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第四十二章 怜香伴(2)下

章节字数:2815  更新时间:14-12-02 11: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你又从梧桐台凫水过来的吧。”

    天早已亮了些时辰,我缓缓睁眼,一颗倒立的人头正牵弄我披散的长发。

    我费力地翻过身让人头摆正,喉咙沙哑,“你找我?”

    “为什么是找你?不能是偶遇吗?”他挑眉,把外袍脱下抛上树冠,“说也奇怪,你长年这样光溜着身子,也未见你害过风寒。”

    我讥讽道:“你当了太子后行程精简不少,一般下了朝就出宫,偶尔留下与我们玩乐也掐算着时辰,你还有那闲心来玄机林里漫步?”

    “当太子后我确实少了很多闲暇,”诸儿略做停顿,似是回忆做太子以后的生涯。“不过我确实还有闲心来这散步,倒是你没怎么来了。”

    “你找我什么事?”我披上外袍后又躺下了。

    “上次你叫我帮你找来万象宫五十年的宗卷,查到什么不对吗?”

    “没什么不对,原是我多疑。”合上眼,无意继续这个话题。

    “最近怡香园排了出新戏,轰动临淄,你要不要去看看?”

    “没兴趣。”

    “是你最喜欢的剧作师李渔写的,叫《怜香伴》,讲的是两个女子为厮守终身共嫁才郎的故事。”诸儿用食指拖着下巴:“情节可堪猎奇,难怪上演当日就座无虚席,本来怡香园顾忌这是出亚文化题材,只打算演七天,现在看情形要加场到一个月呢。”

    戏园的粉犹胜妓院,金光恣意流淌,是帝王铸在冠上誓要昭告天下的辉煌,朱红放声歌唱,是新娘涂在嘴上妄图永不褪色的唇妆。分明得好像这两种世上最灼热的颜色不需要任何过渡一样。戏子头顶繁重浮夸的珠鳌,身着矫揉造作的服装,扇合浓墨勾勒的眼角,比划多情缠绵的指梢。或为忠臣奸你,或为痴男怨女,出场便知。有时风平浪静,有时惊天动地,转瞬皆空。

    它醉生梦死,它纸醉金迷,它隔江尤唱,它粉饰太平。

    “瞧,那是本剧的花旦之一,叫曹语花,身带体香,长年借居庵中。这日,有夫之妇崔笺云与郎君来庵中参拜,夫君巧遇昔日同窗如今已成学士,为谋前程上前叙旧。把新婚妻子崔笺云抛在一边。崔笺云有些烦闷,便在庵中四下走动,如此,巧遇了曹语花。”诸儿根本不好戏曲,却热情地解说起来。

    崔笺云正是烦闷之际,捡起地上的树枝毫无怜惜地鞭打庵里才开的花。曹语花上前制止,靠近她时,笺云感到一股幽香袭来,烦闷的心绪蓦然幽静。二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直到老尼出现,将曹语花带回庵中。崔笺云不舍,只能依依嗅闻空中遗留的一片香。

    曹语花回到庵中,尚不知崔笺云心意,只是回忆起白日里来庵中参拜的鸳鸯成双,不由深闺怨起,顾影自怜,“之子桃夭得所归,春风已不负芳菲。青帝愿留长作主,莫教飞!”尤其唱到飞字时,那腔调婉转绵延,绕梁不绝。“(丑拜介)“桃李纷纷都嫁尽,问天何独老香梅?”

    诸儿:“这花旦唱得不差,怎么一个个看得瞌睡不止?尤其坐在前排的那些官人,他们进来时可是动了大排场,一口一个来捧角儿的场呢。”

    “可能是看多了这样的春闺哀啼觉得无聊吧。”

    “这解释牵强了些,要知道男人就是喜欢看女子思春时对自己欲罢不能的样子。”

    我扫了一眼底下的观众,确实男子居多。“虽然是同类,但哥哥一人心声怎么能代表天下男人。”

    “咳咳,哪有。”

    而崔笺云回去之后梦寐思服,总是回忆起那日沁透心脾的体香,便再去庵中,以看相之名借机亲近。曹语花察觉这位夫人紧握自己的手良久,不由红了脸,窘迫地将手抽出。那以袖捂脸,兰指欲脱的娇嗔样惹得台下的观众垂涎三尺。

    崔笺云得知语花空闺哀怨,便常来慰藉,诗文相对,眉目传情。

    【仙吕过曲•醉扶归】“莫不是为麒麟絮絮将神祷?莫不是诈鸳鸯故故把人熬?莫不是玉人何处教吹箫?莫不是嫦娥应悔偷灵药?莫不是鹿车怪我不同镳?因此上香车不肯归来早。”

    你来我往之下,曹语花竟生出依偎之心。二人在神佛前定情,并发誓长相厮守,崔笺云遂设计让丈夫在寺庙里巧遇曹语花,那才子何曾见过这样身带体香的佳人投怀送抱,妻子又贤惠明理,宽待新人,这等天降好事,便急急忙忙将她纳为妾室。过门当日,崔笺云以一壶浓酒灌醉夫君,换上新郎装束,走入洞房。

    诸儿:“观众这下精神来了,想是刚才觉困够了。”

    席上的看官,一个个瞠目紧盯,嘴唇微张的模样。他们都好奇女子该怎样洞房。

    接下来演的什么我都看不下去了。

    这出戏最终以三人幸福共处收场。

    四折子的戏唱下来,竟没一个人叫好。唯一的一点噪音,就是崔笺云曹语花洞房之夜,互称对方娘子时,他们那猥琐晦涩的笑。

    曲终人散,观众讪笑离场,却没一个人上前献花给旦角。

    诸儿:“旦角的演技很好,这桩畸恋的甜蜜和羞耻都表现得都很到位。”

    “妹妹觉得这出戏怎样?”

    “李渔的剧本向来是极好。”

    “值得这样座无虚席?”

    我看着崔笺云和曹语花相携离去的身影,“值得。”一滴泪溅在了手背上。

    ——————————————————————————————————————————

    “妲,你比预定的时间晚回来两个时辰。”每次回到梧桐台时,第一个见到的总是小高。

    “嗯,我去了父王那。”父王看着我欲言又止,他肯定知道我偷花笺的事了。但他肯定不知道我那样的面如死灰其实并不是为了这件事。

    “戏不好看吗?一点都不亢奋。”小高说着打个哈切,“尚衣局送来了你那衣服的初样,让你看看有什么地方要改良。”

    “没有,很好看。”

    我回到内屋,展开那身我亲手设计,亲自丈量的衣裳。黑纱的光泽在夜晚珠光的照耀下越显神秘,我掏出怀里那张《怜香伴》的画单,配图缠绵悱恻,怜稥二字旁是一滴巨大的红泪。那是我离场时不小心撞翻了烛台,一滴的烛泪溅在了“伴”字上。

    残缺的指甲轻轻划过衣料细软的纱,那穿起来应该是心口的部分。

    若是不能相伴,至少让我在你出嫁之前怜稥可好?

    PS:《怜香伴》又名《美人香》。清代李渔所作。讲述了崔笺云与曹语花两名女子以诗文相会,互生倾慕,两人想方设法争取长相厮守的故事。

    监生范介夫(在国子监里学习的学生)的妻子崔笺云新婚满月到庙里烧香,偶遇小她两岁的乡绅小姐曹语花。崔笺云慕曹语花的体香,曹语花怜崔笺云的诗才,两人在神佛前互定终身。崔笺云设局,将曹语花娶给丈夫做妾,为的却是自己与曹语花“宵同梦,晓同妆,镜里花容并蒂芳,深闺步步相随唱”。

    这个故事的题材是男权社会下女子之间的恋情,从中可以看出中国古代社会男性对于女*同*性*恋是持赞赏态度的(这也是男权社会的一种体现),或是玩赏。

    在上海大剧院公演时,观众们在崔笺云与曹语花称对方“相公”、“娘子”时发出意味不明的笑。

    另外,上章关于阴阳家的理论是我胡诌的。春秋时代没有戏曲。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