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刑堂问案

章节字数:7788  更新时间:12-09-03 11:3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刑部大牢的刑堂是什么样的,就请大家不要大意的参考电视剧里面宗人府的好了,总而言之就是那么几个词,阴冷,潮湿,挂满了刑具,带着一股发霉的血腥气,刚来大牢才不过一天的福尔康也是第一次来到这里,顿时被这里压抑到凝固的空气窒闷的说不出话来,而同样第一次被带来这里的白吟霜更是吓得双腿发抖,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福尔康,泪盈于睫,长长地睫毛轻颤,仿佛两把刷子扫在福尔康的心头,让他整个心都在颤抖,‘哦,吟霜,不要怕,我一定会保护你的!’……

    十三爷端坐于刑堂中央的书案后,面前放着一份案卷,奥古斯丁立于身后,刘统勋和他的儿子学生分别站在他左右,整个刑堂里,一片静默的凝重。“堂下何人。”将一杯茶全部喝完后,十三爷才慢悠悠的开口,已经跪得两腿发麻的白吟霜抖了抖,娇弱的抬起头,梨花带雨的小脸羞怯的看向堂上之人,只可惜,光线昏暗,距离较远,只能依稀看到一个轮廓,于是挫败的低下头,“民女白吟霜,叩见大人——”

    “唔,怎么又是你……”十三爷状似忧郁的蹙眉,低沉的嗓音透着几许不悦,“大人,我……”白吟霜立刻就要辩解,却被刘统勋大喝一声打断,“谁允许你在王爷面前自称‘我’的!来人,掌嘴!”于是半天,没人动……以十三爷为首的刘统勋,刘墉纪昀等人统统转头看向那个正一脸深情痛惜的看着白吟霜,几乎要落下泪来的福尔康,集体抽了抽嘴角,十三爷低头把玩着手上的扳指,幽幽的开口,“福尔康,福大人,你这是,在等本王亲自动手吗,啊嗯~”

    “什……”突然被点到名的福尔康下意识的想要质问,却在看清台上阵势的时候狠狠噎住了,赶紧跪了下来,“请王爷吩咐——”“唔,合着你刚才是神游回家探亲了去是吧,延清,给这位架子不是一般大的福大爷,重复一遍~”“嗻~王爷有命,白吟霜出言不逊,掌嘴十下!”切,要不是还想看好戏,真想赏她个五十一百下的!刘统勋暗自撇了撇嘴(喂喂杠头兄注意你的形象啊形象!!)

    福尔康和白吟霜相互看了一眼,一个心痛摇头,一个含泪点头,一副生离死别恨不能抱头痛哭的模样,那表情明显得,其实你们根本是把我们这一帮子都当成了死人吧啊喂!刘墉和纪昀两人难得有志一同面无表情的吐槽。“王爷,吟霜她单纯善良,定不是故意对您出言不逊,她是那么的柔弱可怜,您那么高贵那么仁慈,就请您用一颗宽容的心,原谅她这一次吧!”福尔康大义凛然的跪了下来,明明是请求的话语,他却恨不得把下巴抬到天上去,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仿佛你要是不听他的原谅了白吟霜你就是天大的罪人一样……

    “本王的高贵不用你来强调,至于那什么劳什子的仁慈宽容,福尔康,你脑子有病吧,你难道不知道,本王的外号,是冥府之神么?对于连襁褓中的婴儿都可以毫不犹豫挥刀的本王来说,你的这两个形容词,简直就是污辱,啊嗯,延清~”“王爷说的是,像我们这些死人堆里打滚的人,仁慈和宽容可是会让整个国家都陷入危险之中的呢~”刘统勋半眯着双眸掩去了眼底的凌厉与沧桑,啊啊~冥府之神啊,有多久没听到爷的这个称呼了,不过时间也确实过去太久了,他刘统勋这一辈子估计再也没有机会跟着爷上战场了呢,真是可惜了啊,爷说得没错,自己真的,已经老了……

    “既然你不愿意动手,那就给爷边儿呆着去,别杵在这碍眼!”十三爷状似不耐的挥了挥手,让福尔康下去,那边的白吟霜立刻红了双眼,“不不不,王爷,他愿意的,他愿意的,请您不要生气!”然后又转向福尔康,一双水盈盈的大眼睛泪汪汪的看着他,“福大人,请您动手吧……”于是福尔康的心都要碎了,但是他深知这个时候如果他不动手的话,他的吟霜只会更加的痛苦,都是那个王爷的错,吟霜那么美好,那么善良,哦,他怎么忍心!

    十三爷于是大发慈悲的免了福尔康用板子,就让他直接用手甩了白吟霜十个耳光,啧啧,那效果,虽然不一定有板子疼,但是视觉效果和精神刺激觉得不是一个档次的啊~~爽!虽然知道福尔康肯定是假公济私的放水了,但诸位大人还是很好心情的放过了他,接着开始问案,于是发现这案子怎么好像还没开始审呢,白吟霜就被抽得两腮红肿了……

    “白吟霜,巡城御史的案由上写着,你当街殴打宗亲,所以才被关进来的,是否有误。”刘统勋抱着文案公正严明的开口,可是天知道,他那眼睛压根就没往案卷上瞟过。“刘大人,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的!都是那多隆欺人太甚,吟霜她……”“本官问的是你吗,你是白吟霜吗?!谁准你乱插嘴的!”刘统勋才不给他什么面子,直接拿起桌上某位爷喝完的茶杯就往他脸上一砸,只是可惜了,没砸破相,白白浪费了一次机会……刘墉和纪昀在一旁那叫一个扼腕哪!

    “大人……”看到福尔康被叱,白吟霜弱柳扶风的晃了晃,只是看着福尔康的目光已经没有了方才的那份炙热与期盼,柔弱的抬起头看着刘统勋,规规矩矩的磕了个头,“大人,事情并不是这样的,是多隆杀了民女的父亲,民女只是气愤难当,才会忍不住动手的,求大人为民女和亡父做主啊!”白吟霜哭得梨花带雨凄苦难当,仿佛遭受了天大的不幸,十三爷闻言挑了挑眉,“是么,那你倒是说说,多隆究竟是怎样杀了你爹的,要是你能说服本王,也许,本王心情好,会给你这个公道呢~”可惜的是只要看到你们爷的心情就永远也好不了呢~~

    可是白吟霜她可不知道十三爷心里在想什么,她只道是翻案有望了,立刻就添油加醋绘声绘色的把那天龙源楼的事儿全给说了出来,关于多隆是怎么强抢民女,意图逼良为娼的,关于皓祯是怎么英雄救美正义凛然的,关于多隆是怎么恼羞成怒将白胜龄推下楼去的,关于自己是怎么四处奔走筹钱伺候老父可是最终却还是没能将人救回于是伤心欲绝在天桥卖身葬父结果又遇上多隆前来挑衅自己气不过才会对他动手云云,真是说得闻者伤心见者落泪啊,除了一脸伤心痛心忧心的福尔康以外,一干听众皆表示鸭梨很大,因为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的话,或许他们还会稍稍给予一丝同情感动,只可惜,事实与之相去甚远,他们实在做不出福尔康那种高难度的表情,于是最后只能遗憾的放弃……

    “白吟霜,本王接下来问你的问题,你最好如实的回答,否则,”十三爷墨色的双眸扫过刑堂的墙壁上凝结了无数血迹的刑具,缓缓勾起了唇角,“本王会让你知道,欺骗本王,会有什么样的下场的~”白吟霜顺着他的眼神望去,顿时抖得如同风中飘絮,“是……是,民女知道!”“呵~很好~”丝毫不觉得恐吓他人有什么丢人的十三爷启唇一笑,顿时让身边的刘统勋仿佛看到了地狱的镰刀……

    “本王问你,离开龙源楼时,掌柜的给了你多少银两。”“五……五十两……”“那么之后是不是又有人给你送了你银子?”“这……”“说!”“是是是!的确……是有人,送了银子给我们……”白吟霜抖抖索索的说完,十三爷继续问道,“那么,告诉本王,那一百多两银子,你都用哪去了?”“回王爷,当然是……给爹爹看病……”“是吗,白吟霜,不要忘了本王说过的话,本王起码有一百种以上的方法,可以让你说实话~”又是那种笑容,刘统勋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话说今天请爷过来看戏,到底对不对啊口胡!!怎么感觉好像把五十年前的爷又给找回来了……

    结果白吟霜到最后还是招了,虽然墙上的刑具只用了一半不到,但结果还是比较让人满意的,至少我们十三爷身心舒爽了,狠狠地出了口恶气。对于像白吟霜这种女人,无君无父,那么多的银子,她居然一分钱都没有花到白胜龄身上去,虽然她也有四处奔走到处求医问药,但是却从来都是跪着哭着求人家医馆去救救她爹,请注意,是义务的,她从没打算出一分钱!龙源楼和多隆给她的银子,都让她用来给自己享受了,看那小脸嫩的,怪不得扇两巴掌就肿了,看那小手细嫩的,怪不得上个夹棍就废了,至于之后的那些什么老虎凳啊,竹签子啊,就不一一细说了,鉴于动手的人无一例外的是福尔康福大爷这一事实,导致即使白吟霜的实话出来的这么快,十三爷也没有觉得太无趣,横竖他是出了气了,别人怎么样他也懒得管,下次的事,那就下次再说好了,他也没想这么快就把所有的乐子全部结束了~

    于是乎看完大戏的十三爷心情好得连轿子都没坐,换了身跟弘时一个款式的军装就和奥古斯丁两人逛着回去了,当然他们也没忘了之前说的要去多罗郡王扎尔克府上的事儿,于是扎尔克,你悲催了!由于这二十年来十三爷一直致力于清朝的远洋贸易与交往,此时的四九城已经不再对洋人觉得有多稀奇了,也因此十三爷和奥古斯丁这两人大模大样的走在街上也并没有多少人觉得好奇,顶多就是看他们长得过于好看了,多看几眼罢了,当然你得无视这个“几”所代表的数字之巨大……

    “死小子你给我站住——!!”刚走到帽儿胡同,两人就被一道狮子吼给愣在原地,十三爷从奥丁身后走了出来,看着面前的府门皱了皱眉,“怎么回事?”“大人,这家的主人前些日子过世了,留下一个继室和两个幼子,估计是那继室对嫡妻的孩子并不怎么友好吧。”奥丁不紧不慢的回答道,于是十三爷默然,喂喂我说奥丁本大爷才是这里的王爷吧你的消息网是不是也太灵通了点本大爷也就这么随口一问啊喂!!

    “吱呀——”一声门被从里面打开,一个小小的身影从里面跑了出来,身前还护着一个比他更小的孩子,虽然身上穿着的并不是什么精良的料子,却依旧不妨碍他们那尚未长开便已经显露一二的气质和绝佳的样貌,虽然不排除以后会长残的可能性,但是在看到那大一点的孩子的第一眼时,十三爷就乐了,乐得甚至毫不吝啬的露齿一笑,璀璨得几乎要闪瞎随后冲出来的那女人的眼睛,墨色的双眸落在哪男孩身上,眼底满满的全是戏谑的笑意,哟~死小子,爷刚还念叨着要给你好看呢,你就自己送上门来了啊嗯~你丫再趁着爷不在你得瑟呀!让你带坏延清!让你没事老叨叨爷的年龄!爷这回整不死你——

    又玠,你杯具了

    眼前这个虽然只有五六岁却有着与他年龄并不相符的沉稳眼神的男孩,那一身的粗布旧衫,似乎也丝毫无法影响他那过于精致秀美的容颜,即使是在十三爷眼中那万恶的不华丽的月亮头,也没有掩盖那如同月华般的温润气质,不得不说,这孩子拥有着景在这个世界将近七十年的岁月里,所见过的最为精致漂亮的容貌,若是没有遇见他,这个名为钮钴禄善保的孩子,即将要面对的未来,或许早已清晰可见,只可惜……

    “你们是常保的孩子么。”拨开额前散落的碎发,明显异于常人的穿戴发型和俊秀的容颜,都昭示了这两人非同一般的身份,最重要的是,那个黑发黑眸的男子,叫出了钮钴禄?常保的名字。(常保大人吾辈对不起你因为剧情需要不得不让你提前四年领了盒饭Orz……虽然比起奶奶一句话就让叉烧五的老娘愉妃娘娘早死了几十年吾辈实在是愧不敢当但是吾辈还是对不起你啊啊啊……)

    “这孩子成年之后可是要袭爵的,你确定你这么对他们,是明智的么,啊嗯~”没有起伏的嗓音低沉优雅,只是最后的那个尾音却莫名的让小善保觉得极其的熟悉,刻薄的继母早就在被人发现暴行的时候就已经吓得不敢做声,那两人周身那令人不敢逼视的高贵威严,更是让她心生胆怯。“对……对不起……我……”“不用说了,从今天起,这两个孩子,本王接收了,奥丁,回去让苏培盛过来领人。常保的孩子,本王不会让他们留在这种地方。”

    “是的,大人。”奥古斯丁恭敬的鞠躬,小善保保持着护着弟弟的动作抬头看着那一身黑色军装的黑发男子,看着那墨色的双眸中仿若明晰一切的视线,那种莫名的熟悉感顿时让他头皮发麻,整个身子都瑟缩了一下,或许是他的这种表现极大的取悦的某大爷,只见他那淡漠冰冷的脸上,居然勾起了一丝戏谑的弧度,“那么,期待我们的稍后再见……”转身之前,小善保看到那蔷薇般的薄唇轻启,似乎是说了什么是的,那唇形,好像是在说……呃……游街?!(其实是“又玠”,李卫的字,我只能说,即使死了又投胎但依旧又一次被某大爷盯上的倒霉孩子,你注定要杯具了……)

    果然那两人离开没多久,一个脸和身子都圆滚滚的看起来很喜感的公公便带着一帮官员来了,办理完相关的手续证明后,小善保一脸纠结的看着自家继母一脸嫁女儿的表情欢天喜地的把他和和琳送出了门,还说了一大堆他长这么大都没从她嘴里听到过的关心话语,然后他就抱着和琳头也不回的坐上了那个叫做苏培盛的太监带来的轿子,坐在平稳敞亮极具奢华气息的轿子里,抱着小和琳的善保再一次的感觉到了那股诡异得快要让他抓狂的熟悉感……

    “大人,您心情很好。”走在前往多罗郡王府路上的奥古斯丁在沉默了良久之后突然开口了,前方的十三爷脚下一顿,随即毫不吝啬的勾起了一边的唇角,墨色的眼眸带着丝丝笑意,“唔~发现了吗……嘛嘛~这也是没办法的吧……毕竟……”像又玠这么好玩又经折腾的家伙,这世上可真是不多呀不多~更何况这小子现在换了这么一副完全符合大爷他华丽审美观的皮相,不放在自己眼前实在是糟蹋啊糟蹋~

    “是吗……我知道了,大人。”可是大人……这还是您第一次……主动的想要找回一个人呢……很久很久以前,当哈利他们一个一个的离开之后,您不是没有特地去见过他们的转世,可是每一次,您都忍住了,只要看着他们平安顺利,您就会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虽然每一次,您转身时候的表情,都平静的让我忍不住想哭……不管怎么样都好,只要有人能够让您不那么寂寞,不管什么,我都愿意去做啊……

    “奥丁,不要露出那种表情,本大爷,没事。”微微蹙起了眉心,执事君俊秀的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都逃不脱某大爷完美的洞察力,“不管有多少人离开了,不管还有多少人会离开,至少本大爷知道,我的身边,你们永远都在。”“我知道……我知道……”奥丁低声轻喃,就是因为比谁都清楚,那种看不到尽头的生命有多么的寂寞,所以,才会那么的不顾一切,想要让您快乐啊!

    到扎尔克府上的时候,两人正好遇上了刚喝完闷酒回来的多隆和皓祥,皓祥因为在自己家里不得重视,又只有多隆一个朋友,于是就经常到多罗郡王府做客,扎尔克夫妻俩倒是对他比对自己儿子都好,比起那个脑子被驴踢了的硕亲王,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看到自家门前站了两个外国人的多隆正疑惑的想要找人问清楚时,那一身黑色军装的黑发男子却突然转过身看着他们,一张在墨色长发与军装的映衬下显得愈发苍白的俊颜,顿时让多隆两腿一软,五体投地,“奴才多隆,给王……王爷请安,王爷吉祥!”

    皓祥虽然不知道那是谁,但是见多隆跪了,身份还不如多隆的他也赶紧的跪在了多隆身边,“奴才富察皓祥,给王爷请安,王爷吉祥!”正巧这时候扎尔克听了底下奴才的汇报脚底生风的迎了出来,十三爷抬了抬手指,“都免了吧,里面说话。”说完便带着奥丁转身进了府门,扎尔克狠狠的瞪了门外的多隆一眼,“回头再收拾你!”转眼又笑盈盈的看着皓祥,“唉呀皓祥来啦,快进来说话!”于是多隆宽面条泪泪奔,阿玛啊,究竟谁才是你儿子哇!!

    穿过花厅,一行人在郡王府的大书房里落座,多隆和皓祥两个小辈自然只有站着的份,至于奥丁,你想让他坐那是不可能的,那会拉开他和他家大人的距离的!“爷,您让我查的事,我跟傅恒说了,结果也有了,只是这事……”扎尔克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局促不安的站在那里的皓祥,欲言又止。十三爷端着茶盏抬眼看了一眼传闻中跟多隆一样提不上手的富察皓祥,只见他高眉深目,样貌俊朗,只是肤色不如多隆和皓祯那般白皙,泛着淡淡的蜜色,比起京中这许多白面团似的八旗子弟,却是有着几分令十三爷十分欣赏的痞气和匪气,虽然这一切连同那眼底的凌厉都被他很好的掩藏起来,可惜想要瞒过十三爷的眼睛,那是不可能的!

    “但说无妨,无论结果是什么,一切,自有本王在。”扎尔克一听这话就知道爷这是把两个小的也纳入保护范围了,顿时喜不自胜,眉开眼笑,“奴才谢爷的恩典!”自家的孩子他是不担心的,大不了皇上生个气夺了他贝子的头衔,可是好像那孩子,一个弄不好,可就是……“爷,这件事要想彻底弄清楚,还得等傅恒过来,他是负责调查的,我已经派人去请他过府了,估计马上就到。”“嗯。”放下茶盏看了一眼站在那依旧局促不安的两小,十三爷挑了挑眉,“都坐吧,今儿这事,本王既然打算让你们知道,日后出了什么事,也自有本王替你们周旋,拿出点满族爷们的气势来,别一副胆小如鼠的样子,你们真以为就你们那点子道行,能骗得了谁,啊嗯~”

    被那淡漠如水的墨色眼眸扫过的两人顿时汗湿重衫,多隆转眼看了看同样面具碎裂的皓祥,两人低下头挫败的叹了口气,居然就这么被一眼看穿了,他们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和演技……“奴才该死,请王爷恕罪!”“都起了吧,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当初本王的四哥可是比你们能装多了。”呃……一屋子的人嘴角眼角一起抽,开玩笑,爷您的四哥是谁,那是先皇啊先皇!就是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也不敢说是啊!

    十三爷这边一杯茶还没喝完呢,那边就已经通报说傅恒到了,不一会儿管家便引着傅恒到了书房,傅恒见了正厅坐着的十三爷,恭恭敬敬的行了礼,起来之后看到在场的人数时,稍稍愣了愣,尤其是在看到皓祥时,表情甚至扭曲了一下,“王爷,今日之事,事关重大,是不是……”“不必,此事既与他们有关,他们便有权知道,你只管说你查出来的真相,其余的,无需多虑。”“是!”傅恒闻言心知王爷这是打算要保下皓祥的了,毕竟还是富查家的孩子,既然爷开了口,他也就放心了。

    于是一个下午的时间就在傅恒井井有条的讲述中,结束了,离开郡王府的时候,皓祥还处于完全彻底的迷惘中,多隆陪在他身边,白白嫩嫩带着点婴儿肥的可爱脸颊上,早已没有了平日里的流气笑意,一脸严肃愤慨的他,看上去倒是颇有当初扎尔克刚刚参军时的那分气势,交待了傅恒和扎尔克几句之后,十三爷便带着奥古斯丁回府了,看着那夜幕下一片昏沉的紫禁城,十三爷缓缓挑眉,山雨欲来,风满楼啊……

    “十三叔,您回来了。”刚到了府门,就看到门外两道修长的身影一左一右的候着,有着几分相似的两张脸,大相径庭的衣着发式,不是弘时和弘昼又是谁呢?想必是听说了白天的事,特地赶过来卡看情况的吧,毕竟,这可是这么多年以来,他第一次将男孩子收养进府呢,这两小子会有好奇也是正常的吧,只是苦了紫禁城里的那一只,恐怕也是好奇得不得了,可是却偏偏无法出宫,现在指不定在哪抓耳挠腮呢!(景娴:爷,您要真那么想知道您就出去看看吧,别老在臣妾面前晃悠成么,我眼晕~)

    偏厅里,当苏培盛将打点妥当的善保和和琳带出来的时候,看着善保那张精致姣好的小脸和他通身沉稳有礼的气度,弘时和弘昼的心里其实是有那么一瞬间闪过了一丝不怎么CJ的念头的,以为爷这是打算玩养成呢,眼前的这个孩子,在这方面确实有的是资本,不过……两人思来想去,最终还是本着对于生命安全的考虑,把这个念头给掐灭了,十三叔没有子嗣,不过是收养两个孩子玩玩,这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啊,对!就是这样!

    “好了,人你们也见了,爷今儿个也乏了,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别杵在这儿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嗻——”“知道了,那么皇叔,我和弘昼就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给您请安。”弘时弯腰鞠躬,然后和弘昼两人有志一同的从身上摸了两个盒子出来,放到善保和和琳手上,“这是见面礼,那么,明天见了,小善保,小和琳~”唔~多么可爱的小包子啊~皇叔,我也想养一只了……

    “时间不早了,你们也先去休息吧,从今天起,这里就是你们的家,善保,好好照顾和琳,晚安。”吩咐苏培盛带着两只包子下去休息,忙了一天的某大爷听着奥古斯丁汇报着宫里淑房斋、景阳宫的消息,唇角的笑意愈发的嘲讽,“出宫?那只鸟凭什么以为,她的令妃……啊不,现在是玉贵人了,会有这个权利让她和那个新月出宫?不过,既然她有这个心愿,你说,本王这个做人‘长辈’的,是不是也该满足一下……”好久没人闹腾了,日子过得越发的无聊了,这样下去,跟没穿来有什么区别啊,小燕子,新月,五阿哥,还有皓祯白吟霜,不要大意的在本王出征缅甸之前,尽情的唱你们的大戏吧!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