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跟踪

章节字数:2938  更新时间:12-08-20 22: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那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离店不久的曲玲珑。

    千家生竟有些激情涌动,直想上前道说离别之苦。虽相别不足半个时辰,然则几经生死,平添许多沧桑,恍如隔世。只是不知曲玲珑为何去而复返,又带了这许多人,一时领悟不得,怔在当场。

    众人也都疑惑,站着不动,互递眼色相询,然皆不尴不尬地摇头苦笑。

    人群很快靠近,千家生也不顾男女大妨,将软剑归削,上前拉住曲玲珑的手道:“曲姑娘如何却在这里?”

    曲玲珑却懵懵懂懂,一双美目直盯前方,道:“敢问公子是……”

    千家生顿感失望,犹如一腔热血突遭一盆凉水兜头浇来:他对人家千思万想,时时难以忘怀,人家却连他是谁尚且不知。不过,他很快便释怀:是啊,他千家生不过是人来人往中的一个过客而已,来处来,去处去,萍水相逢,得一良晤已是前世修来之福,何敢再希冀其他?便坦然道:“我是千家生。”

    曲玲珑一听,笑逐颜开,一双纤手紧紧握拄千家生的手,琵琶却不知哪里去了。她惊喜地道:“千大哥,原来是你!怎么你也在这里?这是什么地方?”

    一个“千大哥”把千家生叫得神魂颠倒,心里暖融融的,便觉先前所受委屈、误解、凶险都不足挂齿了,仿佛倒是荣幸,倒是福气了。他道:“这里便是星月客栈,曲姑娘不久前刚离此而去,却为何又回来了?”

    曲玲珑一脸茫然,道:“我却不知,都是他们教我走的,说是有大事要商量,却未觉到又回到了这里。”

    千家生暗暗叫苦,知此“有大事相商”又是歹人诡计,有心说与她听,又恐她担忧,反正事已至此,说了也是枉然,不如不提。

    那十几个人却原来和在场众人尽都相识,其中还有适才与千家生交过手的张朝凤及几个军汉。

    千家生拱手道:“张大人别来无恙!”

    张朝凤瞪了他一眼,转看其他。

    无为不知情由,上前问道:“诸位此欲何为?”

    众人面面相觑,均不作声。

    无为又问张朝凤道:“适才正有事请教张施主,却不辞而别,此时去而复来其因为何?”

    张朝凤口中讷讷,脸涨得通红,低下头去半晌无语。

    无为又转向一名年轻后生问道:“小云施主,你怎么不相随尊师薛大侠左右,跟着众人何处贵干去了?”

    这位年轻后生年约十八九岁,身材瘦长,臂膊单薄,却脸大如盘,鼻直口方,憨态十足。他是黄山派掌门薛颂今的关门弟子姓云名泉,天资愚钝心直口快,听得无为问话,不假思索便道:“回大师,我奉师父之命……”

    人群中一个五十多岁的青衫老者顿时变了脸色,不住地给他使眼色,要他住口,一边故作捂口咳嗽之状以遮窘态。此人正是薛颂今。

    云泉却不知其意,只顾说道:“我奉师父之命,瞒着众人,偷偷紧随那位曲姑娘而去,想找个合适的理由将她劝回,以助我等对付‘青锋剑主’之用……”

    千家生听到此处,不禁好奇,问道:“曲姑娘与那‘青锋剑主’又有何干?”

    云泉看看众人,又看看师父,只见薛颂今在那里咬牙切齿,嘴唇不住地发抖,恼怒非常,便想出几句恭维师父的话来,道:“师父料事如神,早听得那曲姑娘的哥哥是曲如钩,便知和那‘青锋剑主’必有联系。”

    千家生更觉糊涂,便脱口问道:“何以见得?”

    云泉吞吞吐吐地道:“师父料事鬼神莫测,岂能为我辈所知。”再瞅瞅师父,自知师父必然大悦,却不料薛今更加恼怒,心中失了主张,不敢声言。

    一旁的张朝凤忍不住插嘴道:“飞天大盗曲如钩半年前横空出世,锄杀无辜,屠剿良民,罪名昭著人尽可诛!然官兵捕盗难近其身,武林侠士莫敢争锋,皇恩浩荡法海无边,何至容他如此嚣张?只因他所使的正是横行霸道的‘青锋剑法’!不仅如此,他所使的兵器也正是‘青锋剑’!”

    此语一出,众人都附和道:“正是正是,要不早将他碎尸万断了!”

    曲玲珑听得悚然心惊,暗道:“看来,哥哥确然做了不少坏事,这可如何是好?这些人与他苦大仇深,岂肯甘休?到时真要将他……碎尸万断吗?”浑身不由一阵颤抖。

    千家生却想:“他们前番诬我与那‘青锋剑主’有关系,此时却连曲姑娘也沾上了嫌疑,这是从何说起?怎么这些人说话做事全没个来由?从前听师父说,江湖恩怨永无了断,渺渺无期,看来非虚。师父若知今日之事,必定责我多管闲事,横遭祸患也是活该!然而曲姑娘单身弱体,我又怎能忍心见她任人欺凌?”看了看曲玲珑,见她面色惨白,嘴唇发紫,知她心中害怕,忙将她的双手抓紧,给她点心理支援。片刻之间,主意已决:“今日之事全由我鲁莽所致,若曲姑娘因此遭甚不测,便是拼却性命不要也要护她周全!”却忘了自身早是众矢之的,生死已在他人之手。

    无为和尚一脸高深,向众人道:“闲言休叙,且谈正事!”众人肃然,又向云泉道:“小云施主,接下来如何呢?”

    云泉支吾半天,终于开口道:“我跟着曲姑娘一气行出两三里地,至一深林处,见她坐在一根树桩上歇息。我正要上前劝她,不料林中早走出两人,看时,是大漠派的弟子杜剑宗和易锦绣师兄弟俩。我便伏下身体观察动静。只见两人走近曲姑娘的身侧,施礼道:‘曲姑娘可是大侠曲如钩的亲妹妹?’曲姑娘吓了一跳,但听到此言惊喜万分,站起来道:‘正是,正是!你们认识我哥哥吗?’易锦绣道:‘令兄曲如钩与家师极有渊源,交情颇深。巧得很,不久前令兄到我大漠派作客,盘桓数日告辞要走,家师执意挽留时,令兄却说他正急着找你,不敢耽搁。家师和令兄情深已久,不忍相别,便谴我师兄弟两个出来四处寻你,令兄才得安心宽住。’曲姑娘大喜,问道:‘哥哥现在何处?’易锦绣道:‘便在大漠等候曲姑娘!’曲姑娘急切道:‘距此远吗?’杜剑宗道:‘款款百里行程。’曲姑娘道:‘这便动身如何?’杜剑宗和易锦绣当即说道:‘我兄弟两个正是要带曲姑娘去大漠与令兄相会!本来出来已久,怕令兄等不及先去,我俩自难免师父一番责罚,哪容延误?正当速速起身!’曲姑娘喜极而泣,道:‘好,好,多谢你们!’

    “三人正要动身,忽听得有人叫道:‘我已听得多时,二位休做欺人之谈!’林中跳出一人,高大魁梧,原来是万水帮弟子刘奔,说道:‘大漠远在藏域,距此几千里,二位几时将祖师爷的开山圣地迁到就近百里处?当真功德无量,可喜可贺!’杜剑宗、易锦绣二人不由大惭,顿时恼羞成怒,骂道:‘我派门中家事,何容你一个无知小儿插手?’刘奔道:‘青锋剑主乃武林公敌,怎地便成你大漠派的门中家事了?我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是想把曲姑娘骗到你处做人质以求自保吧?适才在星月客栈时,我见甄嵘在你俩耳边密语数句,你俩便悄然离去,我料知必有诡计,便尾随而来,果然如此!’

    “杜易二人听得对方道破天机,也不再遮掩,道:‘哼哼,便是如此又当如何?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怕也是奉了师命要将曲姑娘挟持到贵帮,向曲如钩邀功请罪吧!’刘奔只说他俩是要拿曲姑娘做人质,他俩却说刘奔是要借曲姑娘请罪,更多讥讽之意。当下话不投机,破了脸面。刘奔虎窜雀跃,指着杜易二人骂道:‘既要当婊子,又要立牌坊,此事古之鲜见。休要装蒜!’杜剑宗道:‘话既已说到这个份上,再相欺隐就有点矫情了,不如直面相见,更合好汉作风!’易锦绣道:‘眼下只有一个曲姑娘,你我却双方皆欲取,你必不肯让我,我也不能拱手送人,总得说道说道!’刘奔自不甘示弱,道:‘好好,你们便画出个道道来,咱们比划比划;便是你俩个齐上,我刘奔若皱一下眉头不算好汉!’易锦绣道:‘刘兄快人快语,正合吾意!大漠派绝非仗势欺人之辈,必不以多胜少。刘兄若赢得我俩任意一人,曲姑娘去留悉听尊便;若不然,有言在先,刘兄可不能阻止我们将曲姑娘带走!’刘奔道:‘正当如此,时辰不早,请快动手吧!’说着拉开了架式。”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