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古城迷踪  第四十一章 云开月明

章节字数:2971  更新时间:14-05-27 23: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红叶山深处一个深潭,方圆三米之内树枝草丛挂着冰霜,之外烟雾越渐越浓。潭水之中,一个人影瑟瑟发抖,脸色发紫,头发眉毛上凝结薄冰。

    “寒潭滋味如何,销`魂堪比金楼月,花舞夫人想必还没尝过这等滋味吧?”看似三十四五的男子却有一头灰白的头发,瘦削的脸一道黑色刀自额头划过脸颊,左眼灰白没有一丝光彩。阴柔的脸因伤疤显的狰狞,三分像人七分像鬼。

    “呵,不过是一条走狗,你有何嚣张的资本……哦,你这样子倒是不错,顺眼多了。夜半梦回,小心被鬼差当成鬼勾走了。”尽管直打哆嗦,但花舞努力稳住身体,冷声嘲讽。

    “走狗……你不也是。”红一晨碾碎一地冰,“我如今的样子不也是拜你所赐!花、舞、你当真以为九羽能护你一辈子不成!”

    “红一晨,你就妒忌吧,羽以前不会多看你一眼,今后更不会。一个眼神也不会!”嘶吼声中有一抹不易察觉的彷徨。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般自以为是。”红一晨弹弹衣摆的霜株,同情的看着她,“乘还有时间,祈祷那些肮脏的事能一辈子烂在淤泥里。”

    脚下碎冰咯吱咯吱作响,红一晨的身影融入烟雾之中。

    “晨,多谢。”迷雾中谁也看不见谁的表情。九羽叹息,若不是他手下留情,花舞别说说话,连喘息都难。

    “不必。羽儿,我不会再等你。”

    “师叔——”九羽惶恐,仿佛要丢失了什么……

    “好多年不曾听你这么叫了……甜的腻人……”曾经百般嫌弃……也只是曾经。“花舞……你好自为之。”

    声音已经变的很小,九羽断断续续听不真切,欲追去,可迷雾中何曾有人。

    踏出迷雾,看到花舞凄凉的样子,九羽心疼的抚`摸冰冷的脸,“吃到苦头了吧。”

    “羽~”可怜兮兮的吸吸鼻子,“谁知道九燎那么小气。”

    “若九燎小气,你面对的就是主上了。”九羽伸手碰触了一下寒潭,寒意浸骨。师叔留了她五分内力抵抗寒意,已是破例。

    “不过是不知从哪冒出的夫人。”不满的嘀咕了句。九曜看似最好相处,却是九人中最冷漠,最和主上相似之人。

    九羽弹了她一记,“还没学乖。主上的字典了没有忤逆两个字,你若还是这样,我该怎么办。”

    一声长叹,花舞惊恐,“你、不管我了?”

    “笨蛋。”揉揉她脑袋,桃花眼里的柔情几乎溢出,“花舞,我们要个孩子吧。”

    花舞摸着腹部,盯着远方,沉浸在九羽离开前的最后一句话,良久,水面映出一张扭曲的笑脸。

    一坛酒从天而降,红一晨接住,抬头就见九曜侧躺在树枝上,似笑非笑。

    “看你们这么纠结,对情爱都心生恐惧了。”

    “你是情劫未至。”依树而坐,红一晨仰头灌了一大口。

    “师叔你的形象哪去了?”大口饮酒她一向不耻,总说浪费。九曜枕着脑袋看天,“九羽自喻情场浪子,却载着两个女人手里。夫人有句话说的甚是贴切,明月光与朱砂痣,只是他什么时候能看明白。”

    红一晨闭上眼,阳关还真刺眼。“夫人还真妙人。九曜……我不会等他了……时间足以磨平一切。”

    “此话当真?”九曜翻身跃下,想从她眼中看出一二。

    “看主上幸福的样子难免憧憬,九曜可莫要笑我。”染上红晕的脸艳丽了许多,柔软的笑容下脸上狰狞的伤疤也变得柔和。

    “哈哈哈。”九曜仰天长笑,在她身边坐下,拿过酒坛饮一口,“自然要笑,却是因为高兴。干!”

    “……真不知你在高兴什么。”拿过酒坛,一人一口,很快就见底了。酒量不怎么好的红一晨靠着九曜的肩膀沉沉睡去。

    指尖缘着伤疤来回抚弄,最后停留在薄唇上,来回研磨。九曜浅色的眸子因欲`望而深沉,侧头吻上嘴角。微张的唇给了他可趁之机,甜美醉人,一声轻吟,换回他为所不多的理智。红肿的嘴唇,诱`人沉沦,九曜轻轻贴上。

    “你不等他,不管真心与否,我甚是欢喜。”

    木莲一觉想来,看到的是春`光无限。

    一袭睡袍随意系着,敞开大片雪肌,发丝上的水珠滑过,留下暧昧的痕迹。从她这个角度,可窥见粉色茱萸,居然是诱`人的粉色,木莲觉的鼻血快掉了。

    有时候掉的不一定是鼻血,也有可能是……鼻涕。

    木莲晕了,嫌弃的扔掉第n条手绢,捏着鼻子看着越来越近的药汁。

    喝了四天的药,一天比一天苦……项美人好想你!木莲苦着脸喝完药汁,灌一壶水。

    “还喝酒吗?”看她凄惨的样子,墨玄月只是将碗搁一旁,试去她嘴角的药汁。

    “我哪知道是酒。”她只是闻到甜蜜的味道以为是糖水,正好是不方便的日子就没多想,哪里知道是酒。醒来后肚子一阵一阵的抽痛,她后悔也逃不过吃药的命运,因为她发烧了。

    “还有理了。”鬼见红的毒虽然解了,但还是伤到她的身体。每日以紫颜调养,也只是让她身体好了一些。“快要秋猎了,不要再生病了。”

    “病来不由人。”躲避他关切的目光,拿起书本来看。

    “山庄是冷了些。”墨玄月坐到琴前,“岚苍城冬天太冷,秋猎结束后就去南方过冬。”

    “你……知道了?”木莲听着清脆琴声,没想到他还会弹情。

    “哼。”他冷哼一声,以她的身体能受得了冰天雪地才怪。“往年是在哪过的?”

    “宁泉。”

    “四季如春。”轩凨辰倒是会挑选地方。“想去哪里过冬?”

    “永州。听说哪里温泉很出名。”冬天泡温泉想想都舒服。虽然和初衷不同,但目前来看想甩开他困难重重。

    “水质比不过山庄。”寒潭温泉,两种极端造就了特殊的水质,若不是山庄的冬天比城里还冷他倒想让她多呆些日子。“要泡温泉,本座知道了。”

    “是哪?”还有比宁泉出名的地方?

    “到时你就知道了。”夜杀气候宜人,风景无双,她会喜欢的。

    挑拨的人心痒痒又不给挠,木莲真想在他脑门上瞪出两个洞。看着看着,视线停留在他脸上。为什么有这么好看的人……妖孽爹爹是她见过最完美的人,他没有爹爹美艳,但比爹爹多了一分肃杀之气,危险又吸引人。

    如果不是还有三分理智,她早沉迷美色中了。将视线移到书本上,九曜带来的书很难得,是图鉴。武器、药材、花草,甚至还有地图。书店里有地图,但受国家限制是很粗略的那种,九曜带来的这本,细致详尽,还写有树种作物,就连矿产都有标记。

    虽然不清楚他是从哪里弄来的,但绝对很珍贵,她寻思着抄一分。想到就做,木莲走到桌边,摊开纸墨。她没有什么画画天赋,临摹还算拿的出手。

    “主上,罗耶小姐求见夫人。”院外传来陌生的声音,木莲听到自己的名字停笔,罗耶是谁?

    “想见吗?”玫瑰园里发生的事他自然知晓,她还真找来了,该赞一个勇气可嘉吗?他自认没给她半分遐想。

    “何事?”木莲问。

    院外的人愣了一下,马上反应过来是夫人连忙开口,“听闻夫人病了,送鸡汤给夫人。”

    送的也太不是时候了,才刚吃过午饭,山珍海味她也吃不下。送鸡汤,这看的是谁啊。眼光扫了弹琴的某人,算了,他无心她还不愿做桥梁。

    “我不太舒服不便见客,谢过罗耶小姐的好意。”

    “是,夫人。”

    提笔没画上几笔,院外又想起了声音。

    “主上,花舞夫人向夫人请罪。”

    “不见。”墨玄月冷声道。刑罚刚结束,九羽是怎么看人的。

    “是,主上。”今天怎么就他值班呢?男子摸摸鼻子退了出去。

    “我醉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事?”那个令人印象深刻的女子,她只见过一次,若说有什么交集也只有她喝醉的那天。

    “她差点伤到你。”

    还真没半点印象,听他的声音隐含怒意,木莲有点心虚。以他的作风,花舞怕是吃了点苦头,真是对不住了,她也怕他啊。

    “主上,有个自称辰掌柜的男子拿是谛的信物求见夫人。”他怎么这么倒霉……

    “辰叔叔?”木莲连忙搁下笔,差点冲出去。走到墨玄月身边,“我可以见他吗?”

    “不怕我杀了他?”墨玄月冷哼一声,若不是顾虑到他,她怕早不见人影了。指尖一用力,崩裂琴弦。

    “没伤到吧?”木莲急忙拉起他的手,别说伤口连个印子也没有,放开他的手却被反握住。“你若不让见就算了,何必如此。”

    “没说不让见。”只是一想到她和其他人亲近心生不悦而已。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