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梅花党退散

章节字数:10848  更新时间:12-09-12 19:2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感觉到手里的小包子瞬间的僵硬,十三爷低笑出声,哎哟喂,不行了,他的肚子~胤禛啊胤禛~没想到你丫带着记忆转世都能演包子演的那么蛋腚……于是看着他一脸戏谑的笑意,福康安小包子一张粉嫩的小脸顿时青了,仅有的两颗牙磨得咯吱咯吱直响,要不是还被人拎在半空中,他现在一定会选择找个地方一头撞死……

    “阿玛~”一旁被忽略的和琳不爽了,抱着十三爷的手臂喊了一声,撅着嘴瞪着福康安,呃不,应该是我们的四爷胤禛……“和琳才不要他陪!不要!”讨厌他讨厌他居然想要跟他抢阿玛不可饶恕!!于是还不具备说话功能的四爷小包子闻言顿时手舞足蹈一脸愤慨的扭动着,“啊!啊!”的发出单音节的感叹词表达自己的不满,十三爷听到了他心里的话那是在说——谁要陪你玩鬼才陪你玩你个小屁孩给爷闪一边去!于是十三爷悟了,他的四哥几个月的包子当下来,入戏太深,已经傲娇了……

    将手里的包子丢到一旁已经偷笑了很久的奥丁身上,十三爷站起身来,这一动作使得场上所有的焦点全部聚集到了他身上,乾隆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到他身边,“皇叔,可是身体不适?”还是您老觉得无聊了……乾隆顿时觉得后面那个可能性比较大一点。“本王没事,不过,本王不确定,接下来你有没有事。”然后在乾隆一头雾水的情况下,十三爷看了一眼奥丁怀里正盯着他看的包子,然后继续盯着一脸疑惑的乾隆淡淡的开口。

    “老四,本王离开了二十年,这二十年里,你究竟干了什么,本王已经不想多说了,但是,这里面,有人企图混淆宗室血统,本王觉得,这事还是应该让你知道。”唔,顺便也让本王的好四哥看看,他嘱意的继承人,究竟都混成什么样了……于是原本还想等两天再处理皓祯那件事的十三爷,在看到他家四哥以如此形象出现后突然心情大好,决定大发慈悲的让他们早死早超生……

    原以为可以凭借自己现在的外形和年龄以及记忆优势神不知鬼不觉的慢慢接近十三的四爷此刻悲愤异常,一眼就被认出来不说,还让十三看到了他装嫩接近他的蠢样,被十三取笑不说,居然发现他还有了两个非常漂亮的儿子,尤其是那个大一点的,叫什么善保的,那样貌确实是他两辈子加起来都没见过的俊俏精致,当然跟十三还是没法比的,可是那也足够让他郁卒不已了,呜呜呜十三啊四哥才多久没见你啊你居然连儿子都这么大了呃不对……十三好像……小包子皱着眉一脸认真的掰着自己白嫩的手指头数了数,悲催的发现,虽然和他当年辞世的时候比起来十三的样子一点都没有变,可是他今年,真的已经有七十多岁了啊口胡!所以说这么小的两个萝卜头他们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啊喂!

    事实上才七个多月大的福包子在听到十三爷说有人混淆宗室血统的时候就愣住了,他在位的一十三年中,抄家灭族无数,背了个抄家皇帝的名声,但是他还真没遇到过有人胆子那么大,居然敢拿宗室的血统开玩笑的,弘历这小子是怎么回事,他出生之后的这几个月看他做的还行的样子,难不成是因为……福小包子圆溜溜的大眼转向一旁即使二十多年不见也依旧风采不减当年的十三,有些挫败的低下了头,一定是因为十三回来那小子才开始勤奋的!

    “什么?混淆宗室血统?!”乾隆被这一消息砸晕了头,不过既然是皇叔开了口,这事就不可能是假的,那么究竟会是谁,那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做出这等欺君之事!“皇叔,这事……”是不是得换个时间再说?“不必,就趁着今日所有宗亲全部在场,本王要将此事彻底了结,让所有人都看着!本王要让他们知道,不管他们将事情做得多么的天衣无缝,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爱新觉罗家,永远不会被这些宵小之辈所愚弄!”

    “是,皇叔,弘历明白了!”乾隆看着台下已然被怔在当场的诸位宗亲,缓缓勾起了唇角,皇叔说的没错,不过是一群宵小,怎么配让他有所忌讳,他就要当着所有人的面,让他千刀万剐不得好死,用他的下场来警示所有的人!“很好,那么,本王宣布,今日武试到此结束,三甲分别是富察皓祥,富察福隆安,叶赫那拉多隆,三日后,在御花园举行文试。接下来,大家就休息一下,一起看出戏吧。来人,把人带上来。”“嗻!”

    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的白吟霜被押上来的时候,大伙还没什么,除了那个脑残耗子想要冲上去却被他身边的皓祥一脚踢在胫骨上让他安静下来以外,没什么人觉得事情的奇怪,然后下一秒,当硕亲王福晋雪如和她的姐姐都统夫人被押上来的时候,全场都震惊了,尤其是硕亲王,今日进宫福晋王妃是不能到场的,但是他怎么都不会想到,他的福晋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下出现在他面前,于是大惊失色的连方才皓祥对皓祯动手都没工夫训斥了,赶紧奔上前去噗通一声跪下,“皇上息怒……”

    刚才十三爷与乾隆的对话并没有刻意的避讳,也因此大家都知道接下来不出意外的话就是公审了,只是不知道是谁家这么倒霉,被十三爷给盯上了罢了,当雪如和都统夫人被押上来的时候,宗亲们立刻集体用鄙视同情的眼光瞅着硕亲王,谁知道这家伙居然脑抽了还凑上去找不痛快……

    “皇上,王爷,不知贱内如何开罪了王爷,还请王爷息怒!”岳礼身为亲王,虽然只是异姓王,但是身份摆在那里,绝对算得上是尊贵的,这么多年却只有翩翩一个侧福晋,还是皇上硬塞给他的,足以可见他对雪如是何等的宠爱,只是可惜,他的一片真心,却是付诸了流水,不仅女儿被换走,弄不好,还是一个抄家灭族的大罪!

    “岳礼,你不如去问问你的好福晋,她到底做了什么,然后再来跟本王说息怒,如何。”十三爷坐在椅子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撇着杯中的茶沫,淡淡的眼神扫过硕亲王,落在已经有些神情恍惚的雪如身上,“硕王福晋,说说吧,那个卖唱的女子,你可认得。”雪如已经见过了白吟霜肩上的梅花烙,还有那一身狰狞的伤痕,听到十三爷一开口就是卖唱的女子,她顿时泪流满面的扑到了白吟霜身上将她紧紧抱在怀里,“不——我不准你这么说!她不是!她不是——”

    皓祯这时也好不容易从皓祥那一脚下缓过神来,趁着皓祥没注意的时候一瘸一拐的跑了过去冲到白吟霜身边,一双大手紧紧的握着她纤细的肩膀,拼命的摇晃着,“吟霜——哦~我可怜的吟霜——你去哪了你为什么不来找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吟霜——”可怜的白吟霜,旧伤未好,又被咆哮功力深厚的耗子这么一摇,整个人都快晕倒了,要不是侍卫们看不下去把他拉开,白吟霜估计就得交待在这了……

    硕亲王岳礼看着眼前这一幕,突然有点脑子发懵,直觉告诉他这事绝对有问题,今日恐怕是不得善了了,眼前一直最看重的儿子也突然间变得陌生起来,他难道就没有看到他的阿玛和额娘都跪在这里吗,在他眼里那个下贱的歌女比起他这个阿玛还要更重要吗?余光看到刚才一直站在他边上沉默着的皓祥慢慢走了过来,从容不迫的在御前跪下,磕头,“兄长无状,冲撞御驾,皇上息怒。奴才看护不力,请皇上责罚。”

    被十三爷冷冷的看了一眼,正要发作的乾隆顿时冷静下来,仔细一想发现这个皓祥果真是个不错的,点了点头,挥手让他站到一边,“此事与你无关,且站在一边。”“嗻。”皓祥再次磕了头起身,垂首站在一旁默默地听着。“雪如,看样子,你是认得这卖唱女子的,说吧,你们是什么关系,你究竟怎么认识她的。”乾隆深呼吸一口气,告诫自己,我不生气,我不生气,当他们是畜生,当他们是畜生……

    “吟霜才不是什么卖唱的女子——她是那么高贵那么美好!我不准你们这么说她!”雪如还没开口,就被皓祯抢断,十三爷坐在那颇有几分疑惑的看着他,这两人不是只见过一次吗,这个皓祯怎么就这么执着心心念念的不忘白吟霜的高贵美好呢?何况大爷他那么好的洞察力,怎么就愣是这么久都没发现这个白吟霜哪里高贵哪里美好了口胡!

    “吟霜——呜……我可怜的女儿……额娘对不起你……额娘的吟霜啊——”福晋雪如突然语出惊人的抱住白吟霜嚎啕大哭,顿时把还在伤心郁闷的岳礼吓得面无人色,他怔怔的转过头,仿佛从来都没有认识过自己枕边的女人,女儿……?!她管一个歌女叫女儿?!那不也就是说,他硕亲王岳礼,有一个当歌女的女儿!“你说什么……”岳礼惨白着一张脸看着自己的福晋,终于忍不住大声的吼了起来,“你究竟在说什么——?!”

    “王爷——这是我们的女儿啊,是你亲生的女儿啊!她本该和那些格格小姐一样享受着荣华富贵,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她……”“所以……你是要告诉我……”岳礼气得浑身发抖,颤颤巍巍的举起手指着一脸错愕的白吟霜,“我岳礼,有一个做歌女的女儿……是不是……那么,你倒是告诉我,我究竟,是什么时候有个这么一个下贱的女儿!”“不——不准你这么说——吟霜是我的女儿,她是王府的四格格!她是高贵的美好的善良的!她从来都不下贱!要不是你娶了翩翩那个贱人!我又怎么会为了讨你的欢心而用皓祯换走了我刚出生的女儿——都是你的错——”

    受了刺激的雪如变得歇斯底里起来,一张保养还算不错的脸扭曲的厉害,一会儿看着白吟霜慈爱温柔的笑着,一会儿又对着皓祥一脸的憎恨,十三爷看着下面的大戏,眉一挑,勾起了唇角看向奥丁手中已经愣住了的包子,“怎么样,这戏,还算精彩么,嗯~”没有再提起他的身份,相信这一位已经郁闷得够呛了,果不其然,本该是粉粉嫩嫩的小包子一脸扭曲的转过头来,看着十三爷,白嫩的小手啪的一声盖到了自己眼睛上,挫败的抹了把脸,失败……真是太失败了……

    “所以,大家都挺清楚了?”十三爷淡漠清冷的嗓音在场上响起,在座宗亲无不跪下点头表示自己绝对已经看清楚也挺清楚了,于是十三爷挥挥手让他们起来,“那么,岳礼,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嗯?”岳礼跪在地上,颓废的磕了三个响头,“皇上,王爷,奴才一家,罪犯欺君,罪该万死,还请皇上念在奴才为大清戎马一生,饶我儿皓祥一命,他什么都不知道,请皇上开恩!皇上开恩!”

    一旁的皓祥抬起头来,看着从来都将自己当做透明的阿玛如今为了他,放弃了所有的尊严和骄傲,将面前的青石板都磕成了一片血红,不由的眼中酸涩,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皇上,奴才的阿玛什么都不知道,请皇上,王爷看在阿玛被欺骗,骨肉分离了十几年的份上,饶他一命,求皇上开恩!”乾隆看着下面不停磕头的父子俩,有些欣慰,又有些头疼,“罢了,你们先别磕了,朕还没说要杀你们呢,一个一个的,那么积极干什么!”

    “苏培盛,念。”“嗻~”十三爷一开口,苏培盛立刻捧着一张已经画了押的供词开始念了起来,大意也就是当年都统夫人撺掇雪如狸猫换太子的事情,将所有相关涉及人员全部清理了出来,并且一一押到,看着跪在御前的一溜儿奴才,乾隆已经气得没话说了,十三爷纤长白皙的食指轻轻划过淡色的唇角,微微一笑,“来人,把这些个奴才,全部推出去,腰斩,血流干后,悬杆示众。”于是一众宗亲集体在那笑容中抖得如同风中落叶……

    腰斩,顾名思义就是从腰上将人一刀两断,当然如果要是这么简单大家就不会抖了,因为腰斩过后,不是像砍头一样,人立刻会死的,所以说,其实从腰上一刀两断之后,人还是活着的,你甚至可以用两只双手撑着向前爬行,然后看着自己的下半身血淋淋的躺在那,看着自己的内脏……之类的流的满地都是……(呕……让我吐一个先……)最后一直等到血全部流干,才会慢慢死掉,期间被腰斩的痛苦,你会一分不少的全部感受到的……所以我说,爷,您还能再鬼畜一点吗口胡!!

    “福晋雪如,都统夫人倩柔,罪犯欺君,混淆宗室血统,罪在不赦,今祸及母族,取缔全族封赏,贬为贱民!”雪如和倩柔顿时瘫倒在地,她们作为女子,虽说出嫁从夫,但是说到底,所做的一切不只是为了自己的地位稳固,还因为她们必须为自己的娘家谋取利益,现在因为她们,使得娘家被全部贬为贱民,她们所作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就连她们当初出嫁,都成了毫无意义的事情。

    “罪妇雪如,罪妇倩柔,罪该万死,罪不容诛,今吾皇仁慈,不用酷刑,来人,赐药——”苏培盛圆圆的脸上依旧是那喜庆的笑容,一挥手,身后的小太监便端着盘子走了上来,两个白痴的瓶子端端正正的摆在上面,放到了雪如和倩柔的面前,“两位,请吧~”皓祯早已被一个个真相刺激的发懵了,就连雪如和倩柔被按着灌下了药他也不知道,直到那本该立即毒发身亡的两人突然发出了一阵阵凄厉的惨叫,才将他给惊醒……

    “额娘……额娘——”被雪如凄惨的模样吓了一跳的皓祯忘记了他根本不是什么硕亲王世子的事实,拼命挣扎着想要冲过去查看雪如的情况,侍卫们哪里可能会让他如愿,一脚踢在他的膝盖窝上,让他乖乖在地上跪着,拿了块抹布堵了他的嘴,总算让他

    安静了,而雪如和倩柔则在一干宗亲惊恐的眼神中,足足惨叫了半个时辰,才终于咽了气,两人那一身皲裂的皮肤,满身的鲜血,总算让他们明白了什么叫做吾皇仁慈,啊不,那药想也知道一定是出自那位爷的手,他们就说嘛,他老人家怎么可能会这么便宜就放过那两个女人呢……

    “白吟霜虽为硕王之女,但其品行不端,自甘堕落,硕亲王自愿断绝父女关系,白吟霜押往盛京,剃度出家。皓祯平民之身妄图尚主,念其并不知情,免其死罪。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即刻押往敬事房,净身后,发配宁古塔。”好样的爷!我真的不想再说什么了,请您自由的……

    “硕亲王岳礼接旨!”苏培盛退下后,吴书来拿着圣旨登场了,看着下面战战兢兢的硕亲王和依旧神色淡漠的皓祥,十三爷挑了挑眉,嘛~他倒是没看错人,这个皓祥,是个可堪大任的。“罪臣接旨。”“硕亲王岳礼,虽不知情,但管教不严,犯失察之过,即日起,夺亲王衔,钦此——”“奴才……谢主隆恩!”深知自己是捡回了一条命的岳礼,老泪纵横。

    “岳礼之子皓祥,年少有为,谦孝仁和,皇上有旨,准其降一等,袭郡王衔,其母翩翩扶正,留福晋封号。”“奴才谢主隆恩!”天上掉下一只皮薄馅儿厚的狗不理包子,稳稳地砸中了还在晕晕乎乎的皓祥和岳礼,于是整件事终于可以宣告一个段落,就在诸位宗亲看完戏准备回家赶紧去彻查一下自己内宅时,十三爷一眼看到了阿布卡身边的荷香一身是血的跑了过来,噗通一声跪在他面前,“爷——公主被还珠格格刺伤了——”

    “爷!不好了!公主……被还珠格格刺伤了!”荷香噗通一声在十三爷面前跪下,闻言所有宗亲王爷以及乾隆都在瞬间白了脸,“怎么回事!”乾隆怒吼一声,“宫里的侍卫呢!都死了,啊?!是谁让她从淑芳斋出来的!还不给朕传太医!”乾隆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通骂,十三爷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荷香,就连神情都是淡淡的看不出什么情绪,如果你忽略他那苍白的指间被他一把捏碎的青花茶盏,或许真的会以为他是一点都不在乎的。

    奥丁手中的福包子四爷听到通报的时候就知道大事不好了,阿布卡身为大清朝身份最高的公主,他出生之后经常会听到别人提起,也因此他知道阿布卡是十三的养女,曾经因为景娴的事被十三爷付诸暴力无数次以及冷冻十几年的四爷比谁都了解某只女控的级别有多高,至于那个还珠格格,四爷阴暗的撇了撇嘴,她还是早点消失的比较好,免的抹黑了爱新觉罗家的声誉!

    “荷香,你身上的的血,是谁的。”墨黑的桃花眸落在荷香藕色的旗装上已经干涸的血迹上,淡淡的嗓音,却生生的让在座的宗亲都觉得脖子后面一股森冷的寒意,荷香不敢抬头,低声回答道,“是……是公主的……”“嘶——”乾隆以及众王爷们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连看都不敢看那位到目前为止还算镇定的爷。

    “是吗,本王明白了。”将手中的碎片随手扔掉,十三爷站起身,却在下一秒,伸出手捂住了淡色的薄唇,“唔……”修长的眉微蹙,苍白的指间,渗出殷红的血迹,“王爷——”“皇叔!!”看着他突然吐血,整个场面顿时一片慌乱,“太医——传太医——!!”“阿玛~~你怎么了……”和琳冲上前去一把扯住十三爷的衣摆焦急的问,但是这一次,他却没有哭,尽管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但是他忍住了,这种时候,他不能哭!

    善保看着这样的十三爷,突然心头袭上了一股莫名的恐惧,眼前一阵晕眩,脑海中,隐约浮现出一个模糊的身影,端坐在白马之上,墨发飞扬……‘我说爷您今年都四十多了吧……’‘李卫!爷警告你你丫再敢提一次爷的年纪试试看!’‘李又玠你丫皮又痒了是吧!’……是谁的声音,这样的熟悉,为什么,和眼前之人,竟是如此的相似……

    “没……”想说他没事,却又是一口血涌出,墨色的朝服前襟银色的龙纹已经完全被染红,这副身体的崩坏速度正在加快,他已经没有办法,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只不过他并不愿意那样做罢了,他不可能在这个世界永远待下去,那并没有意义。福包子四爷已经彻底愣住了,他没有想到十三的身体已经糟糕成这个样子,毕竟十三自出生之后就一直一副虚弱苍白的样子,即使那样他也依然照样跟着皇阿玛四处征战,从来没有出过问题!是他太自负了,他以为只要他回来了,他们就还会和当年一样,他忘记了胤祥尽管样貌再怎么没有变化,他也已经70多岁,他们再也不可能回到过去了……

    “别哭……”苍白冰冷的手指轻轻抚上包子柔软嫩滑的脸蛋,拭去了两腮不知不觉间划过的泪痕,“这不像你……”好不容易压抑住了吐血的冲动,一抬头,就看到福包子睁着一双大眼睛无神的掉泪,果然是变小了泪腺也比较发达么,印象当中,胤禛那家伙,可是从来都没有流过眼泪的……只是胤禛,你究竟,为什么要回来……

    “闪开。”伸手挥开面前打算给他诊断的太医,十三爷转身向着御花园走去,一双墨色的桃花眸满是冰冷的杀意,小燕子,你最好祈祷你的命不是那么的硬,否则,本王定会让你活着见到,真正的地狱!抬脚刚迈进储秀宫的大门,就听到里面乱哄哄的一团,晴儿和嘉的哭声,兰馨和景娴指挥宫女太监的声音,太医战战兢兢诊断的声音,顿时让十三爷皱起了眉,“谷杭!”“奴才在。”“叫他们统统给爷闭嘴!”“嗻——”

    听到了十三爷的声音就立刻赶了出来的景娴带着格格们给他请安,十三爷直接从她们身边走了过去,头也不回的进了寝宫,相较于格格们的紧张惶恐,景娴则是自责又难过,她知道爷只是一时的迁怒,但是她却难以原谅自己,居然让阿布卡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受了伤,要是阿布卡真的出了什么事,她恐怕一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景娴,出了什么事!”一道清丽的女音从储秀宫外传来,能够在这样的日子里进宫并且随意出入宫廷直呼皇后名讳的,除了雁姬不作他想,景娴一看到雁姬就好像见到了主心骨一样,眼泪啪嗒啪嗒就往下掉,丝毫没有一点做姐姐的自觉,而雁姬也早已习惯了她的性子,拿出帕子温言劝道,“不关你的事,不要难过了,这只是意外。爷只是担心阿布卡,并没有真的怪你,你别往心里去。”

    “我知道,我知道雁姬,我只是没有办法原谅自己,当时我就在那里,我就在她身边的,可是我……我却没能……”“好了,不要哭了,现在当务之急,是确定阿布卡没事!还有就是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那个还珠格格,会出现在你们身边,还刺伤了阿布卡!她不是被禁足了吗!”

    “嗯!”景娴点点头,正打算开口,脑海中却突然浮现出方才十三爷从她身边走过时,那熟悉的蔷薇花香中夹杂着的淡淡血腥味,原以为是里面阿布卡的,可是,爷的衣服……前襟完全被血染红的银色龙纹……“雁姬!”景娴一把抓住雁姬的手,一双大大的黑眸盛满了恐惧,“雁姬……爷……爷怎么了……他怎么了!!”雁姬闻言轻叹一声,淡淡的摇了摇头,一向清冷的黑眸闪烁着点点水光,“爷刚才……吐血了……或许只是急怒攻心,但是,爷今年,毕竟已经这个岁数了……景娴,我们,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

    “不——我不要——雁姬!不会这样的不会的……”“景娴!”雁姬轻叱一声,清丽绝艳的脸上,满是坚定的神情,“景娴,我们不能这样,不管发生什么事,我们都要勇于去面对!更何况爷的情况现在还说不准,也许,真的只是一时情急呢!景娴,你明白的,爷不可能永远在我们身边,不要再让爷为我们担心了,好么,你已经不再是当年谒礼亲王府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了,景娴,你要记住,你是皇后,大清的皇后!”看到景娴擦干眼泪,点了点头,雁姬稍稍松了口气,只是,她心里却总是隐隐有种感觉,爷的大限将至,已经没有时间了……

    “那么,景娴,现在,告诉我,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雁姬姑姑,还是我来说吧!”兰馨见她的皇额娘精神并不怎么好,赶紧走上前来,和晴儿和嘉三人将她们今天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全部说了出来……

    原来,小燕子在伤势痊愈之后,发现自己的脸已经彻底的毁了,心中对于阿布卡的憎恨彻底的爆发了,加上淑芳斋现在愈发的冷清,新月又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就连永琪都不来看她了,她觉得一定是因为自己毁容了,所以永琪也不要她了,这让她更加坚定了要找阿布卡报仇的心意,只是苦于淑芳斋被侍卫监视着,根本出不去,这让她愈发的憎恨起这个皇宫,她恨所有人,更恨夺走了她当初万千宠爱还让她变成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的阿布卡,她一心一意的想要找个机会,从这里出去。

    于是这一天,新月的侍女云娃不经意说起皇上要在宫里考较八旗子弟,她想趁此机会出去看看世子和莽古泰时,小燕子就有了一个想法。她叫来了明月,然后打晕了她,换上了她的衣服,直觉告诉她这件事不能让紫薇和金锁知道,而她遵循了这种本能,自己一个人实施了计划,在脸上施了厚厚的粉底遮住了那狰狞的伤疤,端着盘子走出了今日看守并不多严格的淑芳斋。

    离开淑芳斋之后,小燕子没有去景阳宫也没有去延禧宫,这些东西对她来说,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她现在,只想要报仇!她相信等她得手之后,这件事一闹大,永琪知道了一定会来救她的,就算不能免罪,至少,有了永琪求情,她能留住一条命!她一路上小心的打探着阿布卡的消息,当知道今日皇后,纯贵妃,舒妃她们和几位公主格格都在储秀宫外的花园里赏花时,她便悄悄潜了过去。

    故技重施的打晕了御膳房给她们上茶点的宫女,换上她的衣服端着给主子格格们的茶点进入了储秀宫,托盘下的匕首被她很好的隐藏起来,忍了很久才压抑下刺皇后一刀的冲动,好不容易将茶点上到了阿布卡的桌上,小燕子一瞬间扣住了手中的匕首,将手上的茶杯往阿布卡脸上一泼,虽然阿布卡匆匆闪过了杯子里的热水,却没想到紧接着就是一把匕首刺入了她的胸口,小燕子拔出匕首还想再刺时,就被赶来的谷杭一把制住了,匕首拔出时溅出的血洒了匆匆赶到的荷香一身,也吓住了亭子里所有的人……

    许是没想到小燕子竟然会为了报仇如此精心计划,大家都有些猝不及防,谷杭将小燕子押下的时候,她们甚至都不敢相信,荷香转身一言不发的向着御花园跑去,她必须将这件事以最快的速度告知给王爷,哪怕等待着她的是这世上最令人恐惧的地狱深渊!太医们很快被召了过来,由于匕首已经被小燕子拔了出来,他们也就没有什么选择题可以做了,只得认命的开始止血,刀子刺得很深,或许应当庆幸没有扎到心脏,否则他们就是过来陪葬的。

    “都给本王滚出去。”推开阿布卡的房门,十三爷站在门口冷冷的开口,一众太医忙不迭的连请安都免了直接全部逃命般的奔了出去,脸色愈发苍白的十三爷坐到阿布卡的床边,犹带血迹的苍白指尖轻轻搭上她的手腕,许是感觉到手腕上冰冷的温度过于熟悉,昏迷许久的阿布卡终于睁开了眼睛,烟雾朦胧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十三爷,唇角吃力的扯出一抹苍白的笑容,沙哑破碎的嗓音传出,“阿……玛……”

    “嗯。”淡淡的应了一声,十三爷并没有抬头,阿布卡知道,他不是不愿抬,而是不能抬,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她的阿玛啊,就是这世上,最宠爱女儿最别扭的阿玛,她是何其的有幸……眨了眨酸涩的双眼,忍下眼中的泪水,“阿玛……我,不欠她了……”小燕子,你为我送信,为我受伤,所以就算你抢了我的爹,霸占了我的位置,我也不恨你,因为,我得到了这世上最珍贵的,这次之后,我们之间,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小燕子,夏紫薇,不欠你的了,从今以后,我阿布卡,便是这大清国最尊贵的公主!

    “嗯。”依旧没有说什么,十三爷将搭在阿布卡脉上的手指收回,从衣袖里取出一个精致的水晶瓶,淡金色的液体在里面,闪耀着璀璨的光芒,打开密封的瓶盖,将里面的药剂喂到阿布卡口中,看着她渐渐恢复血色的脸颊,淡色的唇角稍稍有了一些弧度,墨色的桃花眸中,洋溢着淡淡的暖意,“阿布卡……”“……”“你从来都不欠她的。”低沉优雅的嗓音,有着谁也无法企及的魔力,让那床上的少女一瞬间,泪盈于睫,“嗯!我知道……阿玛,阿布卡知道……”对不起阿玛,对不起,我是阿布卡,我不是夏紫薇,从来都不是……

    苍白纤长的指尖揉了揉她墨色的发顶,“睡吧,醒来之后,一切都会好的……阿布卡……”“嗯……”喝了药陷入沉睡的少女唇角带着一丝幸福的笑意,让十三爷觉得心里的郁闷纾解了一些,一直在床边坐着,直到她的呼吸彻底变得平稳起来,十三爷才慢慢起身,走出了房间。

    “人呢。”看到他一脸平静的走出来,储秀宫外候着的人集体松了口气,阿布卡没事了!乾隆走上前去,恭敬的开口,“回皇叔,人在慈宁宫的暗房,皇额娘已经用过一次刑了。要押过来吗?”十三爷淡淡的扫了他一眼,“不要弄脏的阿布卡的地方。去慈宁宫。”“是。”乾隆嘴角抽了抽,合着您就这么不待见对您的猎物下手的皇额娘么……

    慈宁宫内,老佛爷满脸震怒的瞪着下面被上了夹棍晕过去的小燕子,她刚听到阿布卡被刺伤的消息时,简直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那可是十三爷的闺女啊,一个不好就连弘历都是要被迁怒的,到时候,说不定连皇位都有可能会被免掉,这个小燕子,就是个祸害!老佛爷越想越愤恨,招呼桂嬷嬷让她泼醒小燕子,“给我继续加刑!”“嗻——”“皇上驾到——”吴书来的声音适时响起,让刚醒来的小燕子松了口气,皇阿玛……一定是来救她的……

    老佛爷狠狠的瞪了小燕子一眼,才走出了暗房,进了主殿,才惊讶的发现,十三爷和皇后都在,十三爷坐在主位上一脸淡漠的喝着茶,皇后在他身边伺候着,皇帝一见太后出来,赶紧走上前去,“皇额娘,您没有把小燕子怎么样吧!”太后一愣,这皇帝是怎么回事,难不成又抽了,怎么又开始担心起那只鸟了!而且,就算要担心,这是能担心她的时候吗!

    “皇额娘!您想哪去了!”一看她家皇额娘的眼神乾隆就悲催了,一抹脸悲愤的开口,“小燕子现在是皇叔的猎物,您怎么能对她动手呢!”太后这才反应过来,不由庆幸他们来得及时,不然要是真把小燕子给弄死了,估计十三爷照样会迁怒她们的,赶紧摇头,“只是上了夹棍,人已经醒来,看样子还挺有精神的。”“那就好,让人把她带出来吧,皇叔身体不好,暗房太阴冷了。”“得了,皇额娘明白。”

    太后转身吩咐桂嬷嬷把人押上来,自己则是上前给十三爷请安去了。

    当小燕子被押上来的时候,奥古斯丁也回来了,他负责安排御花园的后续事宜,已经让苏培盛将包子们送回家,事情一结束他就赶了过来,这种时候,他身为执事,怎么能不在他家大人身边呢。一进门就看到他家大人坐在主位上,旁边站了一溜儿的人,看到他过来,十三爷紧抿的唇角稍稍放松了一些,“奥丁,把本王的药剂全部拿出来。”奥古斯丁一愣,然后才恭敬的倾身,退下,不一会儿,搬了一张小几放到十三爷面前,变魔术般的从燕尾服的口袋里一瓶接一瓶的往外掏水晶瓶,整整放满了整个桌面才停了下来。

    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笑盈盈的开口,“这是吾主当年在战场上使用的药剂,专门用来让敌军的奸细开口招供的,在下的印象之中,从来没有人同时用过这里面的两瓶以上的药剂,也就是说,不管多么守口如瓶多么专业的保密人士,都无法从这里面的任何一瓶下坚持下来,那么,不知道还珠格格您,能坚持到第几瓶呢?啊对了,在下忘记了,吾主并不需要您的招供,您所要做的,就是……”淡色的薄唇稍稍勾起,一股莫名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不要死哦~”于是奥古斯丁,你还能比你家大人更鬼畜一点么……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