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四章 粉墨登场

章节字数:4477  更新时间:14-10-29 18: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公主,醒醒。”我揉揉窸窣的眼睛,“羲之,什么事啊?”

    “公主忘了,您现在可以出梧桐台了。奴才这不是过来带你出去走走吗?”羲之是父王的亲信太监,到哪都带着。

    “哦,对。我这就起来!”昨天兴奋得一夜没睡,天将亮才眯着。我和父王约好,既然要出去,就要先学些规矩。学了几天的礼仪,今天终于要试水了!

     坐上小舟,我不断地催着宫人们划快点。回头看见台上有工匠正在绘制什么,羲之解释他们在计划搭建一座浮桥。

     父王下令搭建一座联通梧桐台与外界的桥梁。因为梧桐台水幅辽阔,难以搭建横跨湖面的拱桥,工匠们便迂回设计一座浮桥。这座浮桥将以上千块木板为身,用绳索串连,再以桩栓固定,饰以大珠小珠的铃铛,稍一碰触就有清脆的响。竣工后,梧桐台便再不用假借小舟之力。我对父王说过太麻烦,直接让我搬出去住就是了,父王慈爱地摸摸我的脑袋,说“不行”。

    

     停舟上岸,羲之就以快慢适中的速度解说这座宫城的格局。皎月宫采取严格的中轴对称布局方式,用途也被分为两部分,即“西祖东社”,“前朝后寝”。我的梧桐台就位于西边的后寝。

    “这就是万象阁,用来夜观星象,占卜凶吉。万象阁高二百九十四尺,方三百尺,为多边形,圆顶。有上中下三层,上层法二十四气,弧顶二十四边亭,谓之“天圆”;中层法十二辰,圆盖,盖上盘九龙捧之:下层象四时,各随方色,谓之“地方”。上立高一丈的涂金铁凤,屋顶铺木胎夹纻漆瓦;万象阁有上下贯通的巨木中桩,作为斗栱梁架依附的主干。整座皎月宫里的宫室殿宇,亭台楼阁都中规之法建造,坐南朝北,方形错落;并在正门门书楣上镏金大字,以正起名,所谓“名正言顺”。唯有这万象阁以浑圆示人,门枢四面八方,于是不书门楣,而以青铜在四面门户上纹日月星辰山川水火象形图,更在八方砥柱上绘以天干地支一百二十四支表,还有制成流苏的吉光片羽,悬于顶角。”

    我审视着万象阁身上繁复错杂的图腾,它们似乎饱含了无上的天机。

    我指着其中一处花纹道“二十四气?天干地支?是什么?”

    “哎呀,奴才失职。”他忘了我没有读过书了,之前齐王不仅禁止我出去,还禁止宫人教我认字读书。于是羲之又给我一一解释这些古怪的名词。

    看羲之解释得满头大汗的,我说:“算了,我自己进去问好了。”

    “诶~不行,公主,前朝后宫不能互通的,你看这些侍卫都在这里守着,就是防止有人过去。”羲之指指那些站姿如标杆的侍卫,一个人刚好从万象阁里走出。

    “哟,国师。”羲之转头对我说“公主,这就是国师,这次公主能出来多亏了他呢。”

    我眼瞅着这个人浑身上下都被黑纱覆盖,连双手在内都带着黑色手套,一颗头颅蒙得结实,只余眼珠在黑纱底下朦朦胧胧泛着寒光。在场的所有人都有点不寒而栗。

    “国师。”我开口。

    黑衣人点点头。

    “我出来是因为你,我进去也是因为你吗?”

    黑衣人笑笑,“十年前我还未入驻万象宫,公主被禁与我无关。”

    一旁羲之突然哽咽了一下,我猜大概他服侍御前数十载,也没见过有人如此开门见山得令人发指吧。

    “那你为什么把自己装在黑口袋里?”

    黑衣人托着下巴作思考状:“这个嘛,国师要保持神秘感。”

    “嗑磕。”我逗笑了。

    “公主想看我的脸吗?”

    “你给看就看。”

    “那不给。”

    。。。。。。

    我一回头看到大家脸都绿了。告别了国师,羲之顶着两头汗带我参观,“这里是长公主居住的昭明殿。”羲之指着不一处清明的殿宇。

    长公主,花妖姐姐?忆及此,我的嘴角勾起一个微笑。

    “既已到了这,公主何不进去向长姐问个安呢?”羲之友善的提醒。

    “今日匆忙,未施梳妆便上门拜会实乃不敬,不如改日备上贺礼再一一拜会诸位兄长姐妹以及后妃娘娘,羲之以为怎么样?”

    “公主考虑的是。”羲之赞同道,俯身轻语:“公主做的极好,刚才那番话纤稠有度,思虑得当,在外就要这样说话,明白吗?”

    “恩。”

    “算算时间公主该回去上课了。”羲之看看天色,“严大夫午后即来授课。”

    哦,对了除了司仪,教养嬷嬷外,父王还给我指派了一个老师,是年老功退的严太傅,年轻时教过父王。

    “好,我也早些回去给严大夫备茶呢。”

    “是呢,我也要早点回去给严大夫备茶呢。”

    小高跟着参观了一上午,这时终于找到机会说话。“今日劳烦公公了,回去的路奴才记得,自会伺候好公主,公公有事在身便先去忙吧。”

    听到小高要包揽下任务。羲之自然也乐得清闲,作一揖便告退了。

    “小高最近愈发会处事了~”见羲之走远,我挤眉弄眼地打趣到。

    “哎,总算可以把背挺直了,再不把他支走,我颈子都要僵了。”小高一边大力捶着脊梁,一边摇头活络活络颈子。

    “真是辛苦你了,我给你捏捏。”

    “哇~舒服舒服,在往上一点,再用点力,对!”

    “蕊宫阆苑。听钧天帝乐,知他几遍。争似人间,一曲采莲新传。。。。。。”隐约有婉转的乐声传来,带着妖童媛女的香甜。

    “真好听,唱得我骨头都酥了,妲,我们去看看好不好?”

    “快点哦,迟到的话,夫子可要责罚的。”

    我们循着歌声来到一处别馆,离着一丈远就感觉到一阵袖风。当真是歌台暖响,春光融融;舞殿冷袖,风雨凄凄。

    “听~鹂~馆,是这么念的吗?小高?”我一字一字的指认门楣上的牌匾。没听见有人应,狐疑地看着他。

    小高此时正一脸痴迷地盯着台上的舞妓,那和着音乐摇颤的雪白腰肢,还有杨柳般软若扶风的玉臂此时都成了今天早上小高才进肚里的莲藕。

    死太监,色心不改!我鄙夷地偏过头。

    同样是男人,坐在观众席上的那二位就淡定多了。

    座上两名俊俏的紫衣少年,漫不经心地斜躺。舞姬们极尽妖娆,渴望用自己的魅力从四面八方打击他们意志。可他们只是半倚在精致的木榻上,心不在焉地观赏着舞姬如蝴蝶般翩跹的妙曼舞影,时而附耳轻笑几声,低头轻啄婢女手里的葡萄。

    其中年长一些少年似乎开始有了兴致,不停地转动手里的酒杯,间或回应起舞姬那愈发鲜活大胆的眼神。

    “砰!”那名少年终于扔下杯子,纵身跃上舞台,另一名少年紧跟而上。舞姬们总算等到了这一刻,停止了舞蹈,转而忸怩地投入另一场风花雪月的追逐嬉戏。

    “哼。”看年纪一个十五六岁,另一个十二岁左右,传闻长公子诸儿和三公子小白皆好服紫,又同为色中好友。

    “还不打算走啊,小高?”小高身转头不转,脚尖转了向就是不走路。

    可此时,白日上演的旖旎春宫竟有了变故。本来那名被诸儿搂在怀中的美姬正是醉眼迷离,全身卸下气力,倒在诸儿的怀里。不料此时诸儿竟撤回双手,失去支撑的舞姬自然砰的着地,一枚温香暖玉竟落得狼狈收场。

    “哈哈哈!”一阵爽朗的坏笑如泉水般从诸儿口中涌出。小白鄙夷地扯起一丝笑意,上前踢了那个舞姬一脚,“你也不照照自己是什么货色,以为我哥哥看得上你!”

    “公子你!”那美姬难堪的撑起身体,速速地退场。其他舞姬见到姐妹的惨状,略作停顿,顷刻又围了上去。

    诸儿此时注意到藏在门后的小高,不知偷看了多久。

    “门边的小太监,要和本宫一起吗?”诸儿一时兴起。

    “小太监,你过来。”小白居高临下。

    “不不不,我只是。。。。。。哎呀!”我从后面狠狠踢了小高一脚,让他破门而入“主子让你过去,你这当奴才的岂有推脱之理。”

    “启禀二位公子,这个小太监在外面偷看了好一阵了。奴婢本想偷偷教训他一顿,不想扰了二位公子的兴致。”

    “你也是这里的舞姬吗?”诸儿上下打量我一番。眼中笑意更深,“鬟松发披,衫垂带褪,大有春睡慵懒韵致。”

    舞姬里有谁小声的说,这不是咋们馆里的人那。

    行至台前,我已经迫不及待,“公子想怎么处罚这个小太监?”

    妲,你干嘛要整我!

    整的就是你!谁让你见色起意。

    我和小高已经在几记眼刀里交换了杀气。

    “什么处罚,本公子可是邀他来此行乐的,你们几个,给我下去伺候好他。”诸儿指使几个舞姬下去。那几个舞姬虽不情愿,也只能听命行事。

    “公子,奴才惶恐啊!”

    “你们几个不把这个小太监哄好了,我就让掌事司打发你们去洗衣坊。”

    小高一开始还受宠若惊,慢慢地就放松了身体,他软绵绵地顺着舞姬的搀扶,躺在刚才的那张木塌上,享受起小鸡啄米般轻巧的按摩。

    我这下瞪大了眼睛,看着小高在一群舞姬的包围下,如鱼得水,怡然自得。“公子这。。。。。”

    “你也过去伺候他。”

    我不甘心地走过去,小高见我过来,把鞋一蹬,光脚上来,“姐姐,我脚有点疼。”

    让你整我!

    回去有你好看!

    我只好低眉顺眼地蹲在地上给小高捶腿。

    诸儿总算觉得今天下午玩够了。“好了,小白,我们回去吧。”

    众人俯身恭送。

    我也掺在里面,同舞姬们一起行礼。耳边顿时起一声戏谑:“想不到妹妹学宫女真是似模似样,我看这演技不逊于宫中的伶人了。”

    听到这声轻佻的笑声,我恍然抬头,小白,小高也皆露出讶异神色。

    “哥哥,你说她就是梧桐台里的那个公主?”小白面存疑虑,探究地看向我。

    “哥哥是怎么看穿的我?”我羞赧吐了吐舌头,恨不得把脸藏进茂密的乌发里。

    “妹妹下次要扮宫女,记得别穿蘇州进贡的雪云缎。”

    诸儿:“像这样,今日我戏弄了妹妹,改日哥哥带你去马场赛马,全当赔罪。”

    听到可以赛马,我一双招子澄儿的雪亮,赶忙点头答应了。

    “那今日时候不早,妹妹可要和我们一同用晚膳?”

    晚膳?!我脑中惊现了一幅画面:坐在书房的夫子,翘起二郎腿,几只手指在桌上轮流敲打,好整以瑕地等我回来,然后向我展开一个皱巴得像沙皮狗一样的笑容。

    我好不容易咽下一口口水,“谢谢王兄盛情,还是妹妹改日登门拜会好了。”

    “那好,我们就先行一步了。”两名紫衣少年相伴离去。

    等我回到梧桐台时,果不其然,夫子就以那个姿态等待着我。结果罚抄五十遍《周礼》。

    二更,我总算抄完这五十遍《周礼》,晕乎乎地摸上榻,脑子里却又一阵新鲜。

    回想起今日在听鹂馆中遇见的那俩个明艳少年,诸儿迷离浅笑下的一片清明和小白的隐语不发,让我觉得今日这走马观花的奇异情景只是冰山一角。那时,我只觉得新鲜,根本不会想到,由此前去,一幅由命运这个世上最伟大,最独具匠心的设计师精心绘制的画卷即将如宏伟的史诗般徐徐展开,众多生旦净丑将在权力与欲望,阴谋与爱情的千呼万唤中粉墨登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