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金戈铁马  第58章切金断玉

章节字数:2244  更新时间:15-03-14 01: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由于距离得极近,陈锦将邱丹生脸上的神情看得很清楚,“你当真不想见我?”

    讥讽似的淡扫陈锦一眼,邱丹生的脸上透露出一股极端厌恶的表情。当日贡院内的欺压事件,他以为他当真不知是谁怂恿其余贡生的吗?想到这,他冷冷地拨开陈锦的手,对着离他不远的破空道:“你暂把思真送回帐,等我与陈昭武副尉叙完旧,会自行回去。”

    “是。”破空没有迟疑,扶着段思真转身就走。谁知走了没几步,突然停了下来,再次回来时,解下外袍,为邱丹生披上衣服驱散寒夜,不太自在地道:“少爷体弱,还需尽早回帐。”

    陈锦的视线在他与邱丹生之间徘徊,垂在身侧的双手忽然用力握紧拳头。

    眸底尽是讶异,邱丹生不自然地轻咳一声,回道:“我知道了。”

    蓦然抬眸,破空深深注视了一眼陈锦,眼神奇怪的抿了抿唇,不做声地朝邱丹生点了点头,才闪身走人。

    稍稍回过头,陈锦敏锐的感觉到邱丹生的心不在焉,胸口的怒气隐隐作动,却无计可施。

    确实,对于邱丹生而言,他,陈锦说的好听一点是同为贡院的书生,难听一点便是相逢陌路的路人。

    思忖到此,陈锦张了张嘴,却没有声音发出来。

    收回视线,邱丹生面对陈锦时,方才的笑意顿时烟消云散,冷淡地接道:“你不用多说什么,陈锦,你是怎样的一种人,我比你本人要清楚的多,如你不会为我放弃如花美眷、高官厚禄,我亦不会为你放弃现今的身份,不如你好自做你的昭武副尉,我继续做我的归德司阶,互不干扰,岂不更好?”

    “丹生,你不能那么做。”陈锦几近歇斯底里地抓住邱丹生,无法接受在他的心中,自己竟是如此卑劣的人。

    “不能?”好笑的避开陈锦的钳制,邱丹生惋惜的摇摇头,现如今,他还想一如既往的控制他?

    有些事,他可以忘,可以退,甚至可以不在乎,可是——大多人都忘了,不在乎是因为不再入心。

    “无妨,你若不喜我唤你陈昭武副尉,不如我随众尊你一声锦少?”唇畔噙着抹冷笑,邱丹生的话犹如刀子剜人心肝,“算我谢你在贡院内对我的多加照顾。”

    不知是不是陈锦多心,总觉得邱丹生特别加重多加照顾四个字。他的脸色更加的不好了,暗暗咬牙,首先示弱道:“当年是我年少无知,你就不能原谅我一回?”

    眉梢若蹙,邱丹生心中暗自冷笑,点头应道:“对于锦少,在下只有由衷的谢意,怎担的起你的歉意。”

    不同于陈锦一身盔甲,他身着便服,左躲右避间,离陈锦已有三步之远。陈锦未及有反应,但见他躬身作揖,慢悠悠地道:“锦少军务缠身,在下就不便多加纠缠,恕我告退。”

    “邱丹生!”陈锦几近咬牙切齿的唤了次他的名字。

    =============================分隔线=============================

    隔日,邱丹生自武场回帐,桌上不知何时摆好了书信。他站在桌沿,默不作声地拆开信件,看后许久,双拳在袖里一紧,下唇咬的几近见血。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他人微言轻,怪不得头一个要牺牲的会是自己。

    “少爷。”破空从他的面上看出端倪,微微皱眉,叹道:“莫要挂心,不值得。”

    牵了牵嘴角,邱丹生充耳不闻,扬袖摔下信件,愠道:“为了留下,我花费了多少心思,即使受人刁难下绊,我忍下便是,现在他要我回长安就职,岂不可笑。”

    没想到为了避开调职来营的陈锦,将军竟然遣送他回长安。

    听到帐外人声鼎沸,破空眉头紧蹙,拦在门口,耐着性子地道:“既然可以回长安,纵然要从头开始又何妨?少爷已有军功在身,如今欠缺的是官场的历练,况且少爷通文墨、晓诗书,在朝为官会更加适合你。”

    邱丹生脸上的神情皆数隐没,嘴唇翕张,最后嗤笑出声,“世人喜爱的与适合的通常是两回事,难得是我还能活着回去。”

    当日种种如针芒在背,无处可逃,无处可躲,迫使他一次次的背离本性,选择对他最适合的选项,而不是最喜爱的选项。

    破空双唇一动,话未出口,叹息却先行逸出口,竟无从安慰起。

    四年来,他留在邱丹生的身边,每回他受伤昏迷前,皆是斥退所有人,纵然事后,他趁着他昏迷不醒,想要为他换药,但微微一碰到,就发现他会皱着眉头,不自觉的避开所有的触碰。

    一个人到底要怎样?才连在昏迷中都抗拒他人的触碰。在心中暗自长吁,破空静默地伫立在原地,对着邱丹生漠然的神态莫名的感到熟悉,他想起曾经同是护卫候选的伙伴,大人要他跟随性情阴鸷狠辣的主子,他跟了,直至他死之前拖着断臂找到自己,说是心中不甘受人挟制,当时他的神情似乎就是现在邱丹生脸上的神情。

    邱丹生的脸色一片阴郁,半晌,他抬起头,垂落鬓角的发丝微微动了动,嘴角弯起,“回去?当然要回去,不过不是用归德司阶的身份。”

    世间之事难以周全,牺牲的尽数是他人眼中不会因此生气的老实人,事实上,是人都会伤心,可惜有人会沉默的掩饰。

    邱丹生仰起头,背脊挺的笔直,轻笑出声,“会认输就不是我了。”

    无论是怎样的打压,他承下便是,可要他低头,除非将他挫骨扬灰。

    “破空,我想要的站的更高。”他歪头瞥向破空,扬起唇道:“我受够了!”

    受够了任人欺辱,不得反抗,他们真当他是无心的空竹么?

    “属下知道。”破空停顿了下,声音略带生滞。

    唇一动,邱丹生的脸上笼上寒意,尚未出声,眼神却出奇的平静。

    倘若重生一回,落得与前世一般的结局,那么不是瞿铭有本事,是他自己太无能。

    当段思真从军医处帮忙回来,就见桌上放着收拾好的包袱,帐内徒留破空一人,邱丹生却不见踪影。

    不禁诧异地左顾右盼,紧盯着破空半晌,好不容易才等到他道:“莫要多事。”

    内心陡然沉了下去,段思真不悦的抿了抿唇,话凑到嘴边刚想开口,却猛然顿住。瞳孔紧缩的盯着地上清晰的影子,不知何时在他自己的影子后面,多了一个颀长的身影,那人脸上最后残存的一丝笑意全然隐没,只听到他重重地道:“又让你逃了,邱丹生。”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