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二章 这人知道得太多了!

章节字数:3489  更新时间:16-04-19 21:4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弯腰捡鞋穿上。

    “诸儿。。。。。。”穿鞋的动作钝了下来。

    诸儿走过来:“怎么了?”我拉下他身子。

    “你看。”

    木质的脚踏板,漆面光滑亮泽,上面有一条水泥印。

    ————————————————————————————————————————

    我们应该是真的有跟踪人偶到冷宫,然后被操纵者发现,掉进了梦里,这个梦就是我们发现人偶是个梦,梦醒后我们尚处东宫,最神奇的是当我们从被操纵的梦中醒来时,我们就真的在东宫。真假参半,如梦似幻。

    这个人对东宫的一草一木都很熟悉,才能做那样高度的拟真,而且还能在梦中操控人的感官。

    我磨砂手掌,回忆起梦里那些物事的手感,气味,这样的本事若是用在一国之君的身上可就糟了。

    巫蛊向来是宫里的忌讳。

    接下来的形势可能攸关生死,我和诸儿或许都不信任国师,也只能去找他。

    我们找了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拉住国师,假意与他寒暄。

    国师倒不跟我们打哈哈,直接问我们什么事。

    我和诸儿对视一眼:“近日宫中巫蛊之术盛行,国师你可略知一二?”

    “我知道啊。”

    “你知道?!”我们吃了一鳖,立刻咳嗽两声调整回状态:“国师既然知情,为何隐瞒不报,这可是欺君的大罪!”

    “要兴师问罪刚在上朝就问了,还特意带到这个小角落来?你们说的那巫蛊可是人偶术?”

    我和诸儿还没想好怎么答,国师就自顾自的接着说:“这种人偶术起源湘西,一开始是用来赶尸的,后来有南疆奇人吸收了这种法门。。。。。将生者的头发指甲鲜血等物填充进材料的人偶里,亦可驱使活人。”国师越讲越兴奋,一双眸子在黑纱下闪烁绿光,估计早就对这种奇门异数跃跃欲试了。

    “不过这次宫里的不同,这次的是将人骨和心头肉缝进人偶的脑部和心口,便能使人偶带有提供骨肉之人的意识。”国师经典的柯南式思索姿势(拖着下巴,手指规律的轻点):“那个人估计是死了或是不能亲自前来,所以用这种办法封存自己的意识,让人带进宫里,来了一桩未了的尘缘。”

    “尘缘?你要讲爱情故事吗?”我们撇撇嘴。

    “就是爱情故事,这曾经是我们修道这个圈子里轰动一时的故事啊。。。。。”国师唏嘘不已,叹息几声就要荡漾而去。

    “国师,你还没讲完呢!”

    “给你们留点想象空间,做人要有神秘感。”

    国师的背影已远去数米,“哎,万一那人要对——要对什么人不利怎么办?”

    国师背对我们做个拜拜的手势:“放心吧,那人只是受人所托来办事的,只想低调,无意伤人。不过我猜他昨晚施术时大概叫人撞见了,又加施了一道织梦术。”

    我一惊,这他都知道!

    他突然转头,意味深长的盯着我说:“这宫里别的不敢说,只要是关乎牛鬼蛇神的,没有我不知道的。”

    蛇!我惊得汗都要出来了。

    “况且,真命天子是百邪不侵的哟~”

    国师悠哉地荡漾而去,正午的太阳连他的影子都不迤逦给我们。

    “这家伙,我以后登基了绝对要弄死他。”诸儿咬牙切齿的说。这人知道的太多了!

    “诸儿,这事已经确定了目的不是王族,咋们还往下查吗?”

    “查!”诸儿伸出红色的舌尖舔过上唇:“那伪梦的事我可不罢休,那人偶不想让我往下查,我偏要查。”

    既然那人偶昨晚去了冷宫,我和诸儿自然要从冷宫往下查。

    那间冷宫已经没人居住,我们挑开蛛网,散开灰尘,也没发现这地方的特别之处。只能考虑这里以前住过什么人,就近捉几个宫人来问,无奈全都是入宫没多少年头的人,只好闷闷地走了。

    “果然,这种陈年旧事就要去请教人肉资料库——羲之大人。”我得意的点点头。半天得不到响应,抬头看诸儿,他突然捂住我口鼻,做一个嘘声的动作,我瞪大一双眼珠子,任他我拖到一根柱子后面。

    “怎么了?”我用口形问他。

    他不说话,给我指指前面。

    是曦之和绯红。

    看他们说话的样子就知道不正常。

    可是我们隔得很远,听不到他们说什么。而且,他们刚刚说完了,打量一下四周,一前一后的离开了。

    “怎么样?你用内力听到了什么吗?”我问诸儿。

    诸儿无奈的摇摇头。

    “你们这是在干嘛?”小白突然从后面插进来。

    上次端午夜宴后再没见过他,我立刻套近乎:“小白哥,好久不见。”

    他这次没微笑着跟我点头示意。“我可是听宫人说了,今早上妹妹睡在哥哥的东宫里,还和哥哥同床共枕。”跟诸儿说完话才转头对我:“怎么样?你那声色犬马的哥哥有没有把你怎么样?”玩笑似得上来拉住我的衣领细细的看。

    “早上的事下午就传到你那了,小白你消息真灵通啊。”我尴尬地笑着,宫里真是没个隐私的。

    “那些该死的奴才,爷回去就把他们一个个都毒哑了!”诸儿皱眉,邪戾之气立显。

    “瞧哥哥说的什么话。妹妹还小,留宿在兄长那也没什么不妥。”小白笑着劝,见风使舵才叫个快!

    作为小白的哥哥,诸儿转的也不慢:“哈哈哈,我说玩笑罢了,小白你当什么真。”说着还上去傍了傍小白肩膀。“话说这事父王还不知道吧?”

    “父王他一贯对子女教育奉行放养的态度,不关心这些道听途说。”

    “那姐姐她知道吗?”我没来由脱口而出。

    “应该没,这事应该我最先知道。我已经训了下人,诸儿你回去好好管下你宫里人,让他们别再说破,这事传不出去。”

    “哦。那就好。”我不想传扬出去,但听到小白那么说,我又有点失望。

    “我们好久没一块玩了,今天碰上了,是不是该干点什么?”我眼珠滴溜溜地看着诸儿,这里他最有话语权,只要他同意了,小白绝对赞成。

    “小鬼头,你想干什么,妃雪阁已经封了。”

    “对了,妃雪阁的事查的怎么样了,我还没有听你说!不过这容后再说,今天的重点是我不想去妃雪阁,我想去的地方是——”

    他两看着我,没搭腔。

    “你们什么意思啊,我卖这么大个关子,你们倒是追问一下啊!”

    “我好有兴趣啊,快告诉我吧。”

    “我们要去的地方就是——东郊狩猎场。”

    “啊?你想打猎?现在是盛夏哎,我不想出汗。”诸儿洁癖的毛病又来了。

    “上次出宫的教训还不够吗?东郊又那么远,出了什么事救兵都搬不了。”

    他们两一唱一和的不想去。我不满的盯着他们两。

    最后还是诸儿贴心,“罢了,出汗就出汗吧,可是东郊真的太远了,帯你去后山上打猎可好?”

    “好好,当然好。”我只是想狩猎,去哪都无所谓。

    “那好,这几天好好养着身体,准备几天就可以去了。”

    “什么,不是今天去啊。”

    “拜托,你有点常识好不好?狩猎这种活动要拟定计划,准备人马,弓箭,干粮,帐篷很多东西。你以为这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啊?”

    “啊。。。这么费事啊,可是我今天刚好很想打猎嘛,我怕过了这几天我的激情就被磨灭了。”看诸儿小白一脸无语的样子,我也不想为难他们:“没事,我说着玩呢。天这么热,我才不想打猎呢。好了好了,大家各回各家吧。”我挥手做驱赶的动作。却被诸儿扣住了手腕。

    “其实想今天打猎也不麻烦。曹将军开春时捉住了一头驯鹿,他嫌春日里吃燥火,一直养在将军府的后花园里,我让他把鹿捉了送来,我们就把御林当狩猎场怎样?”

    御林就是御花园旁边的一片树林,比玄机林要小很多。宫里共这两个树林,玄机林因为太大了,所以蛇虫横行人迹罕至,我和姐姐才把那当成秘密据点,虽说现在多一个诸儿。我关联式的看了一眼诸儿,算他小子懂事,知道保护秘密据点。

    “真的吗!那我现在该准备点什么?”

    “你回去换上骑马装,带上护腕护膝,然后就来东宫。只是鹿送来估计也得两个时辰,我们狩猎时大概也傍晚了。不过没关系,我照样会把它猎给你。”

    “那我先回去了,一会儿见!”我舞了两下手,脚底抹油。

    “哦,对了,我会把姐姐带来的!”

    ————————————————我是转换人称的分割线——————————————

    妲上蹿下跳,很快就隐去了。

    小白:“哥哥真宠妲,她这么离谱的要求,哥哥也要造一个狩猎场给她。”

    “妲是我们最小的妹妹,我疼她应该的。你小时候我可没少疼你。”诸儿转头慈爱的看着小白。

    小白失笑地捏捏鼻梁:“说的我现在多大了是的。”

    “哥哥你宠妲真的只是因为她是小妹吗?”或许那句“你小时候我可没少疼你”让小白的神智有些恍惚,他完全没意识地问了出来,倒杀的诸儿措手不急。

    诸儿还没反应过来,小白就哈哈笑着圆场:“呵呵,瞧我都说的些什么话。走吧哥哥,快派人送信给曹将军,我也要回去准备了。”

    诸儿叫住转身欲走的小白“其实你说的不错,我对妲这么宠溺,不只是因为她是我们的小妹。”

    诸儿露出一个笑容,英语里叫haveasmileeartoear,“我国历朝掌权的公主不在少数,妲这么受父王宠爱,我们和她关系近些对日后肯定是有帮助的。”

    “哦,原来是这样。”小白的眸子染上一丝堪称妖艳的光泽:“哥哥目光深远,弟弟受教了。”

    “既然叫你知道了,以后可别再吃妲的醋哦~”

    PS:春秋时期的人们狩猎分为春蒐、夏苗、秋狝、冬狩。

    春蒐,春天搜索、猎取没有怀胎的禽兽。

    夏苗,夏季猎取残害庄稼的禽兽。

    秋狝,杀伤禽的野兽。

    冬狩,围猎,不加区分,都可猎取。

    后来受儒家学说影响,春夏为万物生发之际,不宜杀生,冬季万物萧杀,但天气太冷,动物也很少活动,也不适合打猎。所以只有秋季。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