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琴书  第六章

章节字数:1475  更新时间:13-02-04 21: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赶了几日路下来,崔天雨才除了他自己和服侍他起居的风荷外就只有负责护送他到血癸教总舵的右护法荷风一人了。刚得知的时候,他还小小地诧异了一下,但后来仔细一想,以他现在每日被强行服下“胭脂醉”的身体状况,根本逃不了。至于被营救,想必根本就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不提是否有人知道自己被血癸教掳走,就算知道,那些平日里对自己敬而远之,有事相求才登门拜访的名门正派们也是不会为了自己冒这个险的。更何况,这一行只有三人,任谁也猜不到赶车的马夫是江湖第一邪派血癸教堂堂右护法,这端茶送水的侍女是右护法大人的胞妹,而卧在马车软榻上直不起身的公子哥是江湖传言中举世无双的琴圣,真是不甚显眼!

    “吁——!”马车骤停。

    崔天雨意识到是有人拦车,脑海中只清晰地浮现出两个字“流金”。

    的的确确传来流金的声音。“荷风,我不想与你为难,我只要你把车上的人交给我。”

    他们认识?崔天雨皱起眉头。虽然知道流金武功不弱,识出邪教人物也有可能。但是听语气,似乎两人关系匪浅。

    果其不然,在一阵沉默过后,荷风,虽然这是崔天雨第一次听到荷风的声音,一如清澈的泉水般好听,但是话语的内容对崔天雨来说却不亚于凌迟:“云大哥,你这就是与荷风为难了。荷风只是奉命行事,还请云大哥海涵。”

    云……大哥?崔天雨几乎不能思考。能被血癸教护法称作大哥的人,姓云的人,他的内力修为不亚于自己……虚弱的身体阻挠了他的思维,是这每日服用的“胭脂醉”在掏空自己的身体么?

    “荷风,这个人我要定了!你不要逼我出手!”隐隐已动了怒气。

    汩汩的泉水倾泻流出:“教主之命不可违,荷风恕难从命!”

    回应荷风的是迎面劈来的折扇。荷风一跃而起,“妖岚”出鞘,横扫一剑。流金旋身躲过剑气,一招“书生意气”直取荷风丹田。荷风长剑一挡,可流金一招却是蕴满内力,直逼得荷风足尖点地后滑近一丈才稳住身形。“凭你还想拦住我?”流金纵身一跃,上了马车,左手握住了缰绳。荷风心下着急,一剑就往流金左臂劈去。流金忙起一招“弃文从武”架开“妖岚”,荷风同时抬腿攻向流金下盘,趁流金跃起躲闪之际,一剑斩断了流金紧握的缰绳。两人都滚落在地。

    没想到马匹竟因此受惊,撒开腿狂奔起来。

    流金和荷风本还在地上厮打,听到马匹嘶鸣后都慌了,也顾不上许多,翻身跃起便去拦马车。可是这马匹受刺激太深,发起狂来根本是野兽,流金和荷风都拉它不住。荷风定了定神,执起“妖岚”便刺向马脖。流金来不及阻拦,两人硬是被受伤的马匹甩在了地上。这显然和荷风的预想不同,那匹马边挥洒脖颈上的喷薄的献血边以更加疯狂的程度奔跑。

    等到流金和荷风赶上那匹马的时候,他们的眼前就只是一匹失血而死的马和一辆架在悬崖上空破碎的马车。

    除了发疯之外已没有其他词可以形容此时的流金。他第一次为失去一个人感到心痛,痛苦到疯魔。他赤红着眼,以走火入魔的姿态将荷风上上下下划开了一百八十多个口子。荷风全身浸着鲜血,几乎每个口子都血肉外翻,深可见骨。荷风任由流金发泄,他此刻口中只一直呢喃着一个名字,直到被流金用扇子抵住咽喉,那呢喃才清晰了些,流金展开扇面的手也就在听清那个名字之后偏离了些,虽然尖利的扇面边缘仍是将荷风锁骨处划开了一道七寸长的血口。

    荷风呢喃的名字是“风荷”。

    流金这才知道,那辆马车里除了他心心念念的崔天雨之外,还有荷风的亲生妹妹风荷;葬身崖底的除了他的爱人崔天雨之外,还有荷风唯一的亲人风荷。荷风也是不愿意马车出事的,可是偏偏天意弄人。他和荷风一样,都是可怜人。

    荷风终于承受不住身上的伤,倒在了地上。

    流金拾起掉落一旁的“妖岚”,插回剑鞘里,用身上带着的伤药给荷风身上几处要命的伤口敷上,背起荷风,离开。

    风声鹤唳,悲鸣不绝。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