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三】漫漫长路  第五十七章 游猎队伍猎豹

章节字数:2750  更新时间:12-10-04 09: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宁沉雪,这里可不是笼月湖。雪梅山庄手再长也是远水救不了近火。”女子并没有动怒,酒杯摇晃数圈也不曾泼出一滴,她曲起右膝搭手,“电闪雷鸣的,大堂真不是人睡的地方,老板娘你说是吧?”

    “客官,客房真的都住满了。”老板娘为难的道,话中已带哭音。

    老板好赌,几天不见是常有的事,墨玄月他们进店的时候,老板正好拿了钱离开。听客人们议论,老板只有钱赌光的时候才回来,这一家客栈里里外外都靠老板娘一人打点。

    “你心里不痛快何必迁怒旁人。”被这样追逐季寒鸦早就烦透了,被牵扯到的人何其无辜。

    “你也知道我心里不痛快?”下巴支在膝上,眼角透出邪气,看他紧抿着唇心里一怒,他就这么不待见她!眼中映入一道娇小身影,她弯弯眼眉,“将她丢出去,我就不为难其他人。”

    纤美的手指指的是她?木莲躺着也中枪。秋雨寒冷还有冰雹,别说女子,就是身强体壮的成年男子也未必能熬上一宿,她心思真歹毒。

    “季大哥,不要大意的上吧,把他们都丢到外面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她又不是软柿子任人揉捏。

    “小丫头,你的季大哥若能将我丢出去,也不会任我纠缠怎么久了。”女子端起酒杯轻嗅,陶醉的半眯起眼,“我若是你就乖乖的出去,省得祸害人。”

    “你也知道是纠缠啊。”雷声越来越大,心都跟着一跳一跳的。

    “老板娘,一盏茶的时间够你腾出房间了吧?”女子束手一扬,酒杯深深的嵌到老板娘身旁的柱子上,香醇的酒没洒出半滴而是凝结成冰。

    “啊!”老板娘脚一软,跌坐在地上,失声尖叫。旁边的热心人将她扶起来,敢怒不敢言,都是普通百姓,何曾见过这等阵势。

    “你够了没!”季寒鸦挡在老板娘身前,“有种就杀了我。”

    “我怎么舍得杀了你。”女子撩拨了一下长发,神情妖媚,“若不是小季你逃得太快,我有没有种你就能深刻体会了。”

    握剑的手微微颤抖,青筋一跳一跳的,他的脸色很平静,棕褐色的瞳孔微缩。木莲从一闪即过的眼神中看到了愤怒以及……耻辱。

    一路相伴,他情绪内敛,眼中除了剑还是剑。一天也蹦不几句话,任宁沉雪怎样戏弄他都是不冷不热的样子,然而这一刻,她却体会到了他消沉的怒火。两种极端的情绪,她很担心。修远练功走火入魔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心境失衡对武者的伤害是极大的。

    “季大哥。”她放缓声音,如涓流细水。在修远走火入魔的那段时间,她就发现自己的声音有安抚的作用,在她有心的情况下效果更佳。“明天还要赶路,该休息了。”

    季寒鸦眼中的情绪沉淀,再无一丝情绪外露,长剑入鞘,习惯性的拉起兜帽朝楼上走去。黑豹的人的想阻止才发现自个被点了穴,心中的恐惧扩散。客栈中居然有隐匿的高手!若是对方有意只怕人头早已落地。

    “季大哥宁大哥,委屈你们和我挤一晚了。老板娘,我这里挪出两间客房,若还有人捣乱,那大家都不用住店了。”木莲看向女子,“息事宁人,如何?”

    女子对面的男子放下酒杯,似笑非笑的扫了女子一眼。她抬头看向木莲媚笑,“好啊,小姐怎么称呼?交个朋友好还今日之情。”

    “雁过不留鸣,人走茶亦凉。”木莲转身回房。

    其他人为她捏了一把冷汗,见楼下的女子并未动怒松了口气,各自回房去了。江湖事少惹为妙。

    大堂里几个好心人帮忙收拾好桌椅,弄好之后飞快离开,女子眼波一转,玩味的看向男子,“看上她了?”

    “与你何干。”男子嘴角上翘,不笑也笑,天生一张笑脸,蒙骗不知情的人。“追男人可以,别把我的人马赔进去就成。”

    “这句话同样给你。”女子媚眼如丝,好似一只醉猫。

    老板娘下楼,战战兢兢的朝他们走去,“客官,房间已经整理好了。”

    “呼!”女子伸了懒腰,“终于可以睡觉了。青狐,要和我一起睡吗?”

    “滚。”旁边的女子淡淡的说了个字。

    “哟,大小姐吃醋了。”她起身,走动间修长的腿在开叉的外袍下若隐若现,衣袍之下,她竟然什么也没穿,露出大半桃红牡丹肚兜和莹白大腿,老白娘只看了一眼,慌忙的低头带路。

    “你若不去睡我就去啰。或者,青狐你想和我一起~嗯~”男子眉梢微扬,三月桃花似的风情令青狐红了脸,情人般的呢喃她嗖的一下起身,娇嗔的跺跺脚上楼了。

    蒹葭很快就在地板上铺好棉被,以屏风为界将房间一分为二,只是谁都没有睡觉,看书的看书,擦剑的擦剑,打坐的打坐,蒹葭看到这默默下楼准备宵夜。

    木莲因为雷声睡不着,看书也看不下去抱着被子发呆。好在宵夜过后雷声也困了,众人总算得一场好眠。

    阳光洒落树间,树叶还在滴水,水滴折射出钻石般的璀璨光芒。木莲看呆了,伸手碰触,浸润手指。

    “真美,没想到客栈后面的这片树林会这么吸引人。”

    美的是你。炫彩的光芒下的她好像长了一对五彩羽翼,稍不留神就会飞走。墨玄月很不喜欢这中感觉,上前拉住她,手中有真实的触犯他才安心。“冷吗?”

    “大氅很暖和。”和他的那件一个款式,只是小了大半。火红的绒毛的衬托下,她不见血色的脸也染上一层红晕,健康美丽。

    “木木,轩兄,昨夜的暴雨山上的石头滚落将路堵了,没个三五天是走不了。要不要绕道?”宁沉雪锦袍下摆沾了不少泥土,鞋子半湿,显然是去现场看过了。“只是从这里绕道必过凤城,你们怎么看?”

    “我有不能去凤城的理由。”南宫家就在凤辰,木莲摇摇头。感觉到有人在看她,看过去是昨夜坐在那个妖媚女子对面的男子。“他们要离开吗?”

    宁沉雪看过去,男子朝他们招手微笑。“他们和季老弟接了同一个榜单。从以往的经验看,是要一路尾随。”

    “真是闲的蛋疼。”木莲嘀咕了句。从昨晚的话中她拼凑出了一点,那个女子看上季寒鸦了,可惜季寒鸦无意,就死缠烂打搞破坏。她酸不溜丢的哼了一句,“爱恨两茫茫,问君何时恋。”

    “……木木,好孩子不要说这些话。”宁沉雪噎了。还有那句怪里怪气的歌,还真是季寒鸦的写照。

    “……自个想歪了还怨人。”木莲面无表情,“我早过了孩童时期,孩子一词不适合。好就更不恰当了,我充其量只不过不是个恶人而已,和好字搭不上边。”

    这世界上再好的人也做过坏事,再坏的人也有他柔软的角落。好坏本就是因人而异,宁沉雪还是第一次听到说自己不是好人的人,坦诚的可爱。还有之前的那句一开始确实是想歪了,但再想想猎豹的行为,又觉得贴切极了,不正是吃饱了撑着闲的……嗯,蛋疼。

    “是是是,宁大哥给你赔罪了。”他鞠躬。木木故作半脸的样子还真有趣。

    木莲这边是最后一场秋雨,岚苍城则是飘过第一场雪。

    岚苍城今年的冬天来的格外早,初雪在地上积了厚厚一层,树木屋橼远山,白茫茫一片。琅琊阁寂静如雪落,桃夭背上包裹,墨玄旭站在轩窗前,一曲箫声瑟瑟鸣。

    “你真要走?”箫声停,墨玄旭有些无奈的看着她。

    桃夭直接用行动告诉他,他摸摸鼻子,将萧往腰间一插跟着离去。

    轩木莲的离开,仿佛带走了琅琊阁的生气,冬行冬云寻人去了,绿竹失踪堇兰回轩府,唯有桃夭守在琅琊阁,当真是人走楼空。

    “桃夭留步。”容竹神情疲惫,压力太大事情太多,他有两天没沾枕了。

    “门外已备有马,算是容某的一点心意,莫要推辞。”他靠近她压低了声音,“城南十里长亭。”

    桃夭淡淡的点了下头,看到来人,杀意转瞬即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