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十八章 相濡以沫

章节字数:2788  更新时间:16-04-19 21: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抽泣两声没办法,拉开被条也钻了进去。诸儿绝对是故意的,两个人才给一条被子。虽然已经是盛夏,但临淄的气候夜间也是很凉的。

    我朝他挤挤,将宽出来的被角压在身下。

    看我晚上怎么扯你被子!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大摇大摆地坐在厅堂里吃早饭,宫人看见我腾一下冒出来,都奇怪的问我:“公主今早上什么时候来的,都没看见呢?”

    诸儿佯怒:“人什么时候来的都不知道,你们当奴才的失职!”

    宫人们自觉理亏,忙求饶道错。我和诸儿低头喝着米羹,心知肚明地对笑。

    吃完饭,我拉着哥哥一块去看绯红,她已经能走动,也有些血色了。哥哥问了几句就去上朝了,留下我和绯红说话。

    “绯红是怎么认识我哥哥的呢?”我拔下一粒葡萄,捏住尖尖把果肉往嘴里一挤,葡萄皮吐出来。

    “当然是在妃雪阁啦,那天我碰上了坏心眼的客人,硬是要把我灌醉,我推拒不过只好一一喝下,醉得想吐,摇摇晃晃地去找茅房,下楼梯时差点跌倒,是你哥扶住了我,我还吐了他一身呢。”绯红撑着下巴轻笑两声,秋水般的眸子静美迷离。我仔细地看着她,觉得这女人翻动嘴皮都饱含了风情。只是这风情的嘴唇吐露出来的故事似乎俗套了些。

    “那绯红又怎么在妃雪阁的呢?”我继续问。

    “哦,我本是小户人家的女儿,嫁给了一个富商做小妾,起初他对我呵护有加,本想一辈子都能舒适美满,无奈他死的太早,他归去后,大老婆不能容我,将我扫地出门,我废黜之身,不敢回乡只怕给双亲蒙羞,又身无所长,只好卖身给妃雪阁,靠皮相混饭吃。”绯红平静的自述生平,好像那些曲折的过往全都事不关己一样。

    “没关系啦,绯红。你那个前夫懦弱无用,活该甩了他。你丢了芝麻,可捡到了西瓜。”

    “噢?什么西瓜?”绯红兴致盎然。

    我凑到她耳边,轻轻地:“我跟你讲,我哥哥想娶你呢。”

    “哈哈哈哈,你哥哥是齐国王子,怎会娶我一个青楼女子呢?”

    “要是他愿意呢?”

    “他不会愿意的,他只拿我当解闷的伴儿罢了。更何况,”绯红美目一转:“当妃子哪来当婊子快活!”

    哇。。。。。我的天,她即便说粗话时也这么有风情!简直是风情到意气风发的程度了。我触电似得寒颤几下,突然想到:要是姐姐也再长十几岁,那风情应该不会输给绯红吧。思及此,我低头瞥了瞥绯红丰满的胸脯,再过几年,姐姐应该也会发育了吧,不会像她现在这么平了。

    “小公主,你盯着奴家的胸部做什么?”绯红敏锐地察觉了我的视线,眯起眼问我。

    我故作垂涎地舔舔嘴唇:“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呸,小色胚,女儿家家的怎么跟妃雪阁那些臭男人似的。”

    。。。。。。。

    “哎,绯红,要不要出去走走,你静养这么多天,也该憋坏了吧?”

    “嘿嘿,我正想这么说呢!小色胚色归色,还挺知心的嘛。”

    我涎皮赖脸:“好姐姐,你当着我的面这么喊就罢了,可千万别当着我那些个兄长和媛姐姐的面喊诺!”

    于是我们相互搀着,撑一把阳伞在五月的太阳底下散步。我本就怕热,绯红又才初愈,不一会儿额头就渗出薄汗来,眼见前面就是太液池,我们获救般的扑过去趴在石头上休息,绯红兴致一起拿出随身的点心喂鱼,我则脱掉鞋袜在池里荡水。

    点心碎屑掉在水面,立刻吸引了一大群鱼,肥美的身子看的我好饿。我抬脚划出一趟水,鱼儿们散去两步,又重新簇拥在食物周围。鱼,真的是一种贪婪的生物,即便鲜美的饵下藏着的是钩子,它们也要一代又一代的前赴后继;纵使胃已经吃得胀满,也不甘最后一口美味落于旁人而将自己活活撑死。

    “听夫子讲过相濡以沫,说是泉水干涸的时候,鱼儿会聚在一起用自己的唾液滋润对方。”我紧紧的盯着那些鲤鱼大张着的用力吸食的嘴巴,估算着以他们的口型能产生多少口水。

    “我还从未见过那等情景呢?”

    “我当时听了也不信,所以就捉了两条鱼在盆子里放干。”

    “结果呢?”

    “盆子底下有层薄薄的水,它们就扭动着身子往底下钻,把对方垫在自己的身上,结果水还没蒸完它们就都死啦!”我嘿嘿的笑。

    绯红眼睛瞪大了一圈,开心地笑了:“你真是个残忍的孩子。”。

    “由此可见,人们看待事物总是透过自己的映射。人们在绝境中常常不会互相扶持,所以臆想鱼,那不如人类高级,被人称作畜生的生物,会在绝境中彼此照料,用来勉励自己克己修身,不然就是连畜生都不如。又或者幻想春蚕吐丝是无私奉献,将对天物的掠夺煽情为自然的进贡。”我的确残忍,对我讨厌的东西。

    “大概是这样的吧,所以人们就将庄子的话去精存糟。”

    “什么去精存糟?”我仰着的身子一下回正。

    “原话不是这样的吗?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世人只取前半句。”

    “啊?怎么会这样,夫子都没有告诉我!”我大喊一声,忿忿不平。

    “你师父大概是觉得你还年幼,体味不了后半句的涵义吧。况且小孩子就是应该多接收一些光明的,正能量的东西嘛。”

    “那你给我讲后半句的意思。”

    “就是讲与其在逆境中相互滋润,不如谁也不认识谁,活在大好的江河里。”

    “这样就解释完了。夫子通常会援引一个例子的。”我不满地说道。

    绯红把手里的点心一下抛掉,拍干净手掌,将身子坐正。

    “有一双青梅竹马的男女,弱小,受人欺凌,相互慰藉,扶持成长。长大后,他们互生情愫,男人开始变强,渐渐可以保护女人,可女人并不满足,她不满足只在池鱼之地苟延情爱,她还想要站在央央乐土上花前月下举案齐眉,于是她抛下了跟自己相濡以沫十几年的男人,转而嫁给了另一个男人,那个男人给了他不能给她的情爱与痛快。纵使后来结局惨淡,女人也并不后悔当年的决定。你说,这是不是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大概是的吧。不过是我的话,我不会那么做的。”

    “公主不会那么做,是因为荣华富贵,万千宠爱公主都有了,所以才不贪慕。而每个人都有自己最想要的东西,为了这样东西,人是会背信弃义,是会变的很坏很坏的。”

    是吗?每个人都有自己最想要的东西,为了这件东西会变得很坏很坏。我最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呢?以前在梧桐台时,我最想要的就是走出皎月宫,去目见临淄走马观花的繁华,吞吐坊间吹来的香风,走去一个不会被贴满黄色符纸,不会被湖水围成孤岛的地方。。。。。现在呢?我已经走出梧桐台,我现在想要什么呢?

    ——————————————————————————————————————————

    这孩子怎么了?绯红看着女孩呢喃离去的背影,不好出声提醒。等了两刻钟后,绯红拖着额头,想这孩子大概不会回来了吧?绯红懒得再等了,起身拍拍土打算先回去,今晚上还要干活呢。

    一双黑色的鞋远远停了下来。这个人,怎么会在这?一袭迤逦在池边的红衣,阳光打在她脸上,她耳边的碎发落下一个剪影,黑鞋不受控制,只想靠近一点,在靠近一点。终于,那女子抬起了头:“小宝,别来无恙。”

    PS:关于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的创作背景。据说庄子家贫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妻子叫他外出借粮食,他去找监河侯借粮。监河侯许诺秋后再借,庄子说这是远水不解近渴就回家。妻子让他再去别的地方借,他说要像车辙里的鲫鱼一样相濡以沫过日子,不如两忘而化其道。”妻子只好偷偷地流泪非桀也,领取休书后,不久,就嫁给阔佬,然后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