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五章 书阁端倪

章节字数:2067  更新时间:14-04-18 23: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端午节过后的第一天,夫子睡意稀松地来给我上课,眼睑下葡萄大的黑眼袋,脸上还有几道抓痕。

    想必昨夜师母回到府中已经是感动涕零,好好地疼爱了您老一番,您老人家年事已高,精力不济。眼袋乌青,典型的肾气不足嘛~诸儿这么说的。

    夫子问我怎么会送她夫人几坛醋的,我把那天父王跟我说的一五一十的转述了。他夸我父王和我两代徒弟真是贴心,感动地脸都绿了。

    然后我问夫子有没有跟师母那么夸过我,他说没有,师母是乱说的,他暗地里说我笨得惊人,师母纯碎说反语讽刺我呢。哎,夫子我知道你怕光夸我我会骄傲,所以才又死不承认。

    “夫子,你待徒儿真心太好了~”我感动的抱住夫子的大腿,师父之爱徒必为之计深远。夫子也心感宽慰,颤抖得胡子都竖起来了。

    夫子你放心吧,放心,徒儿定当为人谦逊,不辱师门。我从今天起就去藏书阁看书,您不在的时候,我也不会放松功课的。我一定会博览群书,满腹经纶,哦~不!满腹诗书,经纶太不适合我了,然后长大做一个稀世罕有的才女,让你以我为荣。

    我有说过吗?我这一生有两位师父,一位是十岁时解禁父王指派给我的严夫子,另一位或许更早之前就注定了。不过严格来讲,第二位师父本没有收我为徒的打算,他与我的渊源的确早已注定,但我和他能再加深这个渊源还多亏了那名女子给予的契机。不过,这些都是后话。

    当天下午,我就去了藏书阁。看守藏书阁的官吏是个温吞的中年男人,我去的时候他正在睡觉。

    我轻声的在一排排竹简架间踱步,跟着架子上刻着的典籍分类,抽出自己感兴趣的书看。

    我在一排排木架之间呈S型地穿梭,想不到皎月宫中的藏书如此齐全,天文,地理,四书,五经,诸子百家,经史子集。。。。。。而且还。。。。。开放。有一个书架码放着画了画的绢布,上面都是些衣衫不整的男女,下身交缠,神态销魂。我瞄了一眼确保看守大叔还睡着,又赶紧打开另几幅,果然又是差不多的内容,只是姿势各不相同。往头上看,架子上刻着“鱼水情欢”四字,靠!不就是春宫图,说的这么含蓄。我把这些展开的绢布收好放回,看到底层有一张绢布似乎被抽出来过,我好奇把它抽出来看,这幅画的构图与前几幅很不一样,因为画上画的竟是两名男子!一名男子温顺地趴跪在草丛里,臀丘雪白,另一名在他身后,神情急迫,一手扶住他的腰,一手扶住自己的。。。。天哪!我看不下去了!我心急火燎地把那绢布揉成一团塞回最底下,向自己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似得跑开,靠着最里头的一排竹简架子坐下,扶着胸膛平顺呼吸。

    咦,男人的。。。。那里长这样的吗?怎么小高好像不这样哎。喂喂,别想多了,我和小高青梅竹马,小时候一起洗澡很正常啊。

    我均匀好自己的呼吸,发现自己已经口干舌燥了。小高的事再说吧。我起身想找水喝,猛然看见我靠着的这个书架,上面刻着“齐国编年史及王室宗亲族谱”。

    “妲,那个苏妲己,夫子说苏氏姓己名妲的美女,应该叫己妲吧,跟你同名。”小高的话在我耳边响起。

    “父王,为什么我叫妲呢?”

    “是因为你的母亲。”

    。。。。。。。。。。

    众多的细节在我脑海里回旋。

    既然来了,就应该探个明白。我踮起脚尖,寻找当朝所在的年份。

    这些史籍和族谱很长一段时间没人来查看,从竹简上厚积的灰尘就能看出来。除了——这一份,显然才被动过,查阅者很细心,没有抹掉表面的灰尘,看完后还印着原来封尘的位置放回去,可是打开后的竹简再卷回去,竹简的内侧也沾到了灰尘,怎会瞧不出来。这份竹简刚好就是我要的那份。

    我在大段大段的年号中找寻自己出生前后的那几年。其实长长的一段编年史,找下来只有两句相关的话。

    辰翟元年,齐前庄公太子姜禄甫继位为王,称齐釐(简化为僖)公。

    。。。。。。。

    辰翟七年,生公主,名妲,母殁。公主降生时天有异象,术师言“大祸”,遂禁足,遣散宫中大批太监宫女及侍卫,重新选拔入宫。

    。。。。。

    而一旁的族谱,里面记录了许多妃子的名字,唯独没有我的生母。这个情况我早已预见,只是真正赤裸裸地摆在我面前,我还是不由得心痛。

    我的母亲是一个被历史抹去的人,没有姓名,面容,封号,就像从来没存在过般。我将来呢?历史可会再度抹去我的名字?可我的父王与我的母亲明明是那么的相爱,虽然我父王从未提过,尽管他对只言不提母亲的历史无能为力。

    可他们明明那么的相爱!

    是的,我知道。

    辰翟一年,僖公大肆扩充后宫,后宫佳丽一千三百四十三人,不得见者三年。妃嫔随时侍寝,幕天席地,不分场合。

    。。。。。

    辰翟五年,僖公遣散宫中未幸秀女,给予银钱,放其出宫婚配,此例自古未有。

    我就一直奇怪,齐国民风开放,皎月宫中亦如此。齐国王室放浪形骸可谓由古至今,太监宫女结为对食,从不避讳。怎会到了父王这,下人们照旧开放着,父王却独独保守了。原来父王也曾荒谬绝伦,是千古难得一见的薄幸君王,然后他遇见了一个人,又为她再次荒谬古今。不然族谱上那么多妃嫔的名字,而今何在?

    我抹掉两颊的泪水,平复好自己的心情,小心地把竹简放了回去。

    谢谢,历史虽然没有记下我母亲的名字,没有记下他们惊艳的相遇,但起码记下了他们冲破礼教相守不渝的勇气。

    离开藏书阁时,那打个瞌睡的大叔还没醒。也多谢了他,要不是他玩忽职守,让竹简蒙尘显现端倪,我还不知道还有人也关注这段历史呢。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