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琴书  第七章

章节字数:1371  更新时间:13-02-05 19: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木柴“噼啪”燃得正旺。风荷幽幽地转醒睁开了眼,探起身环顾了一圈,想来应该是在一间乡野草屋之中,只是不知……风荷咳了几声,原来是进屋的人卷了一阵寒风入门。

    “女娃儿,你醒了呀!”看打扮是个长年在乡间劳作的老妇人。

    风荷天真烂漫地笑开:“婆婆,是你救了我啊!你是我的恩人啊!”

    老妇把一堆柴火放下立在门边:“老太婆哪是什么救命恩人呐!小姑娘快躺好,别着凉了!待会儿你哥回来看见你醒了一定会高兴坏了!”话音刚落,就听见“嘎吱”推门的进屋声,“瞧瞧,老太婆就是你哥回来了吧!”

    “哥?”风荷皱起眉头,哥哥怎么可能在这儿呢?

    “来来来,小伙子,快过来看看,你妹子醒过来了!”老妇人热情地招呼着往外走,“我去做饭。”

    一碗黑漆漆的药汁递到风荷跟前,端着它的是一只骨指修长的手。风荷不解地看着崔天雨:“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崔天雨勺起一匙药汁,细心地吹了吹,送到风荷嘴边:“喝药。”

    “为什么?”风荷不为所动。

    “唉。”崔天雨将药汁放下,“你我一同坠崖,是刚才那个老婆婆救了我们。我先醒来,老婆婆询问我们是为何坠崖,我便撒了个谎,说我们是兄妹,路上被强盗追赶才不小心坠崖。既然我谎称你我二人是兄妹,于情于理,我都不能弃你于不顾吧,因而在这里照料你醒来……况且如果不是你在危急关头给我服了‘胭脂醉’的解药,恐怕我此刻已是死人了。”

    风荷冷哼一声:“我给你解药是怕你摔死了,我无法向教主交代。可如今我躺在床上,你却好得很,我可真是后悔给了你解药!早知现今我横竖也是无法带你回教的,倒不如当时让你摔死算了!”

    “你怎知我不会跟你回教?”崔天雨淡淡地截住风荷愤恨的话语。

    风荷不可置信地盯着崔天雨,想从他的眼睛中盯出一个惊天动地的大阴谋来。

    “你不用这样看着我,我跟你去血癸教既不是去自投罗网也不是耍阴谋诡计,只是为了弄清楚一些事情而已。”崔天雨的心里此刻盘桓着的疑惑全是关于流金的,而要找到流金,就必须去一趟血癸教不可。

    风荷“啪”地将药碗砸在地上,崔天雨被惊得一愣。谁知风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抹着脸哭:“好苦的药,我不要喝!我不喝药!我不喝!”

    老妇人端着饭菜进门就听看见这小姑娘撒娇耍蛮地一个劲儿哭,她哥哥呆站在一边不知如何是好,连忙过去哄那女娃儿,一边骂她哥哥:“你也真是的,自己妹子哭都不晓得哄哄,还傻杵在哪儿干啥子?赶紧收拾收拾,吃饭了!”

    崔天雨苦笑着,乖乖照做了。

    在风荷能够活蹦乱跳之前,崔天雨可是没少挨骂。因为只有风荷一哭,准是他这个当哥哥的有错。可是风荷她根本是想整他了就哭,而且回回都是眼泪汪汪,让人不得不信。只是苦了崔天雨,动不动就被老婆婆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只能苦笑。有时候被这样闹着,心里竟会生出一种想法来:要是风荷真的是自己的妹妹也挺好。崔天雨不知自己是不是寂寞太久,对于闹腾得厉害的人总是抱有莫大的接纳心。至少不会太冷清,崔天雨总是这样想。

    当风荷终于能够活蹦乱跳了,崔天雨带着她在雪地里堆雪人、打雪仗。风荷笑得很开心,笑着笑着便哭了。这一次不是像往常一样的嚎啕大哭,她只是流眼泪。

    “怎么了?”崔天雨弹开风荷身上几团雪渍。

    “我哥哥从来不会这样陪我玩。”风荷嗫嚅着。

    这句话一下子砸醒了崔天雨:她不是你的妹妹,永远不是。你不是她的哥哥,永远不是。

    崔天雨的声音清清冷冷的,就像雪花簌簌飘落:“我们明日离开这里,启程去血癸教。”

    雪下得很大,雪人东倒西歪,想必也是觉得,天冷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