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古城迷踪  第五十章 西津镇(二)

章节字数:2990  更新时间:12-10-02 21: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木莲置若罔闻,慢慢的喝着茶。他知道他们初来咋到,说明他耳目众多,他会是哪一方势力?手轻轻的敲打着桌面。墨玄月看到她的举动,脑海闪过一个画面,太快消失没能抓住,微抿的唇透露出不悦。

    “这正是轩某好奇的。”墨玄月出手如闪电,扣住脆弱脖颈,只要稍稍一用力,就会咔嚓一声响。“你将我们引来是为何?”

    人群中几个小孩的举动没有逃过他的眼,少年出现的太过巧合。诊堂和后院有一段距离,少年声落他就出现,分明是等待多时。

    引?木莲手略微顿了一下。这两日接触人群,他犹如干瘪的海绵饥渴吸水,充实自己。洞察力跟甚往昔,她在黑暗森林就有所体会。以前的他发现了什么也不会多说,失忆后依旧冷面冷语,唯一变的是话多了一点。

    他的提醒,木莲想了想也没从整件事中发现不妥,大概是将注意力放到小孩的缘故。

    “你姓轩,和轩府有什么关系?”仿佛没有感觉脖颈的压力,他神色未变。“你有何证据是老朽引你们来的?”

    “没有关系。”李夏刈他们怀疑过,木木否决了。两次听到别人质疑,他很不高兴。“证据,哼。怀疑的种子要生根发芽何须证据,例如子渊。”

    “你!”李大夫脸色微变,“威胁我!子渊是我看着长大的,想要蛊惑他阁下未免高估了自己。”

    “既然高估,你何必变脸色。你真该用镜子看看你现在是什么表情。”墨玄月甩开手,丝绢一遍遍擦手,仿佛沾染上不干净的东西。

    “背叛从一开始就存在。”木莲突然想起这句话,敲桌的手改为托下巴。

    李大夫咳嗽了几声,听到她的话心底一片凄凉。子渊年轻气盛……他不敢拿子渊赌。“确实是我引你们来的。紫府本家前几日来了一批人,接触的都是最近从黑暗森林出来的人,似乎在找什么人。你们和他们要找的人很像。”

    木莲可以肯定他们找的正是他们。进了黑暗森林本就是九死一生,又是从悬崖上掉下去能活的可能微乎其微。若不是有小龙子衿和他,她没有活的可能。

    “紫府要找的人,若是他们敌人就是老朽拉拢的对象,若是友人定当除之!”李大夫眉宇间一片肃杀之气。“看在你姓轩的份上,老朽不为难你们。”

    “你有何资本为难。”墨玄月漠视,一个蝼蚁之辈也敢口出狂言。

    “老朽在西津经营数十年,即便你杀了我也出不来城。”脖颈不用看也知青黑一片,他不怀疑男子的实力。一人不足为惧,那数百,甚至半个城池呢?任他是龙也困浅滩!

    “区区一个城池,杀尽又如何!”他从不狂言。

    李大夫瞪大眼睛,男子身上没有杀气,他却仿佛看到了血染山河,白衣男子纤尘不染,脚踏修罗炼狱,睥睨苍生。华丽的黑靴踏血无痕,男子站在他面前,突然胸口一阵剧痛,他低头胸口破开一个大洞,男子手上,赫然是一枚跳动的心脏,血琳琳的心脏化成一个个噩梦……

    “大哥,蝼蚁亦有生存的权利。”他站在生存链顶端,有漠视苍生的资本。他不是嗜血成魔,但挡在他道路上的,必定脚踏血海,所以她没有怀疑。

    听到她的话,他才移开视线,给了李大夫喘息的机会。

    “我没有漠视生命。”他欣赏有求生意志的人,前提是看着顺眼。她应该不喜欢杀戮场面,大不了不在她面前出手就是了。

    他这算不算妥协?木莲不自觉的露出浅笑。

    木莲的声音将他拉出幻境,李大夫回过神来,才发现后背一片冰冷,尽是冷汗浸湿了衣服。看女娃的样子,似乎并没发现刚才的幻境,能针对人施放幻境闻所未闻。若真是,只怕他招惹了不该招惹之人。

    心脏砰砰跳的厉害,他大喝一杯茶水镇惊。“紫府在西津势力不小,不管两位是不是他们要找的人,尽早离开为上。”

    “李大夫耳听八方,可知岚苍城最近发生的事?”王爷失踪不是小事,附近的城镇应该有搜查的迹象,可这两日她都没有听到什么风声。

    “岚苍城一向太平,没什么特别的事。”一把匕首突然横在他面前,若不说点什么他不怀疑会见血。“八卦不少,排在第一的是睿王秋猎满载而归。第二是睿王妃病重,赌坊热闹非凡。第三是紫府在城外救济难民,哼,倒是会做样子,粥稀薄的只是汤水。”

    “大哥,可以了。”木莲起身,一路走一路沉思。没有失踪的消息,她猜想和她在山庄时一样弄了替身。他手下能人辈出,阴谋阳谋她都不担心,如今困扰她的是墨玄月。

    他失忆颇为蹊跷,头上并没有外伤,也没有中毒。大夫推断和练功走火入魔有关系,内伤痊愈,记忆有可能恢复。若带他回王府,一是他的变化不知该怎么解释,二是好不容易出来就这样回去她不甘心;若是带他走,他恢复记忆之时对她的欺骗定是恼怒,会如何发展她也不知道。

    还真是颗不定时炸弹。

    李大夫给了她提醒,他们不但要尽早离开,还要改变样子。

    “你在想什么?”他不喜欢她苦恼的样子,冷冷撇了一眼在水里玩的不亦乐乎的战神,战神哀鸣一声,安安分分的呆在白色染料水里。

    “大哥,若是有一日你发现我骗了你怎么办?”木莲舀水染战神头上的毛,轻声问。

    他抿抿唇,不是生气她的隐瞒,而是她对他的怀疑。“那定当是你有不得已的原因。”他不会怪她,只会让‘原因’不得安生。

    “没有原因呢?”这只是她的一己之私。拉耸着脑袋,他都为她跳崖了,她却犹豫不定。

    “没关系。”揉揉她的发顶,他宠溺的道,“哥哥宠爱妹妹天经地义。”

    她并没有因此高兴,“你会惯坏我的。”

    “无妨。”想宠她是自己的事,即使她对他隐瞒了很多事。

    掌柜看到白色的战神,有些惊讶,“它怎么变白了?”一夜白头那是指人吧。

    “这才是它本来的样子。前些日子它太过调皮打破了砚台,大哥一生气就将它染黑了。”木莲见它没精打采的样子有些好笑,“向掌柜打听可事。”

    “尽管问,西津的事不说全知晓,也知五六分。”做客栈生意重要的就是消息灵通。

    “东西已经买的差不多了想离开,哪里有马车卖,可有雇佣的车夫?”

    “西街有马市也有车夫,商队猎队都在那里聚集。秋末寒冬是土匪活动频繁的时候,若是路途比较远最好到红楼雇佣猎队。两位可要看好人。”他身子朝前一倾,声音压的很低,“若看到红衣黑领,衣服绣有黑豹的人就避开一些。他们武艺高强,欺压雇主的事常发生。”

    他身子往后一靠,一副不愿意多谈的样子。

    “多谢。”

    西街阴暗隐蔽,酒楼餐馆半明半暗,最多的是赌馆青楼,即使是大白天也是热闹非凡。一幢规模颇大的三层楼房,牌匾两个朱砂大字——红楼。

    暗金格调,奢华中带着几分散慢。右边旋转楼梯,柜台左边有一块很大的告示牌,围聚的几圈人,客人们一群群聚集到一起,酌酒斟茶窃窃私语。人三教九流皆有,有人精神颓靡,有人神采奕奕,跑堂的小二懒洋洋的打瞌睡,掌柜也是一副未醒的样子。

    她有墨玄月护着,旁人还没什么感觉他们就站到最前面了。

    略过密密麻麻的榜单,中间一张显的干净不少,说干净不过是它上面没有贴其他榜单。

    寻找丢失的蛋,赏金一百万银两。

    再无多余的信息。她第一个想到就是小龙子衿,毕竟这么高价的蛋绝无仅有。其他榜单几乎都是寻人寻物,价格几两到百两不等,都不怎么高。

    退出人群,她朝柜台走去。掌柜二十五六的样子,五官分开来看很迷人,组合在一起很平凡,丢在人去中很容易就忽视掉了。个子挺高但身形过分瘦削,仿佛风一吹就倒。

    她站了半天,他都没有开口。木莲撩开一角白纱,才发现对方两眼无神,分明是睁着眼睛睡觉。红楼的人莫不是晚上做贼去了,一个个都在打瞌睡。

    “掌柜。”在他面前晃晃手指,还是没反应,她声音又大了些,“掌柜!”

    他是睡死了?木莲啪的一巴掌拍在桌上,红檀木发出沉闷的一声,还没她的声音大。

    “疼吗?”墨玄月拉起她发红的掌心。

    她困惑的看着掌心。她刚才习惯性的用右手,反应过来已是来不及。除了微红的掌心,她没有感觉到一丝疼痛。

    她的沉默,让墨玄月眼底散发着寒意,手往桌上一放,也不见什么动作,呆滞的掌柜突然抱着手肘直跳。

    “好冷!你、做什么!”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