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古城迷踪  第四十四章 秋猎(一)

章节字数:3099  更新时间:12-10-02 19: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青衣男子的背影给他很熟悉的感觉,木莲的心砰砰的乱跳……

    “既然活着,为何不传音讯,你可知我们有多难过。”木修竹厉声道。

    “夫子,我还有何面目见你们……”玉孤城捂着脸,泪水无声划过指尖。“你知道吗,山寨的兄弟,大院的孩子都是因为我才……”

    木修竹神色忧伤,看着泣不成声的人,喝着闷酒……那年家破人亡,一入睡就看到一张张带血的容颜。

    “借口!我也是从血海中走出的人。”木修竹看他的样子怒火一下就窜了上来,酒碗摔到地上四分五裂。

    “我知道,但我忘不了!”碎瓷声让他放下手,邪魅的脸一片颓靡,没有半分神彩。

    “为了死去的人就要放弃活着吗?你这幅样子摆给谁看!木木昏厥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她的心情。”她已经满身伤痕,他怎么能,怎么忍心在她心里再刺下一剑。

    “我也想。可她死了……昏厥?她不是葬身火海了?”玉孤城睁大了眼睛,脸上爬上一抹希翼,“她在哪?”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背影……木莲环上他脖颈,泪水滴入青衣下的麦色肌肤,滚烫滚烫。

    木修竹愣了一下,她什么时候来的?

    冬云很为难,她要不要把王妃拉开?桃夭从他们的对话中猜出了他的身份。当年从火海中救出小姐,她昏迷中叫的猴子应该就是他,右相独子玉孤城。

    “猴子,你还活着,真好。”哽咽的声音,木莲擦去泪水,一只手紧紧的拽着青衣,深怕一松手就成了泡沫。

    是了,只有一个人会这样叫他。玉孤城眼睛红红的,侧身环住她。蓝香草的气息一点都没有变……

    “咳。”木修竹看不过去了,轻咳了一声,“王妃。”

    他们的位置是偏僻,但正对着墨玄旭夫妇。一个是木木的小叔,一个是孤城的妹妹。

    玉孤城愣了一下,松开手。光洁的额头带着墨玉额饰……难怪那个人会帮他,原来木木是他的女儿……

    “好久不见,我叫轩木莲,公子贵姓?”笑靥如花,伸出细长的五指。

    “在下玉孤城。”握上瘦小的手指,他痞笑,“也叫猴子。”

    “猴子……”木莲点上他眼角的泪痣,三年不见,他不再是街头混混,也不是占山为王的草寇。一身华服贵气,痞气早被书卷气息取代,再叫猴子其实已经不合适了。

    “坐下来说吧。”木修竹打断他们的凝视。

    木莲缓和下激动的心情,这里不是叙旧的地方。尽管一肚子话也不能在现在说。

    “你不是讨厌打猎吗?”她拨弄了下火堆问道。

    “嗯,来散心。”木修竹摸摸耳垂。女人除了木木鸣儿外都是恐怖的生物,他也是没地方躲才厚着脸皮来的。

    他一说谎就摸右耳垂,一心虚就摸左耳垂,好久没见他的招牌动作了。木莲托着下巴打趣,“是女人吧。”

    木修竹摸上两只耳朵,“胡说什么……我有未婚妻的。”

    果然是女人,木莲贼笑。他浊世佳公子,却应付不了难缠的女人。

    “夫子还是老样子。”玉孤城调整好情绪,鹰目邪气一挑“师母一直只听你说过未见其人呐。”

    提到未婚妻,他脸上一片柔情蜜意。“她很怕生的,一有外人连头都不敢抬。”

    “先说声恭喜了……什么时候成亲?”木莲心底一片欣慰。最初听到鸣儿时他只是有些怜惜,现在是不加掩饰的爱意。修竹需要一个全心全意爱他宠他的女子,鸣儿就是那样一个人。她没见过,但从她的书信,修远修竹言语中不难得出,那是一个七窍玲珑心的女子。

    “十二月初十。你们算是最早知道的。只是委屈她了,不能办个隆重的婚礼。”

    “人在就好,鸣儿不会介意的。王爷知道你的身份吗?”木莲想去参加婚礼,但想到修远他们还是出逃在案的人不免担心。她和修远的想法相同,从墨玄月的立场看他不是深交的对象。

    “知道。大哥提议翻案,我推辞了。”修竹映着火光的脸很柔和,也很平静。“我们兄弟二人,还有鸣儿能在一起就够了。”

    “我做不到。”玉孤城眼里充满戾气,“血债血偿,即使那个人是‘他’。”

    木莲放下木棍,覆上他握拳的手。“每个人的选择都不同,你不用有什么负担,顺心而为保护好自己。”

    “果然是你会说的话。”玉孤城反手握住她的手将她拉到怀里,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音量说话,“有不少不明人士在山里,小心。”

    说完推开她,恢复了正常音量,“看来不能聊了,夏护卫是来找你的吧。”

    夏一朝他们走来,看到王妃和玉倾城亲密的举止胆战心惊的。王妃你就不能安分点,那个邪气的男人可不是能随便招惹的。心跳快了几拍,面上不动声色。“王妃,王爷请您过去。”

    木莲回帐篷,墨玄月只说了一句‘早点休息’,没有过问她和玉倾城的关系。他问还好,不问木莲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大部分都去打猎了,只有少数女眷留下闲话家。木莲没有和她们凑到一起,拿着书随意走走。寻着水声走去,一条小溪露出踪影。清澈见底的小溪水深只到小腿,几尾鱼悠闲的摆尾,石头缝中,还有肥肥的螃蟹。

    “王妃水凉。”桃夭从她的眼中看到了跃跃欲试。

    “……”木莲无语,手触到的温度是有些凉,“可惜了肥美的螃蟹。”

    “王妃想吃蟹啊,我们来抓一样的。”冬云挽起衣袖,有大干一场的样子。掀开石头,捏出一只张牙舞爪的大螃蟹。

    “这算是我们的猎物?”堇兰抿唇一笑,肉虽少,但好歹也是肉啊。抽了根草将螃蟹绑了个结实。

    “那还真是我猎到的最小的猎物。”冬云褪了鞋袜下水,“冬行,去拿只桶来,螃蟹很多。”

    “又是我?”冬行指着自己,不太乐意。怎么跑腿的活全是他。“我也可以抓蟹的。”

    “你好意思让弱女子走这么远的路?”堇兰插腰,指尖点着他结实的胸膛,未了还感叹硬邦邦的像块石头。

    是男人就这么吃亏?冬行扬眉,“我去了,万一来了鲁莽的男子怎么办?”

    “桃夭你和绿竹跑一趟,拿些调料和锅,午饭我们就在这吃。”木莲觉得自己也该出些力,“我和冬行堇兰去找柴火打野味。”

    “不要离开太远。”桃夭叮嘱一番才离开。

    山里没人清理,枝杈杂乱道路崎岖,木莲还看到几只受惊的兔子四处乱窜,战神见猎欣喜追逐兔子去了。

    “要是黑子先弄到猎物你可是要受罚的哦。”木莲也不担心战神迷路,犬类鼻子很灵的。

    他要保护她们不可能走远,可看王妃神情不像有假。他倒不是怕罚,只是输了没面子。

    阳光透过树叶照在湖面上,反射出璀璨的光芒。垂条花树盛开着粉红花朵,风吹过,飞舞的花瓣演奏一曲神乐。湖边小兔子小鹿在喝水,听到声音迅速离开。

    “好美。”堇兰惊叹。

    “我们在这休息一会,你快去打猎物吧,最好是野鸡。”好清澈的湖水,水底的沙石都可以看得一清二楚。

    “尽量。”山里的野鸡数量不多,比鹿还少。冬行四周查看了一番没什么危险才离开。

    好香的花,也不知道是什么树。粉红中带着淡紫,树干上还寄生着几簇兰花,开的很茂盛。

    “小姐想要?”堇兰也看到了生机勃勃的兰草。

    “这树不好爬,等冬行来摘。轩思喜欢兰草,这几株破有灵气。”

    “轩思大人看着冷冰冰的,心肠极好,和小姐一样。”

    木莲弹了她一记,“在你心里谁不是好人。”

    “……小姐怎么和绿竹说一样的话。”揉揉被弹的额头,堇兰瞪圆了眼睛,“就会欺负我。”

    “所以你就欺负冬行。”木莲早就发现两人眉来眼去的了。“你和冬行,爹爹不反对?”

    堇兰此刻哪还有迷糊样,讨好的撒娇。“小姐什么时候知道的?”

    “我见到一个人,他衣袖绣的花纹是蓝香草,绣工和你的一样。再看他眉目和你有几分相似就猜到了。”木莲抚摸着手腕上的手镯,朝堇兰眨眨眼。

    “你还是第一个说我们像的人,连老爹也说我是抱养的。”堇兰皱皱小脸,“我就知道老头子是骗我的。”

    “好好的大小姐不做,当仆人很有趣?”尤其是杂役房的那段时间。这是她愧疚她们的地方。

    “其实是我自找的。老头子把那个雕了好多年的玉玲珑送人了,我好奇就去看看是什么样的人。结果被老爷逮到了,一个笑容就把我骗了。”这是她做过的最亏本的生意,一个笑容卖身五年,太悲剧了!

    “冬行大你不少,你不考虑一下?”她才十六岁,冬行刚好大了她一轮。

    堇兰脸微红,踢踢石头。“王爷不也大了小姐十一岁。”

    “咳,我和你不一样。”战火怎么烧到她身上了,看堇兰不依不饶的样子,木莲耸耸肩。“不说了,女大不中留,反正该操心的不是我。”

    “老爹还担心我嫁不出去,哼,明年小姐就可以喝到我的喜酒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