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篇 心若灵山  17.什么叫做走了?

章节字数:1254  更新时间:12-07-26 11: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17.什么叫做走了?

    第二天,我被洞口传来的喧闹声吵醒。

    “阿离阿离,”来此不同种类的中高低音同时唤,“快出来快出来!”

    我揉着惺忪睡眼在床头怔忪一阵,而后卷起袖子气呼呼冲出门去。

    老娘这辈子最恨两种人,一种是到点不让我睡觉的,另一种就是还没睡醒就吵醒我的!

    围在我洞口的禽鸟百兽群大概被我的气场所迫,纷纷向后跳出(飞出)一丈。

    我举起拳头大吼一声:“吵什么吵!”

    蓝尾巴是众鸟兽中胆子最大的,于是乎被众鸟兽轰出来回答我的喝问。

    “那个……”蓝尾巴向上瞧了我一眼,又向后退了一步,才蚊子哼哼道,“山北的灵木……枯死了。昨儿晚上你带回来的那个鬼帝太子去了一趟,今早上灵木就枯死了。我们觉得事儿还挺大的,所以赶来,嗯,赶来通知你一声。”

    我一呆。

    墨御一夜之间吸走了灵木所有的精气?

    昨天回去时,他的样子很正常,我还在纳罕莫不是看走了眼,原来他好得很。但既然不用捅剪子,我还是很高兴,毕竟很疼的说。后来,我就去睡了,难道,是夜里他的毒发作了?

    我惊出一头冷汗,转身就向洞里奔。

    “阿离,你是去找那个太子吧?”蓝尾巴在身后小心翼翼道,“他应该不在你洞里了,我刚才看见他走了。”

    “走了?”我猛地顿住脚,一点点回转身,“什么叫做‘走了’?”

    “就是……”蓝尾巴搔搔头上的毛,摊摊翅膀,“就是‘离开了’,‘不在这里了’,‘不在九婴山’了。”

    我又是一呆。

    “这怎么可能!”

    我大吼一声。平地一阵大风刮去,蓝尾巴与众鸟兽群起四散,边散边听见有动物交头接耳。

    “阿离最近情绪波动太大,咱们有事没事还是别找她了,免得糟了池鱼之殃。”(啧啧,小家伙们最近学业有进步,连池鱼之殃这么难记的成语都会用了。)

    我晓得在这九婴山里的鸟兽都是三界难找的珍禽,品行纯良,决不会说谎。

    墨御,是真的走了。

    但是,这怎么可能?莫说他还未取得丹霞朝露解毒,就是他真的要走,要离开九婴山也绝不是件容易的事。

    九婴山的四周俱是峭壁,与三界大陆之间有宽达数十丈的天堑相隔。我平常出入都是靠榕婆婆帮忙,而他又怎么能够凭一己之力出去?

    我赶到山口,打了个呼哨唤来榕婆婆的须根梯。榕婆婆没等我开口就笑道:“来找人吗?他已经走了。”

    我简直要哭了:“婆婆,是你放他走的吗?”

    “不是。”榕婆婆饱经风霜的老眼慈祥的望着我,“这世上有各种神力、法力、魔力、灵力,不是一定要靠婆婆的手才能渡过彼岸。”

    好吧。

    我认命的点点头,穿过婆婆茂密的枝干望向远处。

    出了九婴山,四周的瘴气十分浓重,若无强大的灵力护体,要穿越迷瘴来到这岸边并不容易。

    不过,墨御自然不是普通人。即便他并未痊愈,来去也一样自在如风。

    可是,他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一声招呼不打就走?为什么不等十六日到取了解药再走?

    一连串的疑问在脑袋里纠结成网,越想绷得越紧。我想了数日还是没想通,于是捏了一个拳头在太阳穴上一敲。

    好,所有的结巴全部敲散,连同那网线一起敲断。

    嗯,空茫茫一片大脑好干净。

    此后数月,正如大块头所言,随着墨御的离开,九婴山的一切都恢复了原先的模样,安宁、祥和、快乐而平静。

    唯一改变的是那株巨大的灵木。它枯死的枝干纵横盘结,那是墨御曾来过这里的唯一证据。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