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5.你能否听懂我的心

章节字数:2864  更新时间:12-09-18 08: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没有了迷茫,蓝色宝马一下子加速,冲破雨幕,在地面上溅起不小的水花。

    凌苏维持着低头的姿势,五指紧紧握着那白色的衬衫。

    安静的车中只剩下啪哒啪哒的雨声,白赫尘的视线悄无声息的滑落,凝固在凌苏粘着头发的侧脸上。

    “loris小姐,我让你洗干净还给我的衬衫呢?”

    凌苏猛地抬起头,死死盯着白赫尘目视着前方,明明面无表情的侧脸,凌苏却能读到一种嘲弄的笑意,凌苏越发用力的抓着手里的衬衣。

    …他是在故意试探她吗。

    几秒之后,沉下心来,凌苏轻薄的收回眸子,口气不咸不淡,”扔掉了。”

    白赫尘神色一颤,猛地看去时,凌苏却已经退下高跟鞋,以一种极其勾引的姿势弓着身体,正准备从两人座位之间的过道上爬去后座,凌苏身上的黄裙子完全贴在了凌苏身上,勾勒出凌苏玲珑有致的身材,白赫尘几乎是有些慌忙的收回视线,埋在阴影里的脸上似乎有些微红。

    凌苏不紧不慢爬到后座,白赫尘听到衣服布料摩擦身体若隐若现的声音,

    雨声狂暴的拍打在车窗上,白赫尘看着窗外灰蒙蒙的雨雾,极力让自己转移注意力,却依旧护士不掉后座那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凌苏已经从上往下扣着衬衫纽扣。

    …对女人没有兴趣的白赫尘。

    终于,白赫尘沉沉清了清嗓子,“loris小姐不会洗衣服?”

    凌苏缓缓抬起眼,带着一种尖锐和抗拒,手上不紧不慢把位于小腹位置的衬衫扣子扣上,语气不冷不热,“我会,但没有兴趣为其他人洗衣服。”

    白赫尘竟是勾唇一笑,如果现在坐在后座的人,不是小时候就认识他的凌苏,而是唐嫣或者沈夏,怕是要惊得睁大了眼睛。

    白石集团只会发号施令,不苟言笑的冰山总裁,居然笑了?

    “你笑什么。”凌苏口气中不悦很明显。

    白赫尘今日却是似乎心情分外的好一般,明明是这样恶劣风雨交加的天气。

    “loris小姐,你知道我为什么对你和对别人不一样吗?“撇开凌苏的问题,白赫尘竟是这样直白的问道。

    凌苏冷冷垂下眼,继续扣上最后一颗纽扣,反唇讥笑,“是吗。“。。凌苏可不觉得有哪里不一样。

    “看来loris小姐并不了解我。”

    “我也不需要。”凌苏把湿了的裙子团起来塞进咖啡色塑料袋里,“请把纸巾给我。”

    于是白赫尘随手把纸巾扔过去,抬起眼透过反视镜看了凌苏一眼,衬衫刚刚好遮住凌苏的臀部,露出漂亮修长的大腿。

    似乎知道白赫尘在看他,凌苏当下抬起头望进反视镜,狠狠瞪着白赫尘,“我记得白总有未婚妻了。”

    凌苏话里的言外之意,白赫尘怎么会听不出来。

    事实上,这让白赫尘觉得高兴。

    白赫尘并不慌忙的别开眸子,反倒是从容不迫的和凌苏对视着,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里,如今却漂浮着浅薄的笑意,“我只是想看看loris小姐穿的合不合身。”

    凌苏重重咬了咬牙,就算是小时候那个书呆子,还要比现在这个厚颜无耻的男人可爱点!

    凌苏的表情尽收眼底,白赫尘这才收回视线,“loris小姐,你知道吗,不是每一个我在路边碰到的女人,我都会停下车来让她进来,给她衣服换,送她回家;不是看到有人跳海,我就会去救;不是每一个员工要从楼梯上摔下来,我都会冲过去。。”

    白赫尘这番故意而为之的自夸言论,让人有一种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感觉。“我没有那么热心,事实上,你是唯一一个。”

    凌苏垂着眼转了转眸子,擦着头发上水的动作因为思索而有些放慢,…他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这些,不管是小时候那个书呆子,还是现在精明冷静的商人,这些直率的话,似乎都不符合他的一贯作风。

    半响,凌苏口气淡淡说了声,“谢谢。”

    好一个聪明狡猾的女人,既然你挑明了说你对我比其他人都要好,那我就也大大方方跟你道个谢,咱们扯平。

    白赫尘在心里暗暗笑了笑。

    “loris小姐不用忙着道谢,你一定有所耳闻,外人都说我是个精明冷酷的商人,这话一点也没有错,我为你做了这么多,那是因为我对你有所企图。”白赫尘语气平静,说得云淡风轻,就好像再说着再普通不过的话,凌苏却是猛地睁大了眼,心里一沉,“什么意思。”凌苏尽量克制自己波动的情绪,平静的问。

    白赫尘缓缓划过眸子,透过反视镜,落在凌苏戒备的脸上,一种浓到化不开的深情,从眼底缓缓流淌而过。

    “你知道吗,loris小姐,你和我的一位故人长得很像。”

    凌苏竟是僵住,那种情绪,究竟是什么,他现在,又在说些什么。

    今天的白赫尘,太过于反常,让人捉摸不透。

    凌苏没有回答,白赫尘也并不期望着她回答,白赫尘只要她坐在那里,安静的听着,听着…她是否能够听懂…。他的心。

    “我们很小就认识了,我五岁的时候,她被母亲抱在手里来参加我爷爷的寿礼。”前面的交通灯红灯亮起,白赫尘放慢车速停下,略作停顿,再次深深望着凌苏的脸,“凌小姐你见过才一岁大的孩子吗?很小,就这么大。”白赫尘甚至用双手向凌苏比划着,“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才出生一年的孩子,她母亲让我抱抱她,我却觉得害怕,万一不小心摔在了地上,要怎么办。”

    白赫尘说这些时,脸上勾勒着那般怀念与眷恋的笑意,这笑,就像那些过往一样脆弱,似乎只要一不小心触碰到,便会碎裂一地…

    “可她却主动朝我伸出了手,很小很小的一只手,loris小姐,你知道她对我说什么吗?“

    凌苏紧咬着牙,沉着头,这是她没有记住的过往。

    “‘抱抱,’她对我说,‘抱抱’,…那个时候我看着她,我拉起她的手,那种感觉,loris小姐你知道吗,。。那就好像,她软绵绵温暖的手,触摸到的,是我的心。“白赫尘的手触摸着胸口的位置,是那样深情,没有防备。

    白赫尘曾以为,这一辈子,就算只要能够远远看着她,他便也满足了,…。可是。。

    “够了!”凌苏突然失控的爆发出一声大叫,”别说了!”

    对于凌苏的失控和失态,白赫尘的反应却显得太过于平静和冷淡。

    厚重的雨幕中,有些模糊不清的绿色闪了闪,白赫尘踩下油门,蓝色宝马平稳的加速冲过十字路口,地上积攒了不少的水,宝马奔驰而过,溅起很高的水花,有些泼溅在了车窗上。

    高低起伏的地势上,一座座拔地而起灯火辉煌的别墅,近在眼前。

    几秒之后,白赫尘才用平静的口气问道,“我说的话,让loris小姐觉得很反感吗?”

    “…。”。

    凌苏深深低着头,五指死死抓着座垫,紧咬着牙,两人之间那些甜蜜美好的过去,就像是毒药,撕咬着她充斥着冰冷和仇恨的心。

    沉默中,白赫尘的视线越过反视镜,蜻蜓点水般落在凌苏低垂着的脸上,那双深黑的眼睛里,竟然流淌着一种悲伤和疼痛…

    …你什么时候,才会愿意向我坦白一切…

    宝马突然停下,沉浸在思绪和挣扎中的凌苏身体收到趋势,毫无防备往前一冲,凌苏抬起头,耳畔飘来白赫尘没有温度的声音,“到了。”

    凌苏这才朝窗外望去,眼前便是凌家黑色的大门。

    凌苏回头神色不明的望了一眼白赫尘的后脑勺,低不可闻的说了声“谢谢”,便要推开车门出去,一只手却被白赫尘抓住,大雨一找到空隙便倾倒进来,凌苏不满而困惑的盯着白赫尘的脸,白赫尘没说话,只是递了一把伞过来。

    凌苏一怔,垂下眼竟是咬了咬牙,不再看着白赫尘,一把抓过白赫尘手里的伞,凌苏竟是有些逃跑一样的跑了出去。

    …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白赫尘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安静的看着凌苏头也不回的背影,和这个童年再熟悉不过的地方,陷落在阴影里的脸上,是万马奔腾般浓烈的苦涩…

    许久,蓝色宝马才再留恋中离开,几分钟之后,一辆红色保时捷经过凌家铁门外,唐嫣的脸上那表情心痛到心碎…赫尘,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