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圣魔九歌  第一百四十七章 蛊青衣

章节字数:2178  更新时间:12-12-17 11: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一百四十七章蛊青衣

    圣魔之极。

    “你回来了。”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迎接了九歌行。

    “好久不见。”九歌行的声音没了以往的轻佻。

    九歌行轻轻一笑,缓缓向那刻孤独的矗立在圣魔之极上却常年盛开着嫣红色花朵的树走去。

    只见那棵参天大树下有一张石桌和两把石椅,一个人坐在那石椅之上,身体依靠着石桌,石桌上摆着不同玉制的酒壶,他的身边是一个做工精美的轮椅,他一只手中端着一杯酒,自斟自饮,一只手靠在轮椅上,看着缓缓向自己走来的九歌行,用着沙哑的说了一句:“是啊,真的是好久不见。”

    那人一袭青色裘衣,虽然是倚靠着石桌,但也显得身形挺拔仿若玉山修竹,三千银丝直垂及腰被暖风一吹,根根就像有灵性一样飞舞,贴着他的白嫩的脸,他的双眉修长,如一潭清幽湖水的眼眸总是蕴含着深邃如同一波寒潭,但眼角的微微上挑却多了一丝邪魅的气息。薄如刀削的唇上不用涂抹些什么就已经嫣红如桃,这般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女子愿为他疯狂,为他着迷。

    他缓缓举起杯子对着九歌行微微前倾,没等九歌行说话,他就问到:“这次,你要留下来多久?”

    “够陪你醉上一回。”九歌行走到那人的身边,悠哉的坐在另一个石椅上,举起桌子上放着的玉制杯子慢慢的品味着美酒的味道,“青衣,你的酒还是如此的美味,让人难以停杯。”

    那人正是沐高宫口中的蛊先生。

    “看样子又是要很快离去吧。”看着九歌行喝酒的样子,蛊青衣缓缓地把自己的杯子放了下来:“为何你总是不能多留下来陪我一下呢?”

    九歌行没有回答那人的话,而是继续喝着酒,半晌才说了一句:“你应该懂得。”

    “其实我并不想懂得。”蛊青衣沙哑的声音里带着满是无奈的感情:“行,你真的非要争那些吗?这样的你不累吗?”

    “我是个怪人,我是个喜怒无常的人,我是个阴谋家,我是个变态,我是个魔鬼,我甚至没有心。”九歌行缓缓地说到:“我所做的都是我想要做的,也是支持我活着的理由,如果连支持着我活下去的理由都没有了,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你认识了我这么久你应该知道从一开始我作出决定就一定注定这是一条不归之路,和神做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蛊青衣目光落在酒杯里微微荡漾着的酒水上:“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能够真的懂你,我知道的只有我永远不可能懂得你。所以我不奢求能知道你真正算计的是什么,但是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不希望你受到伤害。”

    九歌行半挽着自己的头发,左手撑着自己的下巴:“你何尝不是我唯一一个朋友呢~”

    “所以我不愿意你……”

    “无需多言。”九歌行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你应该知道,纵然你说了在下也不会听进去的。纵然听了进去也不过是左耳进了,右耳出罢了。”

    “即使知道,青衣也有想要执着的时候。”

    九歌行沉默不语。

    “还记得蛊青衣为何叫青衣吗?”蛊青衣似如感叹似得说了一句。

    “记得。”九歌行似乎看到了很久以前的他们,如同喃喃自语一般:“青衣,戏子而已,永远都只是演绎着别人的戏,表演着快乐和心碎。台下,当戏已落幕,人群和鲜花都不复存在,耳边仍萦绕着观众经久不息的掌声,只是洗去精心涂抹的油彩,原来只有戏子一人独自背负着寂寞。戏终要散场,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然而当曲终人散,留下的惟有遥远而漫长的离情别绪独自品尝……戏子戏子,不过是为这繁华世道,唱一曲兴衰成亡,演一出悲欢离合。”

    九歌行似乎想起了他们当年的相遇……

    “你叫什么?”小个穿着红黑色相间的少年左手托着自己的脸,邪笑着看着那个坐在树上那个一身青衣脸上只有冷漠这一种表情的小少年,舔了舔嘴唇说到。

    坐在树上的青衣少年看了穿着红黑色相间的衣服的少年一眼,没有丝毫感情的说到:“青衣。”

    “青衣?”穿着红黑色相间的衣服的少年摸了摸下巴,缓缓说道:“这名字倒是和你这一身单调的青色很像啊~对了,我叫九歌行~”

    蛊青衣又瞥了九歌行一眼,眼中仍是没有半分多余的情绪:“你是新一任的东皇太一?”

    九歌行饶有兴致的盯着蛊青衣说到:“你似乎很看不起东皇太一这个身份?”

    “难道你很看重东皇太一这个身份?”蛊青衣冷淡的反问了一句。

    “从未。”九歌行开心的笑着:“你真是个怪人,那些知道我东皇太一身份的人不是卑躬屈膝就是敬而远之,你这样的反应在下从未见过。”

    蛊青衣回了一句:“彼此。”

    九歌行轻轻一跳,飞到了蛊青衣的身边,坐下:“可以做朋友?”

    “暂时不算敌人。不过……从未有人敢坐在我的身边。”

    九歌行“哦”了一声,唇角带笑,说到:“求教。”

    “因为我姓蛊。”

    九歌行愣了一愣,然后大笑了出来,震得树枝都乱颤着,半晌,才缓缓说出一句:“因为我姓九歌。”

    蛊青衣看了九歌行一眼,那冷漠的表情也随着化解。

    两个人的笑声在九歌祭坛上荡漾着。

    这是蛊青衣和九歌行的第一次相遇,也是这次相遇让他们的人生再也没能离开彼此。

    “你在想什么。”蛊青衣看着陷入回忆的九歌行问了一句。

    九歌行摇了摇头:“没什么,只是想到一些好笑的事情。你继续……”

    “其实你应该叫九歌青衣。”蛊青衣微微把头扬起,“在人前,戏子笑得比谁都开心,仿佛无忧无虑,而在人后,戏子才显露出原本憔悴的面容,在笑脸的背后,隐藏了多少辛酸、痛苦,岂是一个无奈所能涵盖的呢?”

    “如果你是女子,在下倒是可以考虑和你生个孩子就叫九歌青衣。”九歌行调戏似得对蛊青衣说。

    蛊青衣的目光却像是飘向了别的地方。

    “若我是女子,一定不会嫁给你。”

    “真是令人伤心的答案。”

    “你。”蛊青衣斜着眸子看着九歌行,然后伸出那常年和蛊毒打着交道的手指指着九歌行:“太过薄情。”

    “不~”九歌行邪邪一笑:“我根本就没有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