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十四章 戏中人不知(6)

章节字数:2552  更新时间:16-04-19 23:2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我颤抖的睁开双眼,两颊湿凉,原来冷宫的风把眼泪都冻透了。诸儿迅速起身猛擦了一把,绯红站在我们面前,我们三人都是满脸的泪渍。

    “你们比我想象的要容易动情呢。”

    “这就是你要我们付的戏票吗?眼泪。”

    “嗯。这样一个故事不应该只在冷宫的寂静深处腐烂,所以我要把他织进生者的记忆里。而生者的眼泪是对一个造梦师最大的捧场。”

    诸儿从随身的一个包袱里取出一个匣子:“你这票价如此低,担心你不能糊口。还好爷从来都会给额外的打赏。”他将匣子递给绯红:“这里面是武玉暖的部分骸骨。”

    我诧异地看着他。

    “我去查了史料,二十六年前,波罗蜜第二次入宫讲佛,只讲了七天就失踪了,随后的第三天武玉暖就因为武家谋反而被赐死,好在先皇留了她全尸,还葬在了妃陵。我记得国师说,你的人偶术是将人骨和心头肉缝入人偶使之具有供给骨肉者的意识,所以说波罗蜜还活着,而武玉暖死在深宫里?他当年根本没有带武玉暖走,这些年他忏悔,罪孽大罪无从弥补,所以他只好寄托于南疆奇术,而你刚好就是当年逃出宫的知情者之一,你接到这个委托便带着承载他意识的人偶回到这座冷宫,来发一场自我欺骗的梦!”

    是这样吗?!我瞪着绯红等着她的回答。

    “推理合情合理,但是全错。”绯红抬手拿起右手中的人偶:“这虽然是我编织的梦,但如果没有意外,这就是他们的选择。”人偶的心口出现一朵红梅,慢慢的晕开。

    粪桶的味道真是快让人窒息了。白灵尽可能不做不必要的呼吸,依然觉得头晕目眩,这辆车已经走了多久了,还没到吗?桶盖终于打开,白灵木淳一下冲出大口喘息,木淳扶住马屁股一口呕了出来。

    裴青上前递给她们两套衣服,“快去换了吧。”

    木淳擦过眼边泪渍,接过那身衣服。等她们换好回来,裴青正在生火,“你们先在这里待一会儿,我有事要去办,等卯时城门开了我就回来送你们出城。”

    “恩公多谢你了!”木淳感激地跪下来,裴青忙扶住她,一把带血的匕首从他袖筒里掉出来。

    裴青赶忙将他捡起来,冷冷的看着两个面色惨白的女孩:“这匕首带着防身的,我先用他宰了一条拦路的疯狗。”说完不管她们什么反应径直架车离去,他们沿路走过的都是些人迹罕至的小路,路况颠簸,那车上两个粪桶,其中一个粪桶被颠出闷沉的响声。

    马车左拐右拐来到一处僻静的宅院,裴青直接推门把车拉了进去。这宅院竟没有下人。白灵她们一路跟了来,看到这所诡异的宅院皆是寒毛倒立,两个涉世未深的女孩恁是把唾液都吞没了却还要跟进去,只是犹豫的时间太长已经找不到裴青。

    后院传来铲土的声音,她们探头过去。裴青在挖坑,挖好了他把铲子一丢,爬上粪车推倒一个桶,一颗头颅从桶边缘掉了出来。裴青冷笑着把那具尸体拽出来扔进坑里。

    “这下全临淄都找不到你的踪影了,她只会当你跑了,最后和她远走高飞的人是我,是我!”

    木淳死命捂住自己的嘴,将惊呼一寸寸咽了下去。泪水无声,从眦裂的眼角溢出。

    那颗头颅没有光滑圆润,上面有九枚精致的香印。

    明月夜,她们眼睁睁看着裴青狂笑着一铲一铲将玉暖的爱人埋掉,那待自己情同姐妹的玉暖,她赔上性命都要坚信的爱人,今天早上她还高兴地收拾包袱,在夕阳下露出那样的表情。此刻她今生全部希望与爱恋都随着那一铲一铲洒下的泥土被男人冷酷地埋葬,她的爱此时早已经没了温度,心口上还有一个洞。

    她们在黑暗中瞪大了眼决绝地转身了,逃吧,逃吧,总有一天故人们会重逢。玉暖是不会对爱绝望的,而害了玉暖的你,裴青,那时候你会后悔你今天的决定!

    “他们并没能在一起,但他们本该在一起,他们值得这样的结局。所以我要回到二十六年前,裴青没有杀死波罗蜜,玉暖可以见到爱人,波罗蜜能够带她私奔,如果能再选一次,这就是真正的结局。是这三人凭借自己的意志完成的结局。”随着鲜红约扩越大,人偶开始烂渣,鲜红转为暗黑,绯红手中顿时只剩一团腐朽,绯红轻轻抖散它,取出一块骨骼,和匣子里的玉暖放在一起。”

    “从裴青的府上跑出来后,我和木淳却失散了。我被人贩子卖给一个富商做了妾,没几年他家道败了又把我卖给了妃雪阁,做了十年的风月场中人。后来机缘巧合,我被一个南疆奇人收做徒弟,一直跟他学习巫术蛊术,奔波中原各国执行任务。直到半年前有一个人来找我的师父。”

    “这个人就是裴青?”

    “对,我师父建立了一个组织,专以巫蛊之术了不可了的夙愿。本来我师父看到这个委托需要入宫,觉得风险太大,难度又高。因为找不到玉暖的尸骸,只能用这座冷宫作为巫术的媒介,可我看到裴青他亲自来南疆,刚过半百的人就形容枯槁,如行尸走肉一般。我就接下来了,算对他们三人的一点成全。”

    “那妃雪阁里那场行刺是你安排的吗?目的是进宫。”我问。

    “行刺的事也是阴差阳错,入宫需要机遇,裴青说当今的王子很喜欢去妃雪阁厮混,我就盯上了诸儿,谁知在诸儿身边潜藏了大半年他都没有把我带进宫的意思,我一筹莫展,打算去找裴青看看还有没有死马做活马医的可能。谁知竟在那里遇上了木淳,她竟当了杀手,来临淄执行任务,顺路找上裴青给玉暖报仇。我将裴青的计划告诉了她,她说愿意帮我们,于是便在妃雪阁安排了那场目的不在刺杀的刺杀。”

    “这么说来还真是如有神助。”

    “那她本来要杀谁的你知道吗?”

    “这是雇主的机密她不肯说。不过。。。。”绯红看了诸儿一眼:“当我说我的目标是齐国的长公子时,她的表情有点异样。”我和诸儿闻言对视了一眼。

    “也或许是我的计划忒大胆了把她惊到了。不过不管怎样,木淳她没伤你。呐,现在该招供的我都招完了,看在半年恩客的情分上该提醒你的,我也提醒你了。你可别再找羲之的麻烦了。”绯红对着诸儿说。

    “对了,喜宝怎么变成羲之的?”

    “他运气好让你父王看中就从兰妃那跳槽了,你父王嫌他喜宝的名字太土配不上他一国储君的身份就给他改了个风雅点的名字呗。”

    “那现在事情办完了,你打算怎么办?”我问。

    “回南疆呗。”绯红伸个懒腰。

    “说的这么轻巧,走之前不要去看一下羲之吗?”我挤眉弄眼地调侃道。

    绯红说:“你跟着你哥哥,涎皮赖脸的功夫有增无减那~”

    我吃一鳖,不知怎么回。

    绯红挥挥手,“好了好了,快回去睡觉吧。记得喝点姜汤,冷宫吹了一夜的风真不是好受的。”绯红抱着双臂打了个寒噤。

    “话说回来,你每次都把我们送回东宫里了的,今天这次怎么没送啊?”

    “因为昨天的梦里,没有你们走路的戏份啊。”

    没走路?我回忆之前的梦里好像当白灵时不是在冷宫与厨房间折返,就是在冷宫和白灵羲之的私会点折返。我就说怎么每次梦醒脚都有点浮肿呢!

    

    作者闲话: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