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古城迷踪  第五十三章 又见雪若

章节字数:2682  更新时间:12-10-02 22: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会不会很失礼?”特意送粥来还被无视。

    “她习惯了。”

    ……诡异属性,木莲还真怕半道上把她落下了。下次入城的时候买个铃铛吧,应该会有用。

    季寒鸦练完剑回来,提着处理好的野兔,正好撞见木莲出来。“轩姑娘。”

    “季大哥,一大早就去打猎?”木莲手里抱着暖炉,这几日天气阴冷没有意外的她生病了。右手莫名的恢复往昔灵活,她猜是和小龙子衿带来的青果有关,还以为身体也跟着好气来,一场大雨带来的降温,打破她的侥幸。

    “嗯。”他眉目偏冷,内在却相反。话不多观察入微,做事很周到。

    嗅着烤肉的香气,看他熟练的刷着蜂蜜,口水迅速分泌。太香了!墨玄月管的好严,她嘴巴都淡得出鸟了。

    眼前的兔腿金灿灿的,她乐滋滋的接过,鲜嫩甜美口齿生香,口齿不清的开口,“真呼哧。”

    “吃慢点,没人跟你抢。”和她大口吃肉的动作相比他文雅多了,“轩大哥他同意了的。”

    “真的!”她咽下肉急急的问,见他点头吐吐烫到的舌头吹起,“早说撒,我都被烫到了。”

    “你笨。”没有他的点头谁敢给她乱吃东西。

    确实挺笨的,她怎么就忘了这支队伍的老大是谁来着。恨恨的咬了一大口肉,好滑嫩,他手艺真好,难怪黑子总找他烤肉。才想着黑子,就见黑子拖着只狍子跑过来。

    “收获不小嘛。”狍子速度很快,那只獒犬本事不小,居然能猎到成年狍子。宁沉雪走到火边,想顺下毛,差点被一口利牙咬到。

    战神将狍子丢在季寒鸦脚步,高傲的扬起头颅,脚步都透露出贵族的傲慢气息。蹲在木莲脚边,什么形象都没了,一双眼亮亮的,一副求表扬求抚摸求顺毛的样子。

    “去去,身上都是露水。”两指弹上它脑门,见它委委屈屈的趴着哀鸣一声,乌溜溜的眼里满是委屈。

    “好有灵气的狗。”宁沉雪喜欢狗,也养过不少,这般通人性的还真是少见。

    “动物和人一样,你对它好它就全心全意的,还真是傻。”撕下兔肉喂它,长舌一卷,带着刺刺的感觉。

    动物没有人的勾心斗角,很单纯的从直觉判断危险度。尤其是最忠实的狗,只要你对它有一点的好,它就会全心追溯。宁沉雪以前有只很喜欢的狗,不管到哪里都带着它,有一次中了敌人埋伏受了重伤,侍卫仆人甚至是他的母亲也弃他而逃,唯有它不离不弃。他武艺不精,连累它了,从此之后他再没养过狗。

    林中万籁寂静,突然之间,鸟鸣扑翅直冲九霄,隐约之中还夹杂着其它的声音。

    两个人影由远及近,头发凌乱汗流满面很是狼狈。其中一个跌倒在地有很快爬起来,另一个一直朝前跑对她不闻不顾。

    “救命,狼、狼群来了!”跑在前头的淡蓝长裙女子气喘吁吁地弯着腰,我见犹怜的脸在看到战神时血色尽失,一副快要晕倒的样子。

    “狼群来了,要命的就赶紧跑。你就别祸害人了!”先前摔倒的红衣劲装女子也赶到了,前一句是对他们说的,后一句是则是对蓝衣女子的警告。

    狼?宁沉雪想到先前轩木莲的话,错愕的看着她,“你真的听到狼叫了?”

    “昨晚迷迷糊糊地的好像有听到,大哥说有应该是真的。”

    难道是他自个对号入座了?昨天是季寒鸦守夜,他用眼神询问他。

    “叫了几声,距离很远。”刷蜂蜜的手一顿,将串着肉的木棍插到地上,“它们来了。”

    尘土飞扬灰溜溜的一片,三十多匹狼算的上是大的狼群了,一般的狼群就十只左右。

    “对不起了。”红衣女子抱拳,最近怎么老是和狼犯冲。

    “人生没意外哪行。”宁沉雪伸了个懒腰起身,“不过几只狼而已,寒鸦老弟要比一比吗?”

    “十两。”话落人已飘出一段距离。

    “狡猾。”宁沉雪连忙跟了上去。

    “雪姑娘,不用去帮忙。”木莲看到红衣女子想追过去,叫住她。

    “轩小姐,是你!”雪若看过去,惊讶的道。真巧,她还以为客栈一别再无相见之日,不由得四处看了一眼,一个白衣侧影坐在树下看书,犹如泼墨山水般亘古。

    蓝衣女子怯弱的道,“你们认识?”

    “见过几次。”木莲淡淡的道。先前逃跑的时候可不见她娇弱,雪若和她似乎有些间隔,可又有什么关系,只是萍水之交而已。

    见战神盯着烤肉流口水,木莲莞尔,“等等啦,季大哥在忙。”

    “我叫南宫扶柳,姐姐怎么称呼?那边的哥哥是谁?他不去帮忙吗?”吴语呢哝的江南语调,酥酥麻麻醉倒一大片。

    木莲抖落一地鸡皮疙瘩,好假的声音。她看上去有二十三四的样子,自己看起来有那么老吗?

    “二十多岁的人还装嫩,叫人姐姐你也好意思。”雪若冷哼一声,掀起裤子,小腿肚狼吻的地方还在冒血,她刚才会跌倒也是因为这伤口的缘故。

    “轩妹妹,对不起,我不是说你看起来年纪大。”她慌张的摆摆手,“有些人年纪大看起来很小。”

    “有些却相反,我明白南宫姨的意思。”这声妹妹可不是谁都能叫的起的。看雪若眉解下腰间的酒葫芦,倒在伤口上眉都带不皱的。若不是小腿痉挛一下,她都以为她没有痛觉了。

    她的脸一下白了,然后红了。“轩姑娘,你我二人年纪相仿,你这么说是何故?”

    “我有说什么吗?南宫姑娘怕是听错了。”她微笑。“我去拿纱布。”

    “人老耳背,啧,有人还没老呢就耳聋了。”雪若抹着伤药,眼光犀利的看着扶柳,“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招惹了自负。”

    “雪若,我有哪里做错了你一直针对我。”扶柳整理仪表,无奈又委屈的问。

    “你自然没错。”有错的是没长眼睛的男人。好好的一个队伍四分五裂,罪魁祸首还一脸无辜样子。“只是看你不顺眼而已。”

    见她一脸冷色,扶柳稍微移开一些。这一路她总是朝她发脾气,李大哥不过是帮自己说了两句话,她居然拿鞭子抽李大哥。

    木莲拿着纱布,看到地上的茶壶,她们面前的茶碗余烟未散。努力集中精神才看到一个粉色身影,偷偷伸手想摸黑子的耳朵,被黑子狠狠的瞪了一下。蒹葭的透明属性似乎只针对人,这是个发现,以后可以叫黑子找她。

    那边的打斗很快就结束了,两人很自觉的善后,回来时身上没有一丝的血腥味,清洗之后才回来的,她都能闻到河水冰冷的气息了。

    “不用这么特意照顾我。”木莲倒了两碗茶水给他们。“天气这么冷还洗冷水。”

    “轩兄交代过不敢不从啊。”出行第一天晚上他们去猎野味,轩墨就特别交代过,还以为他洁癖所致,没想到居然是她晕血,这还是蒹葭发现告诉他们的。要不然以她的隐瞒功夫他们也未必得知。他朝她和煦一笑,“再说女孩子见血总是不好的。”

    “这是你的君子之道还是怜香惜玉?”她打趣。手伤的时候,看着从自己身体里流淌出的血,感觉生命的流逝。那种恐惧带来的影响是深刻的,她怕见血。墨玄月未失忆前她掩饰的一直很好,他失忆后不知怎么的就发现了。

    “都有。”他朝她丢了样东西,看她手慢脚乱的接住,哈哈大笑,“反应真慢。”

    木莲霍霍磨爪,磨利爪子——也没想怎么样。他说的是实话,她运动神经的反射弧挺长的。两手热乎乎的,椭圆形微扁的红玉几乎有她的手大,“暖玉?”

    “不是。是火焰石,冷了丢进火里烧上两个时辰就可以用一天。昨天整理东西时发现的,差点就忘记给你了。”这东西少见,他也是意外得到的,“说好了只是借你用,雇期结束后要还我的。”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