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大人虎威

章节字数:2906  更新时间:12-08-20 22: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店小二与千家生的言语虽然甚低,但其时店里已有不少客人,其中不乏许多内外双修的武林高手,早将这番话听在耳里,只是一来事不关己,二来觉得店小二之言颇有几分道理,所以一时未曾点破。众人本来对官府中人极时鄙夷,向来不屑他们所为,认为这些人不学无术,却又急功近利沽名吊誉,学得几手三脚猫的功夫,便狂妄自大,自侍天下无敌。然而今日一见,那张朝凤于人声糟杂之中将店小二前番言语听得一字不漏,单这一份听力修为就非常人所及,所以,轻视之心顿去,反添了几分敬佩之意。

    店小二直到此时方才明白张朝凤所指何事,顿时吓得浑身抖若筛糠,面无人色,哪还敢巧言令色?只听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咚咚咚”一连磕了三个响头,求饶道:“小人该死,没根没据地胡说八道信口开河冒犯了张大爷的虎威,还望张大爷大人不计小人过,网开一面,放小人一马!小人永感大德,没齿不忘……”

    张朝凤冷笑一声,道:“你不是说那飞天大盗曲如钩是个行侠仗义除暴安良的英雄吗?如何此时却只字不提他的好处,反而来奉承我这个小官了?”

    店小二只顾磕头,额头已然破烂不堪,殷殷渗出血来。他口中不住告罪,已然语不成调泣不成声了。众人看在眼里,心中极为愤慨,均想上前干涉,但见店小二毫无骨气,居然当众下跪,浑没有半点羞耻之念,全然不似男儿作为,又是鄙夷,又是惋惜,谁也不愿为这么一个贪生怕死之辈出头开脱,有的叹气,有的摇头。

    曲玲珑却不如此认为,她想:“他的祸端全因我起,我岂有袖手之理?可是那个张朝凤实在是太凶悍了,我如何才能教他放人?”思来想去,苦无良策,干脆横了一条心:“没奈何,只得将罪责全揽过来,任他处置便是。”心念一动,起身便欲寻声走去。

    千家生初听张朝凤与店小二之言,便知旨在何意,心中甚是后悔,不该贸然逼问店小二说出曲如钩之事,倘若因此有甚长短,良心何安?再或曲玲珑有甚差池,自己岂非成了罪魁祸首?正思谋间,忽见曲玲珑起身要走,心中一惊,问道:“姑娘何往?”

    曲玲珑道:“我去劝那张朝凤放人?”

    千家生苦笑道:“他怎能听你的,反累得自己不清白,姑娘免了吧!”

    曲玲珑想想,道:“除此,再无他法!”执意要去。

    千家生料知劝阻不住,但又于她孤身前往险境放心不下,有个好歹,救护不及悔之晚矣,便道:“姑娘有此善心,令在下钦佩之极!潺弱女子尚且知此大义,我一个七尺男人又岂能坐视旁观?姑娘既去,容在下带路!”

    曲玲珑却道:“今日因我生祸,已连累了小二哥,怎能再教为难了千公子?实在过意不去。”说着,双手在空中摸索着便朝张朝凤走去。

    千家生叫苦不迭,再待分说,已然徒劳,只得全身高度警醒,蓄势待发,一有变故,便是搏得个粉身碎骨千万也要护她周全。

    只见曲玲珑走到张朝凤近处,柔声道:“张大爷且歇怒,容我说几句话好吗?”

    这“好吗”二字虽然满含求恳之意,却不卑不亢,语调轻柔婉转,语音圆润甜美,任谁也不忍拒绝。众人不由为之所感,均想:“原来这么一位弱女子,胆识竟不减须眉,当真难得。”

    千家生却将一颗心提到嗓子眼儿上,生怕她突遭不测,双眼紧盯着张朝凤的一举一动,掌心早握出汗来。

    张朝凤稍一愣神,道:“姑娘有话但说无妨。”

    曲玲珑深施一礼,道:“此事因我而起,与这位小二哥无关,你要责罚便责罚我好了,放过他吧。”

    张朝凤道:“是他自讨苦吃,干你甚事?”

    曲玲珑道:“我若不问,他自不答,便不会说出那些让你生气的话了。都是我不好,非要问些不关紧要的闲事,我这里给你陪个不是。”说着又深施一礼。

    张朝凤哈哈大笑道:“姑娘一片救人之心张某焉能不知,叵耐那厮如此恶言相谤,怎能饶得他过?”

    曲玲珑道:“就算是这位小二哥错了,也不过是骂您几句恶言,你也依样还他几句便是,要不连我一起骂了,我也甘愿,保证不还口。”

    张朝凤冷笑几声,道:“我张朝凤是何等样人,岂能与这无知小儿做口舌之争?”言下甚是阴狠。

    曲玲珑道:“依您便怎样?”

    张朝凤略一思忖,道:“我张朝凤好歹也算个朝庭命官,享食国家俸禄,岂能不经官司草芥人命?此一点姑娘但请放心。”

    曲玲珑道:“如此最好。”

    张朝凤道:“我的意思不过是把这个市井无赖带到公堂,判他个诽谤朝庭命官之罪,依律处置便了。”

    曲玲珑道:“既是如此,我便随张大人前去衙门,也好做个证人。”

    千家生一听,连声叫苦,心道:“曲姑娘太过单纯,中了奸人之计了!张老儿分明要捉拿曲如钩,你跟了他去,不是正好成人质了吗?”伸手猛击几下额头,暗责自己误事,心下更不敢有丝毫松怠,一根神经兀自绷得极紧。

    果然听得张朝凤大笑道:“这位姑娘如此顾全大局,直令张某汗颜。姑娘既有此片心意,张某焉敢不从?只是委屈姑娘了。”

    曲玲珑道:“委屈谈不上,只是耽误了我一些时辰,不过不打紧,明日起个早,补回来就是了。”

    坐在那边的千家生心里没了头绪,只顾着急,想出言阻止,又无确实理由,一时全无主张。只听得曲玲珑说道:“张大人莫急,待我取了琵琶便随你去。”

    曲玲珑便转身摸索走到千家生身旁,道了声相扰,拿了桌上琵琶便欲离开。千家生也是一时情急智生,大声叫道:“各路英雄好汉,今日之事,诸位均可为证,不如同去官府分辨个清楚!莫教这位弱女子独担风险,显得我等无用!”

    众人本来早已 愤然,但碍于朝庭脸面不想多惹是非,一时却也不便发作,这时听得千家生如此一说,顿时激起群愤来,便似黄河决了大堤,一发不可收拾,早有人起身附和道:“这位兄弟之言正合众意,我等这便前去。”

    又有人十几个人先后起身,呼啦啦地围了过来,有的道:“官府里的人也是一般头脸,须没有三头六臂,怕他甚鸟!”

    有的道:“我等侠义中人,理当路遇不平拨刀相助,方显本色!”

    有的甚至张口骂道:“有本事冲着大伙来,却只顾对付一些老弱病残,当真无耻已极,哪里算得上‘神捕’了?”

    有的则戏谑嘲笑:“我看不是‘神捕’,应反过来叫,只知‘补肾’,阴气太盛,气血上涌,自然不顾体面。”……

    张朝凤心下大怒,便欲发作,但见对方人多势众,对他有恃无恐肆无忌惮,量他本事再大也不敢轻举妄动,一时站在当地不知所措。

    站在后台的店主初见张朝凤折辱店小二,慑于他的威严始终不敢上前解劝,此时见众人出口助言,已无惧意,当下过来打圆场,冲张朝凤一拱手一施礼道:“店家小儿不懂规矩不识大体,口无遮拦放了几个难闻得臭屁,还望张爷您多包涵才是。待老儿将这厮收拿回去,定教他吃些苦头,好歹长点记性。”

    又向店小二道:“还不快谢张大爷的活命之恩?只顾跪着做甚,等死不成!”他毕竟老于世故,较多心计,这一说,倒好似张朝凤已不再和店小二计较了。

    那店小二兀自战战兢兢,颤声道:“多谢张大爷不杀之恩,便似再生父母,永铭在心……”又一连磕了几个响头。店主过来扶他起来,携手便要离开。

    张朝凤平时作威作福惯了,官府宠若娇子,同僚敬若父母,几时受此冲撞遭此奚落?本来他一开始就想重重教训那店小二一番,却未料那曲玲珑竟不知深浅地自投罗网,心中一得意,便将店小二之事暂搁一边,且理大事;眼看事成,却谁知众人出言相辱,心中越想越气,一团怒火愈燃愈旺,哪里按捺得住?

    突然大喝一声,张朝凤劈手抓起店小二,举过头顶,叫道:“莫非我张朝凤今日受此大辱便就此了结了不成?”

    也不顾众目睽睽,照着店门口狠力一掷,那店小二的身躯便夹着呼呼风声如草包般直飞出去,去势迅捷,势必筋骨俱碎,哪里还有生还之望?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