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九卿朝焉  第250章情爱之深

章节字数:1857  更新时间:15-05-22 00: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看着段思真,破空突然说不下去了。

    他从来不懂何谓情爱。

    不懂怎会有人为此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

    却道转身之间,从此咫尺化天涯。

    不等他想明白,段思真拢好衣襟,缓缓地垂下眼眸,涩涩地道:“你不用多说什么,我想我明白。”

    发现他的肩膀微微地颤抖,破空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亦或,他无须多说什么。

    毕竟多余的温柔对于段思真而言,是极为残忍的。

    =============================分隔线=============================

    有些话,说出来,除了自己,没人会听。

    十六岁之前,唐白术以为自己足以护佑孱弱的娘亲,十六岁之后,他发现自己不过一蝼蚁。

    “娘亲,你说我狂妄自大,迟早累及亲眷。”他提着酒壶,长身垂螓,伫立在一片乱坟残碑中,倏然,嘴角弯起,漫不经心地道:“所以您死了。”

    他提肘,慢悠悠地倾斜着酒壶,酒水沿着壶口,浇筑在冰冷的墓碑上。他只是一迳笑着,似乎除了笑,别无他法。

    人这一辈子,到底是为了什么?

    最后得到是爹爹的一句——子不类父。

    “我是雪山澹台家后人的孩子,怎会像段家的孩子。”脚步虚浮地踩着步伐,他颠簸了下,病弱的身体像是失去主心骨一样的慢慢弯起,最后只得喘着气,撑着膝盖,缓慢地跪坐在墓碑前。

    四周安静到几乎没有任何动静,他伸出手,极尽轻柔地触摸着墓碑上的铭刻,这样就很好了,娘亲终于解脱了。

    遥想当日,有人盛传雪山澹台家盛出异子,天下之人莫不趋之如骛。

    他不记得这句话是谁告诉他的,对于过往的大多事情,他忘得差不多了。

    只记得初晓人事的那年,终年禁锢在静室内的娘亲像是失心疯般跑出千步廊,一路上,那绯红的衣裳像是正燃烧的火焰,长廊两边的金盏花开的格外的茂密,几乎遮挡住半个天空,看不见几朵白云。

    他跑上去,紧步相随,想要拽着娘亲的袖子,却被她满脸血泪给吓住,惊愣地呆立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紧接着娘亲一声凄厉的哀鸣响彻整个长廊。

    “白术,白术,不要相信他们!”

    霎那间,她轰然倒下,从身下蔓延出一圈又一圈的血泊,而脸上仿佛被什么东西撕裂开来,细细的裂纹爬满了整张脸,那鲜血从皮下的血管一点一点的渗透出来,好不凄厉。

    “娘亲?”他半跪在她的身边,往前探手,倏然从他的身后伸出一只苍白的手,那人握住他的手腕,手劲逐渐用力,几乎要捏断他的手腕,他吃痛的哀哀两声,那人随即松开手,俯下身,贴近他的耳边,轻轻地笑道:“白术,不要怕。”

    是二叔?他没有回头,微微张开嘴,无声的说了一句话,像是说给自己听,又或其他。

    “白术,你要记住,二叔最疼你了。”他轻而易举的抱起自己,埋首在他的颈窝处,勾起嘴角,终年不见天日的脸庞上阴晦难猜。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若有情死的早。这人呀,这辈子最要不得就是痴情。”

    “因为一旦痴情,难免表错情,到头来就成了一场笑话。”

    “二叔,我不想死。”他的话音刚落,四周一片寂静。

    澹台家从来不缺英年早逝的人,哪怕出嫁为人妇的澹台家姑娘,少有能安然终老的,而她们生下的孩子,几乎没有一个能强行活过而立之年的。

    亦或该说,没有一个能像他二叔——澹台辜,好命的活过二十七,依旧不见濒死的症状。

    听到他的话,澹台辜特意放慢语速地道:“白术离开长安,离开唐家就能活下去。”

    “离开?为何!”他的唇角紧紧抿着,不明白这神出鬼没的二叔为何要他离开长安,离开唐家,许久,他听到澹台辜接着道:“我来这里,就为了奉劝你一句,如果你想要活下去,离开长安,离开唐家,切记决不能心慈手软,错信他人。”

    他的手一点一点的收紧澹台辜的袖子,澹台家出异子,举世共知,然而这不该属于凡人的能力,足以毁灭整个澹台家。

    “二叔,我……不想离开。”

    他不知道自己出生的意义在哪里?

    娘亲曾说,懂爱不如不懂,知情爱之深,方伤人至深。

    她爱了爹爹将近半生,累了半生,赔了一生。

    到了最后,不得善终。

    只是她依旧没有离开唐家,没有摆脱唐家妾室的身份。

    “我想留下来,做唐白术。”

    澹台辜想了一会儿,若有所思地道:“想要活下去,在这个唐家,你必须愚蠢的连为木偶提鞋都不配。”

    “二叔要我做个废人?”他垂着眼,嘴角浮起一抹嘲弄的微笑。

    “做个废物多好,没人期待,没人……注意。白术,你要记住,二叔最疼你了。”拍拍他的头,澹台辜笑的别样和蔼可亲。

    往日历历在望,直到今时今日,唐白术方才明白当日澹台辜所说的话。

    双眸瞬间黯淡下来,他触摸墓碑的手在颤抖。

    锋芒太露,终究害人害己。

    “如果当日,我与二叔一齐离开段家,或许您就不会为我隐忍多年,到头来落到无人能收尸骸。”缓缓闭眼,他的声音冷得不像话。

    唐家、长安、太子、宫刑……

    这一切的一切,他焉能不痛,可再痛,只也能伤心给自己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