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古城迷踪  第四十五章 秋猎(二)

章节字数:3117  更新时间:12-10-02 20:0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黑子和冬行的战利品胜负难分。

    从数量上看,獐子和鸡都少见。

    从质量上看,獐子比鸡有价值多了。

    从心意上看,鸡比獐子更合王妃的心意。冬行看着将色彩斑斓的野鸡放到地上邀功的战神,他还真被比下去了。

    “说好的,输了受罚。”木莲拍拍战神的脑袋。“猎物就交给你处理了,对了,鸡毛很漂亮,留着做装饰不错。”

    “你居然输了!还我十两。”冬云伸出手。真是太丢他们的脸了。

    “愿赌服输,你问我要什么银子。”冬行扛着猎物到溪边处理。他和她同样负债累累,别说没有就是有也不给。

    “冬云你好没赌品。”五人下注,就她一个输家。堇兰拿出碎银分赃。

    “啧,冬行好歹是你意中人,你居然压他输。”冬云摸摸干瘪的荷包,太没天理了,她十赌九输。

    “这你就不懂了。我是敛财,掌控财权他才没钱喝花酒。”堇兰得意洋洋。

    冬云笑碰了,“行行,我们喝花酒绝对不找他。这还没过门呢,就不怕他甩了你?”

    “他敢。”堇兰跑过去跟着处理猎物,“冬行,银子可以给你,但你不能和花酒。”

    “好。”冬行点点她的鼻子。溪边飘起无数粉红泡泡……

    “受不了了。”冬云做呕吐状,没发现啊,冬行奴性这么强。

    确实挺腻歪的。木莲自动将溪边的两人换成她和墨玄月,太恶寒了。不过墨玄月老是喜欢抱着她,旁人是不是也是这种感觉?

    秋猎第一天收获颇丰,墨玄月和墨玄旭一人猎了一头熊,还有鹿獐子野猪野兔……木莲有些受不了,血腥味太重了。好在厨师很快就将猎物收拾妥当。晚上载歌载舞,木莲往修竹旁边一坐就不走了。

    “大哥都盯了我半天了。”木修竹有些不自在。一开始还敢给她剥葡萄,之后大哥的目光如针芒在背。

    “盯就盯呗,又不会少半块肉。”座位都是随意坐的,猴子两侧都是美女,连墨玄旭身边的也不是玉倾城。歌舞很不错,没想到墨玄静还有一副好嗓音。“你今天不会空手而归吧?”

    “……木木,打击人很有趣?”剥好葡萄自个吃,某人傲娇了。

    不给就算,木莲连皮一起吃。“自找罪受,和她说清楚就是,何必躲着人。”

    “要是能说清楚就没问题了。”修竹完败,看不过去端过葡萄剥皮。“连哥哥都没办法,我又能如何。”

    连修远也对付不了,真是彪悍。看他将剥好的葡萄放到面前的盘子,幸福的眯起眼睛。“长得好就是你的错。鸣儿怎么说?”

    “她说她会处理。”有哥哥保护,鸣儿不会有问题。鸣儿提出的要求,他怎么也反驳不了。心里牵挂着哪有心思猎物。

    “她这么说自然是有把握。我今天发现一个地方特别美,你画下来送给鸣儿她一定喜欢。”

    “好啊,带上大哥,好久没切磋画技了。”

    “他不一定有空。”宴会果然是发生奸情的地方。紫黛的目光幽怨得很,墨玄安看的最多的人是紫黛。玉倾城和玉孤城之间也有点问题,咦?墨玄静看的人居然是——修竹!

    “什么事这么好笑?”笑的好古怪,他寒毛都束起来了。

    “你今年桃花盛开,看那。”木莲挤眉弄眼。

    修竹看过去,就见墨玄静迅速的移眼,脸上有可疑的红晕。只是错开的视线他也看清楚她眼底的爱慕。“我前天才第一次见她,怎么会?她不是有婚约吗?”

    “小竹子,你太低估自己的魅力。”木莲挪揄,“这年头长的好看的都危险,不分男女的,你还是小心些。辰叔叔给的防身药可要带好。

    “调皮。照你这么说,最危险是大哥才是。”他好看吗?修竹摸摸自己的脸,没有大哥的俊美,哥哥的俊逸,明明就很普通。

    “你们战斗力不在一个档次。”要是有男人敢打他的主意,估计死无全尸。

    ……修竹哑然。

    最后一颗葡萄塞入嘴中,木莲伸了个懒腰,“困了,你慢慢看。”

    第二天本想找修竹去看她说的地方的,墨玄月不知怎么回事又把他带去狩猎了。

    木莲靠着花树研究着地图,在山庄的冲动随着秋猎的火热反而渐渐冷下。一生一代一双人不过是童话故事的结局,墨玄月给了个一个念想,却不会是结局……

    “紫夫人,你约我来是有何事?”

    树后传来的声音,居然是容竹。

    “容大哥,为什么这么生疏。”女子清甜的声音中带着几分苦涩。“你还在怪我吗?”

    “怪?夫人说的好轻巧。”容竹看着美艳妇女,将身体的重量交给花树。“荣某几次徘徊鬼门关,想着家中还有人等着硬是撑了过去。可我征战回来,等待我的居然是十里红妆。”

    “你征战沙场,可有想过我相思欲绝,缠绵病榻。若不是卿云我早就撑不下去了。”她是柔弱的菟丝花,需要是呵护而不是守护。“我一时意乱情迷才做出了错事,可我从没忘记过你。这么多年你一直未娶,一也放不下?”

    容竹大笑,肩膀颤抖可不停,她失措的看着他,想上前却被止住。

    容竹停下笑声,勾起她的下颚,俊逸的脸慢慢靠近。深邃的眼里几番挣扎,翻身将她压在树上,低沉的声音在她耳边想起。“你说的对我是放不下,你会回到我身边?”

    “容大哥——”她的声音慌乱,楚楚动人的脸几番挣扎最后是喜悦。“你愿意?”

    “自然是愿意的,眉儿。可是他会放你?”

    “会的,他答应我只要做一件事就会放我自由。”她深吸的口气,小心的光擦他的神色,试探的环上他的腰。

    摩挲着她的脸颊,容竹有些犹豫,“何事?”

    “关于紫黛妹妹……只要除掉王妃他就让我们远走高飞。他知道王爷对你有救命之恩,不忍为难你,只要你将王妃带到这里就可以。”

    容竹手一顿,脸色一沉。“王妃暗中有人跟着,带来也没用。”

    “那该怎么办?”她焦急的拉着他,慌乱之间一个小瓶子掉落。她脸色煞白。

    容竹捡起瓶子,看她脸色很不好,打开瓶子轻嗅。“鹤顶红……他给你的。”

    她滑做到地上,捂脸哭泣。“对不起,我也是没办法。他知道了我们的关系,说是不除了王妃就杀了我们……他给我两条路,将王妃引来或是下毒。他向我保证过,引来王妃会留她一命的……容大哥,眉儿不要你死,呜呜呜~”

    容竹抹去她的泪,眉头深锁。许久长叹一口起。“毒药给我,这事我会处理。乖,你先回去,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容大哥……你要小心。”她三步一回头,看他坚定的表情,含泪而笑之后急匆匆的离开。

    见她走远,容竹才绕过大树。看着微笑的王妃,尴尬的摸摸鼻子在一旁坐下。

    “怎么一个人?”那条狗就算了,真要遇到高手也撑不了。

    木莲指指头顶,他看过去对上一双冷冽的眼。桃夭坐在树丛中,踢落无数花瓣,地上积了薄薄一层。

    “她生气了。”纷纷扬扬的花瓣雨从那女子提到除掉她开就就下个不停,她都担心被发现。

    容竹接了一掌的花瓣,轻轻一吹,粉红的花瓣迷乱。“我又不打算做什么。”话音落,花瓣落的更凶了。

    木莲抖抖书本的花瓣,抛了梨给他。

    容竹可不认为是给他吃的。洗干净手这才摸出匕首削皮,细长的皮连成一线,他削的很慢也很细致。

    曾经她也很懒,总是赖他削皮。曾经的纯真善良在深宅大院早已消磨殆尽,她还剩什么。他对她只是喜欢,到了适婚年龄成亲就变得顺理成章。妻子是他的责任,所以他从死人堆中爬出来了,面对的却是她的背叛。

    若不是紫黛的缘故,他根本就不记起她,夏二还为此透露了些信息给他。紫卿云的独宠只有两年,如今已有三个妾室,她的儿子去年被马踢伤,一辈子只能做瘸子。她会来找他,紫卿云功不可没。

    咔嚓咔嚓,木莲吃的一点也不文雅,容竹眼底闪过一抹笑意,她还是生气了。想来也是,任谁听到有人要谋杀自己都不会高兴。

    “当爱情染上血腥会变成什么样子?”木莲丢开果核,甩掉一头的花瓣。花瓣雨下个不停,飘落湖面,引来几尾红鱼追逐。

    “世上本就没有纯粹的事。”容竹躺下,嘴里叼着根草。“王妃莫不是怕了。”

    “怕是很正常的。”木莲学他躺下,天空好蓝,一只苍鹰飞过,翱翔天际。“这事和侧妃有关系吗?”

    她看过她的眼神,爱慕的眼神很纯粹。妒忌一个人,真的到了血刃的地步吗?

    “不需要她动手。”紫卿云无疑是个好哥哥,紫府疼爱紫黛的人不少,自有人会为她铲平障碍,何况紫轩两府的斗争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再加上大殿里虎视眈眈的那位,事情复杂多了。

    “还真幸福。对了荣总管,轩府美女不少,冬云也不错,桃夭最好。你就不要大意的上吧……桃夭不要傲娇了。”她都吃了一嘴花瓣。

    容竹对上一双喷火的眼连忙闭上,风太大他什么也没听到,没听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