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古城迷踪  第四十九章 西津镇(一)

章节字数:3067  更新时间:12-10-02 21: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有人带路,很快就到了黑暗森林边缘。见到阳光的那瞬间,木莲简直快感动得落泪。

    “往上走是泉水镇,往右是西津镇,我们要去泉水两位呢?”

    “去西津镇还有些事,几位一路好走。”

    “去西津镇最快也要一个时辰,这两匹马就送与你们了,珍重。”李夏刈进黑暗森林前就留下一人在外面看守行礼,死了两个队友正好多出两匹马。

    “只要一匹就够了,多谢。”她只敢坐在马背上慢走,还没学会跑。

    “轩小姐,烈日当头,这两顶纱帽送你们遮阳。”胡戈说的含蓄。

    “谢谢。”墨玄月的样子太祸水,为一路太平还是遮掩些的好。

    “轩大哥,以后见面可别把我当路人啊。”雪若一脸不舍。一向处处留情的她这回是踢到铁板了,江湖儿女拿得起放的下,对方无意,何必死死相缠,这几日她也看明白了,他眼里只有轩小姐,有个词是好像叫……对,就是妹控。

    “江湖险恶,你们去过黑暗森林不易张扬,后会有期。”三娘朝木莲抱拳。

    墨玄月上了马,朝她伸手。待木莲坐稳便扬长而去。

    塞外皮革,西域特产,西津镇不大,却是全国最大的关外交易地点,每个月都有几次大型交易活动,木莲他们正好赶上。热闹就意味着人多,想要找到好的客栈变得非常不容易。

    “两位客官是要住店吗?”掌柜的殷勤的打着招呼。

    “要两间上房。”

    “巧了!今日正好有位客人退房,只是只有一间上房。普通客房倒还有三间。”戴着纱帽看不到样子,但女子声音甚是悦耳,男子一身冷意,单是静静的站着,就有中不可侵犯的威压。一只半大的黑色獒犬乖巧的蹲坐在地,目不斜视,虽然还小,却透出傲气。出门带狗的他见过不少,这般血统纯正的獒犬可不是一般人能养得起的。

    “普通客房可是连着的?”问了七八家都客满。这家客栈规模颇大,整洁干净,饭桌上传来的香气勾人馋虫。

    “正是。”又成一单生意,掌柜心情甚是怡悦。

    “要两间——”

    “一间上房。”墨玄月打断她的话。

    “大哥。”木莲隔着纱瞪他,无奈没什么影响力。

    “近日商会热闹,什么人都有。住一间也有个照应,上房有两个隔间,也算方便。只是价钱贵了些,三两一日。”掌柜一眼就看出男子才是主导者,阁着纱帽他都能感受到透骨的寒意。男子语气不容置疑,小姑娘是拧不过他的。

    “一间上房。”木莲妥协,放下一锭银子,“先送两桶热水,饭菜可以稍后,清淡精致些,两素三荤即可,还要一盆炖牛肉。”

    “小李子,带客人上楼。天字五号房。”

    “好嘞,客官楼上请。”瘦小少年将茶壶交个他人,蹬蹬上楼。

    多日未碰过床,木莲沾枕即睡,连墨玄月出现在她床上都没发觉。在山林里她就说过男女有别不能过分亲密,同枕而眠就是其中一条。他都是在她熟睡之后拥她入眠,她醒前离开,木莲自然是没有觉察半分。

    休息了一日,木莲拉着墨玄月逛街。在小摊前走走逛逛,遇到感兴趣的摸摸看看,一副游客的样子。

    “对不起。”小男孩撞到木莲,道了声歉连忙转身离开。

    一把匕首架在他脖子上,男孩唯一想的是被发现了。周围的人好奇的围成一个圈,大多是对男子的不赞同,弱者往往在第一时间博取同情。

    “哥哥,你做什么?”男孩黑溜溜的眼里盛满惧意。

    他不会无故发难,木莲很快就反应过来,摸摸怀里,钱袋果然不见了。

    “好孩子是不该偷东西的。”要偷也要会看人下手啊。

    偷东西,人群里窃窃细语,立场立刻起了微妙变化。两个人一身丝绸罗缎,而小男孩浆洗得发白的灰色布衣,大多数人都回过味来。人群中几个小孩神色大变,急匆匆的离开。

    “谁、谁偷东西了?”结结巴巴的,眼珠不停转动,明显的心虚。

    “你是交出来还是进官府?”小孩连说谎都不会,只是个初犯,她并不想为难他。

    “官官府?”孩子脸色发白,他见过的那个比他大不了多少的男孩一身是血的被扔了出来。双腿打颤跪坐在地。细细的抽蓄声响起,粗糙的小手捧着月牙白钱袋。“姐姐我给你磕头,不要抓我进官府。”

    碰的一声,青石地板有不少碎沙,孩子再抬头时都皮开肉绽,还再往下磕。

    “你是做什么!”木莲吓得不轻,连忙制止他,拿手绢捂住伤口。

    “姐姐不要抓我进官府。”孩子哭泣着,血渗透手绢,大滴大滴的往下掉。

    木莲想摸药膏,才想起换衣服之后没带,朝人群问道,“最近的医馆在哪?”

    一个少年扒开人群背起孩子,“跟我来。”

    木莲连钱袋都忘了捡,战神嗅到熟悉的气息,叼起钱袋跟上。

    “李大夫,快看看小河。”少年熟门熟路的进了后院。

    一个白花花的老人不紧不慢的的走出来,看到小孩血流满面连忙上前。仔细检查伤口,捋捋胡须,“就一皮外伤大呼小叫的做什么。当归……当归拿伤药纱布来。”

    小孩流了不少血,又受了一番惊吓没多大功夫就睡着了。

    “真是对不起,小河不是有意要冒犯两位的。子渊代他谢罪。”少年朝他们弯腰,“看在他还小不懂事的份上饶他一次。”

    “本来也没想难为他。”木莲叹口起,她没想到小孩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官府很严厉?”

    “多谢小姐。”子渊拱手站直身体,“这事说来话长。去年一个少年被衙门乱棍打出,正好扔到小河面前。小孩子哪见过这种场面,吓坏了。”

    “听闻西津镇苏大人为人正直,赏罚分明,业绩斐然。看你神色可是另有隐情?”子渊神情不加掩饰,她看的分明。

    “那不过是假象!谁不知道西津最大的后台是紫府,官府不过是紫家的看门狗!那个少年何罪之有!”子渊双手握拳来回踱步,脸色发红却是气的。“自己的姐姐被人糟蹋,受不了疯了。少年去衙门喊冤,苏寻那狗官不问缘由就将他乱棍打出,若不是他命大,岂不是留下姐姐一人。”

    “这和紫府有什么关系?”少年遭遇让人同情,但她不会因为一面之词对苏寻妄加断言。

    “那些人是西域来的,紫家对他们百般讨好。少年被扔出衙门之后,紫府的人一脸得意的出来,姓苏的狗官竟然晓那么谄媚。哼,一群乌合之众!若我当了大官,第一个办的就是他。”他心里是失落的,崇拜的儒雅男子,一夕之间就变得面目可憎。

    那些?木莲心惊,不会是她想的那样吧。

    “就你还当大官?下辈子吧。”李大夫净过手,端着茶杯走过来。“将那傻小子抱回去,医药费我也不收了,回头将院子里的药草切完就是了。”

    “多谢李大夫,还有我一定会当大官!”子渊朝他们抱拳行礼后,背起小孩。

    “稍等。”木莲倒了些碎银给他,“钱不多,只是一点心意。”

    银票都在墨玄月身上,她钱袋里就十多两碎银,小孩就算得手也损失不了多少。看子渊一身正气,得他护着的孩子想必也不是什么坏孩子。

    “小姐你不怪罪就是最大的恩赐了,这钱不能收。”子渊看到她将银子都给他,心里苦笑不得。苦的是为了十五六两银子受伤真不值,笑的是对方居然把银子都给偷她钱的人。

    木莲将银子往他手里一塞了事。“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每日读刑罚之书给他听。怕到极限也就无所畏惧了。”

    “以毒攻毒,妙哉。”李大夫捋捋胡须,“女娃的心意你就收下了,买些好吃的补补,省得流点血就昏了,太不中用了。”

    大丈夫不拘小节,他再扭捏未免小家子气。如果对方态度傲慢他是怎么也不会收的,“子渊却之不恭了。若小姐有用到子渊的地方,尽管开口。”

    李大夫奉上茶,看着子渊的背影心里叹息,他聪慧过人,只是太直,若当了官无人指点前途堪忧啊。“那孩子只知三分,你们不用当真。苏大人是老朽见过的最好的官,若无他,西津早就是他人盘中物。”

    “西津虽然是最大的关外交易地点,却也是龙蛇混杂之地,几番势力争夺不休,苏大人能让各方持平,确实让人佩服。子渊还小不知其中的厉害关系,长大增长见闻定会有一番作为。”正气浩然令人钦佩,刚则却易断。

    她的隐晦之意正是他担忧的。世事无常,十三年后子渊没当成大官却培养了一个杰出的提刑官,这是后话。

    “女娃和他差不了几岁都能看明白,不简单。”李大夫眼睛一眯,和蔼的气息瞬间冷然。“女娃初来咋到,打听紫府之事,你们何人,和紫府有何关系?”

    子渊的话里是提到紫府,但和案情贴切的西域人、衙门她没有第一个问,再听她刚才之言,她绝对不是一般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