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古城迷踪  第五十五章 她的心事

章节字数:2714  更新时间:12-10-02 22:5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半吟半唱,他声音爽朗,听起来更是洒脱。

    看他自娱自乐挺开心的,她打趣,“喝的是梅子酒,桃花改成梅花不更合适?”

    “木木说合适自然合适。”他低低一笑,支着下巴看她,“心情有没有好点?”

    “……没有。”她摇头,拿着木棍在地上胡画,“宁大哥,我有些困扰。”

    “看得出来。”他吃着卤味,喝一口酒,“雪姑娘让你想起了一些不开心的事吧。既然不开心何必留下她们,行走江湖多年她没你想的脆弱。”

    “和她没关系。”她咬咬唇,长叹一口气。“宁大哥,若有一日你失忆了,有人欺骗了你怎么办?”

    “那要看是什么事了。”

    她舔舔唇,“你家中有妾室,妾室小产,正是需要你的时候,却没人告诉你,若你知道了会怎么办?”才两个月左右的身孕,又出了那么多血,估计是保不住的。虽然外界没有传闻,但她做了最坏的猜想。

    他筷子略顿了下,“骗子和男子是什么关系,小产可是因为骗子?”

    木棍拉出一条直线,然后点点戳戳。“是她的妻子,她没有下手伤害妾室,但小产和她还是有些关系。”

    “可以说的详细些吗?”他停下酒杯,她的神情有些哀伤。这件事看来和她关系极大,很有可能是那人的妻子。

    “具体的不知道,她只猜测出妾室是为了动摇她妻子的地位。”生命都可以当成筹码,她理智上能理解,情感上却怎么也认同不了。这也是她不愿意回去的最主要愿意。“妾室和男子相恋在先,妻子也不想插在他们之间,所以她想离开。中间出了意外,男子失忆了,妻子不想回去就没有告诉他以前的事。”

    “妾室和男子很相爱?”心里的答案呼之欲出。若有这么一个妻子,谁又舍的伤害她。修远前段时间还托他找人,没多久就传信说找到了。她失去联系的这段时间是因为成亲……轩墨,是那个男子?!

    “传闻好像是这样的,可后来她很困惑。”她曾经以为是,和墨玄月接触的越久越迷离。他让她不要多想不用担心,可在一步错满盘输的局面里,关系到的不止她一个人,怎么可能不思考。

    “若是我的话必不会出现这种局面。”他重拾酒杯,“无爱弱水三千,若真喜欢必定只饮一瓢。那男子对哪个女子有承诺?”

    “男人的承诺若靠得住母猪也上树。”还三千佳丽,她瞪了她一眼。

    “咳咳咳”他被呛到了,一股辛辣直冲鼻腔有够难受的。“君子一言九鼎。”

    “伪君子同样是君子。”地上戳出一个个洞,她将它们抹平,点点画画,一个可爱的嘟着嘴的小猪拱着肥肥的身子。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妻子是希望男子恢复记忆还是不恢复?”

    木莲沉默了一会,轻轻叹口气。

    “想又不想。恢复了担心受怕,胜在摊开了没有愧疚感。不恢复同样担心受怕,胜在男子不知情,婚嫁各不相干。前者失去自由,后者后果不可估量,她选择的是自由。”画上打卷的尾巴,她开始画背景。

    “都将事情做最坏的打算,男子会如何她都能承受。”他半掩下眼。现在的轩墨将她放置在最重要的地位,越是冷情的人,怒火撩拨越发不可估量。现在有多甜蜜以后就会有多苦,她这么聪明的人,怎么会选了最坏的一条路走。

    “有没有考虑过离开他?”

    葡萄藤下小猪可怜兮兮的看着葡萄,她满意的将木棍投入火中。火堆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如果能离开也不会出现这种局面了。”他能为她抛弃性命,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所以在那瞬间,对孩子的愧疚他的搏命相待,她说出了兄妹二字。她可以说不相识,但以他的性情,他们的羁绊就此了断,她亦后顾无忧,可是她犹豫了。

    “未知的结局会是怎样的局面谁也料想不到,”作茧自缚不过是情之一字,看她神色也是知道自己的情意,所以才会苦恼。“长夜未央,长路漫漫无尽期,何不一醉解千愁!”

    “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她小小的打了个哈欠,“酒醒愁又入,何必自欺又伤身。说出来心里畅快多了。”

    起身朝他摆摆手,“我今晚没出来过,你见到的是个和我很像又绝对不是我的人。”

    唇边酒香,他侧卧虎皮,“我喝醉了,见到什么听到什么都是幻觉。”

    帐篷里烛火熄灭,半响没有一丝动静。

    “要喝酒吗,轩兄?”他发现不了轩墨,但以他寸步不离的守护木木来猜,轩墨一定在附近。果不其然,身边冷风拂过,他朝帐篷走去。

    “轩兄,可否当做没听到?”既然是兄弟的妹妹,也是他的妹妹。这几日相处越发喜欢她,稍微能理解修远提及她宠溺又无奈的心情。

    轩墨听了这么长时间连气息都未变分毫,这份定力就值得佩服。越是看不透他就越担心她,木木患得患失和他不无关系。

    暗香浮动,月色之下墨玄月的身影笼上一层纱,他脚步略顿了一下。

    “与尔何干,离她远点。”

    君临天下的威压下能谁又能镇定自若,身上的压力散去之后,半明半暗的月光,凌乱的碎发下俊逸的脸处于阴暗之中。

    这是吃味了,呵呵~可惜了一杯酒便宜了泥土。

    她忘记拿火焰石了!算了,她在帐篷里冷不到,这时候还是不要去挑战某人的耐心了。

    李夏刈的猎队有言在先,若是队伍被冲散,就在小镇集合,雪若是第三个到达的,这得归功于南宫扶柳。娇弱的女子容易博得同情,过了就令人生厌,扶柳外在条件很好,只是没有把握住尺度,她过于倾向博取男子的怜惜,忽略了和同性交好才能无内患。

    墨玄月武力值第一再加上冷漠的个性,视木莲为最重要的人,她的话他听,从这点看,木莲是这支队伍的核心;虽然钱是墨玄月付,但宁沉雪的雇主是木莲,加之和修远的关系,自然是木莲比较重要;季寒鸦视强者为尊,以墨玄月为首,所以得罪没有杀伤力的木莲比得罪墨玄月更为凄凉。

    扶柳最失败的不是讨好不成,也不是挑拨挑错对象,而是穿了木莲的衣服,没打招呼就拿的那种。木莲并不介意,女孩子爱干净,她们包裹丢了,换件衣服人之常情。

    她不介意不代表墨玄月不介意,衣服是他亲自挑的,木莲可以不喜欢,可以不穿,不代表旁人可以动。他二话不说几片树叶飞过,衣服碎片纷纷如雨下。

    木莲在帐篷里看书,一阵鬼哭狼嚎,她差点错手撕掉一页书。

    一出帐篷,她的眼睛就被捂住了。

    “不干净,别看。”墨玄月将她拉进帐篷才放下手。

    “怎么了?”那么凄厉的惨叫,是谁?

    “没什么。收拾东西一会就走。”他开始整理。

    他不想解释的时候她也挖不出什么。尖叫只是一声也没什么响动,应该没出什么大事。看他的样子也不太想她出去,就跟着整理。

    扶柳尖叫乍然而止,不是不想叫而是墨玄月飞沙点穴。宁沉雪啃了一半的梨掉到地上都没发觉,太狠了,只留了件肚兜给人遮羞。非礼勿视,他和季寒鸦很君子的转身背对她,然后就听到了那句‘不干净’,脚步一个踉跄。太可怕了,杀人不见血。

    雪若瞪大了眼睛,很久才回过神来,盯着地上的碎片,无语。紫色的面料根本不可能是扶柳的,再看轩大哥的反应衣服只可能是轩小姐的,轩大哥的占有欲是越来越强了。那句‘不干净’她听到了,真是——太快人心!好饿,去看看蒹葭要不要帮忙。

    秋风瑟瑟,扶柳两眼一翻,晕了。

    之后扶柳见了墨玄月就像猫见了老鼠一般,除非必要她都不出马车半步。心底的怨恨无处发泄,很快就气病了。

    一到镇,她连招呼都没打就跑了,活似有恶鬼在追一般,卷起阵阵尘土。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