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坤宁宫事件终

章节字数:4040  更新时间:12-08-21 20:3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不一会,门外走进一个穿着粉色宫装的女子,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保养得倒是很不错,眉目间,自有一片柔美的风情,景不动声色的挑了眉,心底冷哼一声,果然是弘历喜欢的那一型,和年妃、慧贤一个德行!当初四哥宠着年妃只是为了年羹尧兄弟手里的兵权,但是弘历这混小子,丫纯粹就是欠抽!只见那女子一进门就对着站在那的明黄色身影福了福身子,帕子一甩,娇滴滴的开口,“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

    “令妃,你怎么过来了,还不快给皇叔请安!”这个令妃也真是的,眼睛长那干什么的,没看见那边还有人坐着吗!令妃被皇帝这么一吼,倒是愣住了,一双美目下意识的看向座上之人,居然让皇上站着他坐着,而且无论衣着发式,都大逆不道之极,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是皇上的叔叔……

    “给皇叔……”但令妃在宫里受宠这么多年倒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即使自己还没有想明白,却也知道这个时候必定是要顺着皇上说的去做,于是立刻福下了身子开口请安,只是尚未说完就被打断。“砰——”一声,景手中刚换上的茶杯顿时砸在令妃面前,四溅的碎片让那娇弱的女子花容失色,景狭长上挑的桃花眸微敛,却是看也不看她一眼,“弘历,本王离开不过二十年,你脑子里的那点东西,就都让狗给吃了是吧?什么时候,区区一个奴才,也能对着本王叫一声皇叔,你当我爱新觉罗?胤祥,是那么掉价的吗,啊嗯?”

    “皇……”乾隆这次是真的被吓到了,皇叔居然连他自己的名字都报上来了,可见是真正气得不轻,可是不等他有什么表示,景便已经撇过眼去不再看他,“你就是那魏氏?听说,你和这两个奴才是亲戚,本王今日一见,果真不愧是一家人,啊嗯~至少,你们这眼睛,长在那都不是用来看东西的,是不是!”

    一屋子的人都默了,完全不知道这位爷又是为什么在发飙,小燕子被永琪死死地按着,才没有发出声音,只是看到温柔美好的令妃娘娘被那个可恶的王爷欺负,气得浑身发抖,拼命挣扎,想要跳出来给她的仙女娘娘解围,可是,刚刚才听到了那位爷自报家门的永琪,是绝对绝对,不会给她这个机会了,开玩笑,就算他爱新觉罗?永琪脑子再抽,他也绝对不敢去挑衅那个即使先皇登基也没有因为避讳,而和其他王爷一样,将名字中的“胤”改为“允”,曾被圣祖皇帝亲封为镇国太子却连皇位也不要跑去辅佐先皇,更是一连被三位皇帝亲封为谒礼亲王,教养了皇阿玛和那拉皇后,先皇驾崩后虽出使大不列颠,却依旧手握大清虎狼之师的圣祖皇帝十三子,爱新觉罗?胤祥啊……

    “王……王爷……臣妾知罪,请王爷……责罚……”令妃这次是真的很想晕过去了,虽然她只是个包衣出身的奴才,可是当初跟在孝贤皇后身边的时候,可没少听她叨念这位十三爷啊,要知道,孝贤在宫里,虽不及慧贤皇贵妃得宠,却始终是皇上最尊重最亲近的人,手握后宫大权,就算是慧贤,也不敢公然与之抗衡,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偏偏嫉妒着那并不受宠的娴妃,不仅仅因为娴妃顶着满清第一美人的名号和相貌,更因为娴妃,是由那位爷,一手教养出来的,如同女儿一般的存在,那样的殊荣,除了娴妃的表妹雁姬之外,真正是普天之下独之一份,就连皇上也曾经为那位爷对娴妃和雁姬的宠爱而羡慕不已,足以见得,在皇上心目中,这位王爷的地位,到底有多重……

    “哦~知罪?那么你倒是告诉本王,你知的,是个什么罪?”纤长白皙的指尖支在尖削的下颚,不经意间划过那蔷薇般娇艳的唇瓣,景一幅慵懒的模样,顿时让他身后的银发男子呼吸一滞,心跳加快……“臣妾……臣妾……”令妃有些手足无措,水漾的双眸可怜兮兮的看着站在一旁的乾隆,却发现她英明神武的皇上此刻正垂首听训,压根就没在看她……

    “在本王面前,你只有自称奴婢的份!本王看你根本就是存心不思悔改,来到这坤宁宫,却视这六宫之主为无物,本王的娴儿,是这样让你们来无视,来羞辱的吗,啊嗯?弘历,当初本王离去之时是如何告诫于你,而你又是如何答应本王的,如今,言犹在耳,可是你的所作所为,却让本王怀疑,你究竟是不是当初本王一手教出来的爱新觉罗?弘历!本王绝不承认,曾经教导过你这样没有脑子没有记性无情无义的东西!”景今天发火的次数,绝对是他这辈子的一个新纪录,奥古斯丁站在他身后,无语望天,果然……脑残是无敌的吗……

    “十三叔——”被骂成这样还没有反应,乾隆就不是脑抽,是脑死亡了,于是也顾不上这坤宁宫还有那么多人在,乾隆高大的身躯顿时跪倒在地,惶恐不已,“不不——十三叔,弘历知道错了,求您,不要否决我,弘历是十三叔一手带大的,如果连您都否决我,我就真的无地自容了,是我的错,是我鬼迷了心窍,才会这样对待景娴,我对不起景娴,对不起十三叔二十多年的教诲,弘历,愧对皇阿玛,愧对列祖列宗……”

    爱新觉罗?胤祥,这六个字对于乾隆来说,不仅仅是一个名字,一个符号。那是一个咒,是一座山,是一道坎,一个他永远也抹不去的咒,一座他永远也越不过的山,一道他永远也迈不过去的坎,可是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爱新觉罗弘历,崇拜着那个人,他的每一句话,对他,都是一个咒,若是被肯定,他就会觉得,他的存在是正确的,他是成功的,可若是被否决,那么,他就没有存在下去的意义!

    “……”景少,乃这个可疑的停顿是什么,是什么啊喂!果然您老人家还是被乾隆突如其来的穷摇台词给shock到了吧,对吧!!“弘历,本王从没有像现在这般怀疑过自己,教出来的女儿连一帮奴才都治不了也就算了,教出来的侄子却连自己的女人都不去保护,一天到晚跟这些不知所谓媚上惑主的奴才混在一起,难道说,你的眼睛也瞎了,脑子也坏了,啊嗯?”景冷冷的睥视着跪了一地的人,周身的气息无比冷冽,“今日之事,本王再不会插手,但若是你不给本王一个满意的结果,那么,从今以后,你也就不要再和本王牵扯上什么关系了!”

    景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容嬷嬷,“容昕,照顾好你家主子,若再有差池,本王就让这坤宁宫所有的人,陪葬!”“是,王爷——”“另外,这坤宁宫的侍卫,本王会亲自挑选,本王的娴儿,不需要那种吃里扒外的废物!奥丁,回府!”“是,大人。”

    “奥丁……”“大人?”走在御花园里,闲心漫步的景怏怏的开口,其实并不是他故意要装作苍白无力的样子,而是当初,在综漫一行的时候,他的身体受到了严重的损害,即使后来接任了神职修复了身体,却也已经习惯了,再没有恢复当初那恣意张扬的语调,只是那早已深入骨髓的华丽与骄傲,却是再怎么样,也无法改变的。

    “本大爷一直以为,自己只是回到了清朝,所以,当初才会那样的,那样的激动,不顾一切的跟着康熙南北征讨,皇位什么的,本大爷才不在乎,只是,那样纵横疆场开疆拓土的心情,却是多么的难得,再也不会有了……可是,本大爷却直到现在才发现,这根本,就只是个脑残横行的世界,还珠格格……”景狠狠地噎了一下,一双恢复了本来色彩的银蓝色桃花眸异常纠结的看着自家的执事,“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违背常理的东西存在?!”

    “大人……”奥古斯丁抽了抽嘴角,他家的大人啊,头脑发热跑来穿越,却连穿越的地方都没有搞清楚,好吧,他压根就是闭着眼睛随便选了个地方,可是,却在待了几十年之后,发现自己兢兢业业打下来的江山,被几个脑残破坏殆尽,知道真相的时候,大人急昭他前来,当时他家大人的那个脸色啊,那可真叫一个精彩啊,几百年都没有见过大人那么丰富的表情了,不管怎么说,脑残们,至少你们这个干得不错……

    “其实大人您也无需纠结,要知道,这个世上还能有什么,比看着让自己不好过的家伙们不好过,更令人心情愉悦的事情呢?既然已经来了,不好好愉悦一把自己,怎么过意得去呢~”奥古斯丁,你果然是这世上的腹黑第一人,鬼畜中的极品,忠犬中的一流,你说说,这么恶毒又令人欢乐的主意你都能想得出来,实在是太油菜了!

    “本大爷明白,不然刚才也不会故意放他们一条活路了,这几个人,要是现在就弄死,实在不符合本大爷华丽的报复美学,太过便宜他们,本大爷可是会寝食难安的!”好吧,景大爷,我明白了,这才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执事的经典教案……“但是,本大爷决不允许任何人在我面前放肆,所以,下马威,是绝对有必要的!本大爷要让他们,把不能得罪本大爷的这一条,永远的,刻在骨子里!到死也不敢忘!”“呵~大人说的是!”

    “兰公主,您可别这样了,还是早些回去吧~”前面的花丛里,突然响起一名老嬷嬷的声音,还隐隐有着女子哭泣的声音,景和奥古斯丁互看一眼,轻轻走了过去。“可是,嬷嬷,皇额娘现在这个样子,你要我怎么不难过?我又不想在皇额娘面前哭哭啼啼的惹她伤心难过,要是加重了皇额娘的病情,我,我……”

    “唉哟我的兰公主唉~您就别伤心了,娘娘要是知道了,非得难过死不可,就是齐王爷和王妃娘娘,也会怨奴婢没有照顾好您哪!”走过一个回廊,景和奥丁便看见前面的亭子里,坐着一名十五六岁,穿着粉蓝色宫装的漂亮女孩,“崔嬷嬷,你不要担心,兰馨明白的,兰馨虽然不是皇额娘亲生的,齐王府没了之后,兰馨也什么都没有了,可是,皇额娘却一直使我如己出,一点都没有介意,皇阿玛虽然也疼我,可是却偏偏和皇额娘闹成那个样子,那个还珠格格,皇阿玛那样子的宠着她,这是把皇家众姐妹的颜面,置于何地呀……”

    “兰姐儿唉,这话可不能说呀,在这皇宫内苑的,哪儿没有个一双两双的耳朵,要是被有心人听见了,那可如何是好哟!”“呜……嬷嬷……我该怎么办,要是皇额娘有个什么事……呜呜呜……我也活不下去了……嬷嬷——”“不会的不会的,娘娘洪福齐天,一定不会有事的!主子您就放宽心吧!”

    看着亭子里相拥而泣的主仆俩,景挑了挑眉,“弘历那小子,竟还没有一个女娃看得清楚,我该说,不愧是景娴教养出来的孩子么,啊嗯~”“那也是大人您的影响无边弗远~”“……”“不过这么一来,本大爷似乎又看到好戏开场了,梅花烙,这世上难道真的会有如此极品的存在么……”喂喂,我说景大爷,您之前那个可疑的停顿是什么,是什么啊喂,果然即使过了这么多年,您对于执事君的这个忠犬无我状态还是接受不能,对吧,对吧!!不过有句话吾辈得提前跟您打声招呼,这世上,还真就有这么极品的存在,您得做好心理准备,到时候要是被恶心出个什么三长两短的,吾辈概不负责……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