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79.旧事重提

章节字数:2919  更新时间:12-10-12 08: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呵呵,我们家小嫣就是聪明,还真让你说对了,loris她还真是有个女儿哦。”唐太太笑着眨了眨眼睛。

    “凌苏!”唐嫣大叫一声,径直站了起来。

    唐太太瞅着她女儿,“呵呵,是不是你说的这个人,妈妈就不知道了。”

    “不过那些太太说,loris的这个女儿,在八岁的时候,给人绑架了,之后就一直也没再找到,”唐太太说道这里,略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据说好像就是因为这样,loris太难过,才会出的车祸,唉,原本好好的一家人,就这么散了。”

    唐太太径自叹着气,唐嫣却竟是听得一屁股又跌回了沙发上。

    “失踪了?怎么可能呢!”唐嫣沉着眼,一双眸子因为思考而剧烈跳动着,紧握着双手,唐嫣整理着思路。

    沈夏从凌太太哪里听来的说法是,凌苏是凌家的养女,凌轩的女友,凌家公认的儿媳,这表面上是合乎情理,却不能解释白赫尘和白先石之间的那番对话,还有一点,堂堂凌董事长也不至于为了一个养女和白赫尘大打出手。

    那另一种说法,凌权有个前妻,两人之间有个失踪的女儿,而白赫尘和这个失踪的女儿之间原本是有婚约的,但是因为这个女儿失踪下落不明,所以不了了之,…而根据唐嫣在医院里听来的白赫尘和白先石的对话,确实,这个失踪的女儿,应该就是指凌苏。

    可是,这种说法又存在另外一个疑点,假设凌苏真的是失散多年的女儿,那么为什么,明明都已经回来这么多天了,凌家都不公布她的身份,就从凌董事长愿意为她在公众场合大打出手来开,没有任何理由凌董事长会不愿意公开认回女儿。

    而另一问题则是,如果eudora就是和白赫尘有婚约的凌苏,那么为什么,她要在发布会上公然说那种分明会对白赫尘不利的话。

    最后一个问题,假设第二种说法是真的,那为什么,凌太太会撒那种弥天大谎。

    最关键的,白赫尘又是从什么时候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凌家失踪的女儿,他青梅竹马的儿时玩伴的?从最初的一开始,从河里面救出她的那个时候?那么为什么他却不把话挑明,已经认出了她呢?如果他当时这样做了,也就不会有后面这一系列的误会和麻烦了。

    这其中实在有太多的疑点,扑朔迷离。

    真相到底是什么,唐嫣实在是不明白。

    但有一点,唐嫣记得很清楚,那个女人和白赫尘之间,有婚约,而现在,明天要和白赫尘结婚的人,是她,而不是那个女人。

    唐嫣神色闪烁的激烈,竟是卷着些隐隐的狠毒。

    就算她真的失踪了,那也到明天婚礼结束之后,唐嫣才能告诉白赫尘。

    ——

    迷迷糊糊之中,凌苏缓缓睁开眼睛,周围一片漆黑,凌苏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凌苏梦到自己仿佛回到了十八年前。

    那个夏天,那片傍晚的树林里,一双陌生的大手,死死捂住了她的嘴,拦腰将她抱起,父亲明明就站在距离自己不到十米远的地方,可不管凌苏怎样拼命的挣扎,呼唤,爸爸!爸爸!父亲都始终没有回过头来…

    最深的绝望,不是看不到希望,而是希望明明就在你触手可及的地方,你却怎么拼命挣扎,也始终抓不住…

    脸颊隐隐传来湿润的感觉,凌苏本能的伸出手去,想要摸一摸,手腕上却突兀地一阵勒痛。

    凌苏猛地睁大了眼睛,全身的毛细血管像瞬间被泼了一盆冰水一样,清醒到脊背发凉。

    凌苏立刻用力挣扎了一下双臂,发现自己根本完全动弹不得,想要动一下腿,却甚至无法抬起,仅仅只是试图挣扎一下,手腕和脚腕处的肌|肤刺痛到似乎快要被那粗糙的绳索勒出血来。,这种从骨子里生出来的无能为力的恐惧和绝望,凌苏再熟悉不过,而所有的这一切,都在非常清晰的告诉凌苏一个非常可怕的事实。

    十八年前的夏天,只有八岁的她就像今天一样,细皮嫩肉的手脚,被粗糙无情的绳索死死绑住,她整个人被牢牢捆绑在一张木头椅子上,对方却惟独没有封住她的嘴,似乎是故意为了能够欣赏到她恐惧至极歇斯底里的尖叫和哀求。

    时隔整整十八年,凌苏居然第二次被人绑架,这讽刺还真是可笑到悲凉,或许凌轩说的对,自己还真是该死的不长记性!

    可如今的凌苏,再也不是十八年前那个,只知道拼命哭闹哀求,嘶喊着索要父母、怀特的软弱没用的小女孩,如今的凌苏,是个心智成熟的成年人。

    冷静,凌苏,冷静下来。

    闭上眼,凌苏吞了吞口水,四周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既然听不见,那就只有仔细聆听,看看能不能现弄明白这里是哪里。

    屋子外头,隐隐约约有蝉鸣的声音,伴随着稍显低浅的蛙叫,看来,这里应该不是刚劲混凝土堆积的城市,至少不是在市中心,凌苏睁开眼,已经可以初步断定,自己应该是在某处郊外的一个房子里。

    周围的空气没有那么的炽热,说明现在应该是晚上了。

    那绑架她那个人,去了哪里呢?

    难道是在睡觉吗?凌苏紧紧皱着眉头,试图回忆起来自己失去知觉之前的细节,对方的手粗糙而宽大,应该是男人的手,凌苏还记得,当时隐隐能够闻到香烟的味道,抽烟的男人,再有,就是,凌苏记得,那辆车子好像是一辆出租车。

    抽烟的男人,粗糙的手,出租车,而男人绑架自己之后,好像并没有对自己做什么,只是把自己绑在了这里。

    细细寻思,凌苏觉得,很有可能,这个男人绑架自己是为了要钱,可问题是,凌苏的身份并未对外公布,那为什么对方会将作案对象锁定自己呢。

    ——

    白赫尘送白先石回到家里,安排白先石休息,自己便去了书房,白家的房子,还是那个时候的老宅子,厨师和女佣都住在后院里,主人间在前院,白先石和白赫尘的房间之间,隔着一条古色古香的长廊。

    长廊的沿角上还挂着灯笼,夜里的风带着些让人惆怅的微凉,白赫尘在长廊便停下,站在一处灯笼下面,灯笼就在白赫尘头顶不到十厘米的地方,触手可及,白赫尘还记得小的时候,凌苏尤其喜欢这些挂着灯笼,像迷宫一样拐来拐去的长廊。

    白赫尘站在这里,甚至能够看到两个孩子从自己的面前跑过,小女孩尖叫着,”white!过来抓我啊!”

    身后的小男孩有些气喘吁吁,更喜欢安静的坐着看书的他,并不是很喜欢奔跑这种剧烈的运动,可仅仅因为,在他前面奔跑着的,是她,那里有他最喜欢的笑脸。

    白赫尘的眸子渐渐有些迷失,失措着步伐,竟是痴痴朝前走了两步,似乎想要跟上小女孩的步伐,追上那些从指间溜走,再也抓不住的过往…

    有她在的日子,这座庞大到冷清的老宅子,总是非常的热闹,和白赫尘不同,她是个活泼狡猾的孩子,和谁之间都都没什么生分,机灵的小脑袋瓜子里,总是会生出些狡诈的鬼点子来,不仅仅是白赫尘,凌权,loris,甚至是白先石,都吃过她不少的亏。

    但真因为如此,他们也才分外的喜欢她。

    可如今…孩子们的身影消失,白赫尘的面前,又只剩下了空空荡荡冷冷清清的走廊。

    …那些日子,再也回不去了。

    白赫尘收回眸子,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走,推开书房的门,白赫尘拿出手机,想打个电话给秘书问一下公司情况的时候,才发现,手机没电了。

    还真是不顺的一天。

    白赫尘苦笑的勾勾唇,有些疲惫的在沙发上坐下,把手机往桌上一扔,双手插进发间,将脸埋在掌中,这个平日里外人眼中冷酷无情的总裁,此时竟是有一种苍白到无力的感觉。

    冷酷果断,那都只是给外人看的,真正的白赫尘,早已经在十八年前被那个小女孩亲手埋葬在了他身体的最深处,每每牵扯到和她相关,一不小心便会从身体中逃逸出来。

    好一会,白赫尘才抬起头,神色也恢复了平日里的冷静沉稳。

    打开抽屉,拿出替换电板换上,白赫尘打开手机,发现竟是有好几个沈夏打来的电话。

    接到白赫尘电话的时候,沈夏竟是吓了一跳,不久之前唐嫣的话,一直盘旋在唐嫣的脑子里散不开,…如果要报仇,这是最好的机会,沈夏可以让凌家也好好的痛苦一回。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