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长亭外乾隆的悔悟

章节字数:3384  更新时间:12-09-03 11: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弘历,你想清楚了么,就算本王同意你的观点,你的宝贝还珠格格,不会有那份心去蓄意谋害皇子,但是事实上,她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你的儿子和女儿全都陷入了险境,所以说,你到现在,还是打算一意孤行的护着她么,啊嗯~”接过阿布卡递上的茶盏,景好整以暇的看着站在亭子外面明显有些茫然的乾隆,缓缓勾起了唇角,总算勉强还是有些清醒的,知道茫然也是好事,至少说明他已经开始动脑子,不会凡是都只听一面之词,凭着感觉做事了!

    “皇叔……”乾隆张了张嘴,只觉得喉咙干涩的厉害,半天才挤出两个字,稍稍有些焦距的眼神落在景身边的阿布卡身上,看着他们父女俩毫无隔阂的默契与关怀,仿佛看到了当年站在皇玛法身边的自己,那个时候,无论是皇玛法也好,皇阿玛也好,虽然都不是善言辞的人,却真正是爱护着自己的,就算是再不喜欢的孩子,就好像皇阿玛当初废了三哥,他以为是应该的,毕竟三哥做了那么多让阿玛伤心的事,可是现在想来,阿玛那时候,整个人仿佛一夜之间老了许多,总是怔怔的对着三哥的屋子出神,他又怎么可能是真的不伤心,不难过,那毕竟是自己的儿子啊!

    曾几何时,乾隆一直以为他的皇阿玛是这世上最冷漠的人,可是他现在发现他错了,最冷漠的那个,不是他的皇阿玛,而是他自己,虎毒尚且不食子,可是自己,却是一句话骂死了一个儿子,若不是皇叔回来,只怕老三也……永璜走的时候,自己可有哪怕当初皇阿玛舍弃弘时时百分之一的伤心,只怕心里还在埋怨永璜的不中用吧!现在想想,那个时候的自己,怎么竟然就能冷漠成那个样子?!永璜永璋再怎么样,那都是他的儿子啊!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什么时候他竟变成了这个样子!乾隆只觉得自己心下一惊,在心底连连摇头,不对不对,那不是他,那不是他!!!他是最受圣祖和先皇喜爱的宝亲王弘历,他是唯一一个由十三叔一手教养出来的皇子,他绝不应该是那样的!!!那样的他,简直比当年的三哥还要混账,他……究竟都干了些什么……

    “十……三叔……”看着他眼神渐渐清明,景挑了挑眉,勾起了唇角,“怎么,都想清楚了,老四。”弘历睁开眼,只觉得眼前一片清明,只是方才回忆中的一切,都恍若隔世,只是一抬起头,看到面前那容颜依旧的十三叔,他缓缓的,勾起了唇角,露出了这么多年来,唯一的一次,骄傲而张扬的笑容,“是的,十三叔,侄儿,已彻底清醒了。”那般的自信而骄傲,那是只在他还作为宝亲王在谒礼亲王府时,才能见到的模样,这样笑着的乾隆,让周围的所有人都在一瞬间生出了一种,他突然年轻了许多的感觉,笑起来时那眉眼神态,却是和亭子里淡笑喝茶的那一位,那般的神似……

    “既是清醒了,那么,这件事你便自己看着办吧,本王累了,左右今日也上不成课,你们便各自散了吧。”“臣等恭送王爷。”一干子皇子阿哥们赶紧的跪下目送景一步一步的离开他们的视线,然后似乎大家都没有就这么散了的意思,只是出乎意料的,乾隆也没有对他们摆明看戏的意图加以呵斥,只是视线从诸位阿哥身上来回扫了几遍,便又落回一旁的小燕子身上,爱新觉罗家遗传的狭长凤眼微微眯起,一股子危险的气息就这么蔓延开来……

    乾隆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还珠格格,心里也在暗自惊叹,自己究竟那时候是哪根筋搭错了,居然被令妃一句“鼻子眼睛都像皇上”这么一说,就把她给认下了呢!还有永琪,突然出现在围场的来历不明的女子也敢带到皇上面前,这要是个刺客呢?!他是不是真的就打算“试看今日围场,是谁家天下”了!还有福家那俩狗奴才,都什么玩意!什么叫“皇上那臣就不客气了”,你不客气个什么东西,不过是个奴才,也敢在皇上面前装爷!阿布卡说得对,这俩狗东西,就应该直接送去敬事房,让他们这辈子都跟爷这个字说再见!

    “皇……皇阿玛……你,你怎么了……”直觉系的某只鸟就算再蠢也觉得事情不太对劲了,皇阿玛看自己的眼神,怎么那么像按个时候看皇后的眼神呢!难道说皇阿玛这次,真的生气了?可她真的没干什么呀!就算她把桌椅弄坏是不对,可是也没谁真的受伤了嘛!皇阿玛干嘛还这样啊!都是那个王爷的错!都是他把皇阿玛教坏的,讨厌的家伙,下次姑奶奶一定要整死你!

    “你那是什么眼神,怎么,你还有委屈了不成,啊嗯!”下面的几人顿时一愣,皇阿玛这语气,怎么那么像……那位爷……不过皇阿玛不是一向宠爱偏袒这位还珠格格的吗,怎么这回这口气,听着那么渗人呢?可是偏偏有人不这么想,一听到乾隆问她是不是有委屈了,她立马就在心里乐开了,脸上却摆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扯着乾隆的袖子就开始诉苦,“可不是嘛皇阿玛!他们每天都嘲笑我,我功课不好,又不是我故意要这样的!可是永琪功课做得那么好,他们又都排挤他,还处处欺负尔泰,尤其是那个王爷,他一到上书房就把尔泰打了一顿,还把他赶到外面去,可是他们没一个站出来的,还处处为难尔泰,欺负他,您说他们是不是很过分!”

    小燕子说着,也不等乾隆接口,便又继续历数自己的委屈,“我就是不识字嘛,跟不上他们,还要被嘲笑,皇阿玛~~~你就可怜可怜我,不要让我去上书房了好不好嘛~~今天他们都那么晚才到,居然也没有人通知我,害的我一个人在院子里站了好久好久,我真的只是无聊才会去碰那些桌子椅子的,我只是想开个玩笑嘛,谁知道……好嘛~皇阿玛,这件事我知道我做错了,可是他们又没有谁真的受伤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我保证下次再也不会做这种事了!真的!您要是真的还生气,那……”小燕子眼珠子一转,继续可怜兮兮的看着乾隆,“那您就打我一顿吧!只要您别再生气了!”

    通常这个时候,如果是平时的乾隆,或许就真的被小燕子给深深的打动了,这是一个多么为爹考虑的孝顺女儿啊,自己怎么还舍得打她呢!于是必定是小燕子又一次的化险为夷甚至还会更加得宠,而乾隆的行为必定又会狠狠的伤了所有皇子阿哥们的心,这么想着的乾隆眼睛又是一眯,唇角勾起的动作怎么看怎么像十三爷,“小燕子,你说真的?”小燕子自然是拼命点头以示诚意,心想着皇阿玛现在一定感动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心里那个得意啊,永琪你看,就算没有你们和令妃娘娘求情,小燕子我也一样能让皇阿玛回心转意!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朕不同意岂不是浪费了你的一份孝心!来人,把还珠格格押到坤宁宫,就在坤宁门外,给朕重打五十大板,从今以后,禁足淑房斋,不得踏出一步!”“嗻——”侍卫们仔细确认了这命令却是无误后,全都重重的吼了一声,乾隆一挑眉,额上黑线哗哗直掉,我说你们至于像是被饿了几个月的狼一样兴奋吗!话说小燕子你究竟是天怒人怨到什么地步了啊!

    “皇……皇阿玛——?!”小燕子惊了,这不对啊!皇阿玛怎么会真的要打自己呢!她不过就是这么随口一说啊,皇阿玛不是应该被自己感动得无话可说然后就这么让自己蒙混过关的吗,怎么会突然变得这么快!小燕子懵了,直到侍卫们将她拉走的时候,她才反应过来,然后剧烈的挣扎起来,“皇阿玛——你要干什么,你为什么要打我!我做错了什么啊,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皇阿玛,你不疼我了吗,你不爱我了吗皇阿玛,皇阿玛——”被她一口一个皇阿玛叫得莫名烦躁的乾隆转身瞪着那些动作不够麻利的侍卫,“愣着干什么,还不拖走!把嘴给我堵上,喊什么喊,朕还没死呢!”“嗻,奴才该死!”该死什么呀,其实你们早就想这么干了吧!不然你那手里早就准备好的抹布从哪来的!

    狠狠的发泄过后,乾隆总算是觉得心底好过了些,不知道为什么,小燕子那一声声的皇阿玛,声声都像一把刀子,割在他心上,他的永璜,他的永琮,他的永琏,他的小九小十,还有他的永璟,他的儿子们,或苍白憔悴形容枯槁或尚未来得及长开便已经冰冷的脸,一遍遍的在脑海中浮现,皇阿玛……他也是他们的皇阿玛啊!还有一直被自己厌弃的永璋,如果不是皇叔回来,是不是,是不是也就会和永璜一样,在一片萧索中苍白憔悴形容枯槁的离开他……自己究竟是怎么了,为什么他会如此突然的,将这些孩子,这些明明很优秀的孩子给无视掉了?

    永璋的敦厚善良,永珹的扎实谨慎,永瑢的勤学聪颖,永璇的书画双绝,还有永瑆永璂的天真可爱,为什么他统统没有看到,却如同发了疯着了魔的一般只看到永琪那所谓的博学多才,武艺精进,可是那些现在想来,也不过是些花拳绣腿夸夸其谈罢了,明明永瑢永璇都能做到的,为什么他就是看不到呢?!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朕居然好像瞎了眼睛一样……是谁,是谁总是不厌其烦的在他耳边一遍一遍的说,永琪这样,永琪那样,久而久之,自己眼中,就真的只看得到老五的出色了……乾隆紧抿着唇角,细长的眉目间,渐渐的泄出一片森冷杀意……魏!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