初已是无望,擦药也好,练字也罢,只是想让关心她的人安心。只是看到那字,心底的伤痛难以抚平。

    一别之后,二地相思。只说是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曲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思想,千系念,万般无奈把君怨。万语千言说不完,百无聊赖十倚栏。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仲秋月圆人不圆。七月半,秉烛烧香问苍天。六月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五月石榴似火红,偏遭阵阵冷雨浇花端。四月枇杷未黄,我欲对镜心意乱。急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飘零零,二月风筝线儿断。

    一个断字,已是难以辨认。笔自抽搐的手中滑落,木莲按摩着颤抖的右手。

    她写那几个数字,就是无意的意思。只是,他不是司马相如,她也不是卓文君,自然没有那份情真意切。在得知她是木木后他态度的转变……或许还要更早就有所改变……狂风骤起,打断了她的思路。

    木莲差点被吹翻,吃了一嘴的沙子。风越来越大,椅子都往后退了。木莲急忙起身艰难的向树靠近,还未靠近就被拥入带着冷香的怀中,熟悉的气息不用抬头也知是谁。

    “没事吧。”墨玄月急切的声音近在耳边。

    “还好。”她还没见过这么大的风,心扑扑狂跳。

    好个鬼!墨玄月脸色黑的可以滴墨,抱着她离开,一路直奔卧室。

    “遭了,画!”总觉得少了什么,看到墙壁上的字画,木莲才想起忘了什么。

    “丢了就丢了,你若喜欢本座天天给你画。”自然有人会捡回来,他没想到她会挂念,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呃,不用。”她一点都不喜欢。“怎么会突然起风了?”

    “红叶山整个秋天都如此,每日这个时候刮风,直到子夜。”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气匆匆的返回,还好赶上了。

    ……他不会是故意的吧。木莲欲哭无泪,她是想一个人静静,但好歹告诉她有危险吧。以她的手力能抱住树也只是一时,如果没人来,她是不是就被风吹跑了。

    “不是故意的。”“嗷呜~吼~”

    “黑子!”木莲兴奋的伸出手,如果不是墨玄月抱着她,她早就冲出去了。战神走窜右跳,脑袋瓜子一个劲的朝她拱,前爪搭着她腿上直舔舌。

    墨玄月冷冷的盯着战神,后者才刚吃过苦头,乖乖的收回爪子蹲坐一旁。它现在还小,吼吼,等它长大了吼~

    “你刚才说什么?”几日不见,黑子瘦了不少,木莲心疼的摸着它毛绒绒的脑袋,“怎么瘦了这么多。”

    瞪着战神,墨玄月很后悔将它带来。如果不是顾及它不吃不喝的死了怕她难过,他才不会给自个添堵。

    安好勿寻,字木木。

    辰掌柜将纸条放下。“确实是木木的笔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木木不是在王府吗?”

    “王府里的是假的。”桃夭手拿白绢擦拭匕首,脸上一片冷色。“八月十四那日从茶楼出来的不是她本人。”

    易容很完美,但神韵却是学不来的。

    辰掌柜看着字迹,眉宇间一片担忧。“所以你就去找了?”

    “跟踪茶楼的人时有人以箭送信。我没见过小姐的字,就来问问。”匕首试了一遍又一遍,黑沉沉的匕首没有一丝光亮,却是削铁如泥的利刃。“两位熟知小姐,有何想法。”

    “桃夭,王府有什么特别之事?”辰掌柜眼底幽光一闪而过。

    “……紫黛有一个多月的身孕。”锦帛一分为二,桃夭腾的一下站起来,“墨玄月软禁她!”

    “很有可能。”辰掌柜看着杀气腾腾的桃夭,不愧是血刃,这身血腥之气,死在她手上的不下百人。

    墨玄月比他们预料中的还要在乎木木……紫黛怀孕的还真是时候……

    “血刃已经消失了。桃夭,你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木木的意思也是如此。”辰掌柜在知道木木的身份后,和木修远将遗诏事件的猫腻摸了个六七分。虽然不知道墨玄月的打算,但他此举应该是为了保护木木。

    “可是……”

    “放心吧。”项玖夜温和一笑,“论担心,我们并不比你少。但对木木的了解,你却远不及我们。”`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