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2.猪狗不如

章节字数:2659  更新时间:12-10-14 09:4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男人和十八年前比起来,变了实在太多,看来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像凌权那样过了整整十八年,也还能像年轻时候那样的体面。

    可男人的这张脸,就算是化成灰,凌苏也不会忘记。

    老天爷还真是给她开了个实在太过分的玩笑,凌苏就算是做梦也不会想到,这辈子还会再见到这个男人,居然还是和十八年前以完全相同的方式。

    十八年后,凌苏居然被同一个男人再次绑架了,凌苏真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笑,还是哭。

    男人裂开嘴,呵呵笑了起来,露出有些泛黄的牙齿,手里衔着烟,男人的肤色比起十八年前黑了一些,曾经年轻干净的脸上,爬满了略显沧桑的皱纹,左侧的嘴角往上,有一条约莫四五厘米长的疤痕。

    或许这便是男人戴着鸭舌帽的理由,这样的一张脸,任谁看了都不会舒服。

    “你倒是越长越漂亮了,”男人衔着烟,深深抽了一口,半眯起眼睛,上下打量着凌苏,”不过那个时候就是个小美人胚子了。”男人说到这里呵呵笑了两声,和十八年前一样,只是纯粹的笑,并没有夹杂着什么特别的意味.

    血液咸涩的味道在口腔中弥漫开来,凌苏竟是生生将自己的嘴唇要出了血来。

    “你到底想干什么!”被捆绑在一起的五指激动到颤抖,凌苏终究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再次大叫起来."你想要钱的话!我会给你!要多少我都会给你!你只要放了我!"

    男人却只是平和的笑了笑,眯着眼瞅着挂着蜘蛛网,有些剥落的白色天花板,闷不吭声又抽了口烟.

    凌苏垂死挣扎一般的嘶喊,听在自己的耳朵中,都显得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凌苏自己的心里也都是那样的明白,男人要的,不会是钱.

    如果男人绑架自己的目的是为了钱,那早在十八年前,男人就该好好的敲诈自己的父母一笔,而不是偷偷摸摸把自己关了将近三个月...就像恶作剧一般,他什么都不想要,明明凌苏的父母可以给他一切,他也从来没有对凌苏做过什么,只是把凌苏关在那座囚笼一般的房间里,不管凌苏怎么哭喊着索要爸妈,他始终只是呵呵笑着,无动于衷....

    年仅八岁的凌苏,就是在那间没有窗户,看不到天空的房间里,度过了整整三个月,眼泪流干了,嗓子也哭哑了,像个失去灵魂的人偶一样,吃着他送进来的东西,整天就那么坐在那里,对着白色的地面发呆,到了晚上便睡觉,第二天再睁开眼睛,曾经活泼热情的内心,苍茫到一片荒芜....那是比死亡还要痛苦上千万倍的折磨。

    那三个月里,男人除了偶尔会询问她一下想吃些什么,从来不和她多说一句话,就好像她只是一样东西,而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就在凌苏绝望的以为,自己会在这座牢笼里度过一辈子,直到男人比自己先一步老死的时候,有一天,男人却在自己的饭菜里放了安眠药,当凌苏再次醒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是在另外一座城市偏僻的农村,一片稻田里。

    身无分文的凌苏,才只有八岁,男人根本不关心,她是否能够在这个险恶的世界里生存下去。最初的那段日历,凌苏活的就像是只躲藏在下水道里肮脏的老鼠,因为才被绑架过的阴影,凌苏害怕见到任何陌生人,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抑或是老人,对于有效的凌苏而言,都是极其恐怖而危险的存在。

    凌苏白天,就躲在村子旁边的小山坡背后废弃的小庙里面,当时已经到了秋天,晚上天气凉的让凌苏一个接一个的打着哆嗦,凌苏蜷缩在角落里,裹着捡来的破布,甚至再也不会因为,老鼠和蟑螂从手脚上爬过而感到害怕。

    那是凌苏第一次明白,这个世界上,真正可怕的不是毒蛇或巨蟒,也不是妖魔鬼怪,而是活生生,会对你虚伪的笑着的人类。

    到了晚上,凌苏才会走出屋子里,到村子里面去找食物,村里人总会在外头晒一些干果菜干,咸肉咸鱼之类的,凌苏便会偷偷拿走一些,凌苏不敢拿的太多,怕被人发现了,经后就只能饿肚子。

    村里的人家总是养着很多大黄狗,有的很乖巧,凌苏去的次数多了,警示和凌苏熟络了起来,每每凌苏过去,大老远的,大黄狗就摇着尾巴过来了,凌苏便会弯下身来,高兴的抱住大黄狗,心心念念的想着,等她回到了家里,一定要回来把它买回家里去,让它过好日子。

    有的人家的狗,却很凶,大老远的看到凌苏小小的身影,便会厉声的叫唤起来,只要有一只大黄狗一叫,村子里其他的狗便会起哄一样一起叫起来,这个时候,村里人便会打开灯,从窗户里探出脑袋来,训斥一声大黄狗,“瞎叫什么呢!”当然,也会顺带朝窗户外头张望一下。

    每每这个时候,凌苏就躲在墙壁的另一侧,或者树丛里,然后等主人回去了屋子里,就从破破烂烂的衣服里,拿出专门藏起来的一小块吃的,扔给大黄狗,大黄狗一看到吃的,便摇着尾巴只顾着吃了,这个时候,凌苏边赤裸着双脚踩过混着泥沙或碎玻璃的泥土路,迅速摘下吃的,然后一溜烟的逃走。

    那段时候,村子里的人还以为,村子里来了一只黄鼠狼,白天凌苏躲在庙里睡觉的时候,偶尔会听到村子里格外热闹的再捉“黄鼠狼”。

    除了找食物之外,趁着天蒙蒙亮的时候,凌苏也会在村子里隐蔽的地方转悠一下,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从这里出去,或者找到警察局什么的。

    这种猪狗不如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差不多两个月之后,面黄肌瘦的凌苏,偶然被一个小男孩撞到见。

    当时约莫是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一伙小孩子在破庙附近玩捉迷藏,凌苏吓得躲在桌子下面一动都不敢动,生怕被人发现。

    十几分钟后,凌苏从桌子底下看到,一只脚踩了进来,凌苏吓得浑身开始哆嗦,小男孩嘴里讲着的方言,凌苏听不懂,凌苏只知道小男孩离自己越来越近,凌苏紧紧环抱住双腿,把头埋在膝盖里,浑身都在发抖。

    铺在桌子上的布,被人一把掀开,凌苏惊恐的抬起头,眼前是一张侧过来的脸。

    小男孩年纪比凌苏要大上一些,剪着干净的平顶头,有一张清秀的脸,一份温暖的笑容。

    凌苏竟是差点就尖叫起来,小男孩却眼疾手快,用一只手捂住了凌苏的嘴巴。

    “嘘。”小男孩朝着凌苏笑笑,马上变松开了手。

    “不要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小男孩用普通话小声对凌苏说道,视线极快掠过紧紧蜷缩着身体躲在桌子底下小女孩漂亮却肮脏不堪的脸,破破烂烂的衣服,骨瘦如柴的身体。

    凌苏畏缩的盯着小男孩的笑脸,紧紧闭着嘴巴,一个字也不说。

    外头很快便传来喊声,凌苏吓得缩着脑袋便要往后退,小男孩回头应了一声,对着凌苏笑笑,“我走了哈。”小男孩说完,替凌苏盖好桌布,便跑了出去,很快,外面的欢笑声便消失了,凌苏知道小男孩带着他们一起走了。

    约莫过了大半个小时,确定外面再没有什么动静,凌苏才小心翼翼的从桌子底下钻了出来,金紧贴着满是蜘蛛网和灰尘墙壁,走到门口,想要看一眼外面,却突然听到一连串的脚步声,凌苏吓得当场就要跑,一只手却被人抓住。

    “别怕。”脑后是那个小男孩温和的声音。“我给你拿了点吃的过来。”

    凌苏犹豫不安的回过头,傍晚快要消失的阳光中,小男孩的笑脸像镀着一层金色,小男孩的手里,拿着好些食物...

    那便是凌苏和她新的家人相识的开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