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二十六章 柳腰楚裙儿摆

章节字数:2611  更新时间:16-04-19 22: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阳光拂过她的脸,她的眉,她的眼,我侧枕在被上,细数她脸上的汗毛。

    夏季昼长夜短的好处就是每天都能提早看到爱人的脸。

    乌黑的睫毛颤动,她不是做梦就是该醒了,我赶紧闭上眼。

    果然身旁一阵衣料窸窣,我感觉媛的手撑在我脑袋旁边。她伸个懒腰,在我的鼻尖弹了一下,“起来啦,我知道你早醒了。”

    仙草叩门:“公主醒了吗?要不要洗漱?”

    “恩,进来吧。”

    仙草来的正好,我刚要憋不住笑了。

    姐姐理理衣服下床,身后传来水波抖动的声音,我听着都想变成那摊水在姐姐的指间穿梭。

    “快起来啦。不然你严夫子的课赶不上了。”姐姐走过来扯我的脸。

    我艰难的睁开眼,坳出一股鼻音:“姐姐我好像生病了。你让仙草去给我请个病假好不好?”

    姐姐揪着我的耳朵:“小屁孩,敢逃课我告诉父皇!”

    “没事,父皇不会说什么的。”我理直气壮地说。

    “那我就先收拾你!”媛捏着我耳朵转了90度。

    “不要不要,我这就起来。”我赶紧求饶,护住耳朵再说。

    姐姐看我不耍赖了,就在仙草的侍候下更衣。

    我一下腾起来:“姐姐今天穿什么?还穿昨天那身绿衣裳吗?”

    姐姐伸开手臂,方便仙草她们操作,“穿黑色绣白鹤的那件。怎么,你觉得昨那身好看?”姐姐回头问我。

    “恩,可好看了!姐姐不觉得好吗?”

    “是好看。仙草,去看看昨儿那身衣服洗了没,没洗就拿来。”

    仙草去把衣服找来:“真奇了,长公主每天都换一身衣服,昨儿这身换下来竟还没洗。”

    仙草帮姐姐把那身绿罗裙穿好,又让她坐下给她梳妆。我走过去,跪下来抱住她的腰,“姐姐你穿这身衣服真好看!”

    “好了好了快起来,公主没个公主样。”姐姐拍拍我背让我起身,可我就是牛皮糖转世。

    “快起来啦。大不了以后我见你就穿这件了。”她抬头吩咐仙草:“仙草你去告诉尚衣局照着这身衣服再做十件来!”那口气就像是大人在对异想天开的小孩。

    哼,等我再大一点就让你知道我不是小孩!

    “不了姐姐,”我捏住媛指示的手指,从媛的腰间抬头:“以后姐姐的衣服就让我设计吧。”

    “今天我不知道干什么,一会儿送你去上课吧。”言下之意是怕我逃课。

    到了浮桥那,我和姐姐都很有兴致的下了步辇,在浮桥上你追我赶,踩得那些铃铛叮铃作响。(关于浮桥的设定大家还记得吗?因为梧桐台四面大片环水的地形,难以搭建直接横跨的拱桥,所以改搭浮桥。这座浮桥以成千的木板为身,用绳索串连,再以桩栓固定,饰以大珠小珠的铃铛,稍一碰触就有清脆的响。)

    一路疯打到了梧桐台夫子都还没来,我们就先想回房里喝点茶。离我的房间还有五步远时我闻道了一股腥味,糟了!“姐姐,我好像掉东西了,你陪我回去找吧。”我紧张的拉住媛,那房里的鹿头还没处理呢。

    “你昨天空手到我的昭明殿来的,能掉什么东西?”姐姐斜眼瞄我一眼。

    “耳环那,姐姐!父王给我的耳环。”我说着便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摘下我一只耳环。

    “哼,左手伸出来!”

    “是不是屋里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不想让我进去?”姐姐眉毛冲起来,不顾我怎么拽都要进去。

    三分钟以后,媛呆愣在门口。十分钟以后,我豁出去地冲上去,掀起桌布盖住那鹿头。

    鹿角把布顶出很多棱角,我回头小心观察媛的神色,战战兢兢地问:“姐姐,我葬了它好不好?”

    “好,和着它的尸身,葬在茂密的丛林,来世继续奔跑。只是再也别被人猎到了。”

    那天下午我们谁也没有多说话。我和姐姐虽又和好如初,但我们之间始终有了一丝嫌隙。我开始有所收敛,在她面前我总是努力隐藏起自己邪恶的一面。

    我们回复了从前那种如胶似漆的生活,没有露出任何前事遗留下来的不悦,姐姐果真让人把鹿头做成了标本挂在正厅,与我谈笑之间平淡如前。我当然过的惬意,只是我一个人的时候还是会想到诸儿,不过这点心结一看见媛就疏通无阻了。

    女红坊通知我之前送去的设计图照着做出来了。我想先去看看,以免它送到媛面前时有惊无喜。无奈媛也得了消息,要和我一起去试穿。那张图纸上设计的是一套姐妹装,我画好后死活不让媛看,说要留个期望值。

    女红仿见我们来了,跟导购员见了大金客般叽叽喳喳地围上来。我深感雷人之余也安了心,那件衣服定然是做的不赖。

    女红们簇拥着我们来到一个匣子前。

    媛欢喜地把它打开了,那件衣服躺在匣子里,像一朵沉睡的花。媛伸手将它捧了起来,我们用穿着的方式将它唤醒,当女红们将它的最后一寸褶皱理好,我知道,我和姐姐一定是许多男子今生的孽障。

    ——————————————————————————————————————

    午后的日光在纸伞的消减下浓淡适宜。

    “刚刚郑妃那样你看到没,她心里肯定不是滋味。”“还有那个小太监看得眼睛都直了,手里端着一个香炉被烫到了都不知道!”。。。。。。我和姐姐在太液池边轻笑燕语,我们头发也盘成全新的样式,配合我们裙上的花样。垂落的几缕发丝轻轻撩过我们露出的肩膀,风十分配合地吹拂我们的裙摆,恰到好处地露出一点脚踝。我侧头看姐姐,她浑深上下每一寸肌夫都荡漾着风晴,脸微昂,带着一种骄傲的神情。来往的宫人们已经被米得七荤八素,姐姐还要再火上浇油地甩过一个眼神,一丝笑意挂在嘴角,仿佛美是她买断的专利。

    “砰!”一声脆响,花匠把正在侍弄的盆栽摔了,慌忙地弯腰挪开被砸的脚,旁边的人还恍然不觉把水浇到同伴的头上。“诶诶诶!”“啊!”场面陷入混乱。。。。。

    “哈哈哈,又有人出丑了!”

    对面款款地划来一只船,船上有放肆的歌声,竟然有人比我们还招摇。我和姐姐定睛一看,围坐在一群歌姬中间的正是诸儿和小白。船头旁有几个甜美的歌姬在为其吹乐助兴。歌姬们见了我们都不自觉地转过头去,甚至连船夫都放慢了划桨的速度。

    诸儿:(对船夫)看什么?快划呀!

    媛:诸儿!你看我今天这身衣服好看吗?

    诸儿:“不错!韶华灿然,露而不浮,鱼尾状的裙摆又衬得你行止婀娜,谁给你做的?”

    媛:“是妲设计的!回头叫她也给你设计一件。”

    诸儿不咸不淡地恩了一声,然后便走了。

    媛等着那小舟远离,“你跟诸儿怎么了?”

    我苦笑一下:“有那么明显吗?”

    “你们刚才谁也不敢看对方。”

    “诸儿没做什么,是我做错了事。”

    “去跟他道歉吧,诸儿对你很照顾。”

    “哦。”我敷衍的应了一句。

    “认真点儿,诸儿对你真的很好,去跟他和好吧。”姐姐少有那么严肃,我抬头愣愣地。

    “你知道吗?其实我本没那么快解你的气。是后来诸儿来找我。。。。。。。。。诸儿待你这个妹妹可是比待我这个同胞姐姐都要上心,你可别辜负了他一番好意。”

    我吃惊的嘴巴能塞鸡蛋,没想到诸儿能以德报怨到这份上。

    “可我还没想好怎么开口。”

    “很简单,你上下嘴唇一分,口就开了。”媛剪刀手一上来把我夹成小鸡嘴。

    “晃。。。守。。。”(“放手”)

    “哈哈哈!”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