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又一个大仇!

章节字数:3242  更新时间:12-09-01 08:0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十章又一个大仇!

    “司,司南齐天。。。。。。”沐遥说出这个名字,自己都是一番震惊。沐遥在江湖上听说过不少英雄豪杰,可这些人都是岁数大得快入棺材之人。但是也有着不少年轻有为之辈。那最著名的便是这司南齐天!听这一名字,便是觉得此人有些不凡,人,乃敢与天齐?但这司南齐天却也有着傲视群雄之力。仅仅二十二岁参加武林大会,打败所有参赛者后挑战上届武林盟主且获得胜。仅仅二十二岁,当上武林盟主。二十五岁修炼一本不知名的武功秘籍,在下一届武林大会上打败八大门派的掌门,连任武林盟主一位!天底之下无一人能敌!

    “说下去吧!”沐遥看着眼前的黑衣人说道。

    “少主便是族长司南齐天的传人!”黑衣女子郑重地说道。

    虽然说沐遥在之前便是猜到有些端倪,但是黑衣女子的话一出,依然是有些感伤。自己从小无父无母,是师傅与师兄将自己养大。父爱,母爱,他一样都没有感受过,他连见到双亲的一面之缘都没有。没有双亲的保护,从小师傅就紧紧地督促他练功,好有自保自力。看着别人一家美满的生活,自己的动作也自己看着,只不过看着,看着,泪水便是会不禁然落下。。。。。。

    黑衣女子继续说:“主公在江湖上的地位无一人能够撼动,即便是各国的帝王,都感受到了一丝威胁。主公是大仁大义之人,怎么会去垂延他们的帝王之位。一切不过是他们自己想太多了罢。几个国家的帝王竟然联合江湖上的一些大门派围攻司南一族!还胡言说主公修炼了邪功,企图称霸天下。可是谁人不知,他们不过是想要秘籍而已!”说到此处,黑衣女子的手握得紧紧地,手上的黑布之间得褶皱如沟壑一般深。叹了口气,接着说下去:“主公的武功盖世,即便是面临如此多的敌人,也是多呈不让。但是,在一个黑夜之中,却不知为何,主公神秘失去踪迹。族人最后不得已烧毁秘籍。然而,主公像是早就知晓有这么一天,早早地就是将无法消除的印记作在少主身上,将少主秘密送出。。。。。。就在那一夜,司南一族,七百多条性命,存活的就只剩下不到五人。。。。。。”一夜之间,众多性命就此消失,也太夸张了一些,可个中缘由也只有当年的门派与帝王方才了解。

    沐遥听着女子将话说完,手上的拳头瞬然握紧,一条条青筋显而易见地在手臂上浮现。双眼略微有些泛红,他曾经有些痛恨过自己的双亲,恨他们为何要生下自己却又撒手不管。但现在却是有些错怪了,自己双亲活得也并不好。

    “又是那些所谓的权利所导致的灭门惨事。。。。。。”沐遥仰起头,缓缓地说道。“父亲失去踪迹,那有没有寻找过?”像是忽然记起什么,对着黑衣女子说道。

    黑衣女子摇了摇头:“一直没有消息。所以我们便是将希望放在少主身上。”

    “他是我的父亲,我自然尽力而为,但你们五人都是找不到,我又何德何能?”沐遥微微的叹了一口气。

    “这么久都杳无音讯,猜想最坏的结果。。。。。。”

    沐遥听了这话,脸上有些不情愿,自己刚刚才有了些双亲的消息,却又那么快破灭了去。但也没办法,已经十六年了,若是有命存活,为何不东山再起,重报血仇?

    不知觉中,又一个担子压在沐遥身上,当年七百多人的血仇,不可不报!七百多人的性命呀,即便是沐遥,那恨意也是宛如无边际的大海一般。

    “血债,必须血偿!当年一共有着十八个门派以及三个小国家的帝王联合攻击司南家!”黑衣女子对着沐遥说道。

    “以我们如此单薄的实力,怎么可能报得了如此大的血仇?纵是可以,想必时间也会漫长,可到那时,如此众多的仇人或许都已入土了!”沐遥有些无奈地自嘲了一番,要想一夜毁灭掉七百多人的族门,那需要多少人马?而沐遥现在却单身一人,即便加上司南一族所剩的五人。可与那庞大的仇人名单相比,简直就如漫天繁星与一只发出暗淡之光的萤火虫。

    “我们可以建立自己的势力!”

    “自己的势力?”沐遥取出了身上所剩不多的银两,现在自己想要生活都是有些困难,何况是要建立势力养活众人。

    “钱财的事情,少主不必操心。少主知道我为何要捉陵国的公主么?”

    要不是眼前的黑衣女子说起,沐遥差点忘记了要问问此事,他实在想不出面前这个并非有着恶念的女子会下次恨手。沐遥有些急促地问:“为什么?”

    “少主可是知道情报门?”

    沐遥轻轻地点了点头,刚一到陵国便是直接去情报门,怎么忘记?

    “情报门不仅只提供情报,而且还设立了一个恩怨所。自然,只要有人花重金请杀手取下有过恩怨之人的性命,情报门就会像是一个做媒之人,将消息发布给杀手,而杀手自然是可以获取其中利益。要抓捕的人的地位越大,那么所要给的酬金便越多!”

    沐遥终于是明白为何她要抓捕念月了,念月是公主。那酬金自然不会少到哪里去。

    “那现在钱财足够了吗?”沐遥疑惑地看着黑衣女子。

    “够买下土地与装备,但是要想长远发展,倒还是缺少一点。”

    “多少?”

    “五千两!”

    “五千两?”沐遥有些震惊,这还叫做一点?但是想到大仇未报,沐遥很快便是平定下来,对着女子说道:“我们明日再去一趟情报门,看看有没有甚么买卖做!但是千万不能再随意抓捕没有任何罪过的人了。”

    “是!少主!”黑衣女子双手抱拳,淡淡说道。

    “别叫我少主了,叫我沐遥便可,我在以前家族里应该有一个名字吧?是什么?”沐遥看些黑衣女子,笑着说道,仇恨不能忘记,但是生活依旧是要继续得呀。他也不想被这些东西压着一辈子,所以很快就是调整了心情。

    “是唤司南天枫!”

    “天枫?还真霸气的名字,那你呢?老带着蒙巾怪怪的,摘下吧!”

    黑衣女子将那身略微有些宽大的黑衣脱下,一身红色的衣裳出现在其身上,接着洁白修长的双手再度将头上的布丝轻轻摘下,一张毫无瑕疵的脸浮现在沐遥面前,头缓缓地抬起,那一张脸就如即将开放在冬日里的梅花一般,想开花,却未开。使得看见其芳容的男人都有种邪念的产生,如此佳人,即便为其少活十年也是值得!

    “司南允儿!”摘下了黑布,声音没有了遮掩,那声音甜的如清晨的甘露一般,想吸允却束手无策。

    沐遥整个人又再次呆了,自己的眼福倒是不浅,如此佳人,一来到陵国竟是连见两位。

    纵是冷漠得如允儿,被盯了那么久,脸上都爬上了一抹夕阳红。看见那略带羞涩的允儿,沐遥终于是有些回神,随即有些不好意思地摸着后脑勺,笑着说道:“呵呵,允儿长得太过迷人,一时不注意便是失神了。”

    被眼前之人憨憨的模样一逗,允儿的冷漠顿时抛到了九霄云外,脸上闪过动人的笑容。

    沐遥看着那一笑倾城的允儿,再度失神,莫不是说自己是先遇见念月,若是先遇见允儿,那自己的心或许也已经到了允儿之处。可是这也有可能是天意吧,毕竟,天!是常人不可达到的一种境界,以此,天意,人!也不可违!

    “咻!咻!”忽然间,两道身影从树林外飞窜而入,急速地降落在地面上,径直地走到允儿身旁,看二人的脚步并无恶意。两人都是身着同样的灰色长袍,看模样大概十六岁罢,一个长得成熟稳重,咋一看,倒是不像一个少年,而像一个历经沧桑的江湖人士,而另一个便是有些稚气的男子,面上噙着震惊地笑容,走出对着允儿笑着说道:“允儿姐,很少见你这么出来呀?难道说今日是来相亲的?”

    允儿一听,旋即有些害羞,然后对着说话之人翻了翻白眼,又对着他们二人郑重地说道:“快见过少主!”

    二人一听此话,略微有些震惊地看着沐遥,连那稚气的男子都是一脸凝重,呆了一阵子才反应过来,二人齐刷刷地对着沐遥抱着拳头,异口同声道:“参见少主!”

    见此,允儿又对着沐遥说道:“他们二人都是司南一族存活下来的族人。那人叫做司南鲁衡。”只见允儿指着那个稍微稳重些的男子。然后又指着有些稚气的男子说道:“这没大没小的家伙叫做司南慕晨。”

    “什么没大没小的?只不过是好奇而已!”听得此话,慕晨稍微有些反抗。

    “好奇?你不过是个长不大的小破孩罢了!”允儿故意微微皱着眉头,说道。

    “什么?我是小破孩,那你就是老女人!哈哈!”慕晨笑着说道。

    允儿突然不说话,故意将眉头皱的更紧。“老女人要发飙了!”只见慕晨转过身子跑着出林子。

    而沐遥与鲁衡两人看着那无厘头的慕晨皆是对视着笑了一笑,沐遥的心中突然淌过一丝暖意,或许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但是他现在,总不会是一个人战斗了!

    (本书参加原创PK大赛,急需书友们的支持,把道具砸过来吧!推荐与收藏也需要!)

    扣扣1324540933

    求推荐,求橄榄枝,求收藏!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