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3.撕心裂肺的真相

章节字数:3007  更新时间:12-10-15 08: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好一会,男人才缓缓落下眸子,定在凌苏的脸上,饱经沧桑的脸轻轻颤动了一下,勾出个平和的笑来,“小姑娘,我知道你们凌家有的是钱,可我做这些,偏偏不是为了钱,...人啊,活在世上,很多时候,不仅仅是为了几个钱,这么的简单的。”

    虽然早就明白,可凌苏的心,还是像掉进了冰窟里一样的绝望。

    不是为了钱...

    这种话,听在被绑架的人耳中,没有谁知道,是多么的可怕。

    ...那究竟是为了什么?

    凌苏本该立刻接口质问,可凌苏的嘴唇轻轻颤抖了一下,却竟是说不出口。

    凌苏是这么本能的害怕着,听到回答,时隔十八年,这个男人再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凌苏不知道,这一次,他再次绑架自己,又是想做出什么样的恶作剧来,凌苏只是想想,都会害怕到全身止不住的颤栗...

    男人细细打量着凌苏僵硬不安的脸,突然心里生出些许的感慨来,“我的儿子,再过几年,也要向你这样大了吧。”男人说着,有些满足得意的勾了勾唇。“那小子可是长的很俊呢,就是不大像我。”男人说到这里呲了呲嘴,似乎有些遗憾。

    却立刻又若有所思的自己盯着凌苏的脸,凌苏原以为过了整整十六年,自己早已经客服了心里那些阴影,可男人这样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的时候,凌苏却还是惊恐到从骨子里本能的想要后退畏缩。

    “你和你妈妈,倒是越长越像了,如果眼睛换个颜色,头发染成金的,你和你妈妈长得还真是一模一样。”男人有些惊艳样随口说道。

    凌苏听得却是心头一震,“你认识我的母亲?”

    凌苏的瞳孔因为震惊而剧烈的颤动着。

    男人却撤回眸子,眯起眼看着天花板,深深吸了口烟,笑的轻描淡写,仿佛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呵呵,怎么不认识,你妈妈当年可是我们那市里面有名的设计师,就算是在我们这些不起眼的小员工里头,也没有人不知道,那个金发碧眼漂亮的外国妞,就是人家凌董事长的太太,”男人说着这些话,回忆着过去的那些事情,视线渐渐有些悠远,“我们那个时候,还很少见过外国人,金发碧眼,眼睛大,鼻子高,身材又高挑,这样的大美人,蒋艾自然也是比不过的。”

    “...”

    凌苏竟是就那么生生愣在那里,像是给一道闪电从头劈下,从头皮麻到脚趾…

    “...你,你说什么?”好几秒钟,凌苏才能够颤抖着说出话来。

    男人微侧着眸子有些半怔的盯着凌苏的脸,然后才恍然大悟样的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垂着眼呵呵笑了起来,“你指蒋艾啊?瞧我这记性,还是给说漏嘴了。”

    男人说的是这般的轻描淡写,情绪激动到极点的凌苏,心里却有千千万万个疑问,一股脑全部想要争先恐后的涌出来,却偏偏全部堵在了喉咙口,凌苏张了张嘴,竟是发不出半点声音。

    …蒋艾。

    好几秒钟,凌苏才稍稍平静下来一些。

    “你,你说的蒋艾,是指我的。。后母?”

    男人笑而不语。

    凌苏不安的吞了吞口水,“她和我母亲,…。有什么关系?”

    男人眯眼笑着半盯着凌苏,不紧不慢吐了口烟,用手指头碰掉点烟灰,又抽了一口,烟头的火苗一亮一亮的,迅速燃烧着烟卷,男人这才缓缓抬起衔着香烟的手,用无名指戳了戳他自己太阳穴的位置,“小姑娘,好好动动你的脑袋瓜子,你是个聪明的姑娘。“

    男人话里的言外之音,凌苏却偏偏“笨拙”到听不出来…

    除了她给父亲凌权生了个私生子,然后在她母亲死后嫁进了凌家,凌苏想不到这个女人和她的母亲有什么关系。

    男人看着凌苏因为思索而微微皱着的眸子,烧到了尽头的香烟灼的他手有点烫,男人干脆的摘下香烟,用两根手指头捏着在木凳上捏灭,随手将香烟头仍在遍地是垃圾的地上,拿过放在小木凳上的帽子,双手捏着把玩了一下。

    “蒋艾那个时候是你爸的秘书,蒋艾当年是和我一起出来打工的,我们几个伙伴还都在车间工厂里干着又脏又累的活,她已经风光体面的当了总裁秘书,其实这也就该满足了。不过人呐,就是这样的,看到了好的东西,是不会满足的,一定要拽在自己的手里,才能满意。蒋艾她啊,一直想着要嫁给你爸,可是你妈要是活着,你爸是怎么也不可能娶她的。“

    男人说道这里,抬起眼意味深长的看着凌苏,凌苏神经,一下子紧紧绷起,死死盯着男人的脸,凌苏竟是紧张的有些呼吸困难。

    男人很快收回了视线,继续捏了捏帽子,“所以我才说,女人啊,有时候真是非常可怕的动物,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有的时候真的是不择手段到让我们这些大男人,都感到害怕,不过,我们这些男人,很多时候,也就是被这样的女人给拽在了手里头,可有什么办法呢,这就是命啊。“

    男人的字里行间似乎都在暗示着什么可怕的事实,凌苏紧紧绷着的神经,仿佛徘回于深不见底的万丈深渊边缘,额头有细细密密的冷汗渗出,凌苏竟是感到有些头昏目眩,口干舌燥。

    “你说,不择手段,“凌苏有些费力的吞了吞口水,“是什么意思?”

    男人像是压根没听到凌苏的话一样,继续细细把玩着帽子,好几秒钟之后,当凌苏都差点以为男人不会开口的时候,男人却突然笑了起来。

    “呵呵,小姑娘啊,其实这些话,你是不知道比较好的,”男人抬起眼,半笑着看了凌苏一眼,似乎心情不错,之中却又带着些对凌苏的怜悯,然后似乎是下了决心一样,男人沉沉地叹了口气,一把抄起帽子,利索的戴在头上。

    凌苏的视线紧紧跟着男人的动作,似乎生怕男人就这么走掉,“到底是什么意思?!告诉我!”凌苏急迫的大叫起来。

    男人仔细调整着帽子感觉上去比较舒服,翘起二郎腿,拾起香烟盒,又从里面挑了根香烟出来,并没有急着点上,男人把香烟放在鼻子下面,仔细闻了闻。

    “既然你今天人也在这了,那我就把实话都告诉你吧。”

    凌苏有些痴呆的盯着男人,一张一合的嘴。

    “十八年前,蒋艾她为了要嫁进你们凌家,当你爸的凌太太,就让我,她的前男友,给她帮了个忙。”男人说到这里,抬起眼,意味深长的盯着凌苏的眼睛。

    男人那双鹫一样的眼睛,再平静不过的叙述着当年的真相…

    那感觉,就好像凌苏脑子里紧紧绷着的那根弦,“砰”的一声,断了。

    “那天蒋艾知道你爸要带你和你妈一起去外头的乡下玩,就让我也去那里,那里有大片大片的树林,水稻田也很高,旁边就是连着的山,就算走丢个孩子,光是把那里搜上一遍也得花上好些时间。”

    “你和那个叫怀特的孩子在稻田里玩的时候,其实我就一直呆在树林子里头看着,你冲进树林里头叫了那么多声,你知道你爸为什么没有听到吗?”

    “…。”

    “因为那个时候,你爸正在和蒋艾打电话。”

    “那一处山山水水特别多,蒋艾的意思,让我就在那里把你推进河里或者从山上推下去也行,”男人说道这里,又停下来望了凌苏一眼,“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不?你要是活着回去,她的计划就没什么用了。”

    凌苏整个人就像被抽走灵魂的死尸一样生生僵在那里…整个人噗咚一声沉落那片万丈深渊中,铺面的寒意,麻木了所有的感知…

    凌苏像块木头一样僵在那里,一双漂亮的瞳孔空洞到可怕。

    “可我看着你妈,又看着你,就想起了我自己的儿子,我儿子比你小上四岁,可漂亮了,你也见过的。”

    “更何况你也不过是个孩子,我养了你三个月,左思右想,终究还是没能下得了手,所以才把你带到了一处村子里丢了下来,我当时心里想,也就全看你的造化了,要是你死了,那也怪不得我,要是你活着回去了,那就是蒋艾没那个命了。”

    “后来,没多久,这事就让蒋艾给知道了,她就是有那个法子,从我嘴里把话给套出来,她活的抄起我们两屋子里的东西就往我身上摔。我也知道的,她是在怕,万一你要是活着回去了,万一这个事情漏了馅,我们两都没有好果子吃的。”

    “可人都已经放跑了,我有什么办法呢,后来再回去村子里找你的时候,你早不在了那个地方,想想也明白的,你这种机灵的孩子,不可能就呆在一个地方,我回来告诉蒋艾,说你可能已经饿死了,她还是不放心,说这一切都是我的错,要我补偿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