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书香门第  第15章杯光酒醉

章节字数:2228  更新时间:15-03-11 23: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尚可。”邱丹生基本不挑食,瞿铭给他夹什么,他就吃什么。

    见状,瞿铭勾起嘴角,不知道是不是坏心肠的想要看看邱丹生吃瘪的样子,还是真没其他意思。随手给他夹了块没剁碎的蒜头,托腮望着邱丹生毫无知觉的张口咽下。

    稍稍一会儿,邱丹生脸色微变,用手捂住嘴巴,诧异的看着自己的筷子。

    果然好生有趣的性子,让人舍不得不欺负他。一旦有了欺负的念头,瞿铭再想阻拦,也拦不住毫不自觉伸出的手,他递给邱丹生一杯酒,讪笑道:“要不要喝点水。”

    有了先前的经历,邱丹生犹豫了一会儿,从喉道蔓延出来的怪味片刻不让他安生,“多谢。”他捞起袖子,接过杯子就快速的咽下,好冲淡满口的蒜味,下一刻,他立马被翠濡的后劲弄得脸色通红,止不住的咳嗽。

    没等瞿铭张口,就有仆役捧着打湿的汗巾呈给邱丹生。

    接过汗巾覆在脸上,邱丹生下意识的用眼角瞄向瞿铭,猜不出他方才提醒他喝水是有心还是无心。

    “放心,我不会再捉弄你了。”让人给邱丹生换上清水,瞿铭垂着眼睑,视线锁定邱丹生薄红的耳廓,唇角噙着一抹笑,转念又道:“那把琴还喜欢吗?”

    说到琴,邱丹生捧着瓷杯的动作一顿,应道:“价值连城的宝物没有人不喜欢的。”

    好的瑶琴最重要的是音质,琴有九德,若琴能九德兼备,甚至九德兼优,自然会成不可多得的宝物。而大圣遗音难得的九德兼备,又制作优良,单单是旁观就令他心满意足了,何况是他拥有了这把瑶琴。

    注意到邱丹生停顿了下,瞿铭不置可否地掀了掀嘴角,别有所指地道:“是啊,价值连城的宝物没有人不喜欢的。”

    邱丹生没有应话,圣人言:不受嗟来之食,方为君子之道。他无法反抗瞿铭是一回事,接不接受他送来的瑶琴又是一回事,如果他当真要当君子,大可拒绝。“其实我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高洁。”他呐呐自语,没办法做到把所有的事情都归咎在瞿铭身上,他有自知之明,若真要拒绝的话,瞿铭会收回。

    “大圣遗音是张越最得意的作品,我猜你会喜欢,自然就讨送你。”瞿铭一瞬不瞬地望着邱丹生,正因为是他,他硬是从张越的手里夺来大圣遗音,反正张越天生只会制琴,五音乐感从来不通。

    张越?邱丹生低头思索,他听说张越与师傅私交甚深,柯明辉的九霄环佩正是出自他之手,相较于雷氏家族满门制琴,他会显得闲云野鹤,任由他人的言语影响到他制琴的心情,甚至是琴的风格。

    “他赞你人中骐骥,比起你的师兄要来的通权达变、光风霁月。”啜饮了一口,瞿铭偏首瞟向邱丹生身后的山居散客图,他记得这幅画是张越前几年去蜀中的时候特意转送给他的,当年的他似乎未及冠,就独自一人去远游,等到五年后,他看到归来的张越,已然认不出了这是当年张扬跋扈的少年。

    瞿铭没有直言张越是听谁说的,大抵是不要紧的事。邱丹生并没有把瞿铭的话放在心中,等到秋蟹上桌,他将酒水小菜早吃的差不多了,不太自在的等着婢女替他料理好螃蟹。从简入奢易,从奢入简难,他还是继续不习惯为好。

    等到秋蟹吃完,邱丹生回到书院后,瞿铭接到邱丹生的书信,他来回看遍,不禁头疼地扶额道:“邱丹生,你果然给我挑了个难题。”

    不然怎么就挑了个他最为难的事情拜托他。

    几日后

    晨曦初照,幽静的深山老林显的骇人的清静和阴冷。

    “你当真想见他?”瞿铭先行遣人上山告知一向贪睡的张越,免得当他们进屋时,他还在呼呼大睡,岂不贻笑大方。

    初晨,山中下过一场小雨,地面上湿漉漉的,很容易滑跤。

    邱丹生慢吞吞地弯下身,踩着矮凳下了马车,头也不抬地道:“收了他的琴,自然要来道谢。”

    “他的脾气堪比烂泥堆里的石头,比起你只差不好。”瞿铭对于张越的脾性敬谢不敏,多年的挚交好友,他还看不透对方骨子里的傲慢,那么就枉费他认识张越这么多年了。

    “也许我该把你的话当成是对我的夸奖。”邱丹生冷淡的个性很容易令人自退三步,免得自讨苦吃。

    瞿铭不置可否地笑了笑,邱丹生随即撇开视线,专注地望向抖落了一树梢的雨水。

    他的不自在,瞿铭看在眼里,不想说破。饶有兴味地瞥向他若无其事的脸庞,伸出手道:“山里路滑,要不要我扶你一把?”

    视线落在瞿铭摊开的手掌上,邱丹生抿了抿唇,瞿铭的手掌很宽厚,十指修长,没有特别凸出的骨节,一看便知他是个养尊处优的主。

    眉梢微抬,瞿铭当邱丹生的沉默是许可,于是握住他的手腕往前一拽,好拖近自己的身边。也不管邱丹生一个踉跄,溅起了些须泥浆,弄花了两人靴面上的纹路。

    “瞿铭?!”邱丹生挣扎了下手腕,见无法挣脱瞿铭的钳制,诧异的扫了他一眼,为何都是男子,他的气力比起他要大的多,难道真的百无一用是书生吗?

    瞿铭没有回头,拉着邱丹生往小径上走,路上横截伸出的树桠一一被他伸手推开,其他仆役不敢跟的太紧,远远地落在后头候着。

    “邱丹生,有时候我觉得你的个性实在很讨人嫌,心里分明厌恶的很,面上还能不动声色。”瞿铭突然贴近邱丹生的脸颊边,耳语道。

    瞳孔紧缩了下,邱丹生没有反驳,许久,垂螓缓道:“厌恶一人是需要气力的,若是要把一个几近恨得千刀万剐的人挂在心中,岂不便宜了那人,我不屑于煎熬了自己,活生生的让人看了笑话。”

    所以他不恨,一点儿不恨陈锦,正因为不恨,就不会挂心,进而不会入心,令自己再次陷入两难的境界。

    听到邱丹生出乎意料的回答,瞿铭乐的开怀大笑,到底是他的龙吐珠,有别与他人的心性,真真令他动心不已。

    耳边回荡着瞿铭的笑声,邱丹生不想明白他在笑些什么,也没兴趣开口询问他。要知道瞿铭这人,十句话里估摸着有九句在算计人,关于一点,他甘拜下风。

    山中多有飞禽走兽,一般而言在人出没的地方鲜少会看到它们,不过那是一般而言,当邱丹生看到拦路的小松鼠,不由得停下脚步,惊奇的看着地面上竖着小耳朵缩在杂草后的小松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