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古城迷踪  第四十章 受罚

章节字数:3077  更新时间:12-10-02 17:3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木莲今日没人盯梢,是因为墨玄月回王府了。

    感觉到身后的冰凉气息,紫黛回头,笑意由浅变深,脚步渐渐加快。

    “玄月,你回来啦。”只是十余日未见,却好像过了一年般漫长。

    墨玄月扶住她,“不要乱跑。”

    “知道啦。我这不是高兴嘛。不声不响就出去这么久,你要怎么补偿我?”拉着他的手臂,紫黛皱皱鼻子,这香味,有些熟悉。眼底闪过一抹不悦,他这些日子是和谁在一起?

    “想要什么让容竹去买。”墨玄月看到她手腕上的珊瑚手链,衬着白皙的手腕染上一抹红色迷情。“手链很合适,什么时候买的?”

    “你也觉得很好看吧。”紫黛得意的晃晃手腕,手链上的金铃铛清脆悦耳。“爹爹送来的,我觉得单调加了铃铛不错吧。还有,别什么事都推给容总管,他最近忙得不见人影。”

    “快秋猎了,他得准备妥当。”墨玄月眸色暗沉,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本王一会还要出去,有什么需要找容竹,尽量不要出门。”

    “又要出去啊,究竟是什么事?”黛眉添上三分愁,眼底是慢慢的失落。“江都水患,不少难民徘徊在岚苍城外,而且最近江湖很乱。你让我少出门那你自己呢?”

    “别任性。”墨玄月低语,有着淡淡的警告。

    “谁任性啦。”紫黛愣了一下,弱弱的反驳。他的事情是不少,以前还可以跟在他身边,现在只能在府里,难免会有些焦虑。“你换香了,是什么?很好闻。”

    “蓝香草,刚才去了容竹那一趟。”墨玄月闭目靠入椅背,骨节分明的手指交叠,猫眼石戒指闪耀迷离光芒。

    他看起来好累的样子,紫黛轻叹一声,走到琴前,弹奏舒缓的曲目。

    墨玄月确实累,密函送到手里的时候,他才知道玄安竟然喜欢紫黛。他隐瞒的很成功……这就可以解释他为何下毒。紫黛心机太深,玄安不过是她接近他的踏脚石……

    墨玄月看了眼弹琴的紫黛,转身离开。

    手指一个重音,紫黛看着离开的人,崩裂一根琴弦。

    蓝香草,不就是容竹从轩木莲那得到的薰衣草。阴霾将水润的黑眸变得阴寒,轩木莲果然留不得。

    “现在怎么办?”九羽看着趴在桌上睡的香甜的某人。夫人酒品真好,喝醉了就安安静静的喝酒,安安静静的睡觉。

    “只能等她醒了,我去拿披风,这样睡会生病。”九曜的院子就在这,很快就拿了件红狐狸披风回来。

    “戒备心这么低,没人在身边怎么办?”九羽托着脸颊,看蹭着毛裘睡的安稳的木莲,眼底一片柔光。花舞安静的时候和夫人有几分像,但一双眼一张开,活泼得紧。

    “主上怎么会给别人机会。”九羽叼一颗花生米喝一口竹叶青。

    “呵呵,算我失言。”九羽拿起坛酒给自个满上,“你今天怎么有兴致喝酒。若不是夫人发现你,启不是一个人喝闷酒?”

    “本来就想喝闷酒的。”九曜无奈。难得偷闲,看满园玫瑰花恣意绽放生机勃勃的样子有了喝酒的乐趣,却引来小狗一只小猫一双。

    “九曜这是怪我们了?”桃花眼一勾,魅惑众生。

    “你说呢?”九曜俯身勾起他的下巴,声音撩拨。

    “啊!九羽你背着我偷汉子!”

    一声尖叫,两人齐刷刷的后退,一把利剑劈下,九曜两指夹住剑身。

    “胡闹!”九曜呵斥一身,两指一用力,一把好剑断成两半。“看清楚,下次谁也保不了你。”

    “九……九曜!”花舞缩缩脖子,她承认是冲动了点,但把她的剑弄断是不是过分了。咦,桌上趴着一个人,只看得到脑袋,花舞跳脚,“好你个九羽,不但偷汉子还偷女人,你活腻了!”

    九羽眼睛都抽筋了她都没领会半分,听到她的话,额头青筋一跳一跳的。“除了你,我偷谁了!”

    “偷汉子?呵呵花舞,你在说我?”九曜语气很轻柔,一步一莲开,花舞傻兮兮的看着他靠近,迷失在浅色眸光中,双眼失去了焦距。

    “……”九羽本想求情,眼角看到桌上的木莲,识时务的闭嘴。九曜出手总比主上出手好。

    “花舞以下犯上,刑堂泅水三天,九羽可有异议?”

    “无异。”九羽苦笑。眼前黑影闪过,他迅速的拉开花舞,饶是如此,花舞胸前的衣服还是撕烂了一片,好在没伤到。

    “吼~”战神低吼,兽瞳尖锐,隐约有攻击之势。

    还真是小看它了。一扑一撕一咬,矫健灵活。九曜眯了下眼,才两三个月就如此凶猛,当它成年之后定是彪悍,不愧是豹子都畏惧三分的獒犬。

    “黑子,过来。”

    嗷呜~我蹭蹭蹭。

    木莲晕乎乎的拍着战神的脑袋,一手揉揉太阳穴,头好痛。

    “夫人,吃颗解酒丸就不头痛了。”九曜递上药瓶。看她的样子,分明是酒醒了。玫瑰露后劲足可以让不善饮酒的人醉上一宿,夫人酒醒的好快。

    “我有喝酒吗?”木莲疑惑的看着他。

    “玫瑰露是酒。”

    “哦。”木莲倒了颗药丸,将瓶子还给他,“下次不要给我喝酒,我很容易醉。”

    “……九曜知晓。”

    “花舞怎么了?黑子怎么咬她?”

    “出了点误会,她差点伤到夫人,战神可能觉得她是敌人。”九羽用自个的衣服把她捆了结实,“还请夫人不要计较。”

    “哦。”还有些酒力,木莲软绵绵的趴在桌上。“我出来多久了?”

    “快一个时辰了。”九曜话音一落,木莲就站了起来。九曜扶住她,“酒劲还未散,夫人小心。”

    “谢谢,我得回去了。”摇摇晃晃的钻出花丛,九曜跟在身后。

    “白玫瑰……我可以摘吗?”犹如月光之华,天使之翼……堕落的深渊,好想染黑……和那个人一样的颜色……

    “花刺扎手,属下来摘。”九曜手气刀落,削掉花刺,一大束白玫瑰很快就弄好了。

    木莲拨弄着花瓣,“黑色好看,危险……”

    他种的是白玫瑰吧,再说有黑色的玫瑰吗?红扑扑的脸,一向浅色的樱唇也染上朱红,水润的黑眸目光散乱,看似酒醒其实还有七分醉。

    一路摇晃,木莲见墨玄月并不在,有些失落,抱着花束对着庭院发呆。

    “夫人石阶上凉,回屋吧。”主上行踪神秘,这会出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

    “夫人你说什么?”九曜低下头,墨色发丝垂落在白色花瓣中。

    “讨厌……讨厌你虚假的笑容,讨厌将我困住的墨玄月,讨厌这里……讨厌……爹爹……”眼角滑落泪珠,消失鬓间。

    九曜温和的面具破裂,一脸冷漠淡淡的开口,“讨厌又如何?你依然只能在这无助的哭泣。”

    木莲抚摸着战神的脑袋,默默流泪。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还如当初不相识。”

    哪里清醒,分明是醉得一塌糊涂。九曜扶额,唇角略弯挂上暖意。“只是分别了一小会,夫人就这么想念主上了?”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尽……长穷碧落下黄泉,两处茫茫——皆不见!呵呵呵呵……呜呜……为什么留我一个人……热!好烫!啊!火烧起来了……火……”

    “夫人?夫人!”九曜蹲下身,只见她睁着一双无焦距的眼,沉浸回忆中,双眼慢慢合上朝倒去。

    主上,这可怪不的他哦。九曜抱起木莲,触手的温度炙热烫手。“九燎,她发烧了。”

    树后面走出一个黑衣男子跟着进了屋,白色面具将整张脸覆盖,红色勾勒细眉描摹眼眶,在左眼角画出一朵彼岸花,漆黑的眼自凌乱的发丝中透出冷光。

    没有丝毫血色的手指搭在手腕上,红色眼眶下的墨瞳,没有半丝情绪。见墨玄月进来,也只是站立到一旁。

    “如何?”淡淡酒气扑鼻,墨玄月脸色不悦。

    “发烧。”没有起伏的音调,主上的医术并不亚于他,不需他多事。

    “去煎药。”墨玄月拉上被子,锐利的眼光直视着九曜,“再让夫人饮酒,就去刑堂领罚。”玫瑰花露九曜从不送人。

    “属下知晓。”九曜单膝跪下。“花舞和属下打斗,差点伤到夫人,属下自作主张罚以泅水三天。”

    “……胡闹也要有个限度,若九羽管不住自己的人也就不用管了。”墨玄月似笑非笑的勾勾唇角,“本座的耐心有限。”

    “属下会转告九羽。”花舞的身份……算了,能护得了一时是一时。

    “江都可有消息传来?”墨玄月卸下发簪,发丝垂下,慵懒魅惑。

    “已经放到书房。”九曜不敢直视,低垂着脸。“消息已经传到‘他’耳朵里,‘他’已经开始捕猎计划。”

    “告诉九魑,三日之内临渊再无一人。”华丽黑衣落地,雪足踏在地毯几乎融为一体,墨玄月朝浴池隔间走去。轻描淡写间,数十个名字写在生死簿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