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章 正梳妆

章节字数:2803  更新时间:16-04-19 20: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经过上次的罚抄事件,我认真吸取了教训,迟到的原因归根结底是在上课时间的安排上。夫子都是午后来授课,这样我上午的时间如果出去溜达的话,玩不尽兴,呆在梧桐台里,又太闷。所以第二天夫子前来验收罚抄时,我一脸谄媚的迎上去,跟夫子打商量。

    “上午授课?”夫子挑起一边眉毛。

    “夫子,我是想——再过几日就是大伏天了,您老下午来给我上课,徒儿担心万一夫子中暑怎么办?”

    ——“公主真是好孝心那,夫子我好感动好感动!”夫子捶胸跺足,一副很受用的模样。

    “咳咳,可老臣若是上午来给公主上课,那公主只能下午出去玩,不是更容易中暑?”

    ——“不会不会,年轻人可以的!”

    “一斤雨前雀舌。”夫子低头啜饮杯中香茗,竖起一根手指头。

    “好说,我给夫子二斤。雀舌加碧螺春。”

    于是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今天天气很好,阳光明亮得恰到好处。

    我仰头细数穿过树叶的柔金色光柱。它们温柔地在我身上撒下光斑,我伸出手掌接住几枚,友好地与它们握手。阳光真是上天给世间最温柔的馈赠。

    “蛇精妹妹今日怎么穿衣服了?”

    远处传来一声调笑,我眉毛不由得弯了起来。

    我就觉得今天来这里能遇到她。

    “今天专门来见姐姐,当然要穿得端庄些。”我冲她甜甜一笑,自信我明媚的能冲击她的视觉。

    “你怎知道我会来?妹妹学过读心术不是?”

    “读心术妹妹没学过。嗅着姐姐的花香来的。”看到阳光在她额角贴上花黄,我心情更加得好。

    “哦?你可闻出是什么花了?”

    “待我细细闻。”我把鼻子凑上去,佯装要甄别花香。“没闻出是什么花,只是香气沁人心脾,叫人欲罢不能。”感谢夫子的教育,让我可以用上几个成语。“不过,我倒闻出了这花生根的地方了。”

    “在哪?”

    看到她饶有兴致,我得意地扬起下巴:“昭明殿后花园。”

    “我也闻出来你这蛇精的出处了。”她轻轻往我鼻尖上一点,“可是那湖心岛屿梧桐台。”

    “姜妲见过长姐。”我将双手贴于腰际施了一礼。“既然姐姐已猜出,我就不担心下次见面会叫姐姐吃惊了。”

    “看来你下次不打算在这见面了。也是,父王肯定安排了正式的见面。”

    “姐姐还想在这与我见面吗?那我们把这棵树当做秘密据点好不好?”我试探地这样问。

    姐姐果然聪明又善解人意“好,不能说的秘密。”

    两只手在空中交握拉勾。

    隔天,父王就安排了我和兄弟们见面。诸儿小白和媛姐姐我事先都见过,但我们都很有默契,假装是第一次见到。原来诸儿和媛是同母的姐弟,还认识了一个哥哥,排行老二,是诸儿的弟弟,小白的哥哥,叫纠,我看他第一眼就觉得我和他不会是朋友,他有点。。。。。。正派。我排行最小,刚满十岁,媛和诸儿都15岁,纠14岁,小白13岁。

    我这头尚未与诸弟兄寒暄完,就听得门外有通传声,只见一群宫女簇拥着一白衣丽人进来,众人拜见,原来是王后。不,应该是果然是王后。但她很我想象的王后很不一样,我以为王后都是华光璀璨的,她虽衣着讲究,却给人一种朴素淡然的感觉,没有母仪天下的霸气,倒是神态安详,像庙堂里供奉的菩萨。

    “陛下把这位明珠般的公主藏着掖着这么久,终于肯带出来让我们见见了。”王后浅浅地笑道,上来携着我的手,来来回回的检视。“母后好。”我愣愣地喊她,她就是姐姐的生母啊。

    “诶,小公主好生可爱。”然后她赏了好多东西给我,嘱咐我有什么事尽管去找她。父王也嘱咐她好生照顾我。左右都是这些,她像一尊菩萨,不仅因为她安详的神态,还有她与自己孩子之间那种距离感,以及看着我时,那种深深的担忧和慈悲。

    散会后,姐姐叫我去她那坐。我自然去了。姐姐把我带到她昭明殿的闺房,取出一些首饰梳妆用具就要打扮我。

    “你一个女孩子怎么不会梳髻的?”媛捏着我发丝,叹口气道。

    “公主干嘛要会梳头,有人帮你梳嘛。”我嘟着嘴回到。

    “那也没见你梳过。”

    “嘿嘿,因为小高不会梳。”

    “小高?今天陪你来的那个宦官。”媛略一思索就对号入座,“我看他挺机灵的,怎么这么手拙?”

    “他才不机灵了,跟我玩游戏总是输。”我激动地喊。

    “呵呵,我看应该倒过来吧。”媛毫不留情地拆穿我。

    “好了,你看看。”媛移动镜子,让我们两人都映射在镜中。媛的手法很是娴熟,我们说几句话的空当,她就在我头顶梳起一个小山包似的发髻,剩下的头发安安分分地垂在耳后,它们以前飞扬得像太阳花的花盘似的。

    “姐姐你真厉害,把我的头发收拾的服服帖帖的。”我的赞美溢于言表。盯着镜子里难得整齐的自己,心里突然有种奇异的感觉。

    “这只是最普通的圆髻,最简单省事,你平常要赶时间就梳这种髻,在头顶上簪花,簪钗便是,也可以戴冠。”媛缓慢地说着,方便我记下“好了,你把眼睛闭上,我要再梳一个新样式给你。”

    我赶紧将眼睛闭上,以掩饰自己眼角的水光。我不想表现的过于激动,毕竟,谁会因为有人给她梳头就垂泪呢?

    后来我才明白,我那时的激动是因为,这普通的女儿梳妆的情景,虽然是我第一次碰见,但早已在我午夜梦回时循环过多次,是我想象中的早逝的母亲为我做的事。

    媛继续在我头上捣鼓,我感觉她牵了几缕头发到我额前。她这次弄了很久,盘好又拆开了好多次,停顿片刻后又盘好。果然新事物的诞生是需要试验的。夫子会不会太激动啊,收了我这么聪颖的学生。我听到媛发出小狗受委屈时那种“呜——呜——”的声音,我都能想到她那梳好了不满意,拆掉重来的纠结表情了。

    媛总算大功告成。“好了,你可以把眼睛睁开了。”

    我依言睁开眼,镜中的景象缓缓由模糊过渡到清晰。先是媛那得意的表情,一副等着看我惊喜的笃定。视线再移到我自己的头上,哇,这个发髻真的是好。。。。。。怪异!

    头顶上蜿蜒盘旋着一坨东西,不消我说大家都知道它像什么。额前那弯弯曲曲像水波纹路一样的头发紧紧贴着眉宇,从我的左鬓角延伸到右鬓角。

    看着媛那么期待的眼神,我就是再好笑也忍了。“怎么样?是不是新颖出众,细看来还有几分妖娆?”媛眉飞色舞地问我。但其实这是一句陈述句。

    “恩,确实很漂亮很特别。姐姐你这手艺要出世,不知得挤掉宫里多少人的饭碗。”

    “那确实。你看这蜿蜒盘旋的发髻像什么呀?”

    她不提还好,一提我果然笑场,我赶紧抬袖子捂住脸。“可不就像水波纹吗,水波曲折柔媚,姐姐真能吸收灵感!”

    “什么呀,你都看不出来吗?”媛嘟嘴嗔怪,拉下我遮脸的袖子道:“这是蛇形,你看那蜿蜒盘旋的姿态不是像灵蛇一样嘛,我特意梳来配你蛇精的身份的!”

    “哦,原来是蛇啊。”我看着头顶那堆东西恍然大悟。其实,这别说,着发型细看之下还有那么几分妖娆,尤其是贴于额前的那蛇形。“就是头顶这条蛇短肥了点,再细长些就完美了。”我中肯的提着建议。

    “确实呢,短肥了点,倒有点像。。。像。。。。”媛也想到了,脸上不免一红,看来的确不是我一人主观觉得。

    “哈哈哈”我笑得前仰后翻,“姐姐你终于反应过来了。”

    媛扑上来挠我的腰,誓不与我善罢甘休。。。。。

    “我新设计的发式还没起名字呢?”一阵嬉闹过后,媛气喘嘘嘘地问我。

    “既然酷似蛇形,就叫灵蛇髻吧。”

    落日的余晕在地上迤逦下温暖的昏黄,镜中人皆鬟松衣散,面颊上还有嬉闹之后的潮红未退,我们都有着光滑的皮肤,漆黑的头发和绯红的嘴唇。

    “我们真像一对姐妹。”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