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三十六章

章节字数:3596  更新时间:14-10-30 12: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冬日的天气特别适合打盹,那守书人午睡刚起,眯眼往火盆里添了些木炭又接着趴下了。我蹑手蹑脚地穿过正门,直接爬上六楼。常光顾的书架后面,果然已有一团绒状物,正蜷在地上津津有味儿地看着插画。“啪——”,我重拍他后背,“小白哥你在看什么!”

    小白肩一耸,听清来人后甩甩肩:“小姑奶奶你能不能别这么咋咋忽忽!胆都要让你骇破了。”他瞪我一眼,转头傲娇地拉拉大氅。

    我故意把声音拉很长:“还不是你做贼心虚——这幅你上次不是看过了吗?”

    “啧,这幅很经典所以值得重温。”

    我鄙夷地看着这个意淫狂。“这么冻的天你坐地上不冷啊?这么喜欢抱回寝殿里看就是了嘛,反正那草包守书的从来不整理书目的。”看他鼻子都冻红了,我把手里海棠形的暖炉递给他:“快拿去暖暖吧。”

    他毫不客气地接过搂在怀里。“君子不该立于危墙之下,我把这玩意带回去不就是铁证如山嘛!”

    “铁证如山又怎样?现下盛行男*风,士大夫们都以为风雅之事,就算你小白豢养几个娈童在府里,定期搞个采莲大赛,也没人指责你。”

    “你咋不懂这偷香窃玉的乐趣,把春宫图放在枕边,日日看着也就腻味了。还不如藏在这书阁内,心痒时偷摸来解馋。后者才叫人魂牵梦萦。至于豢养娈*童嘛,我也不是没试过,我其实还是对女人有兴趣些。。。。。”

    “你倒还有这些图可以意淫,我怎么办嘞?”这些春*宫图男女,男*男的都有,就是没有。。。。你懂得。

    “这些春*宫图是很久以前的了,市面上早就有你要的那种了,宫里的还没更新。你要我回头给你弄几幅。”

    我一听立马招子雪亮,感激涕霖地点点头。

    “行了行了,别拿你那哈巴狗的眼神瞧我,我不是诸儿。”

    “。。。。。。。。。”

    ——————————————————————————————————————————

    “媛,这些牛肉刷过酱了吗?”

    “没有。”

    “没有你怎么就在吃了?”

    “我这块刷过了。”

    这家伙,下雪的天,我和小高烤着全员的肉,你就光顾着自己吃了。

    媛松开正咬得欢的肉,油嘴嘟哝道:“他们来了。”

    我回头,一张狗嘴正杵着我脸哈气,火红的舌头耷拉出来,看着烤肉很是垂涎。

    诸儿率先跳下来,“大雪把你这湖面都冻上了,倒方便我们架狗车过来,滋溜儿的一下,比你那浮桥快多了。”

    诸儿走进亭来,端起温好的酒喝了一口,围着火堆烤手。

    媛把刚烤好的牛肉取下,犒劳那些拉车的狗儿。

    “媛你又是这样把狗先喂了。”纠苦闷地看着烤肉架——空空如也。

    “要吃自己烤,不帮忙还想吃现成。”媛斜眼睥睨他一记。

    “媛你这就错了,”小白攀上媛的肩膀坐下:“吃现成的意思就是没帮忙直接吃。”突然寒光一闪,白从背后拿出匕首,上面叉着一块肉。

    小白尝了一口便吐出来。“怎么没刷酱?”

    “你跟狗抢的?”

    “啊呸!”小白朝纠啐一口,“媛把肉从亭子里飞出去时我用匕首接住的!”

    “你那块还没来得及刷呢,来我给你刷。”我接过小白的烤肉欲上味,纠一记横劈把那最后一块熟肉也赏了狗。

    小白眼瞪得铜铃大,纠喜笑颜开:“是兄弟就该有难同当,有难同当。”

    “话说最近宫里走动的邻国使节好像变多了,有什么事吗?”媛问。

    小白:“没甚大事,都是来宫里游说的。繻葛之战后西周名存实亡,百姓们都在议论除了郑国外就数我们齐国最有希望一统天下了。那些邻邦小国当然要忙着结盟押宝了。”

    纠:“瞧你说的,好像是什么好事。强盛也意味着树大招风,易当出头鸟。”

    “大好的机遇一句出头鸟就不要了?瞻前顾后,畏首畏尾。”

    “齐国怎么会当出头鸟呢?我们不是一直友善邦交的吗。”我问。

    小白:“小样儿,你,一个弱逼,一个强逼,三个人在一块,只能活一个,你会怎么样?”

    “额。。。先联合弱逼把强逼杀了。”我脱口而出,随后犹疑地反驳:“可,可你没说强逼和我是朋友。”

    “要打仗了吗?”媛问。

    诸儿瞪小白一眼,怪他吓唬女孩“别听小白胡诌,父王没那意思。再说齐国兵力不弱,就算要打也不怕。”

    诸儿又看了媛一眼:“其实近来游说的多是为了和亲。早些年你还未及笄就有大大小小的邻国发来国书希望求亲。都被父王以膝下公主太少,希望多伴君侧几年为由推了回去。”

    “是吗!都有哪些国家!”我炸惊!

    诸儿再看媛一眼,见她也想知道,便吞吐地说“郑国,卫国,鲁国。”

    自古以来国于国交好都喜欢用公主和亲,因为这是效率最高的政治手段,一个女人便换来起码一世和平,要是生了孩子,就是两世。等两世过了,又有新的公主出生了。

    看着媛低头不语,我宽慰道:“这事我问过父王,他说不希望我们姐妹远嫁他国,能在齐国找个身家不错,值得托付的如意郎君他便满意,他还说在婚事上他一定会尊重我们姐妹的意愿的。”好吧,这事明天就去问!

    “真的?”媛眼睛亮了起来。

    “当然了,不然你都及笄两年,父王都还不嫁你。”

    媛一羞,打我道:“叫你五十步笑百步,等再过三年你及平时看你还这么轻松!”

    “媛,你别打妲,他手上烤着的可是我的肉啊。”死小白,这时候还只关心烤肉。我一个后翻抽身就让媛扑了空,结果她身子前倾,带到了小白的大氅。好死不死的,小白那大氅里竟掉出一沓丝帕,一沓啊!用丝带系着,想也不用想里面裹着的是什么。最好死不死的是,小白估计这回采购的春*宫图太多怕搞混,还用炭笔在最外层的丝帕白面上轻轻描了一个“妲”。

    我赶忙想捡,却被近水楼台的媛抢先。

    “什么东西啊?送给妲还这么藏着掖着的。”媛得瑟地晃动着那团丝帕。

    “是什么快拆开看。”纠鼓舞到。

    “不是什么”我饲机想把东西抢回。

    但媛还没拆开又让诸儿抢去了,媛,小高和纠顷刻围了上去。他们拆开我就暴露了!我心急如麻地看着小白,他一脸幸灾乐祸,哼,我要是暴露了就把你也供出去!

    丝帕展开,他们四人都惊呆了,媛红着脸骂:“小白你给妲带的些什么啊!”

    诸儿邪恶地笑:“我看这事准是妲自己要求的,不然白没那么积极要给她当生理老师。是不是啊,白?”

    白立刻顺着台阶:“是!当然是!”

    诸儿又转头看着我若有所思:“妲真的很懂事呢!”

    小高凑过来悄声说:“妲,看完给我看。”

    诸儿把丝帕抛回给我,他们没发现不对吗?我拿起丝帕一看,原来都是取向正常的春*宫图。我舒了口气,可还是在众人面前丢脸了。

    媛索性就坐诸儿那不过来了,指着我们的脑门贴标签:“你瞧我身边坐着的都是些什么人啊,女*色*魔和男*色*魔!”。

    小白又从怀里掏出一份挥舞:“其实我不光有给妲带礼物哦,媛你到了这把年纪还没妹妹开窍,怎能输在起跑线上呢,这份是给你买的哟~”

    “滚!我才不要!”媛一声咆哮亭上的雪都震落了。

    我扶着脑袋晕头转向,发生了什么事?

    诸儿突然站起来:“媛,你看你把狗吓跑了,我们回去得在大雪的天步行啊!!!!!!”

    酒酣餍足天已晚,把这帮不消停的兄弟们送走,我总算能拉上帘子舒舒服服泡一个澡。雪天泡澡挺刺激的,水里的身子暖着,露出的鼻子却吸着寒气,偶然探出的皮肤激起一层寒粒又赶紧埋回水里。我把一幅春宫图拿在手里端详,小白的品味果然不俗,但怎么都觉得这丝帕的手感不大寻常,我搓着布料,难道?“哗啦——”我一下从浴桶里走出,取下妆台上的剪刀将丝帕的一角剪开,丝帕一分为二,露出内面二*女*玉*体交*缠的图案。

    小白啊小白,你这算计心肠只用在搬运春*宫图上实在是屈才!可谨慎如你,怎么偏偏在最后画蛇添足呢,在丝帕上写名字?!哈哈,敢情是跟我在一起混久了被我同化了吗?想到白天里兄弟们扭打在一起的画面,我不禁莞尔。我对纠,对小白,对诸儿,早已不是两年前刚出深阁时那样试探的态度了。

    “冬夜里沐浴赏雪倒有一番韵致。”

    身后传来啧啧赞赏,我不动声色地将丝帕收在妆奁里。

    “要是再烹上一壶龙井,就更有滋味了。”

    我转身:“老地方,自己取来煮。”

    他见我走回浴桶:“我以为你洗完了呢?难道说妹妹刚才是在欣赏自己镜中的胴体?还是说本来已经洗好,见哥哥来了再洗一次给我看。”

    “听了你的话,我也觉得雪夜似锦,不能辜负。”

    他已坐下专心烹茶,煮好了端了一杯给我。

    “我说诸儿,我好歹要长成大姑娘了,你这做兄长的能不能避讳点。”

    “你不都把小高打发到梧桐台尾去住了吗,还不够避讳。”

    “还不是你轻功不到位!我当初以男女授受不亲为由让他搬到西厢去住时,他可没少跟我别扭。”

    “他本来睡你外屋,我轻功再怎么到位也不能给他下迷药啊。”

    “好行。言归正传,你能不能避讳点儿!”

    “好,我避讳。”他抬手将自己的眼睛遮住。

    我:“。。。。。。。。”

    “妲,你想过你及笄之后怎么样吗?”

    “你想过你弱冠之后会怎么样吗?”

    “首先会纳妾吧,这是一个男人成人的标志。”

    “先纳妾再娶妃,大臣们喜欢看自己的储君先家后国,等到你登基你还会从诸国中选一位强国的公主做你的王后。而我,或许要嫁给一位王子或是大王,好点的话就在齐国招一位夫婿。当然,能终身不嫁,云游四海,恣意寻欢那是最好。”如果策马奔腾时身边的人是姐姐的话。

    一双手掌从颈后托住我,使我仰头:“所以我只要看着你到你出嫁就好了。”

    我抬手反覆上他的脸:“你要是能保我终身不嫁的最好。”

    “成了老姑娘可别后悔。”

    “妲,你对那事很有兴趣吗?”

    “那事?”

    “春*宫图上那事。”

    “。。。。。”

    “你要想知道我教你就是,不许让小白教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