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悲剧的令妃和燕子

章节字数:3541  更新时间:12-09-03 11: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等候在门外的众人渐渐的开始不再焦躁,因为阿布卡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来汇报一下,永璐的情况在一点一点的变好,太医们都觉得不可思议,他们虽然不敢跟太后皇上明说,但是其实心里却很清楚,十四阿哥的心肺都被冻伤,气管都已经无法呼吸,活下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十三爷真的,能够救活他吗……难道当年宫中盛传的,十三爷深谙歧黄之术,一手配置药剂的功夫无人能比的传言,是真的么!

    一个时辰之后,永璐的房门从里面打开,十三爷身边的执事扶着他从里面走了出来,王爷本就苍白的脸上,倦色十分明显,看来救治十四阿哥耗费了他很多心血(毛!他只是刚刚睡醒还没睡够而已!!)“没事了,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让太医去把脉,看着开方子调养吧。”平日里低沉悠扬却没有起伏的嗓音略带了些沙哑,看来果然是累极了,闻言太后皇上都激动万分,面上却不显,按耐下冲进去看看孩子的冲动,乾隆看着被奥古斯丁扶着坐到椅子上便立刻开始闭目养神的十三爷,顿时一脸愧色,“让皇叔操心了,弘历知错,请皇叔一定注意身体!”

    “行了,本王没事,去看看永璐吧,本王知道你着急,就别在这杵着了,这儿有阿布卡和景娴就够了。”“是,弘历告退!”起身走到皇后身边,拍了拍皇后的手背,看到她温婉的点头,方才和太后一起进了永璐的屋子,景娴转身走到十三爷身边,笑着将一旁的宫女端上来的茶送到他手中,“爷可是累了,娴儿给您揉揉肩?”

    十三爷睁开眼睛,笑着看着眼前的景娴和阿布卡,“不了,爷没事,今儿都累了,早些回去歇着吧,爷明日再来看你们。通知阿哥们,明天开始,尚书房照常上课。”“是,娴儿知道了,阿布卡,你送送爷,本宫还有些事要交待下去。”“知道了,娴姐姐。”阿布卡点头应是,伸手和奥古斯丁一起将十三爷扶了起来。“阿玛,夜深了,您要早些休息。”“唔,知道了,你回去吧。”站在宫门外,十三爷上了轿子,还不忘嘱咐荷香和谷杭好好照顾阿布卡,宫里的夜晚是最不安全的,即使阿布卡身手不错,也得打起十二分的警惕。

    “王爷放心,奴才誓死保护公主!”谷杭的承诺向来是让人放心的,毕竟这宫里,没有几个人是他的对手,“那么,奥丁,走吧。”“是的,大人。”奥古斯丁放下轿帘,淡色的唇角勾起一抹浅笑,唔,刚刚是不是太早把大人喊起来了呢~看大人好像还没睡醒的样子……早知道就让那些人再多等一会儿好了~毕竟还是大人的睡眠比较重要呢,反正他们也不知道大人究竟是花了十分钟还是十个时辰治好那孩子的!寂静无声的夜晚,除了草丛里的虫鸣和轿夫沉稳的脚步声,一切,都归于平静,只可惜,这紫禁城里的热闹,却才刚刚拉开帷幕罢了……

    “回皇上,太后,皇后娘娘,十四阿哥的冻伤和腑脏积水已经基本清除了,此刻只是身体虚弱,加上天气寒冷导致的些许发烧,只要按时服药,修养几日便可痊愈!”“恭喜皇上,十四阿哥,保住了!”太医们抹着一头的冷汗,跪了一地,总算把他们的命也保住了,回去之后一定要早晚三炷香把十三爷给供起来!(喂喂我说你们把景少当什么啊喂吉祥物么口胡!)

    “好好好!”大喜过望的太后一边念着佛一边连声说好,“赏,统统有赏!!”小阿哥保住了,屋子里的气氛终于从刚才的死气沉沉开始向着喜气洋洋欢天喜地转变,乾隆握着皇后的手,心里感慨万千,“谢谢老天,谢谢皇叔,谢谢皇叔……”接二连三失去皇子的乾隆这一次终于保住了他的儿子,“景娴……朕欠你一个儿子,永璐还没有开始记事,你可愿意,做他的母亲,看着他长大……”

    乾隆此话一出,坐在永璐床边“喜极而泣”的抹着泪的玉贵人顿时整个人如遭雷击,连眼泪都忘了掉,一双哭得红肿的美目不敢相信的看向那边的乾隆,就连太后和皇后都被他这句话怔了一下,“弘历,你这是……”太后虽然也很高兴,但是她也担心皇帝是不是一时冲动,若是回头魏氏复宠了拿这件事编排皇后的不是,只怕她这个儿子还是会跟皇后生了嫌隙!(我说乾隆你丫究竟都杯具成啥样了你看连你老娘都已经彻底的不相信你了……)

    “皇额娘,儿子考虑的很清楚了,您放心吧。”知道太后心中的顾虑,乾隆在心底暗自抹了把泪,要不是这里人太多,他真想泪奔一把!“吴书来,传朕旨意!”漆黑的眼眸冷冷的扫向床边一脸惨淡哀戚的玉贵人,唇角差点抿成一条直线,“玉贵人魏氏,善妒好奢,生性残暴,即日起,贬入辛者库为奴,终身不得返籍!所出七格格过入豫嫔名下,九格格过入舒妃名下,十四阿哥永璐,归入皇后名下,玉牒全部更改,抹除魏氏所有痕迹。”“……嗻——”这样的旨意,饶是吴书来也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赶紧领了旨下去颁诏去了。

    不说已经完全没了反应的玉贵人,也不说早已知道乾隆清醒的皇后,单就说自认为非常了解自家儿子的太后吧,她老人家可是完全的被这道圣旨给弄晕了,这旨意一下,可就意味着魏氏从此在宫中一切存在过的痕迹都将被抹杀,儿子女儿都是从玉牒上更换了母妃,不管真相是什么,都没有用了,而且,辛者库是什么地方,宫里面怕是没有人不知道的,进了那种地方,就算以后没有这个那个的妃嫔去找她麻烦,她也必定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啊……

    这弘历究竟是怎么了,先前不还宠得跟什么似的,还以为贬为贵人不过是一时冲动,毕竟还让她自己带着孩子不是吗,可是这会儿,怎么说给抹了就给抹了呢?难不成,是真的厌弃了?不会还有什么后招吧……老太太那是越想越远,越想越复杂,连阴谋论都快出来了,就差没搬把椅子坐下来托着腮摆出思想者的造型,看得一旁的阿布卡和皇后赶紧拿着帕子掩着嘴角的笑意,而乾隆直接在心里大嚎一声泪奔去了……皇额娘,您就不能偶尔相信你儿子一次吗,这次是真的没有什么阴谋啊口胡——

    “皇阿玛——你怎么可以这样呢!令妃娘娘都已经这么可怜了,你居然还要惩罚她,还要抱走她的孩子?!你怎么可以把永璐交给这个恶毒的女人——她一定会想方设法虐待永璐,把永璐害死的!皇阿玛,你怎么会变得这么可怕,令妃娘娘这么伤心,你不但不安慰她,居然还要这样对她,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这边玉贵人还处在圣旨的震惊之中没有回过身来,那边外面趁着侍卫们放松警惕钻进来的小燕子先不干了,一听到她的皇阿玛居然要把令妃娘娘的孩子送给别人,尤其是那个皇后,她就彻底的愤怒了,冲了上来就要找皇帝理论。

    一看到冲到面前的小燕子,乾隆那张脸顿时就黑透了,连还在思考中的太后老佛爷都暂时放弃了研究那个过于深奥的课题转而看向小燕子,听到她那喳喳呼呼的吵闹声就忍不住的头疼,还有方才被扭伤的腿和腰都愈发的疼了,再想起晴儿红肿的脚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来人——把这个没规没矩没有教养的还珠格格给哀家拉出去,重打一百大板!”自从回宫之后就一直没有机会好好教训这只野鸟,太后她老人家今儿总算是逮着机会了啊,不打个够本怎么行呢!

    “我才不会那么傻站在这让人来抓呢!你这个老太婆,跟那个皇后一样讨厌!哼!姑奶奶不跟你们玩了!”说着转身就想用轻功逃脱侍卫的抓捕,结果这人才刚走出一步不到,就被迎面而来的牛筋马鞭甩个正着,“啪——”一声脆响,干干脆脆的抽在了那张还算清秀的脸上,顿时一道血痕印在了左边的脸颊上,痛的小燕子直接摔倒在地,全身抽搐,一屋子的人集体扭头,看着阿布卡那精致娇艳的脸庞一点点的出现在灯光下,唇角带着一丝浅笑,“老佛爷的旨意,也是你这贱婢可以违抗的吗,嗯~本宫上次就说过了,下不为例,这一次,是你自找的,可怨不得本宫了~”

    说完阿布卡抬起头看向太后,笑盈盈的开口,“老佛爷,这贱婢今日屡次冲撞您老人家,反正都是打,不如,就让阿布卡亲手替您出了这口恶气如何?”屋里的宫女太监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遣了出去,就连玉贵人,啊不,现在是带罪宫女魏氏了,也都被侍卫直接堵了嘴押了下去,连最后一丝申辩的机会都没有留给她,就这么从此消失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

    太后看了眼阿布卡手中的马鞭,又看了看倒在地上无比痛苦的小燕子,虽说是礼佛之人,却和她那同样号称是礼佛之人的老公如出一辙的冷血,钮钴禄氏能够踩着雍王府那么多得宠的侧福晋格格们一路走到今天这个地位,又怎么可能真的仁善慈祥,闭上眼睛念了句佛便直接对阿布卡笑着开口,“既然是阿布卡一片孝心,哀家怎么好推辞呢,皇帝,你说呢~”不管怎么说也是弘历宠得跟什么似的的丫头,要是为了她跟弘历杠上了,倒是不怎么划得来,所以啊,还是先问清楚了早动手的好。

    “皇额娘说的是,阿布卡做事一向最有分寸,由她来动手,在合适不过了!”阿布卡干得好,抽死丫的,让她欺骗朕!给朕照死里抽,抽死了算朕的!看到乾隆眼底的兴致勃勃,阿布卡和皇后两人相视一笑,这个皇上啊,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那么,阿布卡可就不客气了~”素白的双手轻轻挥了挥韧性十足的马鞭,一阵破空声划过,“啪——”一声,白皙的脸上瞬间绽开又一道血痕,“还珠格格,刚刚那一鞭,是教训你抗旨不遵!现在这一鞭是教训你,目无尊长!”阿布卡清越的嗓音与马鞭抽在人身上的脆响相映成辉……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