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三章 戏中人不知(5)

章节字数:3652  更新时间:14-05-21 23: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黑夜深深,我和诸儿在冷宫坐等,从剧情发展的规律推断今天应该是大结局。

    小人偶今天不钻狗洞,踢开破正门迎面和我们打个照面。

    诸儿:“这场戏演完后阁下能否以真身示人?”

    小人偶:“这要看你们给的戏票够不够大份了。”

    冷宫,武妃独自在院中,白灵木淳已不在身边,她烦躁地在樱花树下踱步,不时地啮咬白净的指甲。总算等到子时,从冷宫出发,左拐三,右拐七,躲在柳树后等十二个卫兵走过,然后右行四十七步有一口废井,武妃按照裴青所言果然找到了那口废井,她从怀里取出哨子吹一,三,二声莺叫。

    “娘娘。”一个国字脸的男人从林后走出。

    “裴青,怎么样了?查到他下落了吗?”

    “查到了,波罗蜜大师今晨。。。。”裴青欲言又止。

    “说!”

    “城门卫兵说,波罗蜜大师今晨出了临淄。”裴青说完打量武妃的脸色。

    “这不可能!”武妃瞪了裴青一眼,好像是他在诋毁他:“难道被大王发现什么不对了?千万不要!”

    “齐王发现波罗蜜大师失踪也派人去找。”裴青戳破武妃的妄想。“波罗蜜大师的去留向来不按章法,这一去不知又要几年。”

    裴青故意把“几年”这两个字说的很慢,看到武妃冷竣的表情,裴青继续说:“听说大王已经判了武将军。。。。极刑,武少将被判斩首,武家的男丁全充了官奴,女眷全充了军妓。”

    “是吗?”武妃冷笑一声。

    看到她这番模样,裴青觉得自己很残忍,但他不得不说:“娘娘前途难料,再不打算的话。。。。。”

    “木淳她们都送出城了吗?”武妃打断他。

    “都送出去了,木淳说她在羊城有亲戚,就带着白灵一起往那走。”

    “那就好。谢谢你了。”武妃疲惫地说道。

    “娘娘也快点出宫吧,三天后宫里会再运粪车出去,我可以把你送去我在沂源的老家。”

    “不了,我就在宫里。”

    “娘娘!”裴青拉住武妃的手:“等着那个波罗蜜是不会有结果的,跟我去沂源吧,让我照顾你!”

    武妃眼角的泪珠犹在,她想起什么似得:“裴青,是不是你抓了波罗蜜?”

    裴青一震,苦笑道:“在你眼里我就那么不堪吗?玉暖,只要是能帮你的,我绝不会推辞,又怎么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毁掉你追求幸福的机会。”

    “对不起,”武妃抽回自己的手,“我错怪你了,你帮了木淳和白灵,我还这样怀疑你,真是对不住。”

    “先别管那些了。娘娘,你知道大王接下来会怎么处置你吗?

    “不知道。裴青,你说会不会是有人向大王揭发我和波罗蜜的事,然后大王就把波罗蜜抓了起来看我的反应来坐实我和他确有私情。”武妃抛出一个大胆的推测,大王很喜欢玩这种放长线等鱼上钩的游戏。

    “娘娘,”裴青心疼地看着她,都到这时候她考虑最多的还是波罗蜜吗?“现在最重要的是你必须赶快出宫。”

    “不,我就在宫里待着。我了解他的为人。他一定出什么事了。裴青你帮我找找他。”

    “为了那个和尚,你要拿自己的命去赌吗?”

    “不错。事情没清楚前,我绝不会贸然行动的。而且我就这样出去了也会给木淳她们引来追兵的。万一我没能等到波罗蜜回来大王就要杀了我,那便是天意。”

    裴青看着武妃决绝的表情,缓缓地笑了:“好吧,我承认我离间不了你们。”裴青从怀里掏出一串佛珠。“确实是我抓了波罗蜜,我告诉他他是出家之人,无以为家怎能给你一个家。”

    武妃一把抢过那串佛珠,瞪着裴青。

    裴青耸耸肩:“你猜他怎么回我,他说他的臂弯就是你的家。你父亲有恩与我,虽然你并不爱你父亲,但你作为他的独女,我不得不为你考虑,所以我抓走了他,考验他是否真诚。”

    “那他通关了,你为什么还要骗我?”武妃恨恨地说。

    裴青抿嘴看着武妃:“作为一个爱你的男人,我想看看事情还有没有转机。结果证明你宁死都要跟着他。所以,现在,快回去把,三天后按计划行事。”

    三天后,子夜,已出临淄城十里。

    波罗蜜双手合十:“多谢你裴青施主,你是我和玉暖的再造佛陀。”

    裴青头大地看着武玉暖,这么啰嗦的男人你确定可靠吗?

    那是你没见过他强大起来的样子!

    “我只能送你们到这了,”裴青感怀地看看乌云后的月亮,“虽然我很想给你们证婚,但鉴于目前形势,我还是祝你们后会无期的好。”

    “别那么说,等个十几二十年,我们都老的你都认不出时,回来临淄跟你叙旧可好?”武玉暖俏皮地说。

    “好,我一定活到那时候。”

    裴青双手“保重!”

    “保重!”

    月光照耀着马骑,投射出一骑两人的剪影,在地上温柔地小跑。现在是寅时,再过一个时辰就要见到太阳了。

    “喂,和尚,我们接下来去哪里?”

    “这条路我走过,前面应该有个废弃的道观,我想先去那谢谢菩萨。”

    当波罗蜜在黑漆麻孔的道观里参拜时,我和诸儿出场了。是我和诸儿,不是白灵和喜宝。我们困惑地摸摸自己的脸,这是啥意思?要我们来干嘛?

    我们纳闷地盯着武玉暖和波罗蜜,武玉暖看到我们赶紧把波罗蜜的光头蒙上。“咳咳,你们是哪家的孩子,怎么到这荒郊野地来了?”

    诸儿一把我搂在怀里,笑嘻嘻地说:“我是东郊那户徐姓人家的公子,这个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我趁着家里人不注意带她来这处道观探险。你们又是哪里来的孤男寡女,来此处幽会呢还是幽会呢?”

    波罗蜜不知道是不是汉语没学透,总之听了这话没什么反应。武玉暖倒是脸一红:“小小的年纪嘴就这么坏”,又对着我说:“姑娘你这位未来的夫君是个花花肠,你过门了可要小心。”

    我做出嗔怪的表情,“姐姐你眼可真利,上次他就去逛过妓院。”

    “那是你缠着我带你去的!”

    “你们这对小夫妻还真有趣!”武玉暖掩嘴一笑。

    “你们是什么关系还没跟我们说清呢?为什么要把这位。。。公子的头蒙住?”诸儿继续打哈哈。

    武玉暖脸色一肃,“实不相瞒,我们是一对苦命鸳鸯,从小青梅竹马,早就芳心暗许,不想家中不同意这门亲事,还要将我嫁给地主,无奈我们只好私奔。”武玉暖讲到这抹了抹眼角:“所以,小兄弟,万一以后你们要是碰到什么人拿着画像问你有没有见过我们,往哪边去了,你一定要给他们指相反的方向啊!”

    我和诸儿简直忍俊不禁,强装出一脸万分同情的样子:“二位的家人也太难为你们了,放心吧,我们遇上了你们追来的家人,一定会帮你们周全的。”

    “既然这样就谢过二位,时间紧迫,我们还要赶路就不跟你们多聊点了,后会无期。”武玉暖作一揖就想拉着波罗蜜开溜。

    “且慢!”诸儿上前扯下波罗蜜头上的丝巾:“姑娘你说你们从小青梅竹马,私定终身,可这位公子为什么要削发你还没解释,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的夫君也太不孝了些。”

    “哦,是像这样的。我父母不同意后,相公他就去做了道士,想求道家列尊保佑,可那些天尊根本不成全我们,我相公只好还俗与我私奔,可那些道士们拦着他不让他走,硬是要他削发才肯放人,所以我相公这才。。。”

    “玉暖,你怎可这样,佛言不能谤三宝,而且道家的菩萨怎么没成全我们,你看我们不在一起了吗?”波罗蜜犯二地跟武玉暖解释,谁也不能动摇菩萨在他心里的地位。

    “闭嘴。”

    我和诸儿相视一笑:“竟有这样为非作歹的道观,照我说二位就应该朝那些伪善嘴脸的天尊们吐潭口水,也算是出出气。再不济也要在天尊面前海誓山盟一番好让那些不为你们渡难的天尊羞愧?”

    “不了不了,他可舍不得冲撞了他的三宝——”“好啊~”波罗蜜爽快的答道。连武玉暖都诧异的看着他。波罗蜜笑笑解释说:“我不是说我要气道家的菩萨,我听说中原有一种拜堂的说法,两个人成亲拜天地拜父母,和天竺的嫁娶风俗一样,都是对女子很重要的仪式。我没有父母只有菩萨,但我也不想你委屈。”波罗蜜看看道观里的那尊元始天尊像:“我们不知何时才能回到天竺,我想起码应该在道家的菩萨面前表明真心!这里是我们出来后遇到的第一家道观,我们就在这里拜堂好不好?”

    菠萝蜜眼神澄澈又坚定,看的武玉暖泪眼婆娑,其实就连我们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我们一直以为波罗蜜破了佛戒内心一定愧疚不安,觉得自己罪大恶极,想不到他依旧爱佛如初,并不是祈求宽恕,而是一种磊落,坦然自己的罪,但谁说有罪的人就没有资格拥护自己的信仰了呢?这样的人,没能在临淄建起一座佛堂传播信仰真的很可惜,不过,对他而言,到哪里都能传播他的信仰吧。

    波罗蜜看着我们:“二位是我们渡劫后遇到的第一对爱侣,你们可以做我们的证婚人吗?”

    我抹抹眼角的泪珠:“恩,当然愿意。”

    诸儿对玉暖说:“姑娘挂在胸前的哨子可否借在下一用?”

    玉暖将脖间的口哨取下来递给他:“小兄弟有什么用呢?”

    “拜堂之时,怎能没有喜乐陪衬。”

    婉转的,哀伤的,祝福的喜乐声传入两人耳中。

    吉时已到。

    即使知道,这段感情或许不能得到佛的祝福。

    即使知道,这个婚礼再没有第五人的见证。

    即使知道,这是不伦之恋。

    可是——我爱你。

    没有高堂祝福,没有亲朋恭贺,甚至没有世人的认可……

    只有一个眼中藏着深沉伤痛和喜悦的女人,和一个眼底含着温柔悲伤的男人,各持丝巾一端,在那尊破烂的神像的审视下,庄重、虔诚,遥遥对拜。

    “波罗蜜爱武玉暖——一生如此。”

    一瞬间!

    泪如雨下!

    一滴又一滴的晶莹泪珠,像是断了线的珍珠,纷纷滚落武玉暖白皙无瑕的脸颊。

    滚烫的泪水,滴落在波罗蜜的手背,原来菠萝蜜的脸庞也已湿润。武玉暖的喉间,逸出一声紧扼的哽咽。更多的泪珠纷涌下来!

    波罗蜜伸手,捧住那张让人心碎的脸,将她搂进胸膛。

    两行热泪交汇在一起。

    武玉暖泣不成声:“喂,和尚,我们接下来去哪?”

    “不知道。”

    “去天竺吧,我要去你出生的地方看看,顺便让你的师父看看你这个不孝子弟!”

    “好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