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网王世界之王子退散

热门小说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射箭

章节字数:3096  更新时间:12-08-19 23:0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和煦的阳光透过半开的格子门照进简单而雅致的房间中,酣睡中的小人儿也被照耀到,光芒的刺眼让小孩不满的翻过身体,继续睡觉。

    不知过了多久,“嘀嘀嘀”的闹钟声在房间中响起。这一回,小孩并没有动,反倒是他身边的一个大型物体动了,只见它伸出爪子往闹钟啪嗒一下,声音没了。随后,它起身一边用自己的头磨-蹭小孩的胸口,一边还呜呜呜的叫着,像是在叫小孩起床一样。

    小孩最终不堪打扰,被迫的睁开了眼睛,沙哑着声音说:“蚩尤。”

    “呜呜。”蚩尤停止了磨-蹭,坐到一边等待小孩的清醒。

    小孩表情呆滞,睁着惺忪的黑眸,无焦点的直望前方许久,才慢慢地恢复清明,坐了起来。

    “哈啊……真困。”小孩嘀咕着,揉了揉眼睛,表情憨态可掬。

    “呜呜。”起身用头撞了撞小孩的背,催促他快点起床。

    “好啦好啦,我起来就是啦。”小孩无奈的从被窝里爬起来。

    他先是打开阳台的格子门,让阳光彻底的照进房内,深呼吸了几口清新的空气,醒醒脑。然后才转身越过房中的屏风进了浴室洗漱。

    今天做什么好呢?大空翼边洗着脸边想。

    如今这伊藤家除了管家和仆人以外就只剩下大空翼一个人而已。

    雷杰和杜蕾莎并没在日本都逗留很久,就像他们说的一样,只是来给大空翼送蚩尤,隔天便离开了日本。

    他们离开之后,没过几天,大空狄也回东京了。因为很忙,所以除了特意跑来找大空翼联络感情和逛街外,其余时候都只有电话而见不到人影。

    伊藤亮介也很忙,经常很晚才回家。等到晚上他回家了,小孩却早就睡了,早上他要上班了,小孩却还没起床。于是两人虽然都在同一屋檐下,却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了。

    因此大空翼每天的日子都显得格外的闲然自得。他大部分时间都是呆在自己的房间里。他的房间经过内田一系列的更换后,已经看不出当初偏向欧式的风格,现在是地地道道的日本风味。风铃、矮桌、雕花木柜、精美的大屏风、榻榻米等等,都让小孩爱不释手,直嚷着要伊藤亮介给内田加薪水。

    可是就算再怎么喜欢房间里摆设,就算有蚩尤陪着。对于宅了差不多一个月的小孩来说,感到有点沉闷。于是,他决定今天要外出玩一玩。

    早餐时候,小孩将决定告知内田,内田听后也感到很开心。原本因为小孩一直闷在家里而担忧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一放了。

    “小少爷有什么地方想要去的吗?我让司机载您去。”

    小孩偏头想了一下,“内田,伊藤家名下是不是有弓道场呀?”他记得伊藤家好像是弓道世家来的。

    “是的。伊藤家名下有27间弓道场,小少爷想去?”

    “嗯,对弓道有点兴趣。”

    “那小少爷有想要去哪一家吗?”

    “这倒没有,我都不熟,内田有什么好介绍吗?”

    “是,如果小少爷没有想去的,就让内田帮您安排,可好?”

    “嗯,拜托你了。”

    “这是应该的,那请小少爷先吃早餐,我现在就去为您安排一下。”

    “嗯。”

    等到小孩吃完早餐后,内田便领着小孩坐车来到一处被山环绕的弓道场。

    “离……障……”小孩读着一边木牌上的字,“真是奇怪的名字。”

    内田笑着轻声为小孩解释道:“在射箭的时候有七障,喜、怒、忧、思、悲、恐、惊,这七情过度了,便成了七障。离障的意思就是希望来这里的人都在射箭的时候远离这七障。”

    小孩了解的点点头。“看来还挺有意思的嘛,这是谁起的名字呀?”

    “是这里的馆主,他是老爷的得意门生之一,叫……”

    “宫本泰。”低沉的声音接下了内田的话。

    小孩闻声望过去,不知几时,大门口处站着两个人。其中是一个身穿灰色和服的魁梧男子,周身的气势犹如古时的将军一般,凌厉威武,炯炯有神的目光让人不敢对视。而在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年轻的男子,身穿弓道衣,显得十分稳重。

    “小少爷,那位身穿和服的人便是宫本泰了。”内田弯身对小孩低声说道,然后直身对着宫本泰微躬身,叫道:“宫本君。”

    宫本泰极具深味的看了小孩一眼后,才看向内田,回了个躬身,“内田君。”接着又看向小孩,见小孩毫不畏惧的与他对视,嘴角不由的微微勾起。

    “初次见面,你好,大空君。”

    大空翼并没有躬身,只是微微颔首,淡定的回道:“啊。请多多指教,宫本叔叔。”

    他的回应,让宫本泰更加兴味十足。这小子够傲。

    “这位是我的学生,齐藤刚。”一旁齐藤刚躬身。

    小孩还是只是微微颔首,没有躬身。“啊,也请多多指教。”

    “那我们进去吧。”宫本泰有点迫不及待想要看看小孩的能力如何了。他可是一早便听闻小孩单挑了大空家的剑道场的事迹,所以在听到小孩要来的时候,他便很期待他的表现,就目前来看,小孩比他想象中的要好很多。

    “嗯。”小孩无异议的答道。

    宫本泰将小孩带特意为他空出来的练习道场中。

    “大空君之前有学过弓道吗?”宫本泰问道。

    “没有。”小孩摇头,可随后又说了一句,“不过我的针射得很准。”

    针?宫本泰不解,望了内田一眼,内田摇摇头,表示他也不知道,于是宫本泰选择略过。“那我让齐藤先给你做个示范,我会在一边跟你解说的。”

    小孩点点头。

    宫本泰给齐藤刚一个眼神,齐藤刚会意,准备妥当后,拿着弓箭站到持弓待射时所站立的位置上。

    “弓道是一种古老的武道,是一种将精神修炼视为灵魂的运动。既是练箭也是练心。”

    小孩认真的听着。

    “弓道有射法八节,第一,踏足。”

    齐藤刚面向标靶,左手持弓、右手持箭,双手维持在腰间水平,两脚踏开。

    “第二,构身”

    齐藤刚将弓的下弧末端放到左膝上,弓需要面向正前方。右手则大概放在右腰的位置。

    “以上就是执弓的最基本姿势,大空君可看懂了?”宫本泰故意不说具体,只是让小孩自己看动作。

    “嗯。”小孩回了一个单音,表情依旧认真。

    宫本泰也不去理会他是否真的懂,便继续说下去。一旁的内田虽然对于他的做法皱起眉头,却没有开口说什么。

    “第三,上箭。第四,举起。第五,拉开。”

    齐藤刚以戴着护手套的右手拿着弦线和箭枝,左手执紧弓,目光看向前方的标靶,然后在自己身体的正前方搭箭上弦之后,两手又分别把搭好位置的弓与箭高举过头,最后一手托弓一手拉弦,慢慢的左右张开双手,并把弓箭拉到自己的视线水平。

    一系列动作优雅而连贯,看得出他的功底十分扎实。

    “第六,集中。第七,分离。”

    齐藤刚右颊轻碰箭枝,双唇紧拢,全身仿佛静止般站在那里,眼睛有神的盯着标靶,突然,右手松开,箭立即飞出。箭在空中与空气摩擦发出“咻”的声音,随后“啪”的一声,箭,正中红心。

    宫本泰虽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从他的眼神便可以看出他很满意齐藤刚的表现。于此同时他也不忘观察小孩,可是小孩还是一副认真的摸样,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最后,残心。”

    齐藤刚保持着把箭放出后的姿势,像是在体会刚才的那一箭似的。片刻之后才慢慢的放下双手,恢复最初的姿势。

    “大空君,懂了吗?”宫本泰又再一次问。

    大空翼沉默了几秒后,看向他,淡然的问:“我能试试吗?”

    宫本泰仿佛就在等着他这一句话似的,立即让齐藤刚把弓箭拿给小孩。

    “小少爷,您这样太危险了,要不先……”一旁的内田却担心的出声想要阻止,却被大空翼挥手打断了。

    大空翼从容的笑着说:“没事的。”他接过齐藤刚的递过来的弓箭,站到齐藤刚原先站的位置。

    当他的目光看向远处的标靶时,宫本泰发现他的眼神变了,原本漫不经心的目光瞬间变得锐利而凌厉,完全想象不出这样的眼神是来自一个十岁的小孩。

    而更加让他想不到的是,小孩的动作是那么的优雅流畅。提弓、上箭、拉弓、射箭,一气呵成,犹如小孩已经练习过无数次一样,丝毫不比齐藤刚差。唯一可惜的是射出的箭并没有射中红心,而是偏向右边。

    小孩敛眉不语。内田以为他是在伤心,连忙走过去安慰道:“对于初学者来说,小少爷已经很厉害了。”

    “是啊,只要练习多几次,大空君一定会射中的。”齐藤刚也走到他身边出声安慰,看着小孩的目光中有着惊讶也有着赞叹。

    “啊。”小孩浅笑颔首。

    站在小孩身边的宫本若有所思的看着远处的箭靶,又转过头饶富兴味的看向小孩。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刚才那一箭……似乎是故意射偏的。

    大空翼,你果然如传言所说的一样……有趣。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