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凤落平阳  第四十八章 凤凰双舞(3)姐姐

章节字数:3075  更新时间:12-09-06 20: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慕容冲头昏脑胀的坐在书房,书本拿起了又放下,今日是怎么了?头昏欲裂,正沉沉间,一阵轻微的叩门声。

    “公子,门外挤了一堆人求见,好像是平阳府十四个县的县老爷,说是年前给大人备些年货。”杨穆瑶道。

    慕容冲疲惫的靠在椅子上,眼皮也不抬,昏昏然道:“不见。”

    杨穆瑶转身要走,却听慕容冲又说道:“叫他们过年前不用来了。”

    杨穆瑶答应了一声,便转身出门,顺手把门给带上了。

    。。。。。。。。。。。。。。。。。。。。。。。

    慕容冲恍恍惚惚间,只觉得头痛得仿佛要炸开一般,一时像是回到了紫宸宫的西暖阁,拼尽气力挣扎,却又不得不屈服,抬眼望去,却见母亲直条条的挂在西暖阁的梁上,身子随风摆动,凸着血红的眼眶狰狞可怖看着全身赤裸的自己,充满了厌恶、嘲讽。慕容冲惊的胸腔发胀,西暖阁却忽然缩小了起来,竟是辆马车的模样,这不是符坚的七宝华盖车么?慕容冲看见自己赤条条的跪着,符坚抓着自己的头发,恨恨的咆哮着,锋利的指甲刮进自己的皮肉,刺痛、刺痛,就像掖庭狱的行刑官,面目狰狞的拿着盛满烈酒的容器,一勺接着一勺淋浇在伤痕累累的身子上,痛,真他妈的痛。

    慕容冲直想叫喊出来,仿佛呼叫可以减轻疼痛似地,他看到无数双自己的眼睛看着他悬浮的魂灵,叫嚣着:“为什么我还活着,为什么要这样活着,不如死了吧。”

    “不要,我不要这样死去,如果我这样死了,历史上只会有个绝世娈童慕容冲,我决不允许我的名字生生世世刻在耻辱柱上,我要活,我要活着,让那些刻我名字的人生不如死,我慕容冲所承受的一切,我要千万倍的回报给他们,我不要死,不要死。”

    慕容冲只觉得身处炼狱,浑身被火烧的痛楚不堪,不一会儿却仿佛有双冰凉的小手温柔的抚摸着他的额头,像极了母亲,却又有些像姐姐,慕容冲心里一惊,吓出一身冷汗,姐姐到底到哪里去了,还活着吗?

    “你安心睡着吧,我总是陪着你的。”

    是姐姐的声音,温暖和煦,像是浓雾中的阳光,照彻黑暗的底狱,慕容冲安静了,放心的沉沉大睡。

    这一觉却不知睡了多久,仿佛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沉沉的睡过了,醒来的时候房子漆黑一片,可以知道自己躺在床上,什么时候上的床却记不得了,慕容冲只觉得十分的口渴难耐,便想起身去喝水,浑身却酸软无力,正想抬手,手上却攥着一只温暖的小手,那枕在他手上的人大约被他弄醒了,却还是带着十分的睡意道:“你睡吧,姐姐在这里陪你的。”

    却是杨穆瑶的声音。

    慕容冲一阵惊愕,怒道:“你是哪门子的姐姐。”

    杨穆瑶这才清醒过来,竟没听出慕容冲的怒意,只兴奋的大声道:“公子,是你醒了吗?”

    “我要再不醒,你这口水都要把我衣袖都浸湿了。”慕容冲揶揄道。

    杨穆瑶脸一红,幸亏夜黑慕容冲也看不出什么。

    “怎么不点灯?”慕容冲问道。

    “你不记得啦?原是点了盏灯的,你哭着喊着非不让点,还好意思问。”杨穆瑶显然有些报复性。

    慕容冲脸一红,当然杨穆瑶也是看不见的,栖凤宫的灯是从不灭的,符坚说他喜欢看得更清楚,自那以后他便不大睡的安稳,大约是这样,他睡梦中看见灯光便觉着又回到了老地方。因此总是心有余悸的恐慌着。

    “我怎么了?”慕容冲又问道。

    “还能怎么了,不就是太过劳累,加上心情有点抑郁,生个小病,发个小高烧而已。”杨穆瑶满不在乎的答道。

    慕容冲不觉笑了下,便道:“那你去把灯点着,这就去睡吧。”

    “那你也得放手才行啊。”杨穆瑶声音极低,似乎还害羞的低了头。

    慕容冲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紧抓着杨穆瑶,脸立刻绯红,赶紧放了手。

    杨穆瑶却不依不饶:“这么大的人了,生个病,嘴里姐姐喊个不停,真不害羞。”说着便去摸索火折子,一忽儿,一束温暖的火苗便窜了起来。

    “我的手套呢?”慕容冲坐起身,这才看清自己仅穿了中衣,关键是他手上的手套却不见了。

    慕容冲不说还好,一说杨穆瑶便腾的火起道:“你明明自己知道不舒服,为什么不上床躺着,还非要装模作样的坐在书房里,叫了半天吃饭你都没应,一摸额头烫的吓人,我与丁香好不容易把你拖到房间的,地上雪水湿,就把你衣服手套弄湿了。”

    “你们把我拖回来的?”慕容冲惊讶的道。

    “那你还想怎么样,真看不出你这么瘦,竟死沉死沉的,我现在算是知道活人和死人的区别了,我们本来一个抬头一个抬脚的,实在太沉了,只好一人一个胳膊把你拖回来啦,你的衣服都湿啦。”杨穆瑶懊恼的道。

    慕容冲听她自顾自己呱呱唧唧一大堆,听着心烦,便不怀好意道:“那是你给我换的衣服?”

    杨穆瑶一愣,随即脸红的跟蜡烛一般,手扯着衣襟,嘴上却不肯认输,“当然不是我啦,是丁香做的,我不是还要给你请大夫的啊。”

    慕容冲见他局促的模样,眼睛红肿,显然也是很累的,心下也有所不忍,便笑道:“那大夫怎么说?”

    杨穆瑶听了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慕容冲奇道:“你笑什么。”

    杨穆瑶脸憋得通红,好一会儿才笑道:“我去请大夫,大夫见着我,就说‘你先回家去,把麦子和磨备好,我这就来了’。我奇怪的很,细细打听才知道原来这个大夫昨日把一个病人治死了,那主人家叫他磨了十袋麦子,所以我今日一去请他,他便说出这样的话来。”

    慕容冲听了眉头一皱:“你们就给我请了这样的大夫。”

    杨穆瑶奇道:“那还要怎样?城里的大夫听说是要给太守治病,都躲了,可以想见,公子的人缘……”

    慕容冲听了,发了会儿呆,慢慢道:“你辛苦了,便回去睡吧。”

    那杨穆瑶却站着不动,面上却有几分悲戚的样子。

    “你既然不想睡,就给我拿杯水来,我渴得不行。”慕容冲淡淡的道。

    杨穆瑶这次动作却快,从桌上端了个托盘就过来了,慕容冲看着有壶白开水并一只砂锅,慕容冲接过倒了一杯吃了,却是温温的。揭开砂锅盖一看,是一锅清粥,不看还好,一看便觉得饥肠辘辘,慕容冲拿起勺子,吃了几口,有些偏咸,大概放了些盐,正放下,却见杨穆瑶怔怔的看着自己,便笑道:“你要想吃,还有半锅呢。”

    杨穆瑶脸一红,却并没有将目光移开,“是那次受得伤么?”这回语调却是极温柔的。

    慕容冲见他盯着自己的双手,便知她所指,却也没什么反应。

    “我可以看一下吗?”杨穆瑶低头问道。

    慕容冲不解的看着她,没想到竟会提这样的要求,却见她脸上悲戚不自胜,知道是想起了自己的姐姐,便安慰道:“一切都过去了,不管怎样,我们都还活着。”

    杨穆瑶却抬起了头,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慕容冲,微微笑了笑,这笑中却也带着几分凄凉:“姐姐虽然死了,但她死在杨定哥哥的怀中,姐姐走的很开心,你虽然活着,可我见你,却活得十分的辛苦。”

    慕容冲一愣,心里百般挣扎,却并不表现出来,反而笑道:“我们认识不过一天的时间,不要弄得倒像对我有意思一般。”

    杨穆瑶闻言,又气又羞,猛的站起身,端了盘子便出了房门。

    慕容冲缓缓的靠在枕头上,有些事情他一直在努力的忘记,为什么老是有人来提醒自己,难道自己这一生都走不出来了吗?

    毕竟是病后虚弱,没一会儿便又沉沉睡去,却又隐隐似乎见着了姐姐,正抬着微红的双眼,幽怨的看着他,那脸还是那么精致,却又有几分穆美人的影子,抱着琵琶,似在幽幽的哭泣,一忽儿又变成了杨穆瑶,悲悲戚戚幽怨的看着他。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